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昭心有远意


  作者有话说:男主的原型是我朋友圈中最具有艺术气息的男生,他没能实现他的纯艺梦想,却仍是一个极致温柔的人。少年人总有梦,梦难圆易碎,圆是美,碎亦是美。
  一
  "高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温柔女声,陆尤远被复杂的路线绕得稀里糊涂,明明画室的招牌已经近在眼前了,却始终抵达不了地图上的小红点。   正当这时,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声,陆尤远下意识地回头,发现一个卷发女生骑着辆山地车,堪堪从他身边擦过。   "哎呀,我都说叫你避开,你怎么都不动。"女生帅气地从车上下来,取下膝盖处的护膝,取下装备的空当还悄悄打量了一下陆尤远,"你是昨天陈老师说的那个新学生吗?"   陆尤远抿着下嘴唇,点头,看上去像是有点不好意思。   女生将收拾好的背包挂在把手处,然后潇洒转头,卷发在空中扬起一道弧度。陆尤远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跟上去。   "我是二高的戚小昭,你比我迟来三个月,叫我前辈就好了。"戚小昭说完,自己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满意,但是陆尤远却一声不吭。   戚小昭良久没听到陆尤远的自我介绍,不开心地埋怨道:"喂,叫我一声前辈也不过分吧!实在不行叫我姐姐也可以,我是一月份的,你总不可能比我大。"   后面静悄悄的,只有陆尤远手边的画具发出碰撞的声音,眼前已经可以看到画室窄小的门了,她注意到陆尤远低垂的眼睛,轻声吐槽道:"真是个不懂礼貌的小朋友。"   她熟练地打开大门,将门口的纸箱踢到旁边,然后拉开电闸,画室立刻灯火通明。这个画室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塞下了小、初、高和高考特训班四个教室,正对着大门的是一排拥挤的积灰石膏像。   看到陈老师又忘记擦石膏像,戚小昭赶紧用小小的身体挡住陆尤远看向石膏像的视线,免得新来的学生又被吓跑。   戚小昭带陆尤远走进特训班,路过成绩排行榜的时候,陆尤远注意到眼前这个女生居然蝉联了三个星期的最后一名。   等把陆尤远带到座位上时,戚小昭算是完成了任务,然后跑到教室门口看了一眼情况,回到座位的时候,把一袋热乎乎的肠粉从书包里取出,娴熟地拿出脚边隔板里的塑料饭碗,将肠粉倒入碗中。   整個过程一气呵成,陆尤远简直快忘记画室的规定是不能带吃的进室内。   见陆尤远盯着她的肠粉,戚小昭默默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从碗里夹起一块肠粉,小心试探:"怎么……你也想吃?"   二
  起初陆尤远不理解为什么陈老师要将他和戚小昭分成同桌,陈老师在他面前搓着手,满脸笑意地解释道:"你之前不是说想要个安静点的环境,你看角落那个位置,可不就是最安静的。"   这种话,陆尤远显然不信,他看了一眼角落里时不时趁别人不注意,将薯片塞入口中的女生:"大家都是自己人,说实话。"   陈老师叹气:"画室穷,只剩那一个位置了。反正你来画室也就是为了保持画画的手感,顺便教教戚小昭也不碍事,她的专业能力实在是太差了。"   似乎听到了陈老师正叫她的名字,戚小昭手忙脚乱地将薯片袋藏了起来,然后装作一副认真画素描的模样。   陆尤远和陈老师说完话,就回到了座位,戚小昭一看到他回来,就凑到他旁边:"你别听陈老师的,我只是画得比较艺术,其实我是个极具潜力的好学生。"   她的画纸上,是一个面部黑乎乎的中年男子,与放在一旁的范本相去甚远。见戚小昭一副自信的模样,陆尤远只是默默点头,没有打击她。   陆尤远拿纸胶带贴好了素描纸,正打算静下心来画一张素描默写时,旁边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偏过头就看到了戚小昭涨红了一张脸,在与铅笔斗智斗勇。   她拿美工刀的动作错了,所以每次一刀下去才会连笔芯都砍断。陆尤远看不下去了,于是朝她伸出一只手。   没承想,戚小昭会错了意,赶紧将铅笔护在胸口处:"你想干吗,不要因为我的笔比较贵,你就想强抢民笔!"   陆尤远叹了一口气,语气尽量温和:"我帮你削笔,你再这么削下去,一整根都要没了。"   第一次听到新来的学生开口,居然令人意外的好听。戚小昭吐了吐舌头,然后将笔递给了他:"你要小心点,可贵了,四块钱一根……"   "注意看,"陆尤远将戚小昭座位旁边的垃圾桶拉近,然后将美工刀放在铅笔上,力道到位,没几下,铅笔就削好了,"是削笔不是砍笔。"   见戚小昭看呆了,陆尤远再问了一次:"你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你可真好看。"一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说出口,戚小昭赶紧捂住了嘴,眼睛滴溜溜地转。陆尤远听到这话,皱了皱眉,但是没有细想。   过了一会儿,正当陆尤远打形时,她又悄悄凑近,小心翼翼地建议道:"你可以多说话,我觉得你说话特别好听。"   三
  虽说新学员本来就有些不太好融入集体,但是像陆尤远这种特别不合群的,她也是第一次见。   不过像戚小昭这种活力四射的人,自然不会放任身边的人愁眉苦脸的。中午点外卖的时候,她特意多点了一份,再次将外卖盒塞进书包"偷渡"进画室。   "喂,小弟!"   自从帮同桌削过一次笔后,他就被戚小昭单方面认成小弟。陆尤远从画纸上移开视线,看见班级门口的戚小昭,她只探出半个脑袋,圆圆的大眼睛飞快地眨动了两下,似乎是暗示。   陈老师就站在教室里帮同学改画,她大概是怕陈老师发现什么。陆尤远将铅笔放好,静静走到了戚小昭面前,还没站稳,就被她拉到了幼小班的教室里。   戚小昭缩着脑袋锁上了门,然后背靠着门长出一口气:"太刺激了,好久没有背着陈老师吃外卖了。"   见陆尤远不解的模样,她从书包里拿出两盒外卖,拉过彩色的凳子放好,然后半蹲着招呼陆尤远:"你快蹲下,你这么高,待会陈老师路过会发现你的。"   陆尤远乖乖蹲下,看着眼前香气扑鼻的饭菜,他微微抬眼:"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少年的眼睛亮得惊人,戚小昭用手托着下巴看他:"这个外卖很好吃的,吃点好吃的,心情就会好很多。"   "我没有不开心。"   "你这叫开心?"戚小昭耷拉下眉毛,学陆尤远平时的模样,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画画应该要开心才对,画得越好应该要越开心,手下能创造出这么美好的事物,你很伟大呀!"   她第一天就注意到了,陆尤远不是初学者。他造型准确,用色精准,甚至能默写下好多画,什么应试的男女头像,他都信手拈来,成品比起书上的范画也毫不逊色。   "你看到那边那个红房顶了没有,你知道哪里是什么地方吗?"戚小昭指着窗口外,只露出一个小角的红色房顶。   陆尤远不用抬头就可以回答:"美院。"   这个城市有成百上千家画室,所有画室都围绕着美院放射性分布,几乎所有学员的目标都是考上美院。   "真是太美了……"陆尤远可以看到戚小昭眼中的渴望,一如从前他眼中曾有的星辰。   "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摸不到艺术女神的裙摆,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你画得这么好,不应该开心吗?"   四
  "我觉得你还是全身心投入文化课的学习,暂时先不要去画室画画。"授课的老师看到陆尤远止不住地打瞌睡,好心建议道。   陆尤远试着睁眼,伸手拿起旁边的保温杯,喝下一大口咖啡。   那天戚小昭对自己说的话,其实很多人都跟他说过一模一样的,但是画得好又有什么用,拿到了美院合格证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照样落榜。   "不行,没几个月就要联考了,一落下就很难抓起来,联考和校考的风格差异很大,我还是得抓紧。"他打起精神,继续作习题,笔尖滑过纸张,写下一个不确定的答案,用笔在字母后面点了好几下。   这个D有点像某人脸上圆鼓鼓的苹果肌,他随口问了一句:"老师,你今年是不是到二高代课了,认识戚小昭吗?"   名字一出口,陆尤远就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怎么一分心就想到她了……   听到戚小昭,老师一拍手,陆尤远被吓得彻底清醒:"你说的是一班的戚小昭?她可是学霸,你但凡有人家一半的成绩,也不至于考不上。"   她是學霸?   无论是速写做模特时扮鬼脸逗他笑,还是洗笔的时候把水甩自己一身,她看起来都不像是太聪明的样子。   第二天去画室的时候,戚小昭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端着塑料碗吃肠粉,卷曲刘海下的眼睛偷偷瞟一眼陆尤远,再看一眼碗里的肠粉,又看一眼陆尤远,陆尤远还是直勾勾地打量着她。   她没忍住,将碗放下,开门见山地说:"你想吃肠粉就直说,我又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   怎么无论他怎么辩解,戚小昭还是以为他觊觎她手里那碗肠粉……   陆尤远叹气,他摆了摆手:"我想你几个问题,我边问,你边吃,再耽误下去陈老师就来了。"   一提到陈老师,戚小昭就点了点头,加快了速度,将碗里切成小块的肠粉往嘴里塞,眼睛还黏在陆尤远脸上,等他说话。   "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学美术。"   戚小昭震惊地看着对方:"成绩好就不能学美术了吗?"   这个问题陆尤远没有回答,他只是敛了笑意,开始思索起来。   吃完了肠粉,戚小昭把袋子扎好,戳了戳陆尤远的手臂:"你问一个问题,我问一个问题,这样才公平,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么呀?"   他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有人先帮他回答了——   "陆尤远?"   五
  他觉得还是忘不了那个讨厌的老师,那个人把他所有的画都撕了个粉碎,从五楼窗口扔了下去。   那个人撕掉纸张的动作,拇指和食指捏紧,双手交错两下,他一整个学期的心血就彻底成了碎纸。   曾经画画是他唯一的荣耀,也是他考上二高的资本,但是这一切在老师看来,也许不过是导致他玩物丧志的罪魁祸首。画得无论有多好,都不如一张优秀的试卷让人舒心。   "陆尤远,老师也是为你好……光靠画画怎么能考上大学。"   这句话出现在他此后的所有噩梦里,惊醒之后他只有惶恐地从床头柜上找到自己的画纸,确认全部完好无损后,他才能松一口气。   偶然上街路过美院后的那条街,看到地上散落的广告纸,上面写着低分逆袭的励志故事,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靠画画也能考大学。   拨通了广告上的电话,他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老师,我画画很好,可以考上美院吗?"   陈老师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直接夸自己画得好的人,其实他心里不太相信,但为了画室的招生任务,他犹豫了一会儿,斩钉截铁地说:"当然可以。"   赵科从画室毕业两年了,和陆尤远是同一期的学生,他虽然与美院合格证失之交臂,但依然靠着联考成绩上了一所不错的综合型大学。他每年都会来画室当助教,没想到今年居然看到了陆尤远。   他哥俩好似的搂住了陆尤远的肩膀,没注意到陆尤远身体的僵硬:"小陆,好久没听到你的消息了,现在在美院读书?"   陆尤远明明是她的同学,怎么被这个人说是美院学生,戚小昭有一肚子疑问,但是不敢说话,因为她看到陆尤远原本红润好看的唇已经毫无血色。   "没考上。"   "不至于吧!第一年没考上也就罢了,第二年居然也没考上?"   说者无心,听者已经近乎崩溃。陆尤远漠然地将赵科的手打开,从口袋中拿出耳塞塞入耳中,他现在只想好好画画,让自己冷静一下。   戚小昭看到陆尤远心情糟糕,自个儿也难受,立马对赵科做了个丑兮兮的鬼脸解恨。本来她每天逗他开心,好不容易让陆尤远变得不再沉默,结果全被这个新来的搞砸了。   自己精心呵护了大半个月的白菜,就被路过的猪给拱伤了,怎么能不心痛!   六
  知道陆尤远文化课成绩不好,戚小昭回到家把自己所有的笔记都翻了出来,才发现一件很悲惨的事情——她做的笔记上的字东倒西歪,实在是不太美观。   于是她打算请求外援,发微信给闺密,对着手机一通乱喊:"十万火急,紧急征用你的笔记两天!"   听到这段分贝突破天际的话,闺密赶紧锁屏,捂住手机好一会儿,才调低了音量,听戚小昭究竟在讲什么。   一小时后,两人碰头,交换了笔记和夜宵。闺密八卦地眯起了眼,问道:"你怎么还要用笔记呀?帮画室里的那个新同桌要的?"   闺密早就听戚小昭说了好几次自己新找的小弟,削笔又快又好,看起来高冷,但是其实一直馋着她的肠粉。所以,闺密也一直很好奇什么样的男生才能和戚小昭打得火热。   "不说了,时间就是金钱,我得赶紧回去,让他重拾信心就靠我了!"   次日,陆尤远看到了戚小昭精心特制的语数英主科笔记,和戚小昭脸上两枚浓重的黑眼圈。   见他若有所思,戚小昭拍着胸脯说道:"你别看我画得不怎么样,但是论起语数英,我说我是二高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谢谢你……可是……"   戚小昭早就知道陆尤远要说什么丧气话,她将食指放在对方的唇上,没好气地说道:"拜托,我都为你熬夜做了笔记,你就不能自信点,告诉我你的信心吗!"   她拿起笔记,翻到最后一页:"你看我特意给你摘抄的名人励志故事,哪个优秀的人不是经过磨难,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学习文化课的,现在,我就将我的学习方法独家传授给你,保证你醍醐灌顶,成绩突飞猛进。"   本来是很严肃的画面,看到戚小昭这副挤眉弄眼的可爱模样,陆尤远却不小心笑了起来。   陆尤远一笑,戚小昭脸上的表情也绷不住,嘴角也止不住上扬的弧度,但还是强装严肃:"我都这么真诚了,你也应该有所表示!"   "我的表示?"陆尤远从戚小昭半开的书包中抽出一张速写,上面是犀利的线条,描绘了一个半靠着画速写的男生,至于他怎么认出是自己的,是因为右下角写了小小的三个字——他的名字。   这是唯一一次,他全然感受到这个名字的可爱,只因它出现在冒失女孩的笔下。   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嘴上可不能表现出来,他轻咳了一声,将速写投入对方怀中,看到戚小昭手忙脚乱的动作,他脸上笑意更浓。   "实在想上美院的话,建议你不要走绘画这条路,直接考史论。"   七
  陆尤远去画室的路上,正好看到热气腾腾的肠粉摊子,他就坐在露天的座位上,要了一份加肉的肠粉,正是戚小昭喜欢的味道。   等师傅做肠粉的空当,陆尤远翻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复习戚小昭帮他整理的笔记。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特殊铃声,他知道是戚小昭给他发的早安消息,猜她今天又会抱怨班里那个讨厌的同学。   本来戚小昭是不想考史论的,她想和陆尤远一起待在画室画画,但是陆尤远说,他们要一起上美院,所以戚小昭要走更适合她的路。   支着一只手臂挡住手机的戚小昭,戳了屏幕好一会儿,才看到了对方发来的气泡——"今天也要加油呀!"她笑着收起了手机,继续啃培训班提供的白馒头,觉得这一口馒头格外香甜。   吃完了肠粉,陆尤远来到画室,学着戚小昭的样子开门、拉电闸,看到整个画室灯火通明,尽管自己是孤身一人,他也觉得并不孤独。   因为他知道,这世上还有戚小昭和他一起奔赴共同的梦想。   他坐在座位上将铅笔削好,习惯性地将两支12B铅笔放在旁边的架子上,戚小昭喜欢用12B铅笔画浓粗的线条,虽然不符合大众的审美,但是陆尤远挺喜欢的。   陆尤远参加他的第三次美术联考时,戚小昭装病从培训班出来,坐了半个小时公交车,等到考点的时候,陆尤远刚好要走进考场。   她好像瘦了一点,大概是要背的资料太多了,连学霸的聪明脑瓜都要超负荷了。戚小昭冲上去時被保安拦住了,她就和他隔着一道校门的距离,用手做喇叭状,朝他喊着:"陆尤远加油!考个全省第一给那些人看看!"   全省第一哪有这么好考,不过他会尽力。上午一场,下午两场,考题在变,不变的是他放在胸前口袋里的两支12B铅笔。只要一想到戚小昭,他就觉得自己还能再努力一点。   出联考成绩正好是在下午,陆尤远母亲的电话打到了画室前台。母亲语气克制,但还是泄露出几分担忧:"儿子,邻居家女儿今年也参加美术联考,考了八十多分,你今年考得怎么样?"   他才想起来出成绩这件事情,前些天一直在练美院校考要考的彩色头像,完全没注意到美术联考出成绩。   看到界面上那个成绩时,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他居然考了九十五分,就算他高考时发挥失常,也能靠着联考成绩上一所省内的好大学。   听到成绩时,母亲开始哽咽:"儿子,别考美院了,我们就考个普通的大学不行吗?"   他已经二十岁了,一起参加第一期美术集训班的赵科明年就要毕业了,而他连大学的门槛都还没迈进。为了虚无缥缈的美院梦,真的值得吗?   八
  戚小昭上课时偷偷翻看手机,脸色很差,同桌敲了敲她的桌子,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朋友已经两天没回我消息了,有些担心他。"   听到这话,同桌赶紧压低了声音:"人家说不定在忙,你别太担心了。上次你偷跑出去,算是运气好才没被老师发现你谎报病情,可别再搞什么幺蛾子了。"   戚小昭可能压根就没听过"忠言逆耳"这句名言,下午同桌再来教室时,旁边的桌子上只剩下一张请假条。   戚小昭知道陆尤远不会无缘无故不回消息,要说有什么判断的依据,大概就是心底强烈的不安感。   从公交车下来后她一路狂奔,跑进画室,只看到前台正在整理颜料的陈老师。问起陆尤远,陈老师自豪地对她说:"陆尤远联考考了九十五分,现在大概是回学校复习文化课了吧。"   不可能……戚小昭摇了摇头。陆尤远的柜子里还放着他的画材,既然要走,不可能连他最宝贝的画材都不带。   她联系陆尤远的妈妈,得到的也是否定的消息。陆尤远没有回家,没有回出租房,也没有在他补课的老师那儿——他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下陈老师也着急了,不断地打电话问可能见过陆尤远的人。而戚小昭听着不间断的嘟嘟声,大脑里像是炸开了锅,回想到陆尤远没有和她说联考成绩,又想到陆尤远曾经和她说过陆妈妈一直想让他放弃美院,脑中的线索突然串联起来,她冲出画室,留下一句:"陈老师,我去找陆尤远。"   陆尤远木然地坐在美院前面的快餐店落地窗前,手边的可乐已经喝光,等戚小昭把脸贴在玻璃前,他才回过神来。   可算是找到了陆尤远,戚小昭松了一口气,走进快餐店,一屁股坐在陆尤远身边:"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消息不回,电话也打不通。"   视线里的那块红色已经模糊,陆尤远眨了眨眼睛,想更看清那座标志性的建筑物:"我想考美院。"   "考呀!我和你一起,我们会一起上美院的!"   戚小昭的声音自信满满,总能治愈他的心伤。他却依然彷徨,左思右想皆是烦恼:"也许我真的考不上,也许我该知足,选一个普通的大学就好。"   看到他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戚小昭使劲地摇着他的肩膀:"拜托!不是别人要求你该做什么,关键是你自己想做什么。你真的甘心让旁人来定义你的人生吗?"   "我的人生……不该被别人定义。"记忆里,陆尤远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   九
  "既然选择了,就要一往无前,也许最后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至少不会是永远的遗憾。等到多年之后,你回首往事,想起曾经的梦想,你说若不是别人劝你放弃,你早就能考上美院,这话又有什么意义。"   等到把话说完,陆尤远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看着自己的作家朋友奋笔疾书的样子。   "后来呢?你们一起考上美院了?"那位朋友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后来……其实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如果他最后选择了美院,也许他们会有后来,也许他会再一次迎接落榜。没有人可以为未知的未来做担保。   陆尤远没有回答,朋友也没有追问,自从上了大学之后,他就一直这样寡言少语。若不是这个多年的朋友难得来云南,并且说要找他取材,他也不会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好多年,不知道戚小昭现在好不好,是不是还喜欢吃不卫生的路边摊。   他很想告诉戚小昭,自己过得不错,大学期间也卖了不少画,前些天还办了画展,可惜他只在公众号做宣传,到展的人不多。他还想说,云南的天很蓝,日子很暖,想一个人的岁月却太过于漫长。   陆尤远本来以为只要转身得足够决绝,就可以忘记他和戚小昭的约定。可他穿过中国的南部,跋涉山水,回忆却牢牢抓住他的身体,不愿意被他丢下。   前些天室友说要和漂亮小姐姐去云南周边玩,又说自己突然发烧,只能和女伴待在酒店玩"斗地主"。他只是随意地笑笑,没有表示什么。   可是当他看到室友发出的朋友圈时,他才发现,原来室友的女伴竟是许久未见的戚小昭。   原来,她已经谈恋爱了,而且对象居然是他三年的室友。看到她和室友在景點前做出的搞怪姿势,他的心似乎被拧紧了一般,有一种异样的酸楚。   寝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他没有忍住,拨通了那串有些陌生的号码。   漫长的铃声过去后,室友懒洋洋地接起了电话,只是喂了一声,陆尤远似乎听到了几不可闻的戚小昭的笑声。   "你和她还在云南吗?"   "对。"   "你要是身体好点了,就带她多去玩玩。随便什么地方,就算是骑车去看看滇池也好。"   "什么?"   室友似乎有些奇怪,陆尤远没有解释,继续说:"女孩子总喜欢好看的东西,就算是嘴上不说,她也是想去的。"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有些口干舌燥,他喝下满满一口水,还是难受。曾经说好一起去美丽的地方,现在,只能让别人代替了。   十
  戚晓维愣愣地看着手机,回头对自家姐姐说:"姐……他挂电话了……"   姐姐的暴力神拳从他脑门处擦过,吓得戚晓维赶紧从床上滚到了地上,连连求饶。   自从几天前,姐姐看到了自己转发的画展推文后,就逼问自己说出陆尤远的所有情况。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那个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室友,居然是姐姐喜欢的人。   面对姐姐的终身大事,他自然要举双手双脚支持,不仅各种试探室友,还承包了姐姐来云南的机票钱,就指望着姐姐能抱得男友归,再也不用压榨他这个可怜弟弟。   结果,挂电话是怎么回事,正常情况不应该是询问酒店地址,飞速赶来,然后与姐姐执手相看泪眼,互诉相思意?   当年高考填完志愿后,陆尤远就回到了他阔别多年的家,彻底失去了联系。她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变故,只能在美院等他,可是她心里清楚,陆尤远也许不会来了。   没想到居然在弟弟转发的朋友圈里看到了他的画展,她这才知道原来当年的陆尤远临时更改了志愿。其实,他可以勇敢一点,他最后一年的成绩可以考上美院。他也可以胆怯地放弃美院,但他不该放弃她。就算不去美院,陆尤远的未来里也应该有戚小昭。   陆尤远不知道的是,戚小昭遇到他是在更久远的从前。尚未读高中的她来二高参观环境,正巧碰见陆尤远跪坐着将破碎的画纸拥入怀中。   从小她就喜欢画画,但父母告诫她一切以学习为重,绘画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爱好罢了。她有些好奇,这些画作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吗?   直到即将升入高二的那年暑假,因为喜欢而烫了一个卷发,结果被母亲揪着头发带到理发店拉直。滚烫的金属片烫到头皮,她突然明白了那种感受。在所有人的阻拦下,坚持自己的选择,是一件多么困难,又多么伟大的事情。   她不是单纯选择了美院,她是因为遇见陆尤远,才得以选择了一种属于自己的人生。   尾声   陆尤远看着室友邀请他一起去滇池的消息,最终还是选择了赴约。   因为考虑太久,所以他来迟了。等到了约定的地方时,云朵浪漫,湖上满是正在盘旋的可爱红嘴鸥。而戚小昭因为没看到陆尤远,正气得在捶护栏,不断追问她亲爱的弟弟:"你不是说他会来吗?"   有一只调皮的红嘴鸥从戚小昭头上飞过,弄乱了她的头发,她手忙脚乱地整理,怕重逢时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她的发丝拂过眼旁,似乎看到了陆尤远。她轻轻撩起头发,幻觉依然没有消失。   陆尤远站在风来的地方,她急忙跑到他的面前,紧张地问:"你知道你迟到了吗?"   "对不起。"话说到这里,似乎觉得不够诚恳,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可以用我这一生来弥补吗?"   编辑/猫空
 
祝南茗肠粉美院画室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采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