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蜂蜜拌奶茶二


  上期回顾:
  乔枝桠不怀好意的手已经扯掉了他的帽子和口罩。
  她抬起脸,前一秒还满面春光,后一秒整个人直接石化。
  智商虽然没了,记忆力还在。
  她左手提着他的帽子,右手提着他的口罩,摇摇晃晃地往后退,砰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这结结实实的一摔差点把她的五脏六腑都给摔碎,也把她的脑袋瞬间给摔清醒了。
  乔枝桠低着头,小声说:"不跟我跳舞就算了……你还要凶我。"
  "……谁凶你?"
  "对,不是凶!你是千里迢迢跑来追杀我!"乔枝桠呜咽道,"我当时真不知道你就坐在我后面啊,我也不是故意要告诉别人你法语考了十二分的……"
  顾言之的头上掉下三条黑线。
  热搜好不容易过了,他都快忘记这茬了,现在又被她拿着盐狂撒伤口。
  乔枝桠又是一声呜咽:"你这人怎么这样……"
  顾言之:???
  "考得差,还不让人说……"她一甩手,把他的口罩帽子丢了好远,又急又气,"还让你家粉丝过来围剿我,我太惨了。"
  头疼欲裂。
  醒来的时候,乔枝桠朦胧间看到了一张脸。
  她吃痛地捂住自己的脑门儿,也顾不上抹眼屎,只是愣愣地望着面前的人。
  之前在浏览顾言之的百科时,她顺便也看了一眼这个人的百科。
  "你醒了?"
  "……嗯。"她顿了顿,"你好,林队。"
  百科上说,林万洲,WINNER战队队长,擅长位置打野。圈内人都喊他"心脏队长",套路深,心贼赃。
  但是,网上没说,林万洲长得比照片还要好看啊!
  说白了,这个WINNER战队是颜值战队吧!長这么好看去打电竞,真是暴殄天物!
  等等,她为什么会看见林万洲?她在哪?!
  乔枝桠用仅有的智商回忆了一下宿醉之前的场景。她记得她去找狄琛,然后喝了几杯酒,然后……
  完了。
  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张愤世嫉俗的脸,她心想,这下彻底凉了。
  她环顾了一眼房间,墙壁上贴满了WINNER战队成员的海报,她斜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房门,门上是三个大写的英文字母:YAN。
  "这是顾言之的房间。"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林万洲率先开口。
  于是乔枝桠小心翼翼地把留有口水印的枕头往身后挪了挪。
  恍惚间,昨晚的某个画面像脱缰的野马似的冲进了她的大脑皮层。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差点发软瘫下去。
  毕竟和那个画面比起来,这个口水印又算得了什么!
  "顾言之……呢?"她小心翼翼地问。
  "溜了。"
  "哈?"
  林万洲拿出一个纸盒递给她,道:"昨晚发现你的手机坏了,正好队里有很多赞助商送的新手机用不到,你先拿去用吧。"停了会儿,林万洲又说,"他的心思比较粗,可能注意不到这些,你不要放在心上。"
  "哈?"乔枝桠看着四四方方的盒子,一脸发蒙。
  ……顾言之为什么要注意到这些?他注意到这些才奇怪好吗!
  "他心情不大好。"
  能好才怪呢……他要是回来看到枕头,估计想把她杀了的心都有。
  乔枝桠低头:"我知道……"
  "这是他应该会去的地方。"林万洲递给他一张字条,"麻烦你了。"
  字条上面是一家网咖的地址。
  意思是,叫她去找他呗?心脏队长果然名不虚传,通篇没有一句命令或者请求,却什么都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不过找他也是应该的,她总不能侵犯了他的名誉、侵占了他的衣服之后就装死吧。
  乔枝桠把新手机还给了林万洲,拿起枕头就跑。
  深度网咖。
  一路上乔枝桠都在算账。
  新手机+T恤+枕套……算下来她银行卡的老底都要被掏空了。
  她一想到即将面对顾言之那张臭到爆炸的黑脸,就觉得人生前方毫无光明。
  但是……顾言之为什么要把她带到俱乐部呢?要是被他的粉丝发现了,她不得被粉丝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前一天公然黑偶像,隔天又被偶像带回房间,乔枝桠当即脑补了一部万字YY小说,虽然有点狗血,但是代入顾言之那张优秀的脸,她就美得不行。
  网咖距离C大不远,一进门乔枝桠就发现了几个眼熟的面孔,更有甚者有人在看见她的时候,条件反射地就往桌底下钻。
  仔细一看,前一秒还在喊"推塔啊,大哥",后一秒就往桌子底下钻只留下一个翘起的臀部的人,除了她那不学无术的表弟谭小川还有谁?!
  她看了眼手表,早上九点四十六分,他!有!课!
  这个浑蛋又逃课!
  "谭小川!"丝毫不给他逃跑的机会,她冲上去蹲下身狠狠地揪住了他的耳朵。
  无处可逃的可怜虫惨兮兮地哀号:"姐、姐、姐……轻点!疼!"
  "你现在胆儿挺肥啊,晚自习早退就算了,居然还敢逃早课!"
  "我没课……没课!"
  "今天周一!你的课程表我都给你背得滚瓜烂熟了!"
  谭小川欲哭无泪地望着她:"我们都考完了啊……"
  乔枝桠:"那你为什么看到我就逃?"
  "条件反射啊,我也不想的好吧。"他偷偷瞄了眼自家表姐,见她没有看出点什么破绽来,这才放松下来。
  乔枝桠:"……"
  他嘤嘤道:"松手,姐。"
  "哦。"说罢,她缓缓地松开手,眼睛瞥到了他的屏幕,顺带把周围几台电脑的屏幕都看了一遍,"你们怎么都玩这个游戏啊。"
  "火啊!"谭小川揉了揉发红的耳朵,重又坐到电脑前。
  "《守护传说》吗,这是?"她问。
  "姐,你还知道《守护传说》呢?"谭小川不可思议地扭过头来,问,"这是端游版,还有手游版。我偶像顾言之,他们战队就是专攻手游版的,不过我偶像比较厉害,手游版和端游版都精通。"
  说起顾言之,谭小川就开始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她别扭地说:"就你才喜欢打游戏的男人。"
  "说不定你也喜欢呢,姐。"谭小川笑眯眯地说,"没有人能够抵挡顾言之的魅力!我保证。"
  "你别把我算进去,我对游戏一点都不感冒。"她翻了个白眼,又想到了顾言之那张好看的脸,不禁有些心虚地否认,"而且我肯定不会喜欢上打游戏的男孩子的!"
  谭小川打了个哈哈:"姐,Flag(旗帜)别立太早啊,容易打脸的。"
  "那我走了,你自己早点回来。"她上午请了假,但学校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她和谭小川打了个招呼,一转头就把林万洲说的话全忘了。
  刚走到网咖门口,乔枝桠停下脚步,仔细确认了一下今天的日期。
  她记得,电竞专业考完还要上课的!
  ……谭小川!他骗人!
  她一扭头,直接原路杀了回去。
  谭小川刚把游戏的语音打开,不好意思地跟队友打招呼:"刚才我这里有点急事,不好意思啊!"
  "没事。"语音那端的声音很淡定,小场面,见怪不怪。
  "上把你一打五真的太帅了!"谭小川叽叽喳喳地对着话筒吹"彩虹屁","能在直播间被抽中一起打游戏真的太幸福了!"
  "常规操作。我去趟洗手间。"
  "啥时候我的常规操作才能跟你一样惊为天人啊!"
  "呵呵,我现在就能让你被揍得惊为天人。"乔枝桠提着刀杀了个回马枪,杀得谭小川措手不及。
  谭小川下意识地想关掉语音,已经来不及了。
  "姐,我偶像……你给我偶像一点面子!"
  "什么偶像,什么面子!你现在居然为了打游戏跟我撒谎!我倒要问问顾言之是不是这么教你的!"
  谭小川就差痛哭流涕了:"姐,你别说了,我偶像……"
  "你不要再说他了!我现在就想把你偶像……"话还没说完,乔枝桠突然发现一屋子的人都在盯着她后面的位置看。
  这是要干吗?
  旁边的电脑似乎是在放直播,乔枝桠目光一斜,看到了直播间飞速滚动的弹幕。
  网友A:怎么回事?又有黑粉?!
  网友B:这个声音是不是跟上次老大直播间的黑粉声音一样?!
  网友C:怎么又来?有完没完?
  网友D:???
  乔枝桠:"……"
  她机械地扭过头,在洗手间的门口看到了一个人。
  谭小川:"姐,恭喜你,雙杀了……"
  她咽了咽口水,突然想起了他那件残废的T恤。
  这下轮到乔枝桠哭了。
  她转身,用颤抖的声音说:"不……是三杀。"
  "两杯半糖去冰波霸奶茶。"她回头看了眼扶梯口站着的人,补充道,"三杯吧。"
  "第三杯也是半糖去冰吗?"
  看他心情这么不好的分儿上……半糖应该不太够。
  "第三杯全糖吧。"
  商场二楼人来人往,走到扶梯口,乔枝桠把奶茶递了过去:"喏,给你的。"
  顾言之倒也没有客气,伸手拿走她递来的奶茶,抬眸看了眼甜度。
  "听说吃甜食会让人心情愉悦。"
  小心思被揭穿,乔枝桠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倒是谭小川先接了话茬:"偶像你别生气,我姐她就是个老古板,对游戏这类真的是一窍不通。"
  "电竞专业的辅导员,对电子竞技一窍不通啊。"顾言之颇有深意地拉了一个绵长的尾音,随后吸了一口奶茶,瞬间被甜齁了。
  他拧了拧眉头,咬碎了嘴里的波霸。
  再看她,牙齿咬住奶茶的吸管,满脸都写着"求你不要来找我麻烦"。
  "偶像,你也经常来深度网咖啊?"谭小川屁颠屁颠地打探。
  "也不是经常。"顾言之吸了第二口,好像也不觉得太甜腻了,反而心情稍稍明朗起来,"一般如果在队里训练的话,我很少会出来的。"
  谭小川的头点得像是装了马达似的,他问:"偶像,马上今年的职业联赛要开始了,今年你打什么位置?去年你玩得实在是太厉害了,你的比赛视频我全部都下载下来,看了好多遍……"
  一提到今年的职业联赛,顾言之的脸瞬间黑了两个度。
  他这两天是触了什么霉头?这姐弟俩"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真是如出一辙。
  见顾言之脸色不对劲,谭小川赶忙放弃追问。
  他转而看向自家老姐,问:"对了,你昨晚去哪儿了?打你电话也不接,去你家公寓楼下找你,你也不在。"
  昨晚……昨晚……
  她一口波霸卡在了嗓子眼儿,差点当场去世。
  "昨晚!"她干咳道,"昨晚我和狄琛师兄一起吃饭来着。"
  "然后呢?"谭小川惊恐地瞪大眼睛,"你不会昨晚一直都和他在一起吧?!"
  "没有!你别瞎说。"
  "那你昨晚和谁在一起啊?高乐美也说你不在她那。"
  她的脑袋还有点疼,昨晚狄琛的朋友给她灌了不少酒,但是她要怎么告诉谭小川昨天她在WINNER俱乐部睡了一夜?
  于是她只能转移话题:"你找我干吗?"
  "哦,对了,我都差点忘了。"谭小川果然中套,一下又跟着她的脑回路跑歪了。
  顾言之握着奶茶杯,微微移开视线。
  乔枝桠重重地舒了口气。
  "我妈说给你介绍了个对象,让你暑假回家相亲。"
  "噗——"一口奶茶喷了出去。
  顾言之的眉头又拧了拧,漫不经心地开口道:"看来喷人是你的爱好?"
  她的脸略微一红。
  关于喷人这件事……自然是昨天晚上的比较惊心动魄一些了。
  "你跟舅妈说,我还年轻,我不要相亲。"
  "干吗?没对象干吗不相亲?"
  "没对象就要相亲?那你成绩这么差为什么不好好学习?"
  谭小川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哎呀,姐,这两件事完全没有关系好吗?我妈这么疼你,给你介绍的肯定是你喜欢的类型。"
  "算了。"乔枝桠摆摆手,"你就跟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你喜欢谁?"谭小川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不会是狄老师吧?"
  乔枝桠气得直翻白眼:"喝奶茶都堵不住你的嘴嗎?!"
  "姐,我这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考虑,你长得也就一般,还穷……"
  "闭嘴。"她狠狠地推了谭小川一把,怒道,"我暑假就在这,哪儿不去!你有时间操心我,多想想自己的考试分数吧。"
  她不知道这个口无遮拦的表弟为什么会在顾言之面前说这些……更可气的是,她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顾言之面前紧张成这样。
  乔枝桠在心底兀自叹了一口气。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身旁吸奶茶的顾言之。
  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鞋店招牌上,修长白皙的手指握住纸杯,每一个手指的指甲都修剪得很干净,真是好看到让人少女心炸裂。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提起昨天晚上的事?忘记显然是不可能的,还是说,他不打算跟她计较啦?
  莫非顾言之是如此大度的人?嗯……怎么看上不去不太像啊。
  她正想着,冷不丁身后传来惊人的叫声。
  "YAN神!是YAN神!"
  "在哪?!"
  "是我的言之哥哥吗?"
  三个小姐妹一拥而上,愣是把乔枝桠挤到了边角旮旯里。
  "啊啊啊,真的是顾言之!"
  "言之哥哥我好喜欢你!"
  "YAN哥哥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同样被挤到角落里的,还有一脸愤恨的谭小川。
  "居然挤我偶像!"
  另一旁的顾言之,倒是习以为常的样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于是顷刻间,偌大的商场仿佛变成了黑白两色,面前站着的男生却浑身上下都在闪着光。
  她的心蓦地漏跳了两拍。
  怎么回事……眼睛好像一秒钟都移不开了。
  "言之哥哥,我超级喜欢你的!你的每一场比赛我都有看!呜呜呜,能偶遇你真的是太幸福了……"
  "我们都是WINNER的粉丝,今年的职业联赛你们也要继续加油哦!"
  被三个小姐妹疯狂簇拥的顾大偶像接过了粉红色的荧光笔,签名之前还询问了一下几个人想要的寄语,面对粉丝的时候,他怎么突然温柔得不像话?
  昨晚她喝醉酒的时候,他可是凶巴巴的,像只老虎!
  男人果然都是善变的动物!
  乔枝桠气得直咬牙。
  谭小川猛地一拍她的肩膀,阴阳怪气地说:"姐,你的眼珠子都恨不得长在我偶像身上了。干吗?被迷倒了?"
  乔枝桠回过头来:"神经啊你!你看我这表情是被迷倒的样子?!"想了想,她又问,"不过,顾言之真的这么火的吗?"
  "爆火好吗?整个《守护传说》职业联赛的赛场上,我们WINNER的粉丝能分得半壁江山,然后WINNER的粉丝里,有一大半是顾言之的粉,你说他火不火?"
  "好像……还可以?"
  签完名,其中一个马尾辫的小女生说道:"YAN哥哥,你心情还好吧?"
  "还好啊,怎么了?"
  "这两天哥哥一直在上热搜啊。"马尾辫气呼呼地说,"哥哥,上次你直播的时候在你身边的那个黑粉是谁啊?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吗?"
  "就是!那个黑粉!"另外一个波浪卷短发的女孩儿也附和道,"她肯定是别的战队派来的黑粉,专门黑言之哥哥你的!哥哥你这么善良,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
  最后一个"黑长直"义愤填膺:"哥哥,我们顾氏粉丝团的都已经把那个黑粉的声音记得清清楚楚了,别让我们看到那个黑粉,不然我们一定要帮哥哥讨回公道!"
  顾言之:"……"
  他眼珠微微一转,目光正好和她撞了个正着。
  乔枝桠:"……"
  谭小川悻悻地摇摇头。
  三个小姐妹你一言我一语,手舞足蹈,无比激动,然后乔枝桠只觉得自己握住奶茶杯的手被满是怒气的手臂撞到,一个没握稳,奶茶全泼在了她身上。
  果然,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啊,小姐姐,对不起,对不起!"始作俑者转过身来手忙脚乱地拿纸巾擦她身上的奶茶,"我赔一件衣服给你吧……对了,我再给你买一杯奶茶,真的抱歉!"
  乔枝桠张开嘴,还没说话,冷不丁感觉到身后阴风阵阵。
  ——哥哥,我们顾氏粉丝团的都已经把那个黑粉的声音记得清清楚楚了,别让我们看到那个黑粉,不然我们一定要帮哥哥讨回公道!
  她忍气吞声地咽了咽口水,随后捏着嗓子说:"没……没事,不用你赔。"
  这个声音,简直做作到家。
  顾言之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角。
  谭小川憋笑差点憋出内伤。
  "小姐姐,真的对不起……"
  "没事……"她继续捏着嗓子发出了丧心病狂的言论,"我们同是顾氏粉丝团的一分子,真的不用你赔。"
  "啊,你也是言之哥哥的粉丝啊!"
  "是……啊。"
  "太巧了!小姐姐,你人真好!"
  "我们顾氏粉丝团的,都是一家人!"
  "没错!我们都是一家人!"
  顾言之:"……"
  谭小川:"……"
  第二章  被无名菜瓜坑到自闭的职业选手
  "姐,你真怂。"
  对于在商场她的举动,谭小川事后嗤之以鼻。
  然而一分钟之后,被乔枝桠夺命连环call(打电话)的谭小川认怂态度更加诚恳。
  "听说你又在玩游戏?你这个点不应该是在上晚自习?"
  "姐……"谭小川呜咽两声道,"又是高乐美告诉你的?我现在准备把她拉黑。"
  正坐在乔枝桠身边的高乐美一个冷哼:"那你以后可千万别让我给你买奶茶。"
  乔枝桠仔仔细细把屏幕上的每一个字都看了过去,扭过脸来问:"这个游戏到底是啥意思啊?我怎么一點都看不明白。"
  "嗐,这不是很正常嘛,你从小到大都是游戏黑洞啊。"
  乔枝桠望着高乐美,道:"这游戏真的这么好玩吗?这么多人都疯狂地追捧。"
  她想起之前在商场顾言之被小姐妹们围堵的场景,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好玩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很多人热衷《守护传说》,是因为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啊。"
  "守护的人?"
  高乐美收起手机,很是正经地望着乔枝桠,道:"就比如说,我想守护的人,就是WINNER战队的上单选手,路秋天。"
  "WINNER我知道,顾言之和林万洲都是这个战队的选手。"
  "可以啊,小乔。"高乐美不可置信地朝她挤了挤眼睛,笑眯眯地说,"功课做得挺足啊。不过话说回来,真的好羡慕你啊,居然能跟顾言之亲密接触。"
  要是高乐美知道了她和顾言之亲密接触都发生了点什么,肯定半点也羡慕不起来。
  "那行,你也帮我下载一下吧。"
  "你要玩《守护传说》?"高乐美惊讶地瞪大眼睛。
  "我?我当然是为了抓学生啊。"她干咳了两声,道,"你看我班上的学生,有多少人天天上课的时候,或者晚自习的时候打游戏,作为他们的辅导员,我不得担起让他们悬崖勒马的职责啊。"
  高乐美凑过来,不相信地问:"真的?"
  "那还能有假?"
  说到最后,乔枝桠心虚得不行。
  虽然确实也是来逮谭小川的,但好像多多少少夹杂了一点私心。
  这点私心是什么,乔枝桠也说不清。
  可能,大概,是真的有点好奇吧。
  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关于那个人的。
  "你教教我,作为电竞专业的辅导员,我总归也要有所涉猎吧。"
  高乐美瞥了眼她死不承认的模样,一边帮她下载一边解释道:"《守护传说》这个游戏,说白了就是谁先把对面的水晶打爆就赢了。游戏地图有三条线,分别是上路、中路和下路。上路一般是战士、坦克类的英雄抗压,中路是法师,下路是射手和辅助。还有,每一队的地图上都有两个三角形的野区,这就是打野英雄发育的地方。"
  乔枝桠猛地点点头:"那打野是干吗的?"
  "打野就是带节奏的英雄,要确保自己的队友发育得比对面好,就要靠打野去三条路上支援队友,并且击杀对面的玩家,取得团队优势。"
  乔枝桠似懂非懂,随后问:"那……我应该学什么位置啊?"
  高乐美想了想,道:"辅助吧。你这种连扫雷都玩不起来的游戏黑洞,还是不要玩输出位去坑你的队友了。记住,作为辅助,你一定要保护好你的队友,为队友牺牲是在所难免的,玩辅助一定不能怕死,如果有人要来杀你们队里的射手、法师,你一定要冲在前面把他们赶跑。"
  原来是身先士卒的角色,这种大义凛然、置个人安危于不顾的英雄对她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满怀正义感的乔枝桠躲在被窝里摸索了一个晚上,终于下定决心开了一把人机对战。
  然后,五个菜鸟居然连人机都没打过。
  大大的"失败"二字在乔枝桠的脑海中不断盘旋。
  ……可能是这个计算机太厉害了吧?毕竟这些计算机玩家可是程序员们精心设计的,肯定是继承了那些IT(互联网技术)精英的衣钵,难打也是应该的。
  嗯,一定是这样!
  不一会儿,谭小川发了个微信过来:"姐,我刚才观战你的人机对战了,你打得真的是惊为天人的菜。"
  什么?这游戏还能观战?
  她脸一红,赶忙扯开话题:"你晚自习结束了?"
  "明天都放假了,谁还上晚自习啊。我在宿舍收拾东西,下周准备回家了。你呢?啥时候回去?我妈说她特别想你。"
  一想到舅妈,她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回去啊,我在这边找了个兼职,你自己乖乖回家去吧。"
  要真的回去了,她免不了又要和舅妈打照面。
  从小到大,舅妈对她是真的很好,不然她和谭小川的关系也不会这么铁,她当然很喜欢舅妈,但是相亲这种事……她丝毫没有想法。
  如果恋爱结婚不是因为喜欢,那还有什么意思嘛。
  再说了,她要是想谈恋爱,对象,最起码也得长成顾言之那样吧?
  等等,这莫名其妙的标杆是从哪里来的!乔枝桠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找了什么暑假兼职?你该不会是因为不想相亲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吧?"谭小川顿了顿,故作凄惨地说,"要是被我妈知道了,她可得伤心死了。"
  "你别瞎说。"
  谭小川:"哦,那行。下周三《守护传说》有个明星赛,我搞到了三张票,叫上高乐美,咱们仨去看啊。"
  乔枝桠:"我游戏小白都看不懂,看什么啊!"
  "看我偶像。"谭小川笑眯眯地说,"你们这种肤浅的女孩子,看一看我偶像的脸和手就足够了。"
  顾言之啊。
  乔枝桠沉默了片刻。
  "那行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去看一下吧。你别多想,我怕你和高乐美在人家比赛现场打起来。"
  "口是心非的渣女。"谭小川作总结陈词,"说白了,还不是垂涎我偶像的美貌。"
  另一边,美貌所有者推开门的时候,林万洲正双臂环抱站在沙发边。
  "把你女朋友安置好了?"林万洲问。
  一席话引得旁边看热闹的队员纷纷竖起了耳朵。
  "你谈恋爱了?真的假的?"一遇到八卦,率先杀出重围的一定是温承,"不会吧,顾美男不是不近女色吗?"
  "看来你对自己今年射手的战绩很满意?"林万洲冷声。
  温承缩了缩脖子,赶紧跑:"我去训练了,队长!"说完,他还暧昧地朝顾言之挤了挤眼睛。
  "我走了。"顾言之瞥了林万洲一眼,扭头就要走。
  "下周三的明星赛,你好好准备一下。"
  "哦。"
  林万洲:"今年的明星赛能帮你顺利出圈,你可以考虑一下。"
  "出圈?接代言?转型当艺人?"顾言之转过身来,愤恨地望着他,说,"我是职业选手,我要打职业联赛!你要我和一群连技能都记不全的网红、明星作秀?"
  "如果你下周三的明星赛每一场比赛都能赢,职业联赛,我可以让你上。"
  顾言之秒换了一张脸:"真的?"
  "真的。"
  "你不会还有什么阴谋吧?"对于心脏队长的做派,他早就已经洞悉了,但每一次还是奋不顾身地往林万洲挖好的坑里面跳。
  林万洲微微抿了抿唇:"跳跳看,你不就知道了?"
  笑容灿烂,温柔得像是一只迷人的狐狸。
  周三下午看比赛前半个小时,乔枝桠把派送员电话都打爆了,终于在比赛的会场外等来了她望眼欲穿的快递盒。
  谭小川痛心地望着乔枝桠手中的纸袋,怒道:"你借光了我所有的钱,居然是用来买衣服?还是男士的?你老实交代,给谁买的?是不是给狄老师?"
  "这跟狄老师有什么关系啦!"
  "那你买男士T恤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赎罪啊。
  等不到她说话,谭小川就气呼呼地说:"乔枝桠,你肯定是外面有人了!"
  乔枝桠抬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信不信我揍你!"
  "哇,是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吗?!"
  高乐美扶额:"建议你们两个回去打完架再来。"
  乔枝桠刚想发作,突然有人搭上了她的肩膀。
  回过头,是林万洲。
  "林队长!"见到偶像的队长,谭小川的眼睛瞬间就直了,一把把自家老姐推到一边,牛皮糖似的就往林万洲身边凑。
  林万洲微微一笑,目光落在乔枝桠手中的门票上:"你们也是来看比赛的?"
  她忙点头:"是啊,林队长好。"
  "是来看男朋友比赛的吗?"
  乔枝桠:"哈?"
  林万洲还是笑:"言之在休息室,等会儿比完赛见吧。"
  "男朋友?!"高乐美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你和顾言之?谈恋爱?!"
  "没……"
  "对、对、对!她和顾言之谈恋爱!"谭小川赶忙接下话茬,睜着眼睛就开始说瞎话,"林队长,那我等会儿可以陪我姐去看顾言之吗?"
  "当然可以。"
  乔枝桠:???
  她这是被迫"营业"了?!
  林万洲又瞥了眼她手中的门票,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
  笑得是无懈可击,为什么她总觉得……有那么一丝阴谋的意味呢?
  下期预告:
  乔枝桠的脑袋都是蒙的:"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和顾言之谈恋爱的……"
  "你不是最不喜欢打游戏的男生了吗?"高乐美哼道,"你啊,一看到颜值高的就魂不守舍,一点原则都没有。"
  乔枝桠:"我才不喜欢打游戏的男孩子呢,这辈子都不会喜欢的!"
  "哦,希望你不要打脸,加油。"
  说完了豪言壮语,立下了坚不可摧的flag,她的内心无比冷静。
  然而在一片尖叫声中,她还是觉得自己未来的某一天,极有可能被啪啪打脸。
 
张写写黑粉枝桠小川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翠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