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你是我的光芒二


  作者简介:
  新浪微博:@水果店的瓶子酱
  水果店的瓶子,新晋言情写手,笔锋锐利,擅长热血风格的故事。座右铭:饭碗是每个人的神明。
  前情提要:纪依凡与爷爷在"轻一杯漫画大赛上的舞弊行为被众人发现,恼羞成怒之下,纪依凡未经允许清空了白术放奖杯的房间,白术也搬出了家门……
  牧云河送白术到小区楼下。
  "养白猊的证件都办好了,"牧云河交代道,"它这庞然大物的,闲不住,你记得每天遛遛它。还有,出门牵狗绳。"
  后面没人回应,牧云河觉得纳闷,回过头,赫然发现白术竟抱着白猊睡着了。白猊还醒着,安分地给白术当抱枕,毛茸茸的身体像极了枕头。
  犹豫了下,牧云河喊:"小仙女。"
  "汪——"白猊冲着牧云河吼。
  牧云河:"……"
  白术没被牧云河喊醒,却被白猊的一声叫唤吵醒了。她困倦地睁开眼,鸭舌帽滑落到车座下,头发散乱着,整个人睡眼惺忪的,挺无害的样子。
  轻叹口气,牧云河无奈,又嘱咐了白术一遍。
  白术彻底睁开眼,将鸭舌帽捡起来戴上,漫不经心地说:"知道。"
  "要是纪家来学校找你的碴,你就给哥哥打电话。"牧云河叮嘱。
  "哦。"
  "还有——"
  "走了。"白术不想听他唠叨,打断他,将车门推开,带着白猊下車。
  没想到白猊一下车,就跟脱缰野马似的,径直往大楼里奔。
  白术愣了一下,看着白猊撒欢狂奔跟去见亲人似的迫切样儿,抬步跟上。她一直跟到电梯附近,见到对除她之外谁都不理的白猊扑在一个人身上,"汪汪"地叫个没停,热情又欢喜。
  狼狗扑过来时,顾野没躲,结结实实地承担了大部分重量,而后看狼狗蹭来蹭去,他觉得挺有意思的,摸了两把狼狗的毛,唇角轻轻弯了弯。感觉到来人,他抬头一看,微怔,眼里笑意尚未散去,眼神柔软:"你的?"
  "嗯。"
  顾野恍然:"难怪这么热情。"
  "……"
  "叮——"电梯门开了。白术曲指递到唇边,吹了声口哨,前一秒还对顾野热情洋溢的白猊,后一秒扭头奔向白术,后腿一蹲,规规矩矩地蹲在她跟前。
  顾野瞧着有趣,随口一问:"当军犬练的?"
  "嗯。"酷酷地应声,白术带着白猊走进电梯。
  顾野跟上,他朝白猊伸出手,白猊立即将前爪伸过来,跟他握手。
  顾野乐了:"它对谁都这样吗?"
  白术皱眉:"不。"
  "那——"
  "不过,它发情的时候,会对个别——"
  "小朋友。"顾野忽然喊她,在她话头止住后,伸出手指捏住她的帽檐,而后猛然往下一拉,遮住她大半张脸。他轻咬着后槽牙,说,"闭嘴吧!"
  "……"
  网上,网友们在察觉到智商被鄙视后,反击是很强烈的,纪依凡和纪常军的微博粉丝暴涨,但涨的都是黑粉。
  "反对黑幕"的话题被网友们推上榜单第一。
  深夜,爷孙俩终于"诈尸",在微博上表态了。
  纪依凡先是老套地道歉,不过是为"占用公共资源""引起网友担心"而道歉,就对话录音一事抵死不认。虽然没有直说,但她话里话外都在指控录音是伪造的。
  同时,她表示跟"轻一杯"主办方商量后,决定退出比赛。
  纪常军只发了四个字——【清者自清】。
  至于"轻一杯"那边,确定取消纪依凡参赛资格后,后台有关她的资料终于可以动了。他们将她删除,同时发出"青衣颜(纪依凡)退赛公告",算是给愤慨激昂的网友一个交代。
  【爷孙俩的回应太模棱两可了,反正我不信。】
  【当我们是傻子呢?早有技术帝分析过录音,没有剪辑的痕迹。另外对比了爷孙俩以前接受采访的语音,声线一模一样。】
  【@楼上。这个真说不定。既然有黑客能入侵‘轻一杯,以这样的技术,制造一段爷孙俩的录音,不是没可能吧?现在的AI技术连人脸都能换,何况是声音?】
  【如果真是被陷害,那这爷孙俩太惨了一点。】
  【感觉智商在正负边缘线反复横跳。】
  ……
  爷孙俩在微博上回应后,除了引来一轮谩骂,确实出现一波清流站他们,宣扬他们是无辜的,因太突出遭人眼红、被人陷害。
  但是,无论网上的风向如何,爷孙俩都没再做过任何回应。
  任由这一件事随时间翻篇。
  第二轮结果出来后,"轻一杯" 开始筹备第三轮比赛。
  第三轮的赛制比较特殊,三十名新人,平均分配到十名评委手下,经过评委为期四周的培训,然后根据比赛主题交上画稿,再在线上由网友公开投票,前七名等同在漫画界正式出道。
  两天后的上午,白术收到"轻一杯"工作人员的消息。
  【101】:White老师,第三轮比赛三天后开始。鉴于青衣颜被取消参赛资格,空出来一个名额,所以分配给您的学生只有两个,分别是恨长山墨玉。
  【101】:稍后我会将您的联系方式给他们,方便他们联系您。
  【White】:我要三个学生名额。
  工作人员沉默了半个小时。
  【101】:抱歉,学生已经分配好了,不能更改呢。
  【White】:规则上说,倘若学生有意见,可以申请换导师。
  五分钟后。
  【101】:是的。
  【101】:如果有学生愿意跟您的话,TA可以向我们申请,但我们是不能插手的。
  【White】:知道了。
  十分钟后,White发了一条微博。
  【White】:@SL,我要第三轮前三名,你跟我,第一归你。
  "轻一杯"工作人员:"……"
  网友们:"……"
  这人莫不是有毒。
  一条微博,如同在刚平静的湖泊里扔下一颗石子,溅起无数水花。
  网友第一反应就是——白大终于疯了!
  不然怎么会在狂喷百名新人后,还能有自信让新人选择他?!
  很快,他们占据了White和SL的微博。
  White评论区:
  【你少白日做梦了!我们家崽崽是不可能投奔你的!】
  【老年痴呆的话,麻烦去看看你上一轮给SL的评价。】
  【你!想都别想!】
  【要前三名?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前七名都不会给你!】
  ……
  SL评论区:
  【White之前那么骂你,你现在要是过去,我都瞧不起你!】
  【崽崽有点志气,我们送你上第一!不靠他!】
  【SL挺住!不就是个第一吗,我们能送青衣颜上去,难道还不能送你上去吗?!】
  ……
  网友们同仇敌忾。先前White"给百名新人毁灭性恶评"和"给青衣颜投负10000票"的恶劣行为,网友们至今记忆犹新。现在见到White如此嚣张地抢人,只叹太厚颜无耻了,自发团结一心地抵制White。
  他们宣布——
  1.如果SL不投靠White,只要SL正常发挥,他们必定让SL顺利出道;
  2.在White名下的两个参赛选手,无论实力如何,他们都会让其出不了道。
  网上为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有人认为这种偏激行为有失公允,有人却觉得这是对White不做人的惩罚和教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轻一杯"官方网站忽然公布一则消息——
  【公告】:为了防止读者对评委和作者有私人情绪,导致票数不公正,最终成绩无法代表作者的真实实力,第三轮的作品采取匿名形式公开,不会公布作者信息。
  网友们:……好的,官方这一巴掌打过来,他们的脸是真疼。
  网友们偃旗息鼓,不再耍小聪明。但是,怒喷White和警告SL的网友,依旧没有减少。
  同一时间,在一个名为"第21届轻一杯评委团(9人)"的微信群里,有人控制不住地愤愤发言。
  【大家看微博了吗,White是什么意思,搞完新人搞评委,想当毒瘤还是咋的?】
  【他太狂了。十个导师,三十个学生,七个出道名额。他一个人想包揽前三?做梦吧。往届能带出两个出道名额就很了不起了。那还是分配到的学生本来就优秀,跟导师没多大关系。】
  【SL是谁的学生?】
  【简以楠。】
  【@简以楠,简妹妹,你跟SL好好聊聊,做一做SL的思想工作,让他别被White不切实际的画饼诱惑了。】
  【简以楠】:随便。
  【简以楠】:SL,上一轮是第23名。
  【……】
  看着White在网上放话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抢准第一的学生呢。
  【White疯了吗,为什么要排名靠后的学生?还想用这样的学生拿第一?】
  【我向官方打听了一下,他另外两个学生,上一轮的成绩,一个是第9名(墨玉),另一个是第18名(恨长山),全都在前七名开外,怕是想出道都难。】
  【其实这并不是拿不拿前三、学生够不够优秀的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另外,@简以楠,没准白大就是故意在跟你作对,或是想蹭你的热度。】
  【对,以楠从出道到现在一直很火啊,最近话题度也高。】
  【分配好的学生若真被抢了,肯定会引发很大的关注,White能借此蹭一波热度,还能打你的脸。@简以楠,楠楠还是注意一下吧。】
  ……
  白术发完微博后就退出了微博,重新点开"轻一杯"官方APP(手机软件)。
  "轻一杯"有网站,亦有APP。在手机软件里注册账号,只要互加好友,就可以进行任意私聊。有的作者和评委会选择微信交流,但白术申请了资料保密,所以她和评委、官方、作者的交流,全部都在轻一杯的APP里进行。
  好友申请:墨玉。
  白术同意,加了好友。
  【墨玉】:叔,我是中曲山。
  白术:"……"
  中曲山,知名漫画家,擅长治愈系题材的漫画。他出道七年,仅有的两部作品皆被改编成动画、影视、舞台剧,并成功出圈,成绩斐然。白术跟他接触过,聊得来,并加过微信好友。
  开小号虐新人?不像他的风格。
  【White】:?
  【墨玉】:换种风格。
  哦,那就合情合理了。
  【White】:我要前三,你拿第二。
  【墨玉】:好。
  有了他的承诺,白术就没有再管他。
  眼下还有一个。
  恨长山,江南枝。
  夜幕降临后,白术安顿好白猊,去了趟学校宿舍。她推开宿舍门,正在电脑前愁眉苦脸的江南枝烦躁地抬头,见到是她后,立即喜笑颜开:"白妹妹,你今天住宿舍?"
  "我来看看,"白术视线在宿舍内逡巡一圈,淡淡道,"宿舍是不是断网了。"
  "沒呢,网络好得很。"傻白甜江南枝奇怪地问,"怎么了吗?"
  宿舍里只有江南枝一个人在。江南枝此刻焦头烂额,没等白术回她的话,就招呼白术过来:"白妹妹,你来得正好,我快愁死了,你来给我出出主意。"
  "怎么?"
  "我顺利进入‘轻一杯决赛了,但分配的导师是白大……不知道官方是怎么想的,白大把所有新人全部得罪,怎么可能还有新人愿意跟他?"
  "……"
  江南枝提及白大就牙痒痒:"我在群里问一天了,所有冒泡的新人都不愿意跟我换导师。说什么‘跟白大,毋宁死。"
  白术沉默地看着江南枝天真的面容。半晌,她倏然开口:"第十八名。"
  "啊?"
  "你要换导师的话,不如直接放弃出道。"白术直截了当地说。
  江南枝默了好半天:"是说我的能力不足以出道的意思吗?"
  "嗯。"
  江南枝震驚地瞪大眼:妹妹你说话为何如此毒舌!被顾野传染的吗?!
  她有点生气,可转念一想,又想到白术身上"白大女儿粉"和"顾野欠一条命"的标签,不知怎的就有些心虚了。江南枝秒怂,观察着白术的神色,小声地哄她:"那,我不换了。"
  白术看了她一眼。
  "我待会儿就去联系白大。"江南枝嘿嘿一笑,拉着白术在椅子上坐下,"妹妹,你知道我们学校的明星漫画家简以楠吗?我今天在图书馆碰到她了,当时正好在看她的漫画,她给我签了个名。"
  她迫不及待地说,"我给你看看。"
  白术:"……"
  白术眯了眯眼:"简以楠?"
  同是这一届"轻一杯"的评委,白术对这个名字是耳熟的。不过,这些评委在她看来都一样,完全没有了解的必要。现在单独拎出来,白术隐约觉得熟悉,好像以前接触过。
  "对,她本名就叫简以楠。"
  江南枝将漫画书拿出来,翻到扉页,给白术看简以楠的签名,同时又掏出手机搜了一下照片。她道:"长得挺漂亮的,这是她的照片,真人比照片还要好看一点。"
  照片上确实是个美人,肤若凝脂,五官精致,唇红齿白,偏向于大气的长相,但气场外露,眉目间尽显傲气和张扬。
  单手支颐,白术盯着照片,片刻后总算想起来了,恍然抬眼,慢吞吞道:"她啊。"
  "见过?!"
  白术轻描淡写道:"以前是同学。"
  "不可能吧?"江南枝愕然,第一时间否定,随后,她分析道,"她虽然才二十岁,但现在已经读博三了。据说是十一岁进的少年班预备班,十三岁考的大学。上预备班之前是十岁左右……你跟她是小学同学?"
  看着正儿八经分析的江南枝,白术想了想,决定不接话茬。她转而问:"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画漫画的?"
  "两年前,"江南枝将她的沉默当作默认,没再追究,"她是以第十九届‘轻一杯第一名的身份出道的,出道后有人扒她,结果扒出她是宁川大学的博士,长得漂亮,成绩又好,这一扒反而让她一炮而红,现在微博粉丝过五百万,是个很有名的漫画家。"
  "哦。"白术随手翻了翻漫画书,淡淡应声,明显不太感兴趣。
  手搭在椅背上,江南枝弯下腰,饶有兴致地跟白术说:"你知道吗,白大这次挖的SL,就是分配给她的学生。"
  稍顿,白术抬眼:"不知道。"
  江南枝摇摇头,又道:"我感觉白大这次失算了,不说SL会不会记恨被他喷的事,就说简以楠的实力吧,肯定是评委里数一数二的,聪明点的都会选她。"
  "……"
  "何况,舆论都不站白大的,如果SL真的跟了白大,网友肯定往死里骂。"
  "……"
  白术站起身,将椅子往后一拉。
  江南枝狐疑地盯着她。
  白术走到隔壁书桌前找出一个漫画分镜本,又拿了两支笔,然后往门外走。
  "妹妹,你要去哪儿啊?"江南枝叫住她。
  将门拉开,白术回首:"上课。"
  "哦,"江南枝又问,"你不是法律系的吗,怎么拿漫画的分镜本?"
  "第二专业,漫画。"
  江南枝愣住一秒,讶然地询问:"妹妹,你是学霸吗?"
  将帽檐往上轻抬,白术淡声开口:"不是。"
  "……哦。"江南枝松了口气,心想,白妹妹还挺谦虚的。
  下一瞬,她就听得白术不疾不徐道:"我是学神。"狂妄,自信,傲慢。
  "……"这、这样哦。
  江南枝觉得白术哪儿都好,就是对自己的定位,可能有那么点问题。
  今晚是苏老师的课,白术刚到教室,就听到各种讨论作业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关于White和简以楠的言论。
  "听学姐说,简以楠知道白大微博后,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
  "能当回事吗?一个是当红的漫画家,一个是过气的鼻祖,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我算是看出来了,White就是在蹭热度。"
  "白大现在可真成一个笑话了。"
  "第二轮给纪依凡投负10000票,好巧不巧又爆出录音……这种录音,人要不是在旁边,怎么能录到?太假了吧。反正我觉得这事有问题,或者说他误打误撞。现在第三轮他又来丢人现眼,要前三……痴心妄想。呵呵,我看倒数三名,他倒是可以努力一把。"
  "没准就是在说倒数三名呢,到时候结果一出来,就装傻糊弄过去。反正蹭到简以楠的热度了,结果不重要。"
  "老艺术家了,真是晚节不保,一点脸都不要了。"
  "反正等结果出来后,我肯定第一时间去看他的笑话。"
  白术将这些话听在耳里,揉了揉鼻子,在后排挑了一个靠墙的座位坐下。
  这时,学习委员走过来,臭着脸催她交作业。
  "苏老师布置的短篇漫画,今天是最后期限。"
  "哦。"白术走到最后一排的位置,落座,将漫画分镜本摊开,懒懒道,"下课给你。"
  见她如此气定神闲,学习委员瞥了一眼她的分镜本,结果傻了眼。
  一片空白,还没开始。
  学习委员一言难尽地看了白术一眼,摇了摇头,走了。
  白术将棒球帽摘下放到桌上,而后用左手拿笔。可刚想落笔时,她倏地抬眸,看了眼教室里的学生,略微一想,便换成了右手。
  ……
  两节课结束,下课铃声响起,学习委员准时来收作业。他走到白术身边,见到白术趴在桌上睡觉,嘴角一抽,不耐烦地用手敲了敲桌面:"交作业。"
  白术被吵醒后,眯起眼,抬头,眼神微凉,看了他一眼,然后抬手摁着放在一旁的分镜本,往他的方向一推,之后便戴好棒球帽站起身,走了。
  学习委员被她那一眼看得心有余悸,怔了片刻后才拿起分镜本。
  他随手翻看了下,然后,眉头拧得紧紧的,一把将分镜本合上了。
  ——这画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月朗星稀,夜风闷热,蝉鸣声间或响起。道路上学生摩肩接踵,喧闹声交织成密集的网,罩在校园里。一阵风倏地掀过,带来些许凉意,有几道视线望去,只见一抹纤细身影踩着滑板一下飘得很远。
  兜里的手机震动着,白术放缓滑板的速度,一边前行一边掏出手机。她接听电话:"喂。"
  那边沉吟了下,道:"抱歉,打错了。"
  电话挂断了。
  白术垂眸,狐疑地拧眉,而后将手机一收。这时,滑板驶出学校大门,有刺目的光投射过来,伴随着一阵刺耳的鸣笛声。
  但,已经晚了。
  校门口的保安瞧见玩滑板的少女迎上一辆汽车,当即僵在原地,一颗心猛地提到嗓子眼,仿佛车祸现场已经出现在眼前。
  然而,就在下一刻——
  玩滑板的少女不慌不乱,微微眯起眼,往后一踩滑板,倏地借力腾空一跃,在车前灯的光照里,画出一道流畅的抛物线,斜越车头,稳稳落地。
  车辆猛地踩了刹车。
  司机心有余悸,想探头破口大骂,却见那少女在窗外停下,曲指敲了敲车门,然后低低地开口:"抱歉。"
  清楚自己也有责任的司机闻声一时语塞。
  保安瞠目结舌。
  ……
  在即将抵达小区时,白术再次接到电话,还是先前那个说打错的。
  "白大神?"那人小心谨慎地问了一句,然后说明来意,"我是长宁市滑板协会的,听人说,您玩滑板非常厉害,能不能请您帮个忙?"
  路灯洒落昏黄的光线,蚊虫在光圈里乱飞,一团一团地聚在一起。
  白术踩着滑板从路灯下滑过,眼皮抬起,淡声开口:"什么?"
  "您能抽空来滑板协会面谈吗?"
  "不能。"
  对面沉默须臾,而后选择妥协:"是这样的,最近我们协会跟国外一个职业滑板选手有点摩擦,他在网上发布了一条玩滑板的视频,难度很高,点名跟我们宣战。我们想请外援拍一段视频,有朋友跟我们推荐了您。"
  "你朋友是谁?"
  "牧云河,牧总。"
  "哦。"
  那边小心翼翼地问:"那您的意思是——"
  "给钱,办事。"
  那人以为这一类民间大神都挺无欲无求的,没想到开口却如此现实,他斟酌着问了下价格,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犹豫了下,他道:"我先给您发一下视频,如果您确定可以办到的话……价格我会找我们会长谈。"
  "好。"
  白术挂了电话,踩着滑板转过一个弯,路过一个身形颀长的青年。
  "小朋友。"身后传来耳熟的喊声,慵懒闲散,一贯的吊儿郎当。
  白术停下来,回首看去。
  顾野缓步走来,一手提着夜宵,一手放到兜里,看向白术时眉眼添了些微笑意,戏谑又勾人:"见到哥哥也不打声招呼?"
  白术没说话,但放缓了速度。
  月光似薄纱,跟昏黄的路灯光交缠着洒落一地,拉扯着变幻不定的人影,或长或短。路边绿植里响着虫鸣,辨别不清声源方向。小区里有行人,不多,三三两两,间或听到低语。
  追在身后的人不知何时来到身侧,手一抬,将她头顶的棒球帽摘走,同时悠然出声:"利用完人就是这个态度?"
  身后蓦地刮来一阵风,白术侧首时,有头发被吹过来,眯了眼,丝丝缕缕的,琥珀色的瞳仁在光影里被分割。
  这一眼看得顾野愣了一秒。
  "交易。"白术正儿八经地纠正他。
  顾野"嗯"了一声,强调道:"一笔十二块的交易。"
  "……"
  "好歹是一起同流合污过的伙伴。"顾野举起手中的夜宵,跟她发出邀請,"要不要约着吃个夜宵?"
  烧烤的香味从包装袋里漫出来,白术鼻翼翕动,爽快地答应:"好。"
  顾野勾了下唇。
  又是那个暗黑风的客厅。顾野打开餐厅吊灯,视野登时被五颜六色的光线充斥,一瞬间仿若置身于20世纪80年代某乡村音乐的大型演播现场。
  "你平时在家蹦迪啊?"顾野惊奇地瞥向在玄关换鞋的白术。
  "灯坏了,这是牧云河装的。"
  白术趿拉着拖鞋走过来,把顾野手中的棒球帽夺走,抬眸看了眼这充满乡土时尚气息的吊灯,神情淡淡的,没觉得有什么。她评价道:"他品位有点奇怪。"
  顾野思绪复杂地将夜宵放到桌上。他买了烧烤以及几罐饮料,一一拿出来后,他想招呼白术过来吃,结果发现人不见了,厨房的灯亮起,有人影在动。
  看了两眼,顾野收回视线,无意间瞥到茶几上一沓漫画杂志,有些眼熟,便饶有兴致地走过去,拿起来翻看着。垂眸时,他的眼里有笑意流淌。
  像是在回味什么。
  ……
  没多久,白术拿了个装满狗粮的碗走出来,将狗粮放到固定位置,然后打开书房的门。
  白猊顿时扑了出来。
  她弯腰摸了它两把,拍了拍它的脑袋,让它去吃狗粮,结果它离开后围着站在茶几旁的顾野转了两圈,然后才去吃。
  白术看着颇有不解,白猊对顾野过分热情了。
  ——不该是顾野单纯讨狗喜欢的缘故。
  侧目看去,白术视线一顿,见到顾野手中的杂志。她刚想开口,就被顾野抢了先:"很喜欢漫画?"
  顿了下,白术答:"还好。"
  "这本杂志不是早停刊了吗,"顾野轻轻挑眉,手指在陈旧的杂志上敲了敲,眼里笑意不减,"你这些还是十年前的。"
  "你怎么知道停刊了?"白术问,神情颇为奇怪。
  "正好关注过。"
  "哦。"白术收回视线,走到餐桌旁,拿起一罐啤酒,随口道,"有个喜欢的作者,画到一半断更了,就一直收着。"
  说着,白术将啤酒打开,仰头喝了两口,顿了顿,又没有情绪地补充了一句,"他可能是死了吧。"
  "……"
  不知道为什么,顾野觉得心口一凉。
  几分钟后,白术蹲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烤串,一手拿着啤酒,一口烤肉、一口饮料,吃得很有规律。
  她喝饮料时喜欢灌一口,腮帮子微微鼓起来,像一只进食的仓鼠。
  顾野抬眸时无意间撞见这一幕,静静地看了会儿,而后低下头,漫不经心地咬了口烤肉,但余光却偶尔会落到白术身上。
  这可爱到有点犯规。
  吃到一半,顾野往后一倒,想掏烟,但在瞥见对面坐着的小姑娘后,又止住了。他手一抬,拿起桌上最后一罐饮料,手指挑开易拉环。
  "以后想当漫画家?"他喝了口饮料,靠在椅背上,懒懒地跟白术闲聊。
  "嗯?"白术忽然抬头。
  顾野道:"南枝说你第二专业选的是漫画。"
  他上次找白术,是问了牧云河,牧云河只说在美术楼上课,倒是没说别的。今晚江南枝遇到点事,崩溃地跟他打电话,顺嘴提了一句白术学漫画的事。
  "哦。"白术将手中的竹签放下来,小口地抿了口啤酒,道,"不是。"
  "就喜欢看?"顾野眉头一扬。
  又喝了口饮料,白术拧着眉头想了想:"没什么好看的。"
  顾野:"……"我愿称你为"结束话题小能手"。
  ……
  吃完夜宵,顾野顺便将垃圾带走,走之前,抬手揉了揉白术的脑袋:"下次请哥哥吃夜宵。"
  "不——"白术想拒绝,然而这人溜得贼快,没等她说完,人就已经离开了。
  看着被关上的门,白术静静站着,好半晌后,抬手拨弄了下被扒乱的头发,转身回到客厅。
  ……
  "轻一杯"的APP里有了新的好友申请。
  除了恨长山,还有SL。
  白术全部同意。
  一分钟后,SL就发来消息。
  【SL】:我想跟你面谈。
  面谈。
  众所周知,White从不露面,来路未知。想见这个级别的漫畫家,本就是一件难事,何况是这种信息保密的,基本没可能。
  托着腮,白术将手机在手中旋转两圈,沉吟了下,回复。
  【White】:可以。
  ……
  这里地处市中心,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窗外是广阔的江景,沿江霓虹闪烁,漫开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色彩绚烂,动荡的江面波光粼粼,映着斑驳碎光。
  卧室里亮着灯,少年坐在椅子上,长腿一伸,踩在书桌的横杠上,同时身形往后仰,椅背倾斜,椅子两条前腿脱离地面。手机震动了下,他捞起来看回复。
  而后,愣住。
  "天!"
  几秒后,少年震惊地爆发出一个字。
  这时少年长腿往回一收,椅子失去平衡,重心不稳,直接往后倒。而还陷在情绪里的少年没反应过来,连同椅子一起栽倒,连带着打翻了旁边的围棋棋罐,白色棋子洒落一地。
  半晌后,少年"咝"了一声,揉着后脑勺爬起来,弯腰在一堆棋子里捡起手机。
  他回复。
  【SL】:我在长宁市,你在哪儿?
  【White】:长宁市。
  抬腿将倒地的椅子钩起来,少年一坐,盯着手机屏幕好半天,最后眉眼溢出些许不羁和桀骜,他活动手指回复。
  【SL】:地址。
  【SL】:明晚六点半,这里见面。
  手机震动了下,一条新消息弹出来。
  【White】:好。
  少年咬咬牙,暗骂一声。
  见鬼了。
  这种嚣张跋扈不做人、跟全网为敌,所以特别注重信息保密的喷子,怎么会同意跟人私下见面?
  就不怕被人约出来打死吗。
  长宁市滑板协会会馆。
  烈日当空,火辣辣的阳光将地面炙烤得滚烫,就连空气都是焦灼的。有个男生路过,抬头看了眼天空,往头上浇了半瓶水,晃着脑袋离开了,地面漫开的水渍没几分钟就被烤干,无影无踪。
  会馆门口,白术拎着滑板站在阴影里,塞着耳机,百无聊赖地等着人来接。
  "……不去,晚上约了人。"有清冽干净的声音入耳,语调不冷不淡,有点别样的质感。
  白术侧首看去。
  人是从会馆里出来的,滑板飞跃门槛,落地,动作流畅帅气。那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形挺拔颀长,骨架有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清瘦感。一副帅气的好皮相,本该是阳光清爽的气质,却莫名带了几分慵懒和颓气。
  挂断电话,他随意地朝这边看了眼,跟白术的视线对上,微垂着眼皮,右侧一颗痣很清晰,靠近眼尾处。
  停顿一秒后,他收回视线,踩着滑板滑出一段距离。
  "即墨诏!"豪华轿车停在路边,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女人,保养得当,肤白貌美,身姿优雅。
  "围棋棋院那边给我打电话,"她叫停了那位少年,走到他跟前,语气咄咄逼人,"今年的升段赛你怎么没参加?"
  白术将一只耳机摘下来,明目张胆地旁观。
  少年轻拧眉头,神色间有几分不耐烦。女人没有察觉,自顾自道:"你现在是东国围棋界最受瞩目的新星,人人吹捧的天才围棋少年,多少双眼睛在注视着你,你不借此机会大展拳脚,当什么缩头乌龟?!"
  勾唇哂笑,少年只手放到兜里,懒懒抬眼,傲慢又嚣张:"关你什么事。"
  "我是你妈!你的事我不管谁管?!"女人深吸一口气,居高临下的态度,却放缓了语气,"我知道你下围棋是为了打败你爸,你成功了,可这只是个开始,这条路还很长……"
  "嘁。"嗤笑一声,少年转身就走。
  "即墨诏!"情急之下,女人抓住少年的手腕。
  少年回过身,动作顿住,侧目时眉眼笼着冷意,一眼看过去,看得女人心里一慌。他声音倏然冷下来,一字一顿道:"放开。"
  女人下意识地松手。下一瞬,少年踩着滑板远去。
  女人僵在原地。
  ……
  白术将视线收回。耳机里,牧云河还在喋喋不休。
  "……学校特地给纪依凡办了个画展,就在这个周末,我刚刚路过看了一眼,人还蛮多的。"说到这里,牧云河话锋倏地一转,"天才小画家,你那时候怎么没坚持下去?"
  "我爸说,如果你不喜欢,就可以选择放弃。"微微一顿,白术往后靠着冰凉的墙面,抬眼看向蔚蓝无云的天空,"别那么自以为是,除非极个别情况,不然,没有哪个行业非你不可。"
  牧云河笑了:"确实是纪叔叔能说的话。"
  白术微微抿唇,其实她当时还问了一句——
  "如果真遇到非你不可的情况呢?"
 
白术滑板江南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