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蜂蜜拌奶茶三


  上期回顾:
  乔枝桠:"我这个游戏小白都看不懂,看什么啊?"
  "看我偶像。"谭小川笑眯眯地说,"你们这种肤浅的女孩子,看一看我偶像的脸和手就足够了。"
  顾言之啊。
  乔枝桠沉默了片刻。
  "那行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去看一下吧。你别多想,我怕你和高乐美在人家比赛现场打起来。"
  "口是心非的渣女。"谭小川作总结,"说白了,还不是垂涎我偶像的美貌。"
  一直到比赛开始,乔枝桠的脑袋都是蒙的,萦绕在耳边的只有高乐美的那句:"你什么时候和顾言之谈恋爱的?你一个黑粉就这么上位了?小乔,你这样子出门是要被打的。"
  她吸了一口气,说:"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和顾言之谈恋爱的……"
  "你不是最不喜欢打游戏的男生了吗?"高乐美哼道,"你啊,一看到颜值高的就魂不守舍,一点原则都没有。"
  乔枝桠:"我才不喜欢打游戏的男孩子呢,这辈子都不会喜欢的!"
  "哦,希望你不要打脸,加油。"
  乔枝桠说完了豪言壮语,立下了坚不可摧的flag(目标),她的内心无比冷静。
  然而在一片尖叫声中,她还是觉得自己未来某一天,极有可能啪啪打脸。
  "那不是李心儿吗!当红演员李心儿!"身边的小迷妹兴奋地叫出声来。
  "你看李心儿旁边的人,是不是最近很火的那个男模?"
  "他们都是WINNER(胜利者)那一队的人吧?"小迷妹激动得手舞足蹈,"我现在觉得,不管WINNER今天赢还是输,光看颜值,他们就已经秒天秒地秒空气了!"
  秒天秒地秒空气的颜值组合吗?
  "我的偶像!是我的偶像!"谭小川使劲地拽乔枝桠的手臂。
  乔枝桠移开视线,装腔作势:"哦,你别这么激动,我说过了,我对打游戏的男生……"
  "你怎么连你男朋友都不看啊?"高乐美甩给她一记卫生眼。
  那就勉为其难地看一眼吧?
  乔枝桠扭过头,人声鼎沸中,她的视线在触碰到台上那一抹身影时,心脏突然狂跳起来。
  顾言之穿着WINNER的黑色队服,戴着耳麦,一张脸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看上去反而显得有些傲娇。这天他做了发型,刘海撩了起来,用发蜡结结实实地糊在了头顶上,原本被挡住的光洁额头露了出来,青春期的男孩子,怎么一颗痘都不爆呢……
  乔枝桠暗暗慨叹了一下上帝造人时的偏心,再一看,他已然拿起了麦克风作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YAN。"
  明明没什么情绪在里面,一看就是对这场比赛提不起什么兴趣来,偏偏周围的小姐妹们疯了似的呼唤:"哥哥好帅!哥哥好酷!哥哥是我的心头爱!"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纸袋,思绪猛地飘回到考场上的惊鸿一瞥。
  乔枝桠回过神来的时候,顾言之已经坐到了位子前。
  和《守护传说》职业联赛不一样,这种邀请艺人的明星赛不过就是为了吸睛,顺带圈点路人粉,上场的嘉宾大多都菜得抠脚,全靠队里的职业选手carry(输送),观众们大多都是来看脸的,因此明星赛邀请的职业选手的颜值在圈里必须也是能打的。
  WINNER这边上场的职业选手是顾言之和温承。
  乔枝桠还没见过温承,悄悄地问了问身边坐着的高乐美。
  "他是打射手的,也就是大家俗称的ADC,输出位。"
  "那顾……"
  "你男朋友打中单,法师。"
  乔枝桠干咳了两声,"男朋友"三个字,听来听去,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反而越听越顺耳?
  她胡乱地摇头,把目光放向大屏幕。
  解说员的话她愣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对于她这种对游戏一窍不通的"残障人士",唯一能分辨出的,只有比其他人要快上几倍的顾言之的手速。
  那双白皙的手握住手机,修长的手指托住手机壳,眼睛紧紧地望着屏幕,光坐在那里,就足够成为一道风景线了。
  太犯规了。
  一个男孩子,怎么可以每一个地方都长成她理想型的模样?
  更可气的是,这个理想型是她发誓怎样都不会染指的"游戏男"。
  乔枝桠呜咽了一下,顿时像泄气的皮球,瘫倒在座椅上。
  "好,我们现在看到YAN已经到达了对方野区,我强烈预感野区即将爆发本场比赛的第一波团战。果然,对方战队的打野TT過来了,好,此时,TT已经三级,且身上还有红BUFF(伤害加成),而现在的YAN只有二级,双方在等级上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再看WINNER这边的打野还在自家下路野区,对面野区还有对方法师,此时对方法师已经赶了过去,很显然,YAN这一波是一对二,那么他是会选择强上呢,还是撤退……"
  "撤退?"顾言之微微抿唇,"不好意思,没有撤退可言。"
  "我偶像要一打二!"谭小川激动得直起身子。
  身边的小迷妹呼喊道:"哥哥加油!"
  "此时YAN被对面强控的法师打了一套输出,只剩下半血,TT也顺势攻了过来……"
  乔枝桠瞪大眼睛,认真地看着屏幕。
  她扯了扯高乐美的衣角,问:"顾言之是不是挨打了?"
  "对。"高乐美郑重地点头,"你男朋友非要去对面野区一打二,现在被揍了。"
  乔枝桠想了想:"这不是5V5公平竞技游戏吗?为什么还能以多欺少啊?"
  高乐美:"……"
  "现在我们看到YAN虽然半血,但还是利用英雄自身多位移的优势,在被两个人围攻的情况下,将对面的法师和打野的血线压到和自身相差无几。"
  她只记得屏幕上的人物就像是无敌风火轮似的到处乱晃,然后对面的两个小人头顶的血条"噌噌"地往下掉。
  "不愧是我的偶像,秀啊!"
  她看不懂,但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YAN自身的血量已经非常残了,但是同样,对面的打野和法师也是大残,此时我们看到,WINNER这边的打野正在往对面野区赶……就是现在!YAN一个穿墙,对方法师技能空了,YAN回身反打……"
  "双杀!"谭小川跳了起来,"我的偶像双杀了!"
  "Double Kill(双杀)!"
  游戏提示音响起,全场沸腾。
  开局不到三分钟,顾言之在一打二的情况下,丝血反杀,成功拿下双杀。
  "天!秀!"谭小川坐立难安地搓手手,"我姐夫真的太强了!"
  乔枝桠一脸问号。
  第二场比赛结束,顾言之摘下耳麦,走向休息区。
  林万洲递来一瓶矿泉水,顾言之微微抬眸,道:"你每次笑成这样子的时候,我总觉得你又挖了什么坑。"
  林万洲坐在沙发上,道:"你这样说,我倒是觉得有些心寒。"
  心寒?不可能,心脏队长永不心寒。
  "我已经赢了两场了,第三场观众互动赛也赢的话,按照约定,职业联赛我要上场,不做替补。"
  林万洲点点头:"当然,我说话算话。"
  从洗手间出来,谭小川就开始"烧香拜佛"。
  明星赛第三轮,观众互动赛,要是这天他运气好到能上台和顾言之一起比赛,那简直就是历史性的同框啊!
  顾言之坐在比赛场上,大老远就看到了手舞足蹈的头号粉丝谭小川,目光一瞥,就看到了一脸茫然的乔枝桠。
  "黑粉?"他兀自咕哝了一声。
  温承的脑袋凑了过来 ,发蜡的香味差点熏得他眼睛疼:"顾美男,我刚才加了李心儿的微信,她约我周末出去吃饭。"
  "恭喜你啊。"顾言之收回目光,并不感兴趣。
  温承笑道:"听队长说你谈恋爱了?来看比赛了吗?"温承循着顾言之方才的视线望去,一眼就看到了手舞足蹈的谭小川,"是不是那两个女生中的一个?是哪个啊?"
  顾言之黑着脸说:"你现在越来越八卦了。"
  "别人的八卦我不关心,顾美男的八卦,我怎么说都得第一个知道啊。"
  顾言之轻哼了一声,不搭理他,扭头看向一边被请到舞台中央的林万洲。
  主持人开始宣布观众互动赛的赛程,林万洲雙手放在身前,身形修长,笑容可掬。
  顾言之冷不丁打了个寒战,又是这个笑容……
  "林队长,张队长,一到一千中,你们随便说一个数字。"主持人开口道。
  顾言之瞬间就明白了。
  现场观众席一共有一千个座位,一千个观众,现在林万洲说出来的数字就是等会要上台跟双方选手一起比赛的观众编号。
  林万洲微微眯起了眼睛,短暂的思考之后,他开口道:"三百八十九。"
  "现在,让我们有请三百八十九号观众上台参与我们的观众互动赛!"
  谭小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票根,气得直跺脚:"啊啊啊,三百八十八!就差一点!"
  高乐美:"我三百九十。"
  随后两道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在乔枝桠的身上。
  等等……三百八十九……
  乔枝桠机械地拿出自己的门票,指了指上面的数字,难以置信地问:"这是不是……三百八十九?"
  "是啊小乔!你简直是天选之女!"
  "啊啊啊!快上去!我的偶像……哦,不对,我姐夫在等你!"
  乔枝桠起身的那瞬间,只觉自己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沉。
  与此同时,不远处在舞台上的人惊得手机都掉在了桌上。
  顾言之直直地望向乔枝桠,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想,她早就已经被顾言之千刀万剐了。
  为什么偏偏是她……她可是对《守护传说》一窍不通啊!
  乔枝桠欲哭无泪地看着谭小川:"我可不可以弃权……"
  "你要是敢弃权我就把你是顾言之黑粉的事情捅出去!"
  乔枝桠:"……"
  乔枝桠再一次被迫营业。聚光灯打在她的身上,她硬着头皮穿过人群,缓缓地往前走。每一步都像是走在云端上,稍微偏一点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从刚才到现在,那抹凌厉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他的视线烧出了窟窿,直到站在林万洲身边,她的身子还在发抖。
  "好,WINNER战队的这位观众,请你简单地做一下自我介绍。"
  麦克风递到她面前,她环视了一圈,突然,人群中炸裂出惊人的叫声。
  "小姐姐!是我!我们之前在圆融商城见过的,上次我把你的奶茶弄泼了你还记得吗?哎呀,我们都是顾氏后宫的呀!"
  噩梦一般的"顾氏后宫"……
  乔枝桠咳嗽了两声,艰难地从嗓子里挤出她自认为已经嗲到发软的声音,小声道:"大家好,我是……"
  她顿了顿,眼睛一斜,不远处的顾言之正死死地盯着她。
  她勉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继续捏着嗓子说:"我是顾言之的粉丝。"
  心跳几乎要飙升到一百八,不一会儿,主持人的死亡提问又来了。
  "原来是YAN的粉丝啊!看来你一定很关注他吧!说说看,你都了解他一些什么呢?"
  完了。
  这下彻底完了。
  她对顾言之的了解仅仅停留在"性别男,C大补考法语十二分"的程度,现在她就算是把嘴巴说破皮了,怕是也找不到一丁点有用信息来赞美一下顾大偶像。
  对了,她还有这个可以说!
  乔枝桠咽了咽口水,道:"我知道,顾言之的卧室墙壁上都贴满了WINNER战队队员的海报,他卧室的房门上,是大写的‘YAN三个字母。"
  然后全场陷入了末日般的静默。
  她一眼就在观众席看到了目瞪口呆的谭小川和高乐美。
  "她是瞎编的……还是?"高乐美蒙了。
  "我也……不知道。"谭小川也蒙,"我偶像从来都没有在公共账号上透露过自己卧室的照片。"
  主持人:"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呢?据我所知,YAN没有在公开平台秀过自己的卧室哦。"
  不远处,温承一把抓住顾言之的手:"行啊顾美男,你都已经开始金屋藏娇了啊。"
  烦躁到爆炸的顾言之甩开温承,气得直咬牙:"说吧,你最好全说出来,说你不仅知道我卧室长什么样,你还在我的床上睡过!"
  温承睁大眼:"什么?你们睡……过?"
  "闭嘴!"顾言之气得肺都要裂开。
  关键时刻,还是林万洲解了围。
  他轻声道:"说来很巧,这位粉丝之前来俱乐部参观过。"
  主持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哈哈,参观到卧室去啦?"
  乔枝桠赶忙想了个说辞,道:"是言之哥哥真的超级宠粉,说要送给我一套签名明信片,让我在卧室外面等他,我就偷偷看见了。"
  台下传出阵阵艳羡的慨叹。
  "我们言之哥哥真的是实力宠粉啊!"
  "天哪,我太幸福了吧,我居然粉上了言之哥哥这样的偶像!"
  "呜呜呜,哥哥我爱你……"
  等乔枝桠坐到顾言之身边,明显感觉到周遭似乎被西伯利亚的强冷空气席卷过一般,空气稀薄得她就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顾言之就坐在她的身边,整张脸都写满了"不想活了吧"。
  是啊,都这样了,她还怎么活。
  比全国人民知道她是顾言之黑粉更加惊悚,现在她名正言顺地成为顾言之的头号死忠粉,从今往后,随意进出"顾氏后宫",自带人脸识别身份卡。
  没错,她,乔枝桠,C大电竞专业辅导员,WINNER战队"全能天才"顾言之的一号迷妹,绝无仅有,如假包换。
  ——誓死捍卫顾美男,犯我顾氏者,虽远必诛!
  连应援标语她都想好了,却突然听到了顾言之直击灵魂的拷问。
  "你玩什么位置?什么英雄?打什么战术?"
  什么位置?什么英雄?什么战术?
  她想起高乐美的话,弱弱地回了一句:"辅助……"
  顾言之和温承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把我打射手,她辅助我。"
  温承:"行。"
  喬枝桠握住手机的手止不住地抖。
  顾言之侧脸,道:"你倒是禁英雄啊。"
  她手忙脚乱地看着屏幕,问:"禁英雄是什么……"
  温承:"……"
  顾言之觉得自己的脑壳都要炸了。
  他低吼道:"你随便选一个英雄搬了就行!"
  乔枝桠差点就"哇"的一声哭出来:"怎么搬?搬什么?搬到哪里去啊?"
  顾言之:"……"
  谭小川看着大屏幕上乔枝桠涨得通红的脸,像是预料到什么似的,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总觉得,我姐要名垂青史了。"
  高乐美点头附议:"大概是要载入《守护传说》的史册。"
  谭小川又是叹气:"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带我姐过来看比赛。"
  这次高乐美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可以,这是爱情。"
  "好,我们看到本场比赛,Warm没有选择继续打射手,而是选择了上单,取而代之选择射手位的,是YAN。众所周知,YAN的每一个位置都玩得非常漂亮,但在这种5V5的团体赛中,很少见到YAN玩中单以外的位置。究竟今天YAN的射手表现会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顾言之的指导下,乔枝桠选择了《守护传说》中最简单的辅助,俗称"奶妈"。
  "一技能小回血,二技能控制,三技能大回血加护盾,天赋技能带弱化,对面有人过来打我,你就点弱化,听懂了没?"
  "听懂了。"乔枝桠缩了缩脖子,看了一圈之后,问,"那个……弱化是哪个?"
  顾言之:"……"
  他无可奈何地抬起头,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林万洲正面带笑容地望着自己。
  他重重地呼了口气。这个女人,满脑子的老古板,她要是会玩游戏,林万洲都能上树了。
  "从现在开始,一刻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我在哪儿你就在哪儿,就算死也要死在我边上。"顾言之异常不放心地瞥了一眼她的屏幕,然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那个手上拿了枪的才是我……你为什么要跟温承跑?"
  乔枝桠手忙脚乱地从温承身边撤开。
  温承笑道:"顾美男,你不要这么凶嘛。"
  和这边的情况完全不同,对面TQ选中的观众就显得好太多了,一个大二的计算机系学生,之前自己玩《守护传说》的时候排名最高在区前五十,甚至可以媲美一些新人职业选手。
  顾言之头痛欲裂。
  "不要顶塔!"
  "不要吃我兵线!"
  "技能加错了……"
  两分半,乔枝桠不负所望,送出了整场比赛的第一滴血,精准无误地送给了对方射手。
  顾言之气得胸口都要爆炸了:"你为什么要跟对面射手打架?"
  乔枝桠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他打我啊。"
  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你是个奶妈,明白?"
  "哦。"她闷闷地答了一声,从复活点灰溜溜地赶到了他身边。
  对面打野清完第一波野区,带着对面中单火速赶来gank(抓人),温承发了两遍信号,顾言之赶忙往后退了好几个身位,而后惊恐地发现乔枝桠还在对面塔下瞎晃悠。
  "回来!"顾言之的话音未落,气势汹汹的一群人冲向了她。
  "啊啊啊,救命!"乔枝桠吓得胡乱逃窜,为了救她一命,顾言之舍身上前吃了一套技能,残血近乎看不到血条颜色的乔枝桠已经慌到随便什么技能只要能按都按一遍的程度,结果被对面的打野扔中了一个飞镖。
  血量大残的顾言之道:"你别过来!"
  "我要给你加血啊!"
  "求你别过来!"
  "哈?"
  短短的三秒钟内,屏幕上的两个人物上演了猫捉老鼠的全部戏码,奶妈穷追不舍,射手狼狈逃窜,最后在自家塔下,飞镖爆炸,一鏢两命。
  空气陷入了短暂的凝滞。
  谭小川一把捂住自己的脑门:"我算是看出来了,我姐啊,干什么什么不行,送命第一名。"
  "买一送一。"高乐美靠在椅背上,道,"明白吗?这叫慷慨大气。"
  顾言之的脸黑得能反光,复活倒计时的空隙,他扭过脸来,怒道:"为什么要追过来?"
  "我看你没血……"
  "你不知道自己中镖了?"
  "我不知道这个镖也能把你炸死……"
  顾言之看向自己的手机屏幕,道,"温承,我就不应该跟你抢射手。"
  温承憋笑差点憋出内伤,他摇摇头:"没关系,是爱情啊。"
  好在顾言之的技术在线,总归还是有力挽狂澜的机会,即便是在开局五分钟以内乔枝桠疯狂送了四个人头的情况下,顾言之的射手还是发育起来了。
  谭小川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的偶像真的是太强了!不说了,我晚上回家就把我姐拉黑。"
  乔枝桠的左手操控着自己的角色行动,右手毫无章法地按着技能,哪个按键亮了按那个。
  顾言之一口气卡在了胸口,再撒不出去他可能立刻会暴毙。
  中单并不是温承最擅长的位置,加上李心儿和男模的水平也就一般,整个场子全靠顾言之一个人撑着,之前两局还有个挺稳的选手,这一局换成了乔枝桠,前期节奏就直接崩盘,到了后期,好不容易经济追回来了,可惜她的意识实在是太差了,打团毫无用处,全靠顾言之一个人疯狂输出。
  "现在在自家高地守塔,不要出去……"
  "高地?高地在哪儿?"
  顾言之:"高地就……"
  他的话音未落,还在塔下晃荡的乔枝桠冷不丁被对面的辅助隐身过来拉了出去,随后对面的输出位迅速跟上,乔枝桠还没来得及按技能,直接被杀了。
  没等其他人后撤,对面的人就以多欺少直接越塔攻了过来。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顾言之。
  他拧着眉头,嘴唇抿得很紧,胸口微微起伏着。
  "完了。"谭小川简直没眼看,"要凉了。"
  她意识到那个人是在很认真地战斗,拼尽全力力挽狂澜,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就因为她的站位失误全部搞砸了。
  乔枝桠低着头,看着自己暗下来的屏幕,距离她复活的时间还有十多秒,这边就只剩下温承和顾言之幸存,可对面五个人都在。
  可就算是她复活了,又有什么用呢?她什么都做不了。
  顾言之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的喉头上下滚动,指关节被自己捏得发白。
  "Defeat(失败)!"
  直到失败的提示音响起,乔枝桠这才如遭雷劈地惊醒。
  手机被顾言之随意地丢在桌上,他没说话。
  "恭喜TQ赢得本场比赛的胜利!但是根据三局两胜的规则,最终的获胜者还是WINNER!好,现在让我们有请双方选手来说两句!"说罢,主持人走向了比赛区域。
  乔枝桠站起身来,小声道:"那个,我……"
  她的话被打断,顾言之抬起头来,脸色并不好看。
  "你果然是我最大的黑粉。"
  乔枝桠:"……"
  主持人的话筒递了过来,顾言之说了句"谢谢大家的支持"就匆匆离场。
  "嗝。"
  乔枝桠一口都没吃,就饱了。
  她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一切发生得那么顺理成章,又似乎……有些缺乏常理。
  她默默地看着面前的林万洲,他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该不会林队长是故意选她的吧?!
  如果真是这样,林万洲图什么啊?图她菜吗?还有,哪个战队的队长会坑自家队员?
  "多吃点。"林万洲给她夹菜。
  "对啊,今天队长买单,多吃点哦美男嫂。"
  听温承这一句"美男嫂"叫的,她差点一口红烧肉卡在嗓子眼。
  偌大的包厢里只坐了六个人,而她"被迫营业",坐在了顾言之的右手边。
  乔枝桠悻悻地看着碗里的肉,毫无胃口,唯独顾言之左手边坐着的谭小川,兴奋得脸都发红。
  从进门到现在,顾言之的脸色一直都是黑的,她感受到一股从西伯利亚袭来的强冷空气正横亘在她脑门上,恨不得把她的头都给吹秃了。
  乔枝桠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冰源,他低头看手机,不说话。
  不对啊。按理说,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早该把她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才对,怎么到现在半点动静都没有?
  想不通。
  她歪着头看着面前盘子里的菜,冷不丁听见不远处的温承问:"哎呀,美男嫂,你是怎么俘获我们顾美男的心的啊?"
  "这……"她百口莫辩地望了顾言之一眼,道,"具体情况……你还是去问他比较好。"
  "顾美男不会和我们说这些的啦。"温承举起玻璃杯,硬是凑过去跟乔枝桠碰了个杯,"他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连恋爱这件事都没说,更何况是细节了。"
  哪有什么细节?根本就连恋爱这件事都没有好不好。
  乔枝桠:"其实我跟他……"
  "你出来一下。"她的话音未落,就被顾言之直接拽了出去。
  温承在后面直嚷嚷:"你动作轻一点啊,一点都不温柔……"
  温柔?她还能奢求顾言之温柔吗?她只求自己死得不那么难看就行了。
  走廊外的空调温度有些低,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抬头看,顾言之正一脸严肃地望着自己。
  "你是不是和林万洲串通好的?"
  她愣住:"串通什么?"
  "比赛的事。"
  比赛?什么比赛?什么串通?喬枝桠一头雾水。
  "什么……"
  "算了。"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再一次被打断,顾言之摆摆手,道,"以你的智商,这种剧情估计也不是你能编排的。"
  以她的智商?她的智商怎么了?!
  乔枝桠气得鼓起脸:"你这个人的嘴巴真坏。"
  "嗯。"顾言之并不否认,转而轻哼道,"人也真的很帅。"
  "你……是长得还不错!"这一点,乔枝桠认了,至少是很精确地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但是,人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顾言之抬眼,一副等她后续的样子。
  "长得不错,也不能嘴巴很坏……"乔枝桠说到最后,完全没了底气。
  "哦?是吗?"顾言之挑了挑眉,缓缓地往前走,他每走一步,乔枝桠就不得不往后退一步。直到最后,她挪着乌龟步子退无可退,身子抵在了走廊的墙壁上,这才不得不和顾言之保持相对危险的距离。
  她眨巴着眼睛,又听见他说:"那我是应该来跟你算算这么多天来的一桩桩、一件件,从我的耳机,到我的枕头,还有我的……"
  "可以!"颜狗屈辱地低头,"长得帅的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得到满意的答案,顾言之往后直了直身子。
  乔枝桠想了想,还是开了口:"你……都不生气的吗?我把你的比赛搅黄了,还做了很多……嗯,你懂的。"
  "是很生气,也很想喷你。不过呢,虽然你很菜,但我不和女生发脾气。尤其是打游戏输了让女生背锅这种事,正常男人都干不出来。"
  咦?这么好的吗?有点风度啊。
  虽然嘴巴有点坏,但心眼不至于那么小,算是配得上他那张颜值突出的脸了。
  他斜眼看着她,道:"况且,你也是被心脏队长给摆了一道啊。"
  "心脏队长?摆了一道?"
  乔枝桠的脑回路猛地碰撞出火花来。
  难道她之前想的没错?!难道,林万洲真的是来图她菜,来坑自家队员的?!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顾言之:"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让你输的?可是不对啊,他事先又不知道我来看比赛,他怎么预谋嘛?"
  "放心吧,没有你,他也会有PLAN B(别的计划)的。你只是恰巧撞在了枪口上。"
  "为什么要你输啊?"乔枝桠想了想,问,"是不是因为你太得意忘形,所以他要让你清醒清醒?"
  顾言之的脸微微一沉,他启唇道:"如果不是你,我输不了呢。"
  乔枝桠:"……"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她的锅呗。
  "对游戏一窍不通,还要来看比赛。"顾言之顿了顿,意犹未尽地拖了一个绵长的尾音,"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还不是垂涎我偶像的美貌。
  她的脑海中猛地想起谭小川的那句盛世名言,突然连反驳的力气都没了。
  下期预告:
  "咿——"高乐美阴阳怪气地哼道,"承认吧乔老师,你对顾大神,见色起意咯。"
  见色起意?
  怎么可以说出这么贴切的形容词。
  乔枝桠拖着脑袋,眼前又浮现出考场上的那张脸。
  白白嫩嫩,白里透红……嗯,真想咬一口。
 
张写写枝桠小川对面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孤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