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们一起下炸厨房


  我最近的乐趣是逛"炸厨房"小组,每晚看着里面的帖子笑得睡不着,堪称我的快乐老家!(叉妹:确实是你老家,你把那个锅垫和锅底融为一体的故事讲出来!)
  本期"小美好"大概会分为:
  下厨房组——代表人物:小锅;
  炸厨房组——原本我预计的代表人物是夏沅,毕竟她曾经煮过汤,把自己给喝吐了……但是夏沅偷懒不肯写互动(夏沅:?),失去"炸厨房"派的一员大将之后,我拔剑(?)四顾心茫然,最终也没能找到能"威胁"的人。
  行!那就我上吧,毕竟我确实战绩累累……
  王小明(炸廚房组):都是这个世界的错
  曾几何时,我也是对料理有那么一丝兴趣的,还创下过深夜自己揉面擀面做刀削面的壮举!主要是由于当时我爱看美食纪录片、美食剧、美食电影、美食书、美食综艺……比如看完《深夜食堂》(原版啊)第一季第一集,我就迫不及待地在亲戚们面前展示了自己生疏的厨艺,煎了一份章鱼小香肠,又打算做一个厚蛋烧,结果最后厚蛋烧变成了炒鸡蛋……我只好灵机一动,对外宣称这原本就是炒鸡蛋。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有段时间会给自己和朋友准备便当,朋友是个夸人精,每天都会给我反馈:这个太好吃啦!那个太好吃啦!还放言要赚钱给我开一家专卖炒饭的夜宵小摊……导致我自信满满,以为自己厨艺不错。(叉妹:又是那个喜欢喝"酸柠浮冷萃"的朋友吧?我早跟你说了她味觉失灵!)
  后来我回到长沙工作,长沙好吃的实在太多了,再吃自己做的东西……就无法下咽。
  但我没想到,我会退化成连鸡蛋都做不好的人!
  我之前在朋友圈发过几张图:一锅泛紫的水、一碗发黑的蒸鸡蛋……引来朋友们在评论里留下无数个问号。
  泛紫的水里……是紫薯和鸡蛋;发黑的蒸鸡蛋下面是黑米杂粮饭。
  我很委屈!明明是紫薯和黑米的错!
  小锅(下厨房组):大厨朋友多
  自从我的房子搞完装修后,我仅存的几个朋友都在等我开暖房聚会。特别是有个朋友,在装修师傅撤退的第一天就来问了,他(兴致勃勃):"可以去吃饭了吗?"
  我无情拒绝:"是这样的,现在那边还是个空房子,还没买家电家具。"
  三个月后,这位朋友再次(兴致勃勃):"可以去吃饭了吗?一起过国庆节呀。"
  我再次摇头。
  这位朋友(兴致勃勃):"那圣诞节是去你家开聚会吗?"
  我摇头又摇头。
  这位朋友(兴致勃勃):"是去过元旦节吧?"
  但我这次有了正当的拒绝理由:"我元旦节才搬家,再等几天吧。"
  直到昨天,丐小亥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每次他这样说,紧接着发过来的就是一些不能出现在杂志里的东西,所以我也没什么兴趣地说:"拿来吧。"
  他走过来了,邪魅一笑(……),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红包,上面写着:乔迁大喜,暖房搞起。
  我捏了捏红包的厚度,心满意足地笑了(不是),拍着胸脯保证三天内就能参加本人的暖房聚会。
  隔天下午,我提着两大袋子菜,特意请了半天假回去准备晚宴(隆重)。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一个人准备这么多人的饭菜了,幸好大家都吃饱喝足了,整个晚宴过程进展顺利。
  除了一些小小的插曲,比如朵爷手抖把一杯咖啡泼在我新买的豪华地毯上,还有丐胖添饭的时候打翻了瓶子,饮料流了一地,还有朵爷不顾我邻居(我邻居是夏沅)死死反锁房门,在走廊上大喊"夏沅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
  暖房聚会搞完后,朵爷在群里说:"我没吃饱,明天再来。"
  我呵呵一笑,手机关机!
  叉叉(不下厨房组):谁还自己做饭呀?
  最近半年,我生动演绎了:厨艺——从入门到精通,从精通到放弃。
  主要还是因为……做饭太费时间了!!
  每次费尽心思给自己做大餐,速度慢不说,等我好不容易选好下饭节目,饭菜都凉了,只能进微波炉再创作……这和吃剩菜剩饭有什么区别!
  而且还要洗碗!我最讨厌洗碗!我懒我自豪,谁都别想让我动手指头!
  所以我放弃了下厨房,即便我的厨艺小佳(小锅:呵呵),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还很舍得放辣椒和肉,一点都不会委屈自己……(怀念)
  但……可能是上半年我的"热爱下厨房人设"太过深入人心,还是骗到了几个人,还总兴冲冲地跑来找我要食谱。
  朋友(被骗到的人):"你上次做的那个柠檬鸡爪,食谱给一份。"
  我找到食谱,发送链接。
  朋友:"那个麻辣鸡丝呢,食谱也发一份。"
  我复制链接,点击发送。
  对面发过来三个巨大的问号:"???你发错了!这两个链接是一样的!"
  我(淡然):"就是同一个做法。"
  朋友:"……是我的错觉,还是你突然对下厨这件事变得麻木。"
  我波澜不惊地关掉聊天框,只留下神秘的微笑。
  反正现在有人做菜洗碗,谁还自己做啊。
  嘻嘻。
  (小明:哕!)(朵爷:哕!哕!哕!)
  张美丽(各有涉猎组):空有大厨心,没有大厨命
  去年因为疫情很严重,都点不到外卖,我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一开始我还很担心,会谨慎地思考好吃什么,去网上搜索完菜谱,然后再对着菜谱买食材。
  没过几天,我就确定了自己的厨艺天赋,快乐上了;再过一阵,我已经能抛弃菜谱,自己随机发挥瞎创造了。
  或许是太过顺利,根本没出现传说中的"炸厨房"状况,炒着炒着,我开始膨胀,狂妄地决定挑战自我——
  年轻人!胆子要大!
  然后我开始专挑没尝试过的食材买,啥有难度我买啥。
  第一天买的牛蛙。到货的时候店家已经帮我处理好了,只需要自己切成小块。我一拆盒,看到几只被剥得干干净净的牛蛙趴在那里,四肢张开,肌肉鼓鼓,好像一个人体(?)……啊,令人心里发毛到两手在空气中乱抓!
  第二天买了鳝鱼,店家也贴心地处理好了,还切成了片。呃……但是一片怎么那么大?这未必是鳝鱼?怎么那么像蛇,我的天啊!!
  经过前两次的惊吓,第三天我学老实了,买了小龙虾。哈,小龙虾我可不怕,往年夏天我能一顿吃三斤!然后我就得意地伸手了,但是这回的小龙虾,它是活的。就在我伸手的那一瞬间,它也准确地伸出了它的钳子……
  然后我的厨艺之路就停在这里了。
  你看,阻碍我成为大厨的,是命运。
  朵爷(炸厨房组民间名誉组长):真·炸厨房
  因为没怎么下过厨房,这个栏目我拖了一个月,我想着怎么着也能在这一个月内緊急做出点什么来,结果……因为过年期间我妈明令禁止我进厨房这样荒唐的制度,使得我未能完成任务,深表遗憾。(王小明:你只是想拖!)
  面对着王小明已经手握武器的阵仗,我绞尽脑汁,终于想起了我在烹饪领域的一些佳绩……
  那是二〇二〇年的中秋节前夕,我委托一位天不亮就去知名月饼店排队的朋友,在她被薅掉三十根头发之后,终于帮我搞到了两斤手工蛋黄月饼——可能外地的朋友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么说吧,在中秋佳节,手握两斤该月饼,堪比手握CBD的两套豪宅!(王小明:并不是。)
  送到我手的时候,月饼还热乎乎的,香味从公司门口传到了老板的办公室……引得老板闻味赶来……
  总之,为了特定的仪式感!我憋到中秋节当晚才吃!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月饼已经凉透了,我想起了前两天顶好的姐妹(小锅:你说清楚!不是我!是丐小亥!)在群里和大家的聊天:
  A朋友:月饼要是凉了怎么办?
  丐小亥: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了!
  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摸到了厨房,打开了微波炉,开了中火,设置了那么一两分钟……
  我正在客厅和大家连线热情地分享着"我准备吃月饼啦",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又"砰砰砰"地响了好几声?我怎么……觉得……我的厨房好像炸掉了?!
  我跑进厨房一看,微波炉的门炸开了!微波炉也坏了!月饼的蛋黄好像天女散花般!炸得满屋子都是!一地的月饼残渣,好像我破碎的心……
  "是谁!是谁要我用微波炉热蛋黄月饼的!!!"
  (王小明友情提示:危险操作,请勿模仿!)
  小明大胆开麦:我觉得朵爷和丐小亥泼饮料都是故意的,他们只是嫉妒小锅的新房!嫉妒豪华地毯!所以小锅,下次吃饭请找一个爱干净又善良的人——比如我!(丐小亥:算了吧,你给不起红包。)
 
小亥王小明小锅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凌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