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千分之一喜欢五


  上期回顾:
  陆眠来到高三(1)班门口,让陆心暖惊讶不已。陆心暖不想暴露自己和陆眠的关系,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陆心暖和苏珏走出教室,陆眠懒洋洋地收起手机,朝着他们走过来。
  陆心暖的嘴角抽动,陆眠果然是来找她的。为了不让自己尴尬和难堪,她决定主动出击,露出善意友好的笑,问:"同学,有事吗?"
  陆心暖的这副做派让陆眠挺不屑的,她嘴角勾着笑,眼里根本没有陆心暖。
  陆眠只是素手一抬,声音清冷地道:"我找他,不找你。"
  陆眠指的是苏珏。
  这话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陆心暖的脸都要挂不住了,一阵红一阵白,尴尬得不行。
  第五章
  蓝白色身影一路疾驰,不断引起路人的关注和尖叫。
  最后陆眠是在酒吧旁边的暗巷里找到隋愿的。
  她从摩托车上下来,摘掉头盔的一瞬间眯起眼睛,柔顺的短发随风而动。
  她安静地站在那里,却带着逼人的气势。
  巷子里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正意图不轨,回头就看见了陆眠。
  这伙人突然来了精神。
  "这个小妞正点。"
  "我们今天走运了。"
  刺耳又难听的笑声,声音很大,还很恶心。
  陆眠随手一抛,头盔稳稳地落在摩托车的后视镜上。
  她一步一步朝着隋愿走去。
  已经吓傻的隋愿在那一瞬间脑子里是空白的,她瘫在地上,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眼里只有陆眠的纤瘦身影。
  像神一样。
  叶谨闻开车带着萧祁墨回住处那边。
  定位信息没那么精确,唯一能确定的是"十三号"在附近出现过。
  彼时叶瑾闻正稳稳当当地开着车,不料一辆通体黑色的摩托车擦着他的车疾驰而去。
  叶瑾闻倒吸一口凉气——只差五厘米就要蹭上了。
  摩托车是很多男人的梦,他也不例外。
  叶瑾闻的视线追随那摩托车而去,却发现——
  "七哥,是小眠眠,她……她好厉害啊。"叶瑾闻惊叹的口气中带着艳羡。
  "她好像在酒吧那边停下了。"
  叶瑾闻猛地踩了刹车,又反应过来:"不对,我们得去找‘十三号。"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人呢。
  萧祁墨坐在车后座,修长的腿换了一个姿势,往窗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酒吧旁边的一条暗巷里,陆眠下了摩托车正跟几个小混混对峙。
  小混混人多,且个个人高马大,陆眠虽然个子高,夹在一群男人中间还是显得有些瘦弱。
  萧祁墨知道她的实力,可……
  他推了一下眼镜框,语气果决:"下车。"
  "啊?"叶谨闻愣了一下。
  不找神秘人了?
  "怎么,还要我请你下去?"萧祁墨的声音里裹挟着一种烦躁。
  叶谨闻只好熄了火。
  就在他们下车的工夫,暗巷里的陆眠动了起来,穿着蓝白校服的短发女孩一步步走到瘫在地上的平头少女跟前。
  她沉默着,往后退一步也蹲了下来。她从兜里掏出耳机,塞到对方的耳朵里,动作不紧不慢,细致又温柔。
  塞完之后,陆眠扶着少女起身,扳着少女的肩膀转了一百八十度。
  直到此时,陆眠才说出第一句话 :"愿愿,我在。"
  隋愿的眼泪"唰"地就落了下来。她死死地咬着嘴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身体颤抖个不停。
  叶谨闻突然有个不太好的脑洞:"七哥,那个平头……该不会就是陆眠喜欢的人吧……"
  萧祁墨一个眼神杀过来。
  叶谨闻秒怂。
  可陆眠和那个平头就是很奇怪啊,叶瑾闻还是第一次看到陆眠对一个人这么上心。那个女孩一向玩世不恭,对什么都不在意,不像是会管闲事的人。
  对面的小混混还没察觉到危险,反而更嚣张。
  "怎么,一个女的还想跟我们动手?!"
  "行啊,哥哥们让你几招。来、来、来,尽管来!"
  反派话太多,而且还聒噪。
  还没等他们说完,陆眠就行动起来。她双手插在衣兜里,速度很快,经过人身边时还带着劲风。
  小混混的惨叫声响彻天地,一个个都捂着头,像虫子一样蜷着身子满地打滚。
  陆眠解决完这些,仅仅花了十几秒。
  她那双手根本就没从口袋里拿出来过。
  陆眠站在一片狼藉的现场,周围地上横七竖八地倒着人。她如同从炼狱场里走出来的魔王,整个人散发着不容靠近的气息,衣着干净如初,一尘不染。
  只是校服的拉链有点下滑。
  陆眠一句话没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那些小混混,纤细的手指扫了扫裤腿的褶皱,随手扯了一把校服,直接脱下来。
  陆眠走到隋愿身边,替她摘下耳机,又顺便将校服披在她身上,不疾不徐的语气里满是温和:"走吧。"
  陆眠扶着隋愿走出暗巷,发现萧祁墨和叶谨闻正在巷子口看她。
  叶谨闻的眼神有些怪,并着腿,好像还有些……颤抖。
  陆眠勾起嘴角笑了笑,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叶瑾闻的腿更抖个不停了。
  萧祁墨看着陆眠走来,镜片后的那双眼里染着轻淡的笑意,还有欣慰。
  他猜测,陆眠这次打架跟之前苏家后巷比起来,也仅仅用了一成的實力。动作敏捷,腰肢柔软,挺好。
  简单地打过招呼后,陆眠从他身边经过。
  萧祁墨轻声开口:"你朋友受伤了,我那里有外伤药,去处理一下吧。"
  萧祁墨温文尔雅,绅士细致,恰到好处地关心着人。
  可叶瑾闻知道,越是这样的萧祁墨就越需要防备,他肯定在谋划着什么。
  叶瑾闻一时间充满好奇,如果斯文腹黑的"墨爷"和暴戾聪慧的陆眠在一起,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萧祁墨的建议很中肯,陆眠表示接受,总归她也得送隋愿去家里休息。
  陆眠安抚了隋愿几句,让她上了萧祁墨的车。毕竟隋愿受了伤,不适合再吹风。她则再次跨上摩托车,一路侧随着车回了小区。
  他们所住的小区叫锦城壹号,锦绣前程的意思,毗邻鲲鹏中学,是炙手可热的豪华学区房。
  户型不多,房价很高,尤其大平层就更是千金难买了。
  一行人来到八楼。
  隋愿心里有点诧异,但还是安静地跟着去了邻居家。
  陆眠没进门,而是在外面先打了几个电话。
  "嗯,隋愿找到了。"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只听陆眠冷冷地回答:"不用,我会查清楚。"
  萧祁墨的房子挺大,他找了间客房安顿隋愿。
  叶瑾闻大致扫了隋愿一眼,胳膊上都是皮外伤,消毒包扎好就行,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了伤。
  叶谨闻瞅着站在旁边沉思着望向门口的萧祁墨,突然凑过去神秘兮兮道 :"七哥,人是你接来的,你来给小兄弟包扎吧。"
  那声音足够谄媚。
  萧祁墨冷笑一声,扭头就走:"你来。"
  "我……"
  "你又不是不会,顺便给他做个心理辅导。"
  他不当外科医生好多年了好吧?!
  算了,包扎又不是手术,他怎么敢劳驾"墨爷"呢?刚才他也只是随口问一句。
  叶瑾闻尽心尽力地帮隋愿包扎。
  不过隋愿胆子很小,是那种易受惊体质。叶谨闻安抚了很久,又说他们是陆眠的朋友,她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在包扎的过程中,叶谨闻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叶瑾闻不动声色地帮隋愿包扎好,又耐心地问:"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
  隋愿摇头。
  叶谨闻连忙给隋愿倒了温水,走了出去,随手带上了房门。他略带兴奋地踩着小碎步跑到萧祁墨身边,压低声音道:"七哥,她是个女孩!"
  叶瑾闻只是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萧祁墨,抬头间好像看到萧祁墨的眼神……亮了。
  叶瑾闻揉了揉眼睛,自己没看错吧?
  萧祁墨斯文优雅地笑道:"你去照顾好那位女同学,我去看看陆眠。"
  话落,他抬脚走出去。
  陆眠正好挂断电话。
  两个人对视一眼。
  陆眠低低地说了一声:"谢谢。"
  听声音,好像有些烦躁。
  萧祁墨上下打量陆眠一眼,见她双手在摸口袋,还露出微恼的神色。于是他轻轻一笑,递上一个打火机。
  "找这个?"
  不得不说,萧祁墨的观察力确实厉害。
  "我很久不抽了,有备无患。"萧祁墨莫名其妙地解释了一句。
  陆眠微愣后神色恢复自然,接过去打火机。
  萧祁墨还没从她的神色中回过味来,就见她懒洋洋地往墙上一靠,纤白的手指点燃打火机,凑近那一簇小火苗出神。
  陆眠在闻打火机的味道,带着玩世不恭的散漫和疏离。
  萧祁墨的喉结微微动了一下,却还是善意地提醒道:"打火机中的气体是丁烷,过量吸入对身体不好。"
  "是不好。"陆眠莞尔,"但能麻痹神经,让人镇定。"
  蕭祁墨从陆眠的语气中读出了一些复杂:"你和那个女孩认识?"
  其实萧祁墨更想问的是她们的故事。他也是头一次有了主动了解某个女生的想法,甚至因为这种想法,他错过了寻找"十三号"的机会。
  陆眠不走心地笑笑,指尖合上打火机盖,发出一声清脆的"吧嗒"声。她随手将打火机抛向萧祁墨,打火机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稳稳地落入男人的掌心。
  "我进去看看隋愿。"
  萧祁墨攥了攥微微有些发热的打火机,薄唇勾起,金丝边框眼镜下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暗芒。
  陆眠一进屋就看到了隋愿。
  隋愿的脸色有些白,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低着头不说话。
  陆眠顺手摸了一把她的小平头,有些扎手。
  陆眠没问原因,也没说嗔怪的话,直截了当地问:"想参加物理竞赛?"
  隋愿点点头,情绪很低落:"可是,报名表在老师那里。"
  "多大点事?"陆眠笑了,笑得云淡风轻,"隔壁房间的锁有你的指纹,你收拾好了就过去休息,我先回学校一趟。"
  见陆眠就要走,隋愿有些担忧地抓住她的衣角 :"眠眠,别打架……会受伤。"
  陆眠知道隋愿是在关心自己,摆摆手,轻描淡写中带着不羁的野性。
  "他们会,我不会。"
  这话说得又狂又傲,却没有丝毫违和感。
  "可是……"
  陆眠看隋愿弱不禁风又努力关心人的样子,忍不住伸出魔爪在她脑门上撸了一把。
  "眠眠……"
  在隋愿更加羞怯之前,陆眠收回魔爪,转身离开。走之前她还冲隋愿眨了一下眼睛,清冷、纨绔又风情万种。
  隋愿愣住,苍白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萧祁墨和叶谨闻站在旁边,感觉这剧情有点不大对劲……
  直到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叶谨闻才赶紧凑到隋愿身边,一脸八卦的表情。
  "妹妹,你和陆眠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啊……"隋愿怯怯地一笑,"是过命之交。"
  学校里,苏老爷子接到隋愿平安的消息后,也顺便告诉了校方领导。
  几个老师暗自庆幸,没闹出事来就好。也幸好是苏老爷子找了大神帮忙,才能这么快找到隋愿,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苏老,可得好好谢谢这位大神!"
  苏老爷子非常认可地点头,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睛里,眼神带着别人看不懂的复杂。
  他的语气悠远绵长:"是该好好谢谢她……"
  新生欢迎会。
  丁猜盘点班内人数时发现少了陆眠,四下询问以后才知道她出去了。
  他担心学生,就去外面找人,出了礼堂发现一位老人拄着拐杖,站在门口左右看着什么。
  丁猜走过去询问:"请问您找谁?"
  苏老爷子不认识丁猜,伸手往礼堂内指了指:"我想找陆眠的家长,高一(25)班的陆眠。"
  "陆眠?"丁猜回头往里看了一眼,表情有点奇怪,"她的家长今天没过来,说是很忙脱不开身。"
  "一个都没来?"
  苏老好像明白了什么,表情变得冷淡起来。有些事,他也听说过。
  "老先生,您找陆眠的家长什么事?还是陆眠做了什么?是这样的,我是她的班主任丁猜,您有什么事跟我说也行,或者我帮您打电话给陆眠的母亲。"
  "也行。"苏老爷子点了点头,看丁猜有些紧张和担忧,连忙解释,"丁老师别担心,陆眠做了好事救了人,我是来感谢她的,顺便想跟她的父母交流交流。"
  苏清河是隋愿的资助者,要这样说也没问题。而且他想陆眠性格孤冷,不爱说话,亦不是那种跟父母邀功请赏的孩子。如果这件事由他来说,说不定还能让她的父母多关心关心她。
  丁猜立刻就跟陆眠的母亲傅曼联系,脸上还带着与有荣焉的骄傲感。他的学生做了好事,他这个班主任当然开心了。
  只不过电话响了好几遍,硬是无人接听。
  等到终于打通时,丁猜隐约听到那边传来"高三(1)班的同学和家长请往这边走"的声音,他有些错愕,不确定地"喂"了一声。
  傅曼的口气挺不耐烦的,接通电话后也不主动说话。
  丁猜打破沉默,无奈地道:"陆眠妈妈,我是陆眠的班主任丁猜,有件事我想跟您说一下……"
  "丁老师,"丁猜的话还没说完,傅曼便插话进来,"不好意思,我这边很忙。关于陆眠的问题,我回家会好好管教她的。"
  说完她便挂断电话,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丁猜和苏老爷子面面相觑。
  两个人愣怔间,隔壁高三动员会的家长和学生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
  乌泱泱的人群中,丁猜一眼就看到了穿着暗红色连衣裙的傅曼。却在准备张口喊她时,看见一个娇俏的女孩挽住女人的臂弯以及一个中年男人的臂弯,甜甜地唤着"爸、妈"。
  那一瞬间,丁猜懂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脱不开身"。
  苏老爷子似乎也懂了。
  "真有意思。"苏老冷哼了一声,气得直接甩了袖子,拄着拐杖走了。
  丁猜手里拿着电话,在这九月的天气里,脚底生出一股凉意。
  他只是想告诉傅曼,陆眠做了好事……
  这边的陆心暖陪着傅曼和陆知斋出了礼堂。
  动员会进行得并不完美,该上台演讲的优秀学生代表苏珏和优秀老师孙佳莹,都因为临时有紧急事情而推了。
  陆心暖倒是上了台,可怎么也找不回之前那种志得意满了。
  直到刚才亲眼看到傅曼挂断陆眠班主任的电话,陆心暖才微微勾起一抹笑。
  "妈妈,刚才是姐姐的班主任打来电话吗?"
  傅曼神色淡淡:"估计是陆眠又犯了什么事,让我给打发了。"
  "原来姐姐真的没请假啊……"
  陆心暖说完,傅曼疑惑地问了一句:"什么请假?"
  "哦,我……"陆心暖后知后觉,佯装自责了一下后说道,"我看到姐姐出学校了,她说去找我们班的一个同学。"
  "出校?找人?找你们班的?"傅曼拔高了音量,"这关她什么事?她一个学生找什么人?她有那个能耐吗?"
  陆心暖摇头:"不知道,但姐姐应该是出于好心。"
  "好心?我看她是存心,不好好上学,这种事倒是积极。幸好我没去给她开家长会,不然我的脸都要丢光了。"
  "妈,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或许,姐姐真的找到了人……"
  傅曼不予认同地摇头,越说越气:"她班主任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还能有什么好事?今天她回家,我必须好好说说她。"
  说完,傅曼还看了一眼陆知斋,提醒道:"今晚你要跟我站同一条战线,我们必须得给陆眠上一课。她自己不学好也就算了,可不能耽误了暖暖。人家老师说了,高三这一年很关键,父母一定要給孩子提供最好的学习环境,一切事情都要给高考让路。"
  闻言,陆知斋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陆心暖满足地勾起嘴角,希望这次能彻底赶走陆眠……
  即将放学的时候,陆眠找到了班主任丁猜。她话没多说,就管他要了一张物理竞赛的报名表。
  这种表格都是统一格式,找谁要都一样。
  丁猜很震惊,非常震惊,想到陆眠的成绩,又不想伤害她这么积极的心,于是咬着牙给了。
  丁猜忽然觉得,给陆眠补课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
  然而陆眠转手就把这张报名表给了隋愿。
  隋愿不知道陆眠是从哪里得来的,折起来,小心翼翼、倍加珍惜地放进书包里。
  "眠眠,你参加吗?"
  "我?"陆眠的指尖缠绕着一根数据线,随意地摆手,声音慵懒而随性,"我不行。"
  "你胡说,你明明……"
  "嗯?"陆眠的尾音一扬。
  隋愿秒怂,只好换了一个话题。
  "眠眠,我没想不开,我只是想出去散散心。"隋愿坐在床上,弱弱地解释。此时她人在陆眠的房子里,没有外人在场,也放开了一些。
  "而且我也没打算去酒吧,是他们截住我把我拉过去的。"隋愿掩下内心的苦涩。
  陆眠没说什么,长腿钩过一把凳子,随意地坐在上面。椅背朝前,她顺手将胳膊垫在上面,手托着下巴看隋愿。
  她笑了,笑得嚣张又潋滟:"小光头,别紧张。"
  隋愿嘟囔道:"我明明比你大……你才是我们中间最小的……"
  陆眠更想逗隋愿,伸手过去,揉了一把她的小平头。
  陆眠看着隋愿睡着了才离开。
  她在走廊里摁了电梯后,就低着头一边看手机一边等待,身后冷不丁传来开门声。
  萧祁墨正巧从家里出来,手里拎着装了垃圾的黑色塑料袋,看到陆眠的时候,微笑着打招呼。
  两个人再次偶遇。
  "要走了?"萧祁墨问。
  "嗯,回去。"
  萧祁墨知道陆眠要回哪里,抬手指了指腕表,示意陆眠看时间。
  陆眠懒懒地抬头:"手表挺贵,手腕也挺好看。"
  早就知道陆眠说话噎人,萧祁墨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
  他无奈地摇了一下头,淡淡地开口,绅士地说:"十点了,我送你。"
  陆眠抬头,一双清澈的眼里映着萧祁墨温文尔雅的身影。
  陆眠收起手机,上前走了一步,跟男人保持着三十厘米的距离,忽然笑得潋滟芳华。
  萧祁墨微顿,不明白陆眠的因何而起。
  "萧先生也亲自丢垃圾?"
  陆眠突然往前倾了一下身体,伸手提了提那个黑色垃圾袋,空荡荡的,眼底的揶揄不言而喻。
  被现场拆穿的萧祁墨脸上有一瞬间的无奈掠过。
  正巧电梯来了,门打开后,萧祁墨慢条斯理地抬腿走进去,避开了这个尴尬的问题。
  陆眠抱起双臂,轻笑了一声,跟着进了电梯。
  透过猫眼一直暗中观察的叶谨闻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我早说过倒垃圾这个理由不合适。"
  最终,陆眠还是坐上了萧祁墨的车。
  她骑摩托车回陆家会有麻烦,况且车上的空调吹着很舒服。
  陆眠慵懒地倚靠着座椅,这次并没有玩手机,而是看着车窗外的夜景出神。
  萧祁墨打破沉默,随意地问道:"你在学校还好吗?"
  萧祁墨看过陆眠的资料,也了解过她的一部分情况。
  "那群孩子挺可爱的。"陆眠懒洋洋地换了一个姿势。
  萧祁墨偏头看了陆眠一眼,只见她的眉眼间染着不羁的嚣张和狂妄。她明明只是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却老成得不行,即使眼前摆着一堆困難,也进不到她心里。
  就算有人为难她、嘲讽她,在她眼里也只配得上"挺可爱"这三个字。
  陆眠遗世独立地站在人世间,清冷、理智、疏离地俯视众人。
  "你的那个朋友叫隋愿是吧?叶谨闻说她的情况不太稳定,心理比较脆弱。看来鲲鹏学校在某些方面还有待加强。"萧祁墨一口气说了许多话。
  陆眠轻轻地笑了笑:"我觉得也是。"
  尤其是隋愿的那个班主任,确实该"安排一下"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很快就到了陆宅门口。
  陆眠走下车却没关门,白皙的手臂搭在车门上。她朝着车里看,态度挺温和的。
  萧祁墨回头看陆眠,心想:这小丫头莫不是开窍了?然而还没等他想更多,耳边便飘来一句很真诚的疑问。
  "萧先生,路费多少钱?"
  萧祁墨温文尔雅的脸上有了些别的情绪,他伸手揉着跳动的太阳穴:"回去吧……"语气要多无奈有多无奈。
  "好。"
  陆眠潇洒地关上车门。
  萧祁墨目送陆眠走进门,给叶谨闻打了个电话。
  "我觉得鲲鹏学校缺一个尽职尽责的教导主任,你看我怎么样?"
  叶谨闻:"这……"
  什么玩意儿?
  陆眠走到大门口,往常这个时候偏楼应该很安静了。她远远看着灯光大亮,看来他们还没休息。
  陆眠往肩膀上拉了拉背包带,踢踏着地上并不存在的小石子,慢悠悠地晃进去。
  客厅里。
  傅曼、陆知斋以及陆心暖坐在沙发上,一杯水接一杯水地喝着,似乎在等着什么。
  看到陆眠晃晃悠悠地回来,他们强压在心底的情绪终于有了爆发点。
  "陆眠,我有话跟你说。"傅曼强势地开口。
  陆眠停下脚步,一只手拉着背包带,另一只手放在裤兜里。
  陆眠把校服借给了隋愿,只着简单的白T恤。白T恤的领子洗得宽松又起皱,还有些磨边,看上去就一副不值钱的样子,可穿在她身上,却有种另类的时尚感。
  陆眠微偏了一下头,冷冷地看向傅曼,声音冷到骨子里:"想说什么?"
  傅曼冷不丁一颤抖,眼神飘忽,气势弱了下去。
  又是那种让她从骨子里就害怕的眼神,她到了嘴边的话就那么卡在嗓子眼里。
  客厅的气氛沉闷、死寂、让人窒息。
  一阵沉默中,陆心暖施施然地起身,提了一句:"姐,妈想说今天你的班主任给她打电话了。"
  傅曼立刻清醒过来,重新打起精神。
  "陆眠,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说过了,你能进鲲鹏中学不容易,可你为什么总是逃课,总是让人操心?"
  陆眠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将书包往地上一丢,双臂环抱。
  "所以呢?"
  傅曼暗自磨牙:"你……你要是不好好上学,我干脆也不花这个钱供你了。"
  把所有钱都拿去培养暖暖,岂不是更有价值。
  "妈,姐姐她才十九岁……不上学又能做什么呢?"
  "十九岁还小吗?!人家十九岁都上大学了。你看她,才上高一,要不是她小时候闯了祸,害了你,你今年也早就去了心仪的大学!"
  陆心暖垂着眼睑,声音很小:"都过去了,我不怪姐姐的。"
  十九岁的年纪,正常情况下是该上大学了。
  陆心暖和陆眠都是十九岁,之所以比人家晚一年,是因为六岁时出了点意外,她们姐妹俩都留了级。
  陆眠就站在那里,好看的嘴角勾着,眼里流露出冷。她看向傅曼:"我再说一遍,六岁那年,不是我害陆心暖摔断胳膊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傅曼随口一说,根本也没指望能掰扯出什么,直接忽略,"十九岁在外面打工的人多的是。"
  傅曼最后下定决心,撂了狠话:"实在不行,陆眠,你退学吧。"
  "让姐姐去打工?"陆心暖低呼出声,"妈,姐姐才刚回来……"
  "你看她的心在这个家吗?成天往外跑不说,小姑娘家家的还回来那么晚。"
  "其实叔叔倒是提过,可以在公司里给姐姐安排一个职位。妈,我们去找叔叔吧,他或许能给姐姐安排一份轻快的活,每个月还能赚个三四千元。"陆心暖建议道。
  陆眠听懂了她们话语里的意思,也没生气,反而觉得挺有意思。她斜靠着墙,极认真地听她们说着,好像在听相声一样。
  不过一提到陆行堂一家,傅曼就连连摇头。
  "不行,不能再麻烦你二叔他们了,我拉不下这个脸。当初借了他们五百万元,现在还有四百五十万元没还上。上次又托他帮忙安排你姐上学,现在我怎么好意思再让人家给你姐安排工作。"
  "那该怎么办啊……"
  娘儿俩左右为难,沙发上的陆知斋就抱着一份文件看,冷漠得仿佛是个外人。
  陆眠摇了摇头,身子动了动,散漫地走到那对母女面前,一只手搭在傅曼的肩头,一只手搭着陆心暖。
  陆眠轻轻地"呵"了一声,慢悠悠地开口:"别演了,怪累的。"
  少女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睛看着母女俩,带着看透一切的了然和释然。
  在母女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肩上的手已经离开了。
  陆眠重新拎起书包,抬腿上楼,一边走一边笑:"演技挺好,只是剧本不怎么样。"
  陆心暖和傅曼双双尴尬起来。
  陆眠说话向来如此,像一根刺不轻不重地刺入心脏,拔不出又压不下,分分秒秒折磨着人。
  冠冕堂皇的遮羞布被陆眠轻飘飘地扯下来,剩下的便是赤裸裸的阴谋与算计。
  陆眠没理会,直接上了楼。她一把拉开书包链,扫了一眼暗沉的房間,把发夹礼盒还有几本书丢进包里,再看一眼,好像也没别的东西可以带走了。
  她又晃晃悠悠地下了楼。
  傅曼、陆心暖和陆知斋还在客厅里,尴尬地说着话。
  傅曼见陆眠重新下来,心里"咯噔"一下:"你干什么去?"
  陆眠从傅曼身边经过,神色淡淡:"就当我没回来过吧。"终究等不到他们的一句"欢迎回家",倒不如一刀了断,干脆利落。那些盯着她的人估计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你要走?"傅曼的声音里带了些慌乱,可陆眠已经率先出了门,背影决绝又冷漠。
  傅曼上前追了两步:"眠眠……"
  "妈!"陆心暖急切地唤了一声,顺手挽住傅曼的臂弯,"小心脚下。"
  就这片刻,陆眠已经走出去老远,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这个没良心的孩子,她这是要气死我啊。"傅曼又恼怒又难过。
  陆心暖无奈地摇摇头:"妈,您别伤心了,说不定姐姐过两天就回来了。"
  话是这么说,只是陆心暖看着陆眠消失的方向,心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们陆家再也不会有污点了。
  陆眠出了陆家的门,神色一直都是平淡的,抬头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车——正是送她回来的那辆。
  陆眠向前走了两步,敲了敲窗子。
  车窗慢慢降下来,那张斯文优雅到极致的俊美脸庞缓缓出现,金丝边框眼镜后的墨眸含笑跟陆眠对视。
  "你还没走?"
  "我猜你可能会出来。"萧祁墨儒雅地说着,随即从驾驶座上走下来,绅士而自然地接过陆眠的背包,再顺手替她打开副驾驶位旁边的车门。
  "上车,带你回家。"萧祁墨说着。
  陆眠愣了一下,扶着车门没动,心里把"家"这个字重复了一遍,有些失神。
  她哪里还有家啊……
  下期预告:
  根据苏老爷子给的资料,绑匪最后的消失点就是在鲲鹏中学,具体位置不详。
  陆眠需要仔细勘察整所学校,不能放过任何有问题的细节,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找到那群人真正的老巢。
  她慢慢地靠近凉亭,闭上眼睛,细细地感受着周围。不过还没等她感受到什么,身后传来从容的脚步声以及一道优雅温和的男人的声音。
  对方说:"陆眠,我来了。"
  陆眠听到声音,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脸上染着"你来就来,关我什么事"的厌世情绪,回头看向来人。
  萧祁墨不动声色地朝前走了两步,看着几米开外的凉亭道:"想进去?"
  "与你无关。"
  陆眠知道现在没办法继续探查了,掉头就往高一教学楼走。她心中还是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偏头问了一句:"萧先生怎么会在我们学校?"
  萧祁墨笑了,挺优雅的,他慢条斯理地挽着衬衫袖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教导主任祁墨。"
  "教导主任?"陆眠不知萧祁墨是什么意思,停下脚步,却还是乖巧地喊了一声,"祁老师好。"
  "我不是老师。"
  "祁主任好。"
  萧祁墨满意地笑了笑:"以后你们的纪律就归我管了,你要听话一点。"
 
兜兜有铜钱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语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