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你是漫山遍野的温柔


  秋高气爽,正是秋游的好季节。
  在路先生无数次的邀请下,总觉得最近有些力不从心的我架不住他的絮叨,终于离开了温暖的小窝。
  我如今的体力早已不适合一口气登到山顶,所以出发时我們约定好这次是车游。
  所谓车游,便是开车上山,坐在车内欣赏着路边的风景。
  北京郊区到处是山坡,一路上可以看到黄色的银杏树像是镀了金光,红色枫叶一片一片,的确美不胜收。
  初看是惊艳,但沿途全是这类风景,半个小时后,我已有些疲倦。
  于是我又打开了手机,变得有些心不在焉。
  不错,最近我有点颓。
  从身体到精神,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的倦懒。
  《喜欢你,没道理》这本书从发文至今已有半年,字数也超百万,长篇幅似乎快要耗光我的激情,整篇文的架构也越发难以掌控,每天码字时,明明细纲就在那里放着,却总找不到感觉。
  我很清楚,这是又到了倦怠期。
  我正无聊地翻着网页,车子忽然停了,我诧异地抬头,询问:"到山顶了?"
  驾驶座上的路先生斯文一笑:"前面没路了,需要爬一小段山,才能看到山顶的风景。"
  我急忙摆手:"算了,我不行,我爬不动的。"
  "我写不动了""我不行了"这两句话,是近段时间我对他说过最多的话。
  路先生却并不放弃,还拿出了劝人的最经典语录:"来都来了,就一小段路,很短的。"
  他戴着一副眼镜,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真诚。
  于是,我就上了这个"衣冠禽兽"的当:"真的?"
  "真的。"
  下车后,我抬头望着山顶,看着似乎好像真的不高的样子,心想那就试试吧。
  初爬山时,我像是个老太太,佝偻着腰,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上着台阶。
  五分钟后,我已气喘吁吁:"还有多高啊?"
  走在前面、脸色一点变化也没有的路先生继续用诱惑的语气说道:"很矮的,爬上这一段,就到了。"
  可上去后,却发现拐了个弯,还有一段台阶,我开始打退堂鼓:"我爬不动了,不行了。"
  "爬上去就是山顶了,最后一段路,你想半途而废吗?山顶就在那里,上面的空气和风景绝对不一样。"
  我不服:"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都是看叶子吗?我拒绝!"
  路先生拿出了撒手锏:"你不想拍照吗?"
  "……"
  爬了一段又一段,我从小心翼翼到意气风发,再到狼狈不堪,直到最后已经成了闷头爬山。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面始终拽着我的路先生停了脚步:"到了。"
  我抬头,叹为观止。
  湛蓝的天空中,云层似乎伸手可及。远处的人烟稠密、繁华喧嚣,似乎都被大山所包容,山顶显得异常安静。再远处,天地相接,远山淡云,浑然一体。
  站在这里,当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万丈。
  我在为这美景震撼时,回首望去,却发现来时觉得崎岖陡峭的山路,此刻弯弯曲曲,像是一条彩带,连接了人间和仙境。
  满山秀丽的花朵、苍翠的树木和红色的枫叶,这一切形成了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悠远,宁静,淡泊。
  路先生在旁边笑:"看吧,只要你再努力一下,就能登顶。"
  他说:"你行的。"
  我笑了。
  三十而立。
  这个年纪的我已写作十年,现在每每手指放到键盘上,总觉得似乎下一刻就要江郎才尽,总是力有不逮。
  每每回想二十岁时下笔如有神,如打字机般的码字速度,总是感叹时光匆匆,我已老矣。
  可此刻气喘吁吁地俯瞰群山时,我陡然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斗志。
  三十而已。
  那些来时的路,过往的时光,都为我增添了丰富的阅历。
  如今的文风虽不如年少时激情满满,却更多了人生感悟。
  岁月未老,时光正好。
 
公子衍码字爬山枫叶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又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