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耀眼如他


  【一】
  我们很好。
  我的高中生活很好,爸爸的网咖经营得很好。隔壁小吃店的张阿姨经常来送吃的和秋波,爸爸留下了吃的,拒绝了秋波。他既不懂"吃人的嘴短",也不懂脱单之策。
  这种木头当年是怎样追到你的?
  ——千穗天国妈妈
  入学军训第一天,千穗在学校医务室遇见宋阳轩。
  医务室里只有两张床,被他们两个一人霸占一张。
  刚刚站军姿时,千穗感觉这正午的阳光就像直接把火辣辣的热油泼到了她脸上,又疼又痒。不想委屈自己的她当即把左腿往回掰了个九十度,然后找了个相对优雅的姿势,直挺挺地扑了下去。
  教官见状,淡定地让人把她拖出队伍,并送往医务室。
  宋阳轩来得比千穗早些,他在床上瘫着,额头上还像模像样地贴了一张不知起到了怎样作用的卫生纸。这脸倒是挺好看的,千穗眯着眼睛,没忍住,偷偷瞟了两眼。
  校医出去接电话,医务室内的二人齐刷刷地睁开眼睛,心有灵犀般,同时看向彼此。宋阳轩挑眉笑问:"装的?"
  千穗反问:"你也是?"
  宋阳轩将两只手交叠枕在脑后,懒懒地挑眉道:"这种天气还要硬着头皮参加那种毫无意义的集体活动?呵,我又不傻。"
  此言虽然"歪"且欠揍,但说进了千穗的心坎里,二人瞬间在偷懒耍滑这件事上有了强烈的灵魂共鸣,桃园结义般的友谊自此而生。
  可惜,二人尚未来得及"共襄义举,兴复汉室",来回游走巡查的训导主任就发现了他们两个的秘密。大事未成身先死……被罚绕着操场跑五圈的千穗坐在花圃的围栏石头上,喘得像一条热疯了狗。
  而她的队友宋阳轩,此时已经彻底颓了。他瘫在地上,呈大字形,脸色惨白惨白的,像纸片人一样。
  千穗凑过去,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用不用替你叫救护车?"
  他睁开眼,鄙视道:"我只是疏于锻炼,又不是身体不好,叫什么救护车?"
  宋阳轩挣扎着坐起来,他的个子高,手长脚长,哪怕坐姿像个猴,也莫名比千穗多了几分放荡不羁、不畏强权的叛逆与潇洒。
  千穗突然很有想要认他做大哥的冲动。
  "大哥,吃巧克力吗?"她从口袋里摸出存货,分了一半给宋阳轩。因为天气太热,巧克力已经有些软了。宋阳轩嫌弃地看了一眼,然后口嫌体正直地把它塞进了嘴里。
  "太甜了。"宋阳轩咋舌吐槽。
  千穗舔了舔嘴唇,附和道:"是挺甜的。"
  三十秒后,宋阳轩伸爪问道:"还有吗?"
  千穗:"……"
  刚刚不是还觉得太甜了吗?
  潇洒大哥瞬间变成真香定律打脸者,千穗觉得,宋阳轩伟岸的身姿在她的眼中突然矮小了许多。
  【二】
  军训结束了,虽然中间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但总体来说还算顺利。目前来说,成绩还不错(体育那种不计入高考成绩的科目,不算在内)。
  关于我先前同您提起的宋阳轩……算了,不说了,目前我还没有想到合适的评价。
  ——千穗致天国的妈妈
  军训结束后,就是学校安排的新生欢迎会了。
  高三专职学习,高二负责准备迎新节目,高一的新生自然也要加入其中。千穗被强迫报了小提琴独奏,每天晚自习都要到音乐教室去练习。练习途中的某一天,千穗像往常一样,孤身推开了音乐教室的门。她摸索着打开了灯,然后发现屋里站了一个人!
  本该空无一人的教室,为什么会站着一个人?还是一个红衣女人。
  一定是她开灯的方式不对!
  千穗淡定地摸到开关,把灯关上。
  她吸了一口凉气,倒数三个数,然后重新把灯打开。
  红衣女人还在,甚至转过头来,露出了她过分苍白的脸。女人向千穗走来,姿态扭曲,东倒西歪,像一条被海洋污染搞变异了的海带。
  千穗念经似的一遍又一遍念叨着"富强民主和谐",然后她失声尖叫,转身便跑。红衣女人追上来,死死捂住她的嘴,并把她拖进了教室。
  "别吵,是我!"有些低沉的威胁声,甚是耳熟。
  千穗定睛一看,这……这不是宋阳轩的脸吗?
  "我有一个朋友长得和你特别像,我相信,长成你们这样的肯定都是好人。"千穗的脸色惨白,跪地求饶,"大姐,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你之前还管我叫大哥,这就变成大姐了?"
  言罢,红衣"大姐"摘掉了他的假发,露出宋阳轩原本的短发来。
  千穗:"……"
  不知是谁给宋阳轩化了妆,这技术委实挺糟心的。白如纸的厚重底妆,大红大紫的眼影。脸上两坨圆滚滚的腮红,好像是直接把樱桃拍扁了粘在上面。最过分的是涂得七扭八歪的口红,大红色的,好像照着生鲜牛屁股一口咬下……
  这人戴着假发时,好歹还能把脸挡一挡。如今把假发摘了,实在是丑到了吓人的地步!
  然后他还穿着高跟鞋!难怪刚刚走起来像一条躁动不安的精壮海带。
  "对……对不起……"千穗哽咽,险些哭出声来,"我不知道你有这个特殊癖好,我什么都没看到,你千万别杀我灭口!"
  "宋阳轩,我又找来一双高跟鞋,你看这个尺码够不够?"人未到,声先到。宋阳轩他们班的班长许海平抱着鞋盒子晃晃悠悠地出现了。
  他看了一眼宋阳轩,转又死死盯着千穗,幽幽道:"这位同学,你看到了不该看的。"
  她果然是要被灭口了吗?
  然后,许海平向她深鞠一躬:"拜托你,一定要替我们保守秘密,千万不要说出去。"
  他們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关系?
  千穗对灯发誓"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后,拔腿便跑。不料宋阳轩突然一把将她薅了回来:"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保证,你肯定是想歪了。"
  千穗转身,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别担心,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癖好,我都会替你保密的。"
  ——所以,拜托留我一条小命吧!
  "这是在为迎新晚会做准备。"宋阳轩摇了摇假发,瞪着一双死鱼眼,没好气道,"都是许海平想出来的馊主意!"
  他们三班的班主任是学校里出了名的"老夫子",只想让学生学习学习再学习。听说从前他带的班级,连运动会都是直接弃权的。这次迎新活动,三班原也不想参加。但架不住班长联合众人疯狂请愿,"老夫子"拗不过,便和许海平打了个赌:如果要参加,就必须达到最好。如果他们班的节目,没有一个能拿到一等奖的,那全班抄写一百遍的《岳阳楼记》。
  为了不抄断手腕,许海平冥思苦想,决定让宋阳轩女装亮相,弹一段钢琴。为什么让宋阳轩女装?因为全班男生,就他最好看。
  "现在清楚了吧?"宋阳轩掰正千穗的脑袋,逼着她直视自己,"把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通通给我删除掉!"
  "噗哈哈哈……"千穗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么丑的女装,别说拿第一了,不被人打下台就不错了!
  "我帮你吧。"千穗憋着笑说,"我帮你重画一下。"
  千穗拿过两位直男准备好的化妆品,对宋阳轩的脸大刀阔斧地改革。半个小时后,成果出台。许海平看了半晌,尽己所能地委婉道:"谢谢您的帮忙,但您听说过那句话吗?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是的,许海平这个人,不太擅长委婉。
  宋阳轩照了照镜子,然后娇俏地捏起兰花指。他说:"我觉得我这样还挺漂亮的。"
  千穗不知宋阳轩是在安慰她,还是天生审美就有问题。但那一瞬间,她燃起了雄心壮志——不把宋阳轩画成王祖贤,她就把自己的性别改成男人!
  后来,在迎新晚会上,宋阳轩的女装钢琴独奏成功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而沉迷给他化妆,忽略自身练习的千穗,只拿了第二名。
  晚会结束后,宋阳轩也没急着换衣服。他斜倚栏杆,白裙飘飘,美似天仙。见了千穗,他向她挥了挥手,径直向她走来。然后,"咔嚓"一声,他穿着高跟鞋的脚脖子,扭了。
  他顺势抱着栏杆滑下,然后咬牙着说:"帮……帮我叫一下救护车,谢谢。"
  千穗:"……"
  【三】
  我把宋阳轩当大哥,他却想着要当我叔叔!
  ——千穗致天国的妈妈
  千穗的父亲——老千,经营了一个网咖,为了让女儿健康成长,他一般不会让女儿过来帮忙。
  但最近店里的服务员家里有事请了假,千穗周末没课时便主动过去做些力所能及的。她要做的也不多,有人按呼叫铃她就过去送送东西,仅此而已。
  十三号桌按铃,要了瓶水。千穗慌忙送去……这位客人竟然是宋阳轩!
  他刚刚结束了一把游戏,正瘫着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眼睛也没睁,直接伸出手指了指桌面,示意对方把水放在那儿就行。
  千穗直勾勾地盯着他,没动。
  宋阳轩意识到事情不对,缓缓地抬起眼皮。他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家。"千穗面无表情道。
  宋阳轩的嘴角抽了抽。
  千穗反问:"你怎么在这里?"
  宋阳轩坦然:"来查学习资料。"
  听他这正经的语气,如果不是显示屏上那大大的游戏界面,千穗还真就信了。
  千穗干咳一声,礼貌道:"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宋阳轩不服,冷哼道:"我去年就已经满十六周岁了。"
  "在我国,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而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千穗面无表情地道,"你连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都不算,就别和我这个网咖老板的女儿装成年人了。"
  她上前,拔萝卜似的准备把宋阳轩拎起来并丢出去。
  关键时刻,老千出现了。他大喝一声"住手",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制止了女儿的粗鲁行为。
  千穗丝毫不虚,扯着宋阳轩的衣领子质问自己老爸:"你怎么敢放未成年人进来?"
  因为是自家产业,千穗也不敢太大声,只好压低声音,但气势相当充足。
  宋阳轩被她拎着领子扯来扯去,也没怎么生气。他挑眉,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也未成年,不也进来了?"
  "这是我家!我当然进得来!"
  千穗拉过自己老爸:"这位,是我爸。"
  "这是我大哥开的,我當然也进得来。"宋阳轩抢过老千,挑衅道,"这位,是我大哥。"
  这是什么诡异的辈分?
  千穗呆呆地看向自己老爸。
  老千"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其实我是想认他做大哥的,但是年龄差得太多,说出去实在不好听。没办法,我只好让他认我做大哥了。"
  ——你们两个的辈分这么奇怪,有没有想过我该怎么办?
  宋阳轩很贴心,适时地给出了可行性意见。他说:"你该叫我叔叔。"
  千穗:"……"
  她能揍他吗?
  宋阳轩摸了摸下巴,认真思索道:"但我们毕竟还是同学,在学校,我们各论各的。"
  千穗去工具箱里翻了个钳子,放在手里颠了颠,很有威胁性。宋阳轩见状,扯过自家"大哥",忙道:"管管你闺女。"
  老千挠了挠下巴:"实不相瞒,她母亲去了以后,家里就全听她的。"
  千穗把弄着钳子,幽幽道:"解释一下?"
  此事虽由来已久,但解释起来也谈不上烦琐——
  某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老千忙里偷闲,给自己开了台电脑,开始玩游戏。这款MOBA游戏,刚刚开服他就注册了账号,距今少说也有十年了。那时候,千穗还小,是个爸爸说什么就信什么的奶娃娃。而现在,千穗已经长成了拎着扳手威胁他的美少女壮士。
  岁月催人,永恒不变的,只有他"不屈白银"的称号。十年了,还在"白银"的老玩家。当真的越挫越勇,不屈不挠。
  那天,眼见他落败,一个不知何时跑进来的少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说:"让我试试?"
  他什么都没问,直接给少年让了位子。
  然后他的败局,就翻盘了。
  少年抓住对方上高地时松懈的空档,肉身开团,将对面五人的阵型撕扯出一个口子来。只是一瞬间,他便解决了对方C位。队友紧随其后,完美完成零换五的团战,一拨反杀,直推高地。
  老千是经营网咖的,平时也见过不少操作好的大神。但像少年这种技术、意识皆一流的,倒是第一次见。
  他激动了,抓住少年的肩膀便问:"我能认你做大哥吗?"
  少年:"……"
  【四】
  宋阳轩说他想成为职业选手,但他的父母觉得打游戏不务正业,所以坚决不同意。
  真想把我那个游戏迷老爸借给他,不仅会全力支持他,甚至还会亲自上阵给他当经纪人。
  我其实有些羡慕宋阳轩,他有理想,有目标,可我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追求自己的梦想,其实是正确的事情吧。
  ——千穗致天国的妈妈
  老千给宋阳轩留了位子,让他在没有课的时候常来玩。
  千穗狠狠瞪了他一眼。
  老千这次没怂,认真道:"每一个少年,都有一个电竞梦。为父就是上了年纪,不然也得去拼一拼!"
  "他才十七岁!"
  "现在的电竞选手,有的十八岁就已经是征战多年的老将了。"老千揉了揉千穗的脑袋,用过来人的姿态给她炖了好大一锅鸡汤,"年轻的孩子都该有自己的梦想。并为它去拼、去闯,无论成功与否,等上了年纪回忆起这段岁月时,都不应是后悔的。你妈妈还在的时候,就希望你长大后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希望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可以为了自己的梦想去拼一拼。千穗啊,因为打游戏不想学习叫作不务正业,可能够去打职业的孩子就该让他站在更高的舞台上。"
  无论哪一行,做到最好,那便是最厉害的!
  千穗没再说话。
  她缓了好久,才幽幽道:"爸爸……就算你重返十七岁,估计也还是个倔强白银。"
  老千:"你真是我亲闺女。"
  与老千谈心后的第一天,千穗放学后冲进自家网咖,拆了一台看起来最新的机器。然后当着老千的面,直接雇车拉走了。
  与老千谈心后的第二天,千穗把网管请回了家,让他帮忙链接网线、下载游戏、测网速。
  与老千谈心后的第三天,放学后,千穗便去隔壁三班把宋阳轩劫到自己家去,然后把他按在各方配置都很给力的电脑前:"总去网咖不好,你要是想练习,就来这儿吧。"
  宋阳轩一怔,从面部表情分析,似乎是有些感动。
  他看向千穗,认真地问道:"大侄女,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千穗:"……"
  她控制住脾气,微笑道:"您先训练着,我要去学习了。"
  宋阳轩叫住她,说:"我需要队友。"
  "您看我爸爸,您……大哥,如何?"
  宋阳轩想了想,觉得算了。
  【五】
  宋阳轩说,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一般在15-25岁,再不出发,他就要老了。
  宋阳轩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成为电竞选手,但是他没有放弃。
  妈妈,我想和自己打赌,如果宋阳轩成功了,那我也要认真想一想,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千穗致天国的妈妈
  宋阳轩穿着白裙子,白球鞋,披头散发地跑来见千穗。他拍了拍自己的行李箱,认真道:"我要出发了。"
  千穗舔了舔嘴唇:"你为什么要打扮成这个样子?"
  "我父母正在全城搜捕我的踪迹,我这叫乔装改扮。"宋阳轩拎着裙角,仿佛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属性般转了个圈,"多亏当初许海平的馊主意,否则我还真不太容易来和你道别。"
  "特意来和我说再见吗?"
  "当然。"宋阳轩拍了拍千穗的肩,摆足了长辈的姿态,"谁让你是我大侄女呢?"
  千穗:"……"
  宋阳轩"扑哧"的笑出声来,他揉了揉千穗的脑袋,说:"再见的意思就是会再次相见,你下次见到我时,我應该已经成为职业选手了。你愿意相信我,并等我回来吗?"
  "我信。"
  她很想像古代送将军出征一般,说声"祝君凯旋"。可酝酿得脸色通红,也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宋阳轩已经走了,白裙飘飘,长发凌乱。没有那天弹奏钢琴时的美感,但就是有些自成一派的豪迈。千穗跑过去,一把扯住他的假发。假发滑下来一半,宋阳轩也站住了。他转身问她:"舍不得我?"
  "倒……倒也不是。"
  "那就是想要我的签名?以后我出名了,你就能高价转卖?"
  这倒是个发家致富的好主意!但千穗想说得并不是这个。
  她整理好逻辑,劝道:"要不再试着和你父母沟通一下吧。求他们给你一年的时间,如果成了,天高海阔任你飞。如果不成,就回来继续上学。那时你就是我的学弟了,别怕,学姐会罩着你的!"
  此时偷跑,其实是下下之策。没有父母的经济支持,他的私房钱很快就会用完。父母不出面给他办理休学,他就是真的没有回来继续念书这条退路了。而且,他往外跑,父母自然也能往外追啊。届时若当真把他从战队的青训营里薅出来,有些颜面扫地。
  千穗想着宋阳轩应该是那种叛逆少年,已经准备好与他论持久战。谁料他竟然十分通情达理,他说:"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那你觉得,我应该怎样求他们给我一年的时间?"
  千穗有些犯难。
  他们两个坐在路边的石阶上,一人拎着瓶可乐灌进肚子,佯装犹豫。
  千穗侧身扯着宋阳轩的裙子,试探地出主意:"要不你就穿着这条裙子去见他们,然后和他们说,如果不给你一年的时间去努力,那你就去泰国……"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宋阳轩用可乐瓶子敲中了脑瓜。
  还好,瓶子已经空了。
  【六】
  我相信他,我想帮他。
  ——千穗致天国的妈妈
  期中考试的成绩出来了,学校照例要召开家长会。千穗不怎么慌,其一,她的成绩还算不错。第二,他家听她的,老千同志没什么发言权。
  因为自己没什么后顾之忧,所以千穗才能一心一意地筹谋,给宋阳轩解决问题。
  计划第一步,打入三班内部。
  千穗缠上了"老夫子",天天跟在他身后溜须拍马。除上课,她几乎常驻"老夫子"的办公室。端茶倒水,鞍前马后。自家班主任喊她帮忙倒杯水,正在给"老夫子"捏肩千穗不耐烦地敷衍道:"你等会儿,先排队。"
  班主任心想:"你想转班就直说!"
  计划第二步,得寸进尺,与"老夫子"结盟,成为队友。
  这是一项大工程,千穗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将其劝服。最后,她使出撒手锏:"老师,你知道千盛网咖吗?没错,就是我们学校附近最大的那家网咖。实不相瞒,那是我家开的。只要您答应在家长会时把宋阳轩的爸妈单独留下。以后只要有你班的学生进网吧,我就立即通知你过去抓人。不止我家,学校附近这几家网吧,都有我的眼线。"
  "老夫子"喝了口茶,抬了抬眼皮,道:"成交。"
  然后就是安心等待家长会的召开了。
  教室内,气氛严肃且压抑。走廊里,千穗扒着三班的门缝,浑身都是特务气息。宋阳轩站在她身边,托着下巴道:"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得谢谢你。"
  千穗蹲在他身边,也托起了下巴:"刚认识那会儿,我以为你是那种早晚要把头发染成绿色的叛逆少年。现在我才发现,你这个人……其实挺有礼貌的。"
  她应该是在夸他,就是不太容易听出来罢了。
  嗯,肯定是这样的!
  宋阳轩调整好心态,认真问道:"你有什么梦想吗?"
  这语气,像极了选手刚刚参加完真人选秀,被导师追问有没有什么悲傷的过往。
  为人比较乐观千穗一时语塞,气氛陷入有些尴尬的氛围中。关键时刻,许海平出现了,他大声问道:"你们两个等着见家长呢?"
  "见家长"这三个字是能随便乱说的吗?
  三班教室的门开了,家长们陆陆续续走出来。按照计划,宋阳轩的爸妈会被"老夫子"留下。
  宋父见此阵仗,十分有经验地开始认错:"老师,阳轩又犯了什么错?您说,我回去肯定收拾他!"
  "老夫子"古老而庄重地笑了笑:"我就是准备了一个视频,来给二位看一下。"
  话音未落,千穗和许海平"嗖"地冲了进来,他们两个快速操作多媒体,开始播放提前准备好的视频。这是各大电子竞技的精彩集锦,以及电竞行业的相关知识普及。视频的最后,是宋阳轩的操作游戏人物大杀四方的高光时刻。
  宋家父母看完,一头雾水,他们木然地看向"老夫子"。完全不知道视频内容"老夫子"淡淡地看向千穗,无声威胁:"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一年时间!"千穗鼓足勇气红着脸道,"请给宋阳轩一年时间,让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千穗忽悠人,真的很有煽动性。不提宋家两口子听没听进去,反正许海平是有些泪目了。他一边哽咽,一边大声道:"就算叔叔阿姨不同意,我也要全力支持宋阳轩。我这就回去,把我这些年攒下的压岁钱都拿给他!"
  宋家父母:"……"
  宋父先反应过来。他叹了口气,问道:"我家那崽子呢?"
  闻言,宋家小崽子探头探脑地出现了。
  "去吧,一年。"
  他若是不同意,只怕宋阳轩这两个朋友就要募捐搞钱帮助他儿子私渡了。
  宋父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无奈道:"若是闯不出名堂,就乖乖回来……"
  千穗补充道:"那时候我就是你的学姐了!"
  【七】
  今天我看了预选赛的直播,宋阳轩杀出青训队,已经成为战队的正式队员了。
  我想更了解他,所以让老爸带着我打了两把游戏。看着那超鬼的战绩,我最终还是选择通过看他的直播来了解他。
  宋阳轩最近特别好学,经常在没有训练的时候让我视频给他补文化课。他特聪明,教什么会什么,就是经常盯着我走神,让我一度怀疑自己的脸上沾了东西。
  他还给了我比赛现场的门票,因为就要放寒假了,所以爸爸准备带着我一起过去。
  妈妈,我以后会站在什么样的舞台上发光发热呢?
  ——千穗致天国的妈妈
  趁着假期,老千带着"小千"去旅游了。
  旅游首先是要领略当地的风土人情。宋阳轩忙着集训,不能亲自带队,但是提前给他们做好了攻略。千穗买了一堆土特产,塞满了自己的双肩包。最后,她站在一家玩偶店前,看到宋阳轩常用的英雄手办,果断掏出私房钱,买了下来。 就是正式比赛的日子。父女两人早早来到会场外排队,老千还准备了宋阳轩的小灯牌,上书"阳轩崽崽,大哥爱你"。其他女粉见状,恨不得围着老千给他鼓鼓掌——"妈妈粉"见得多了,自称"大哥"的"爸爸粉"还真是不多!
  赛场上拿到C位的宋阳轩,操作如同打了鸡血。肉身开团后全身而退,闪现追人豪取四杀,越塔单杀敌方ADC,发育到后期一个人追了两个人打。他的每一次精彩操作,都能换来观众席粉丝的惊呼:"崽崽,妈妈爱你"。
  被宋阳轩唤作"大侄女"的千穗默默往椅子里缩了缩,她的辈分……是不是更低了?
  赛点局,宋阳轩操作着射手追着三个人狂轰滥炸。解说震惊,大声吼道:"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赛后采访,"小老虎"被主持人薅上了台:"今天你一个人包围了对面三个,当时是怎样想的呢?"
  "我想早点下班。"宋阳轩诚实道,"我朋友来了,我答应下班后要请她吃火锅的。"
  千穗想:"你被对方站队粉丝在网上围殴时,我是不会去给你控评的。"
  宋阳轩终于下班了,亲自带着"二千"去吃了火锅。饭后老千累了,自己先撤回宾馆。千穗想着自己还有一个没送出去的手办,便选择继续和宋阳轩轧马路。
  他带着她走过城市最繁华的夜景,走过富有当地特色的小吃街,走过午夜十二点的钟声。然后他从背包里拎出一个盒子,递给千穗:"生日快乐!"
  自从妈妈去世后便没有再过过生日的千穗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老千从来都记不住的,他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住。我……我能拆礼物吗?"
  他笑了笑:"当然。"
  宋阳轩打游戏时,凶得像狼。现在一笑,温柔得像金毛。千穗有些脸红,忙通过拆礼物来转移注意力。
  是小提琴。
  "老千说,你……你小时候学得特别认真……"宋阳轩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千穗的喜爱程度,像是交了成绩单寻求表扬的小朋友。
  千穗空出手,拿出买好的手办,塞进宋阳轩的手中。
  她说:"本来你的礼物只有这个,现在我决定附赠一曲。"
  她拉开架势,像模像样地开始"街头表演"。一曲略带瑕疵的《藍色多瑙河》,衬得她自信又漂亮。然后,她将小提琴放回盒子,轻声笑道:"我喜欢这个礼物。"
  "有想要成为小提琴家的冲动吗?"
  千穗微微一笑:"凭我的天赋,那绝对是做梦。"
  宋阳轩:"你可以不要这么现实吗?"
  "实不相瞒,我今天突然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她挑眉,笑问,"您看,我这小嘴巴巴的样子,以后去做游戏解说怎么样?"
  ——你是挺有这种天赋的!
  千穗倚着栏杆,开始畅想美好的未来:"以后,您在赛场上大杀四方,我就在解说席上呜嗷乱叫。您赢了,我就狂吹您的高端操作。您被对手打死了,我就痛骂对方不讲武德……"
  千穗还没说完,就被宋阳轩捏住了后脖颈。受制于人,千穗不得不直视宋阳轩的眼睛。他道:"好,我在赛场等你。"
  【尾声】
  盒子里的小提琴,是你和爸爸为我选择的美好未来。
  宋阳轩给我搞来好多专业的游戏解说视频,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山峰。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
  ——千穗致天国的妈妈
  编辑/颜小二
 
婆娑果大哥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醉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