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学长今天心动了吗


  (新浪微博:@原城大总裁)
  作者介绍:
  人气言情作家,喜欢制造大悲或大喜的故事,从事自己热爱的职业,结识自己喜爱的人们,安静简单地过日子。
  已出版《良辰多喜欢1-5》《美景多珍重》《良辰多喜欢珍藏版》《美景多珍重》等。
  你好,大家好,我是不喜欢写专栏又很喜欢拖稿,并且只会硬核推书的原城,这天你对我的《学长今天心动了吗》心动了吗?
  这本书真的很好看,你们赶快买它、买它、买它!封面它是那样式的,内容它是这样式的。
  遭受家暴的运动型天才贝庭深学长爱上在流言蜚语中逆风成长的乐天少女,生活不断在成长的伤口上撒盐,爱情成为治愈彼此的蜜糖。
  希望通过这个故事告诉大家,原生家庭的不幸,并不是全部人生的不幸,遇见一个对的人,也是三生有幸。
  日思夜想的学长
  辛动拍了拍香香的脸颊,甩掉拖鞋上了床。她看了一会儿微博,去百度下载了一张卡通胡萝卜的照片,给贝庭深发了过去。
  是卡戎吗:"这是什么?"
  是心动呀:"这是我最喜欢吃的胡萝贝(卜)。"
  她又发了一张自己身上盖着的床品,雪白的锦缎上绣着小草莓。
  是卡戎吗:"这又是什么?"
  是心动呀:"这是我盖了好多年的蚕丝被。"
  紧接着,她又发了一张高中时偷拍贝庭深打篮球的照片,这可是她的珍藏,一直锁在她的QQ相册里。
  是卡戎吗:"什么?"
  是心动呀:"这是我日思夜想的小宝贝!"
  屏幕上忽然显示对方邀请她视频通话,她激动得坐起来靠上床头,关掉房间的吊灯,只留一盏鹅黄色灯光的台灯,简单地顺了两把头发,按下接听键,对着手机屏幕招招手,甜甜地笑道:"学长。"
  贝庭深刚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肩膀上搭着纯白的毛巾。他靠在床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头发。
  "嗯。"他只说了一个字,便什么都不再说了。
  两个人举着手机互相看着屏幕里的对方,一个面无表情,无比高冷;一个笑容娇俏,可爱无敌。
  辛动不知道视频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她的身材要比平时好,她试图换个姿势来缓解这种尴尬,怕走光,还用手捂着胸口。
  她一直晃来晃去,视频有些不稳定,贝庭深被她晃得头晕,淡淡地开口问:"你在晃什么?"
  辛动调整手腕,不经大脑就回答:"我要换个姿势,这样看起来我有点奇怪,好像故意展示自己的身材一样。"
  她说完,愣了一下,贝庭深也愣了一下。
  他犹豫了几秒,开口:"挺好的。"
  辛动不知所措,脸都红了:"什么挺好的?"
  "身材挺好的。"他毫无遮掩也毫不含蓄地回答。
  生气要哄的学长
  辛动圆圆的丸子头好像睡了两天刚爬起来一样,松松散散的。她被贝庭深按着肩膀坐下,仰着小脑袋眼巴巴地看着他 :"学长,你生气了?"
  "嗯。"
  "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你错哪儿了?"
  辛动规规矩矩地将小手往身前一交叉,乖巧地道:"我已经是大学生了,不该动手打架,应该以理服人。就算我打架,也不该在女厕所打,害得你也要进女厕所,让你陷入尴尬的境地。另外,我不该打关学姐的妹妹,这是在给你惹麻烦。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贝庭深单手插着口袋,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奇怪的小家伙。
  刚刚不是她把关知晓的朋友放倒在地的吗?怎么这会儿认怂认得这么快?按道理说,像她这种被家里人宠着的小女生,应该脾气又倔又臭,没理讲三分,她倒好,怂得明明白白,认错认得也诚诚恳恳。
  贝庭深单手撑在她面前的玻璃桌面上,另一只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耳边的发丝,咖啡店里柔和的灯光衬在她的背后,映在他的眼底,细细碎碎的,像铺了一层星光。他沉着嗓音,缓缓地道:"你错在遇到危险不知道求助。"
  "我不危险,我不害怕她们。"
  "为什么不怕?我现在告诉你,关知晓是跆拳道黑带,你以为她真的只是虚张声势吗?她只是还有一点理性,知道不能对你下狠手。"
  "你这样说,我就害怕了,她要是发起狠来,是不是一脚就能把我送走啊?"辛动夸张地捂住自己的小脑袋,"好可怕,我要买个头盔保护自己。"
  贝庭深心里那一丝紧张和气愤被她笑吟吟的眼睛驱散,紧绷的情绪也渐渐放松下来。他弯起嘴角,叮嘱道:"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记得用你最擅长的方式处理。"
  辛动眨了眨眼。
  她最擅长的方式?
  她两只手托住下巴,像朵小花一样,眨眼:"这样不好吧学长?她要揍我了,我却要反过来对她卖萌撒娇,你确定我不会被她打死吗?"
  "你觉得你最擅长的是什么?"他问。
  "卖萌?撒娇?"她反问。
  "我以为你擅长的是跑。"
  辛动猛地一拍天灵盖。
  看她这个没出息的恋爱脑,被男朋友一盯智商就下线,连自己擅长什么都忘了,她可是练过田径的人啊!
  绞尽脑汁的学长
  辛动趴在他怀里痛哭流涕的时候试图寻找安慰:"学长,你说是不是老师故意挂我的呀?我感觉我复习得挺好也挺多的,还没作弊,我觉得是有进步的呀!"
  "不会故意挂你的,别想这么多。"他拍着辛动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安慰,"怎么会有那么缺德的老师?你又不淘气,他们不会对这么可爱的你下手。"
  辛动大哭:"那是为什么啊?我不懂啊!我想问天问大地啊!"
  贝庭深看着白云朵朵的晴空,把奶茶杯的吸管塞进她嘴里,堵住她的哭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残酷:"我觉得原因有两方面,一是你不够努力,大学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二呢?"辛动咬着吸管,委屈得泪眼模糊。
  他抿了抿唇,沉声道:"二的话,因为笨吧。"
  辛动愣了一会儿,仔细琢磨了一下这句话,哭得更惨烈了。
  贝庭深没想到实话实说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但他本身也不是很善于骗人。他捏住辛动的鼻子,拿走奶茶杯,自己也低头喝了两口,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地道:"你哭不是因为你真的觉得自己笨吧?你是觉得我不喜欢笨的人所以才哭的,对吗?"
  辛动的哭声暂时中断,只听他说:"我不喜欢聪明的人,再聪明也没有我聪明,我喜欢甜的人。"
  她吸了吸鼻子,主动抹掉眼泪,小声道:"我很甜的。"
  爱她更多的学长
  贝庭深拉了一把椅子坐到床边,低头给褚战发信息。辛动的小手悄悄伸过来,挡住他的屏幕。她眯着眼睛笑,好像挺开心的样子:"学长,你都走了好几个小时了,不想我吗?"
  贝庭深拉开她的手,把信息发送出去后放下电话,语气淡淡的,眼角却带着丝丝笑意,反问:"我都走了好几个小时了,你不想我吗?"
  "我想,我想你想得一口米饭都吃不下。"
  "你哥给你买的汉堡,哪里来的米饭给你吃?"
  "你质疑我对你的爱?"辛动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是你先质疑我的。"他淡定地回答。
  "哟——"辛动撇嘴,"你的报复心这么强,那我喜欢你那么多,你怎么不喜歡我更多,狠狠地喜欢我,把我比下去那种?"
  "本来就是。"他调整着她的枕头,让她能躺得更舒服。
  她顺着他调整的枕头往上躺了躺,果然好受一些。她问:"什么叫本来就是?和我聊天你也好敷衍的样子,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这个狠心的男人。"
  贝庭深正要回信息,闻言停下,倾身靠近辛动,生怕她听不清自己的话似的,贴近了她的耳朵,暖融融的呼吸喷在她的耳朵里,吹得她整颗心都跟着发痒。他清朗的声音如此近距离地听着,竟多了一分低沉和磁性,他说:"我喜欢你,也爱你。本来就喜欢你,本来也爱你。本来就比你多,只是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你也知道了。"
 
原成心动学长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冷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