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琴与弥生的歌


  关键词:流星、少女、少年、现代
  作者有话说:等稿子出版应该是寒冷的冬天,然而现在暮秋干燥的空气让人无比怀念写稿的那个盛夏。虽然总是被蚊虫叮咬,出门走一圈便大汗淋漓,但是夏天满满的活力和宅在家的悠闲,矛盾又统一地交织成为那一刻的幸福时光。昨日不可追,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妨一起享受这个如期而至的冬吧。
  摘句:南边的风吹来北城的烟火气,少年在这里看过远方的你。
  一、有的人表面上是个男神
  幸福林带是润城划分南北的一条宽阔繁茂的绿化林带,颇负盛名。第三版润城总体规划曾经想要拆除此地发展高新产业,后来却因市民的联名请愿才得以保留。
  宁问声回国第二天,特意起了大早,绕到幸福林带横跨半个润城去学校。
  然而他一番苦心,还是因为在买油条时遇到正在压腿的章珏而枉费。
  他暗叹一声,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武阳在他登机前就提醒他,根据可靠消息,这次的学院奖,章珏突然要报名声乐组。武阳的不忿与不屑通过电波准确地传达给了宁问声:"她名声都臭了,怎么还好意思参赛?声哥,你可千万躲着她,别心软和她组队参赛。"
  宁问声回了一个"嗯",就将武阳不放心的唠叨挂断。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返校和老师表明自己不参赛的态度,章珏就堵到了他。
  这应该是宁问声唯一看不上自己的一点——要么狠下心来跟章珏划清界限,要么就不计前嫌地当她的至交好友。然而他偏偏一个都做不到,只能让自己左右为难。
  他努力半天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顾左右而言他:"你也想吃油条吗?今天炸得还不错,你吃着,我先走一步。"
  他还没迈出两步,就被章珏细长的手臂拦住了。
  章珏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白净温柔,宁问声曾经很喜欢,但是当他明白这温柔背后隐藏的懦弱后,他再也没办法假装两人之间无事发生。
  章珏没有绕弯子,用软糯的声音直接问道:"今年的学院奖,我能和你组队吗?"
  润城每年一度的学院奖声乐比赛,是圈子里颇具分量的奖项,由于今年的策划主推双人合唱,因此比往年更有看点。
  章珏五年前就从声乐专业转去器乐了,这之后也没有参加过学院奖的比赛。因此宁问声有些不自在地推断,章珏是想借此契机与他破冰。
  章珏看着他,鼓足勇气扬起一个微笑,饱满的卧蚕将明亮的眼睛点缀得越发好看。
  宁问声转头看向别处:"我需要的奖项基本都拿到了,今年的学院奖我不准备参加,其他人比我更需要这个机会。"
  他无比庆幸自己早已做好这个决定,对着章珏那双眼睛,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宁问声都很难拒绝。
  "对不起,你可能得找别人一起报名了。"言毕,宁问声狠下心转头离开。
  曾经的宁问声在武阳眼里就是神座上高不可攀的存在,直到章珏事件发生后,他才对宁问声有了新的认识。武阳曾经批判他的话回荡在宁问声的耳畔:"你表面上一个附中男神,对着章珏却是个人人唾弃的双重标准。"
  然而当宁问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老师后,才得知参赛的名额数量是确定的,学校特意为他留了一个。
  二、颜风的歌
  九月秋高气爽,操场上很多同學都在活动。
  武阳指着一个方向问宁问声:"有没有觉得那个区域漂亮的女同学特别多?"宁问声不懂他卖什么关子,并不怎么配合。
  武阳只好坦白道:"那是秋季运动会的舞团,今年五校联合要争一个高下,我可是为了争取舞团首席的名额才缺席学院奖的。"
  "嗯?"宁问声不愧是他多年兄弟,和他一个对视后,就明白了他言语间的未尽之意。
  两人异口同声道:"咱俩换!"
  然而直到办完所有手续,宁问声才从负责的老师那里得知,武阳之前为了增加夺冠的筹码,承诺了女装领舞。
  宁问声转头看着明显心虚的武阳,皮笑肉不笑道:"女装?好胜心可真让你豁得出去。"
  武阳双手合十:"声哥,我错了!我竟然把这茬忘了。"
  附中是一所校风民主开放的中学。宁问声庆幸舞团还没有确定舞曲,他或许还能力挽狂澜,说服其他人选一个少年向的歌曲。
  当天放学后,舞团迎来首席替换后的第一次开会。
  宁问声走进体育馆,迎面一大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他,而后七嘴八舌道:"欢迎宁首席!期待你的女装造型!"
  宁问声虽然是一个拥有校草配置的男生,但是他并不太会和女生打交道,尤其还是上百的人数。
  此时一道女声拯救了他:"既然首席来了,那咱们就开始投票吧。"
  宁问声的目光穿过一个个相同校服的身影望去,看到了举着白色大喇叭喊话的章珏。
  "好——"众多的人需要一个类似于领袖的声音来引导,舞团的女生纷纷拿出准备好的便利贴开始写字。
  宁问声有些震惊,他相信如果武阳知道章珏在舞团,是绝不可能和他换的。
  一个很奇怪的逻辑,武阳认为以宁问声对章珏的原则,总有一天会被那个虚伪的女人拉下水。宁问声觉得在武阳心里,他们两个一个是时刻提防着老鹰的鸡妈妈,另一个是不领情的小鸡崽。
  章珏越过人海走向他,挥了挥手上的表格:"这个是之前大家推荐的歌,大概有七八首,今天就要投票确定曲子了。"
  宁问声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章珏有些庆幸地笑道:"武阳和别人报了学院奖,老师看我落选就推荐我来舞团,这里好像还挺缺人的。"
  宁问声不知道该作何感想,章珏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说道:"对了,你竟然要穿女装?那我下次带好服装假发过来,咱们先试试装吧。"
  这边正在说着,那边却已经有人做完了决定,章珏连忙过去将写好的便利贴收好。
  武阳抱着愧疚之心来等宁问声回家之时,却看到了体育馆里单独和他清理现场的章珏。武阳连忙过去拉开宁问声,找了个借口提前走了。
  得知前因后果后,武阳吐槽道:"章珏这个人心机也太深了吧!她设套算计我们,她根本没想和你去唱歌,她的目的就是舞团!"
  宁问声觉得武阳小题大做,这分明是一场巧合罢了。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解释,宁问声在屏幕上看到了章珏发来的消息:结果统计出来了,是颜风的《三月似我》。
  武阳看完后,震惊、气愤到无话可说,除了脏话,只留下了一句,她竟然好意思提颜风。
  三、古筝
  润城是一座艺术氛围浓厚的城市,市民多少都有一些闲情雅致和文艺情怀。
  因此宁问声在幸福林带看到章珏在弹古筝时,也并无多少惊讶。
  傍晚的幸福林带像一个公园,散步和运动的人不在少数。
  而章珏所在的区域,是一队穿着禅修服练剑的爱好者。很明显,章珏不是初来乍到,她的琴声和其他人舞剑的动作浑然一体,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训练出来的默契。
  宁问声随意地找了一个角落席地而坐,安静地听着悠扬的《渔舟唱晚》。
  为什么他不像声乐圈的大部分人一样排斥章玨,他想,可能是幸福林带对于他们两个有着特别的意义吧。
  宁问声坐了许久,戴着耳机专注地琢磨上次比赛发声的小瑕疵,肩膀却突然被拍了一下。他回过头,看到了抱着巨大琴包的章珏。
  "你怎么在这儿?"章珏弯腰问他,宁问声看见她白净的胳膊上被勒出来的红印。
  他摘下耳机,顺手接过章珏的琴包和琴凳:"想比赛的事儿呢。你结束了?"
  "嗯?"章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看到了?"她看向之前弹琴的地方,确实和宁问声坐的位置不太远。
  章珏有些羞赧,但也并没有解释,只是说道:"那,一起回家吧。"
  周末正是人流量大的时候,他们坐地铁的一路可谓困难重重。幸而两人配合默契,章珏在前面抱着琴凳,宁问声竖着古筝琴包挡在她身后,章珏后有琴前有凳,一点都没有被挤到。
  进车厢后,宁问声示意她:"你把凳子放下来,直接坐上去。"
  "啊?"章珏观察了一下,在这个角落坐着好像并不干扰别人,宁问声看她还在犹豫,说:"你坐着正好帮我扶一下琴。"
  章珏听到这个求助后果断坐下,但当她双手扶住琴包后,觉得这个姿势与其说是帮宁问声扶琴,反而更像给了她一个扶手……
  章珏静坐了一会儿后才看向宁问声,仰视的角度显得宁问声距离她好远,让她想起来小时候那个没有被抓紧而飞走的氢气球。
  宁问声感受到她的视线,用眼神问她怎么了。章珏笑了一下,问出了那个埋在心底很久的问题。
  "你准备好了吗?决定了吗?去茱莉亚。"
  车厢里非常嘈杂,两人距离也不近,但宁问声还是听清楚了她的声音。
  这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他没料到章珏会主动提起这个话题,这个已经失约的约定。
  "是的。前几天在意大利拿到了奖,材料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章珏笑了起来,很好看,她说:"真好,恭喜你得偿所愿。"
  宁问声想,不,我的愿望从来没有实现。
  四、袋中人
  舞团开始排练的时候,宁问声被章珏单独拉过去试装。
  他看着章珏摆弄那些瓶瓶罐罐,急忙拿出自己写了好几天提案,抢救道:"我觉得《三月似我》这首歌其实没有必要通过女装博取眼球,我想了几个方案,不如我们先探讨一下再动手?"
  看着宁问声诚恳的眼神,章珏想起了外婆家曾经养过的萨摩耶,不由得笑出声来:"哈哈哈,骗你的啦,你看我今天带假发和裙子了吗?"
  宁问声果然注意到章珏只带了一个小包,看起来并不具备"大变活人"的效果,顿时松了口气。
  章珏拿出面霜说:"今天就看看男生的妆面大概要什么效果,因为目前就只有你一个男生,所以首席只能‘首当其冲了。"
  看着宁问声紧绷的表情,章珏没忍住感慨道:"声声,你太可爱了。"
  他由着章珏在他脸上涂涂抹抹,心中挣扎几番还是试探道:"你觉得选《三月似我》这首歌合适吗?"
  章珏动作有些僵硬,但还是状若无意地说道:"之前大家开会都觉得这首歌不是很适合作为舞曲,但人气实在是太高了,所以就希望能改变跳舞的风格,男女交谊舞其实也是不错的。"
  此时,一阵不太令人舒适的敲门声响起,章珏看过去,是武阳。
  宁问声听到章珏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武阳走过来,用轻蔑的口气说道:"章珏,你以为舞团的人不知道你做过的事,你抄袭的事就能翻篇吗?"
  章珏放下手中的东西,皱起了眉头。
  武阳继续道:"对了,这哪能算抄袭啊,这直接就是上手偷啊,你觉得,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后,你还能继续在这待下去吗?"
  章珏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只对着宁问声说道:"我先走了。"
  武阳还想说什么,被宁问声制止住了。武阳却执意道:"声哥,我就说最后一句。"
  他对着快走出去的章珏扬声道:"你故意的吧,颜风是声哥最欣赏的歌手,你以为偷了别人的曲子,就能得到别人的一切吗?"
  章珏听到后顿了顿,还是没有回头地走了出去。
  风将教室的窗帘吹得哗啦作响,让人直观地感知到入秋的凉意。
  宁问声拍了拍武阳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走吧。"
  宁问声曾经看到过这么一个观点——生命像个袋子,每个生灵都被薄膜一样的皮肤裹在袋里,与外部隔断着。只要生命还在,就无法冲破薄膜进入到外部世界。
  他曾经对这个说法感同身受,当章珏在声乐上抛下他时,当他唱歌感觉不到灵魂的共鸣时,他都觉得他只能在这条踽踽独行的音乐之路竖起无数与世隔离的墙壁。
  而直到他听到颜风的歌后,好像突然有了一束光,一个希望。颜风就像一个意念,告诉他,虽然很多人都被裹挟着向前,但总有人炽热明亮、坦坦荡荡地生活着。
  他喜欢颜风,就像袋子里的人向往着肆意的风。
  五、争做开发商
  根据沟通确认方案,校方和颜风方面取得了版权许可,由宁问声进行二次编曲。
  舞团的群里由于招募了男生,人数呈倍数增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群里的聊天话题就转去讨论颜风了。
  话题说来说去,围绕的还是颜风究竟会不会参加今年的蓝莓音乐节。
  有人说:"颜风大大既然和我们同龄,可能要准备年底的艺考,音乐节应该不会参加吧。"
  另外一人附和:"对呀,而且风妹那么低调,三次元所有信息捂得严严实实,我都不敢奢望能看她现场了。"
  武阳陪宁问声闷在学校的小工作室里做编曲,宁问声在工作的间隙叮咛他:"你上次当面说过她了,以后就收敛点吧。我现在和章珏在同一个舞团,你如果不想影响心情,还是少来为妙。"
  武阳坐在一旁,拖长嗓音说:"好——"他疑惑地探过身子问道,"声哥,我不太懂,以你对音乐的态度,怎么能容忍章珏的行为呢?"
  宁问声哼唱的声音停了,过了片刻才说:"毕业后我要去留学,她练古琴和筝,肯定考国内的民族器乐方向。毕业可能就是永别,我也不想让她以后的回忆留下最难堪的结局。"
  得到答案,武阳靠回椅背:"我真是不太懂你们,就幸福林带那片地,国家所有!你们一个个对它的情怀,让我这个局外人差点以为你们是开发商了呢。"
  宁问声笑了笑,思绪回到了曲子中去。
  幸福林带曾经是一个被规划拆除的地方,当时的宁问声十二岁,曾经天天赶在晨练大爷都还没起床的时候去那儿练声。
  练完声跑个步,正好还能吃上刚炸出来的油条。
  某一天,他排队买油条的时候,一个比他矮上一点的小姑娘有些小心翼翼地问炸油条的老大爷:"爷爷,我想问一下,您希不希望幸福林带拆除呢?"
  老大爷非常豪爽,答道:"那肯定不愿意啊!"大爷开始滔滔不绝地跟小姑娘分享他对幸福林带的感情,搞得小姑娘笔记本上都记满了笔记。
  这一打扰,轮到宁问声的那一锅油条炸煳了。
  宁问声记住了那个身影,买到新一锅的之后,跟着记忆中的路线找到了还在跟人聊天的小姑娘,等人家忙完后,他就长腿一迈,直接把人拦住了。
  小姑娘被他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说道:"您好,我叫章珏,我想问一下您对拆除幸福林带这个消息的看法。"
  这就是宁问声和章珏的初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天来这儿练声积累下来的感情,他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章珏拐去做问卷、写访谈了。
  两个小孩仔细研究了政策的要求,天天去幸福林带宣传政府的规划目前处于向公众采纳意见的阶段,我们可以把自己的意愿有理有据地传达出去,也许幸福林带就保住了。
  某一天,宁问声擦掉自己的满头大汗,拉着章珏说:"这样效率太低了,我觉得不如咱们搞一个大动作,直接完成任务。"
  六、祝你天天开心,心想事成
  像三月的风扑击明亮的草垛,春天在每个夜晚都数她的花朵。
  宁问声那年的生日有些巧妙,日期恰好就是他和章珏开"演唱会"的日子。
  他们提前收集了足够数量的留言与微小型的艺术作品,其都被精心摆放在了做好的铁艺架子上,除此之外,还有一首小诗放在了最为瞩目之处,供行人驻足浏览。
  很快,他们将那首小诗制作成了明信片向路人发放,三天时间,印刷数量突破四位数。
  时间抵达3月28日,那天宁问声在约定的地点见到章珏后说道:"等今天结束后,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没问题呀。"如果不是宁问声一直和她配合,这繁重的任务量靠她一个人很难完成。
  春日的风已经变得温和湿润,幸福林带的不少植物也迎来花期。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两位少男少女,这里的人已经对他们非常熟悉了,甚至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与喜爱。
  两人站在布置好的背景前,用音质并不完美的麦克风唱出了一首曲调舒缓的歌曲,虽然只是别人眼中的两个小孩儿,但他们的歌声却引得无数路人驻足。
  有人听着听着,琢磨出了点意思,那人看到旁边挂着的海报,他们唱的歌词,可不就是那首早已流传开来的小诗嘛!
  南边的风吹来北城的烟火气
  少年人在这里看过远方的你
  曾以为不过寻常风景与记忆
  却不想品尝失去才懂的痛心
  春天的气息吟唱夏日的绿影
  炸油条被风筝线切割成一隅
  明月温柔吻你留下多情善意
  总期盼能在此地三千遍读你
  总期盼能永远读你
  宁问声和章珏的唱腔虽然稍显稚嫩,但此地此情此景却引发了共鸣。这首歌曲调并不复杂,他们一遍一遍地吟唱着,慢慢的,其他声音加入进来了。
  两人变成三人,三人变成五人……后来,一首未经彩排的合唱在幸福林带唱响。這是为幸福林带而写的歌,这也是市民对此地多年感情的抒发与不舍,甚至不少人都流下了泪水。
  当这场自发表演被摄像机记录下来后,他们也算大功告成。
  后来,周围的人主动帮助宁问声和章珏拆下了背景与海报,不间断的夸赞让两个少年人红了脸。
  当一切完成后,宁问声心中却浮现一些伤感。
  章珏问他:"你说我们能完成任务吗?"
  宁问声想了想,说道:"你还记得之前说要答应我一件事吗?"
  "当然。"章珏点点头。
  宁问声有些不好意思,故作矜持道:"今天是我生日,你要祝我生日快乐。"
  "真的吗?今天居然是你生日?你竟然没有提前告诉我!"章珏有些埋怨他的隐瞒,但更多的是真心实意的祝福,"声声,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开心,心想事成!"
  "好。"宁问声说,"既然你祝我心想事成,那我的生日愿望就是……"他看着章珏的眼睛,认真说道:"我希望幸福林带能够保留下来。"
  七、男神女神同台
  十月中旬,便是舞团正式表演的时刻。
  目前的训练阶段已经从熟练动作转为体悟感情。
  《三月似我》这首歌被宁问声重新编曲过,他想试着记录一下他的一些想法,以供其他人参考和讨论。
  他特意将写完的文档先发给章珏,试探地问道:"你赞同我的看法吗?"
  文档中有这么一段话:我猜测这首歌是颜风寻求自我认可的隐晦表达。三月也许代表着某种意向,当每个人怀疑自我的刹那,总希望有一个声音能告诉自己——我和你一样。
  你曾以为的孤立无援,可能只需转身振臂高呼便能一呼百应。
  很久之后章珏才回复消息,她说,我的看法没有你那么深入成熟,我只是觉得好听而已。
  宁问声叹了口气。
  她在骗他。
  颜风是几年前因为翻唱而小有名气的唱见,直到两年前她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第一首原创歌曲,粉丝们才看到她斐然的创作才华。
  两年来她的作品并不多,而最广为流传的便是《三月似我》这首,润城声乐圈曾经因为她小小地沸腾过。因此,当章珏在比赛上明目张胆地说出那是她的曲子的时候,她才成为众矢之的。
  那是比赛之后的一个小型的表演现场,老师组织得奖的同学在业内的大拿面前展示自己,如果获得认可,很有可能在升学的时候有优势。
  老师为了既能减轻学生的心理压力,又能为其他人提供学习样本,用了隐藏的摄像头将现场录了下来。
  后来章珏表演的那个片段被单独截了出来,流传到了无数个群里,甚至被人公开讨伐与谩骂。
  那是因为在表演前,章珏向老师们这样介绍道:"这是我自己写的一首曲子,用古琴做了一些小的改编,希望各位老师能批评指正。"
  后来因为这首曲子,她被好几位老师点名表扬。而屏幕外看到这里的所有人,都听出了这就是颜风的《三月似我》。
  即使章珏的泛音弹得再好听,她也永远地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舞团表演那天,男生穿着白衣黑裤,女生们则衬衫加百褶裙,大家在并不那么热烈的曲调中变换着动作,跟着节奏跳跃起来。
  宁问声和章珏一组,当他随着动作牵着章珏手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章珏的投入与快乐,他想,她应该很喜欢这首歌吧。
  宁问声对于音乐不可被践踏的原则,对着章珏竟然破例了。
  他想,再有一个多月就要艺考了,他们的故事也要结束了。
  当所有人不约而同换上羽绒服时,附中便有学生陆陆续续地前往各地参加考试。武阳调侃宁问声的悠闲生活,但宁问声却意外地接到了一则邀约。
  年底举办的蓝莓音乐节突然因为一位嘉宾的缺席而面临公关危机,宁问声因为曾经在电视台表演过,有一定的粉丝量,再加上外形条件好,组织方便想邀请他来表演制造惊喜。
  宁问声算了一下时间安排, 正好有空余,便答应了节目组的请求。
  经过几次彩排,宁问声便熟悉了流程。
  表演当天,他在化妆间休息时,却偶然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
  "天哪,今天太值了,刚刚突然通知颜风也来,男神女神有没有可能同台啊!"
  宁问声一愣,颜风?颜风也参加蓝莓音乐节?
  宁问声确定他之前并没有在台本上看到颜风,难道她也是被临时拉来的吗?
  向来处变不惊的宁问声,突然紧张了起来。
  八、最宝贵、最干净
  时间很快到表演的时刻,工作人员进来通知宁问声候场。
  他拉住工作人员问道:"刚刚听说颜风也会来?"
  工作人员眼神一下子亮了:"是呀!我们邀请了她好几次,这不是恰好赶上她今天艺考完回润城,我们才临时加了一个节目,但是好可惜啊,颜风她竟然不露脸,明明那么好看!"
  宁问声跟着她的指引走向后台,光线昏暗的空间里,他看见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生,在角落里跟导演交流着什么。
  听到工作人员的提醒,导演高兴地转过身,拉着宁问声过来说道:"小宁啊,要不要和小颜现场合作首歌呀,粉丝们都挺期待的。"
  宁问声却什么都听不到了,耳朵里嗡嗡地响着。
  他看见章珏惊讶的眼神和想要躲避的身形,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些让他们渐行渐远的隔阂和矛盾,突然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他突然醒悟一般地扪心自问,这些年,他到底有没有想要真正了解过章珏?
  工作人员来提醒时间,宁问声听见章珏说:"行,那我先上吧。"
  她没有分给宁问声一个眼神,故作镇定地戴上口罩和硕大的黑框眼镜,走上了万众瞩目的舞台。
  音乐声音响起,是那首他们都耳熟能详的《三月似我》。
  章珏的声音通过音响传达到宁问声身边,她说:"大叫好,我是颜风,为大家带来一首……"
  没能她说完,台下粉丝的吶喊已经响彻场馆:"颜风!"
  她没说错,宁问声想,这就是她的歌。
  她清清白白,堂堂正正。那些他以为的怯懦和逃避,那些她承担的误会和恶意,像利剑一样刺穿了他的心。
  原来这就是颜风的声音,戴着口罩,比本音稍显沉闷,再加上章珏的刻意控制,怪不得他听了无数遍都还是被蒙在鼓里。
  后来,宁问声忘了自己是怎么完成表演的,他想,那一定是他最为糟糕的一次演出。当他拿到手机后,第一时间打开了颜风的音乐主页,找到了他一直忽视的简介。
  上面写着:三月,在日语里又称弥生。如果你出生在三月,希望草木生长的春意和万物苏醒的生机永远伴随着你。希望你永远像三月一样美好。
  宁问声掐着自己的手心又哭又笑,她写得已经如此明显了,他却还是没能明白。
  音乐节散场后,章珏倒是没有再躲着他了,两人坐夜间的地铁去了幸福林带。
  他们坐在露天的石凳上,在冬日的冷风中静谧无言。
  后来,章珏主动开口道:"你知不知道《武林外传》里的一个情节,一个小偷姑娘喜欢上了李大嘴,但是她身无长物,最后离别的时候送给了李大嘴一轮月亮。"
  那个小偷姑娘说:"我偷过东西,我觉得自己的东西不干净,你看那个月亮,它是我最宝贵、最干净的东西,归你了。"
  章珏冲着宁问声笑了笑,卧蚕衬托得眼睛笑意盈盈:"我爸爸出轨了他们乐团的主唱,和我妈妈离婚了。我妈曾经因为家庭放弃了古琴,所以离婚后她坚持让我转去学古琴。"
  宁问声看着她故作坚强的样子,才迟钝地看到了她脆弱外表下的坚韧。章珏总是这样,从不解释,也从不找借口。她没能坚持理想,也就不奢求宁问声的原谅。
  章珏说着,眼睛里有了水意:"声声,对不起,是我先放弃了我们的约定。但是你抬头看,这里的夜空好美,我也没有什么能送给你,就把这看过满天星辰的记忆留给你吧。"
  她抬头看着夜空,星辰仿若倒映在她眼中:"希望你在异国,也有这满天星陪你。"
  九、春去秋来月落重生
  当宁问声以全A的成绩从茱莉亚毕业后,他开始跟随乐团进行巡回演出。
  他也不时地出演一些音乐剧,优越的唱功和不俗的表演吸引了一大批忠实粉丝。甚至有些人全世界到处飞,就为了能够见他一面。
  而这一年,他破天荒地同意了粉丝为他办生日会的要求。
  后援会倾尽全力,将入场人员经过层层筛选,以保证来参加的都是宁问声多年的老粉。
  3月28日当晚,粉丝们看够了表演后,最激动人心的便是抽奖以及和宁问声互动的环节。
  除了常规的问答后,最后一个粉丝抽奖福利是,抽到的粉丝可以向宁问声提出一个要求,而他不能拒绝。
  号码揭晓时,是现场尖叫声最大,气氛最热烈的一刻。
  33号粉丝被主持人叫起来时,她的脸上还充满着不可置信。
  此时,宁问声好听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来,他说:"我要先向各位粉丝道歉,因为这是一次暗箱操作。"
  "欸?"台下传来交头接耳的声音。
  宁问声却忽略粉丝的议论,接着说道:"抽中的这位粉丝是我的至交好友,也是我喜欢的人。"
  工作人员已经控制不住在场的粉丝了,她们有的激动,有的伤心,还有的人已经不顾要求,拿出手机来拍摄。
  那个宁问声"喜欢的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但是遮不住姣好的面容。她在台下听着偶像告白的话语,露出了一点微笑。
  一个诗人说过,三月,羔羊也会大胆。世界温和,大道光明,石头善良。
  那个女生拿起话筒说道:"既然是粉丝的福利环节,那我就提出我的要求吧。声声,我想漫天星海永远欢迎你的光临,我也希望,我能陪你看春去秋来、月落重生。"
  編辑/周周
 
张夭靛流星现代少女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涵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