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嗜甜


  新浪微博/@鹿灵Lorine
  小楚嗜甜如命。
  她是我身边为数不多的,每天都需要吃一个奶油卷才能活下去的女生。
  她流连于甜品和面包店,就连身上都带着一股泡芙味。
  她很可爱,笑起来时有浅浅的梨涡,讲话轻声细语,声音很好听,仿佛带着蜜。
  每次晚自习前只有四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就这样她还要拉着我狂奔过两条街,去寻觅她的新宠——奶油棒。
  托她的福,晚自习我们总是踩着点进教室,但如果不是这样,也许她就不会遇见随洲了。
  彼时学校的艺术节在即,随洲是舞台剧的总指导。虽然年龄跟我们一样,但随洲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长兄般的通透与沉稳,排练舞台剧的教室外也总是围满了人,清一色全是来看他的。
  按当时的情况,尊称他一句"风云人物"并不过分。
  小楚就是因为一张甜品卡,才和这位风云人物扯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那时候舞台剧正在选女主角,大操场上乌泱泱的人头。
  晚上的自习是纯自习,没有老师上课,我们快要迟到了。她一看,报名甄选女主就不用上课,而且还可以去蛋糕店领一个小布丁,于是即刻选择报名,没想到就这么选中了。
  她性格内向、胆小、不自信,又很怯懦,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被选中后的第一念头是弃权。最后却被随洲用一张甜品卡收买。
  这是学校给话剧主角的奖励,每人一张大面值的甜品店会员卡,男女主的金额最多。
  嗜甜如命的小楚无法抵抗这份诱惑,终于还是向甜品低头。
  虽然本质上是为了甜品,但是进到话剧组,她才发现大家的条件都很优越,少女的自尊心促使她开始减肥,她想要变优秀,好能配得上这个"女主角"。
  但越减情绪越低沉,有一次还因为低血糖差点晕倒。从那之后,随洲像是怕了她了,一日三餐都亲自带她出去吃,甜食投喂也从不缺席。
  每次她捏着脸颊上的肉,抱怨真的不能再胖了的时候,随洲总是会跟她说:"不胖啊,很可爱,刚刚好。"
  她确实不胖,但也不属于很瘦的那类,是有人会喜欢的那种身材,颊边有十几年还没褪掉的婴儿肥。
  但班上的男生总爱欺负她,追在她身后喊"小楚小楚",在我们这边楚和丑同音,听起来像在叫她小丑,也许他们只是捉弄,殊不知在情绪敏感的小楚内心,刻下了无法走出的阴影。
  很长一段时间,她走路都没勇气挺直背、抬起头。
  艺术节的话剧大获成功,随洲组织了越来越多的话剧表演。無一例外,女主都是小楚。渐渐有各种传言,说她是随洲的御用女主角,说他们在恋爱,说随洲喜欢她,说随洲瞎了眼。
  随洲告白的那天上午,小楚听到后桌的女生在讨论,说摸不清随洲的审美,是因为自己太帅了吗,怎么连小丑都喜欢。
  她把脸埋在碗里,连哭都很小声。
  其实她曾经很瘦,后来因为家庭变故,整个人异常消极,只有吃甜食才能拯救她的心情,让她不至于在悲伤中陷得更深。
  她终于还是拒绝了随洲的告白,哪怕这份喜欢是双向的,她也不敢。
  她想,这样的自己有什么好的呢,他应该很快就不会喜欢自己了吧?
  在一起的伤害更大。
  为了避免结束,她避免了一切开始。
  随洲按照她说的那样,没有再来打扰她。
  进入大学后,小楚慢慢走出了阴影,拥有了自己的世界。虽然还是喜欢,但不再依赖于甜食,她瘦了一些,可仍不是纤细骨感的那类。
  她没有向世界低头,从前是因为不行,现在是觉得不必。
  年底去买甜品时,抹茶蛋糕只剩下一个,据说是某个男顾客的预约,但那个男生还是将最后一个让给了她。
  开会员卡时,店员忽然问:"您的楚是哪个楚呢?"
  她愣怔一瞬,不好的回忆涌上心头,旁边的人却先一步回答:"楚楚动人的楚。"
  她骇然转头,就这么看见了随洲。随洲朝她耸耸肩:"我把蛋糕让给你了,作为交换,你能不能把微信号给我?"
  在小楚的叙述中,那天很冷,但她周身都弥漫着微甜的香气。
  她说好,然后终于看到了他久违的笑。
 
鹿灵会员卡舞台剧甜食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以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