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你有一封情书请查收我名字的另一半是你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整个2020年极度缺乏运动。我再也不是那个饭后爱散步、放假爱健身的小周周了,呜呜。不爱运动的后果就是,职业病跟着来了。每天到了下午,就开始腰酸背痛、坐立难安,非常痛苦。我痛定思痛,决定遛Kuki的同时带上了跳绳,跳上五十个、一百个。你们别笑我,我从小跳绳非常差,考试只达到及格线的那种差劲。果然,我第一天跳了十来个就气喘吁吁必须休息……啊,我这把老骨头,该拿什么拯救你?!
  沐沐:"我跳绳也很差,光说起就感觉到我的关节在咯咯作响。"
  栗子:"突然有画面感了。"
  颜小二:"不知道甜甜的《盐焗小星球》能不能拯救你的老骨头?"
  江屿:这不叫得挺好听的吗
  "你叫我什么?"江屿打断宁芮星的话,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他气定神闲地坐着,没有做其他的动作,只是盯着她看,仿佛她没有说出正确的答案,就别指望他帮她。
  宁芮星愣在原地,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试探性地小声唤道:"学长?"
  "不知道我的名字吗?"他低哑的嗓音仿佛含着极深的情绪,"能被你叫学长的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是在叫我?"
  宁芮星急得快哭了,偏偏江屿仍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她此刻的状况,还挑眉含笑地看着她,在等着她开口。
  就一个称呼而已,宁芮星搞不懂他在较劲什么?
  "需要我提醒你吗?"看着她那副样子,江屿也说不清楚自己突然从何而来的逗弄心理,他压低着嗓音,带了点似有若无的笑意,"我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好像叫我……"
  小哥哥!
  宁芮星一想到这个称呼,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冒火了,急忙开口阻止江屿接下去的话:"江屿……学长。"
  宁芮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让自己叫他的名字,但为了礼貌起见,还是多加了个后缀:"能帮我拿下纸巾吗?"
  江屿的眼底闪过一丝奇异的光,稍纵即逝,他低低应了一声,然后扯唇笑了笑,眉眼间染上了明显的愉悦和慵懒 :"这不叫得挺好听的吗?"
  江屿:你也是
  见江屿久久没把纸巾递过来,寧芮星忍不住又抬眼朝他看,于是撞入了他幽深漆黑的眸,她的呼吸跟着一滞。
  这样被他注视,不知为何,心跳的频率异常快。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甚至忘了该去拿自己的纸巾。
  空气闷热,混杂着来自他身上的温热气息。宁芮星怔怔地接过纸巾,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江屿已经将她擦过的纸巾接了过去,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神色认真,没有丝毫的嫌弃。
  察觉到她注视的目光,江屿抬头,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双眸冷静地瞥了她一眼,就连嗓音也是一致的冷静:"看我做什么?"
  "你好看。"话音一落,宁芮星才发现自己下意识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她的脸瞬间涨红,然后她低下头,不敢再去看江屿了。
  江屿低声笑了一下,声音沙哑,眸底像是蕴藏着丰富的情绪,一瞬间又消失殆尽。
  "你也是。"
  江屿:跑什么,我又不会离开
  "下来,我在楼下。"
  "什么?"电话里的人说得言简意赅,宁芮星一时反应不过来。
  沉默了一两秒钟,一瞬间的福至心灵,宁芮星颤抖着声音问:"江屿学长吗?"
  话一出口,如同浑身过电,战栗感传遍全身。她没去分辨,这称呼后她所蕴含着的情绪,意外、惊喜……百感交集全是因为他。
  宁芮星也没去深究江屿怎么会知道她的号码,当初报名表后面都要填写号码,江屿知道她的号码不足为奇。
  电话里传来极低的轻笑声:"这称呼由你来叫,还挺好的。"他的语调带上了点慵懒,"我现在就在楼下,你下来一趟。"
  宁芮星低头平复自己的呼吸后,才慢慢地向江屿走去。她才不要让他知道,她刚刚是跑下来的,显得自己怪心急的。
  似是有些察觉,江屿抬头看向宁芮星。在他沉沉的注视下,宁芮星缓步走到了他面前。
  他坐着显得她有些居高临下,宁芮星不喜欢这种感觉,有些不礼貌。她想了想,刚想在江屿面前蹲下,手腕就被他一拉,人跟着坐在了他身旁。他控制着力道,让她的后背不至于因为惯性而狠狠砸向椅背。
  "不是不舒服吗,蹲下做什么?"
  手腕被温热感轻轻触碰,一触即离,快得宁芮星有些分辨不出这种感觉,就听身旁坐着的江屿低低地笑了:"跑什么,我又不会离开。"
 
周周嗓音纸巾学长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