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千分之一喜欢六


  上期回顾:
  萧祁墨为了和陆眠偶遇,假装扔垃圾,被陆眠一眼识破。
  "要走了?"萧祁墨问。
  "嗯,回去。"
  萧祁墨知道陆眠要回哪里,抬手指了指腕表,示意陆眠看时间。
  陆眠懒懒地抬头:"手表挺贵,手腕也挺好看。"
  萧祁墨早就知道陆眠说话噎人,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
  他无奈地摇了一下头,绅士地说:"十点了,我送你。"
  陆眠收起手机,上前一步,跟男人保持着三十厘米的距离,忽然笑得灿烂。
  萧祁墨微顿,不明白陆眠的笑从何而来。
  "萧先生也亲自丢垃圾?"
  陆眠突然往前倾了一下身体,伸手掂了掂那个黑色垃圾袋,空荡荡的,眼底的揶揄不言而喻。
  被现场拆穿的萧祁墨脸上有一瞬间的无奈掠过。
  第六章
  萧祁墨看陆眠静静地站在夜风中,身形单薄,茕茕孑立,莫名令人心疼。
  他忽地想起叶谨闻说过的话 :"一个人有多不正经,内心就有多伤情。说到底,陆眠也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
  很多人是父母手心里的小公主、小王子,嗷嗷待哺,从未断奶,她却以坚韧的生命力自力更生,独自绽放。
  萧祁墨也明白了,為什么"726绑架案"回来的另外四名受害者后来都成了死亡状态。
  那是因为从前被亲人放弃过,即使再回来也不会得到爱,倒不如抹除个人信息,换个身份重新开始。
  萧祁墨敛起心思,于晚风中伸出手,在陆眠柔软的碎发上揉了揉,动作温雅而绅士,完全是不由自主。
  "走吧。"萧祁墨又快速收回手掌。
  陆眠沉沉地斜他一眼,到最后也没说什么,"嗯"了一声后便上了车。
  车子原路返回。
  萧祁墨慢条斯理地打着方向盘:"神秘人‘十三号……他人确实不错。"
  这句话像是随口说的。
  但陆眠知道,像萧祁墨这种人,做事绝对不会没有原因,就像他接近自己是为了调查神秘人的下落一样。他就算随便说一句话,她也不能随便一听。对待别人她可以随意敷衍,可这个男人不行。
  陆眠的神色未变,只是淡淡地看着萧祁墨,示意他继续说。
  萧祁墨顿了顿,没在陆眠脸上看出什么异样。
  "他救了你们,也给了另外四个人新的身份,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人心。"
  "哦。"陆眠敷衍了一声。
  "说实话,神秘人是我佩服的人之一。他确实厉害,也很善良。"
  陆眠的眼神很复杂。
  "你呢?"
  "我什么?"
  "你想不想换个身份生活?"萧祁墨慢条斯理道,"不需要神秘人出手,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新的身份。"
  这话没有任何语言陷阱,完全是萧祁墨的肺腑之言。
  或许他也能给陆眠一个不一样的生活。他这么想。
  陆眠闻言,先是看了萧祁墨一眼,见他并不是在开玩笑,忽地轻笑起来。她笑起来很好看,黛眉杏眼略弯,容颜精致。
  陆眠微微倾身,将食指微蜷放在嘴边,用玩世不恭又有些调笑的语气道 :"新身份是什么?嗯?"
  陆眠微微上挑的语调,清润灵动的声音,又撩又"A"。
  萧祁墨开车的手微微收紧,偏头看过去,少女将身体倾向他,因为动作的原因,安全带束在她的身前有些紧。
  萧祁墨微眯着眼睛,快速收回视线看向前方。片刻后,他才沉着声音缓缓道:"什么都可以……"
  等到陆眠茫然地看着他时,他已经没说话了,只专注地开车。
  第二天,高三(1)班。
  苏珏像往常一样,来到学校后先掏出手机看群消息。
  不过苏珏还没看完,突然听到一个重大消息。
  "喂,你们听说了吗?我们换班主任了!"
  "为什么不让孙佳莹老师继续当班主任了?她又没有做错事。"
  有了解内情的人直接说道 :"孙老师已经不在鲲鹏中学了,据说被调到二中去了。"
  二中,一个教学质量、学习风气格外恶劣的学校,跟鲲鹏中学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所以孙老师到底为什么会被调走?"
  高三(1)班的同学都挺疑惑的,纷纷过来询问苏珏。
  "苏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苏珏出身好,家族声望高,一群高中生也自动以他为中心。很多时候,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他都能知道一点内幕。
  不过这一次,苏珏是真不知道。
  昨天因为隋愿的事情,爷爷很生气。但爷爷向来宽厚仁慈,不至于把一名优秀教师下放到二中,而校方也没必要为了一个隋愿这么做。
  苏珏摇了摇头,视线看向隋愿的方向。他以前从未注意过这个平头女孩,直到昨天她失踪,才第一次有了同班同学的概念。
  隋愿跟陆眠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珏起身,拨开座位旁边的一众男生,走向隋愿。
  苏珏一动,半个教室的人都跟着他动。
  陆心暖正在低头看书,也忍不住抬头看过去,面带微笑,整个人显得格外愉快。毕竟她成功地把陆眠赶出了陆家,心里爽得很。
  隋愿没有继续休息,坚持去学校上课。她昨天耽误了一天的学习,这会儿正着急补习,抬头看到苏珏站在桌前,怯怯地问:"怎……怎么了?"
  苏珏顿了顿,问:"昨天是陆眠找到你的?"
  隋愿点点头。
  "你跟她认识?"
  隋愿摇头。
  这个人的语气一听就很不好,她可不能给眠眠带去麻烦。
  苏珏有些懊恼。
  昨天隋愿失踪,他回家后没少被爷爷训斥,说他不关心同学,说能安全找到隋愿都是陆眠的功劳。
  他挺烦这样的。自从陆眠回来以后,爷爷嘴里就只剩下陆眠,连亲孙子都不管不顾了。
  苏珏倒是很想找陆眠问清楚,昨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到这里,苏珏抬腿直接走出教室。
  陆心暖一直默默地关注着苏珏,看他往外冲,赶紧放下笔跟了出去。
  教室里立刻有一群起哄的。
  陆心暖拦在苏珏面前,温柔大方地问:"苏珏,你干什么去?马上上课了。"
  苏珏回头看了陆心暖一眼,声音淡淡的,问题也很奇怪。
  "陆心暖,你了解你姐吗?"
  陆心暖错愕地抬头,苏珏并不是那种主动跟女孩交流的人,除了跟她说话多一些,从未见他主动谈论另外一个女生。
  陆心暖一直以为这是一种特殊对待,她在苏珏心里是不一样的。
  可现在,听着苏珏关注另一个女生,还是陆眠,她之前赶走陆眠的那点开心消失殆尽。
  "苏珏,你怎么了?陆眠从小就很古怪,跟我们也不亲,很少有人了解她。"随即,陆心暖又无奈地摇摇头,"更何况她现在已经跟我们斩断关系了。"
  苏珏拧起眉。
  "她昨天回家很晚,爸妈说了她两句。她收拾了东西就走了,还说让我们当她从未回来过。"
  "她去哪儿了?"
  "谁知道呢!她可能认识一些外面的朋友吧,不然怎么会回来那么晚?"
  这话说得,连苏珏都察觉到一丝不怀好意。
  苏珏深深地看了陆心暖一眼,抿着嘴唇,没再谈论这个话题,只是淡淡地问道 :"你为什么针对隋愿?"
  "什么?"
  陆心暖冷不丁地听到这话,整个人僵住了。
  苏珏继续开口 :"前天中午,你明知隋愿因为不能参加竞赛的事情心情不好,晚上为什么又让她替你画黑板报?"
  迎着陆心暖震惊错愕的眼神,苏珏的语气更加冷淡。
  "我问过一起画黑板报的同学了,她们都以学习忙为借口,把所有工作推给了隋愿,隋愿昨晚一直画到‘闭寝才回去。"
  压死骆驼的可能不是重物,而是一根稻草。正是因为这种处处被排挤的处境,才导致了隋愿离校。
  苏珏听说陆眠昨天找到隋愿的时候,她正被一群坏人围着。如果再晚一点,后果将不堪设想。
  陆心暖委屈至极,眼眶忽然就红了。
  "苏珏,我并不知道这些,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苏珏沉默着,少了温和,多了几分冷漠。
  "但愿吧。"苏珏丢下这三个字,抬腿便朝高一的教学楼走去。
  陆心暖看着苏珏的背影,手死死地攥紧校服,眼底藏着怨恨和不甘。
  苏珏来到高一(25)班的时候,高一年级松散喧闹的学习氛围让他愣住了。他再一想这里是25班,也就能理解了。
  学校明面上不说按成绩分班,实际却这么做。25班,已经算是垫底的班级了。
  苏珏随便往里看了一眼,便看见教室角落靠窗的位子正坐着一名短发少女。她端着一本书,安静悠闲地看着。她的脸上没有戾气和冷漠,一派云淡风轻。
  她前桌的两个男同学正满脸殷勤地帮她打扫桌面,又整理课本。
  "眠哥,你看行吗?"
  经过几天的相处,郭子皓和袁浩已经唯陆眠马首是瞻。他们觉得陆眠太酷、太有型了,从内心深处就想叫她一声"哥"。
  这绝对没有任何贬低之意,只有敬畏。
  陆眠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桌面:"挺好。"
  两个人立刻心花怒放。
  "眠哥,我在小卖铺淘的这支笔,手感细腻,重量匀称,粗细有度,绝对适合转笔。""瘦浩"恭恭敬敬地献出一支笔,夹在陆眠的两根手指之间。
  "胖皓"也不甘示弱,从桌洞里掏出一摞言情小说。
  "眠哥,这些小说中有你喜欢的吗?"
  陆眠觉得他们挺可爱,转着"瘦浩"递过来的笔,再随手翻了两下"胖皓"的那摞书,眼里压着一抹旁人看不懂的复杂。
  "放那儿吧,我慢慢看。"陆眠道。
  "好咧!"两个人喜滋滋的。
  转头看到外面有人盯着他们"眠哥"看,"瘦浩"立刻跑了出去:"同学,你找谁?"
  苏珏愣了一下,没想到陆眠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还有人愿意为她鞍前马后。
  他端着学长的架子:"喊一下陆眠,我有事找她。"
  果然是来找"眠哥"的。
  "瘦浩"拦在门口:"你是谁啊?找我们眠哥什么事?"
  "我是苏珏。"
  苏珏的名字,鲲鹏中学无人不知。
  即使是高一刚入校,在那群花痴女同学的念叨下,也都记住这个名字了。
  这种风云人物来这里找陆眠,很快就引起教室里同学的注意。
  好多女生眼神放光地看着门外,暗暗嫉妒为什么苏珏找的人不是她们。
  "瘦浩""啧"了一声,说了一句"你等着",就朝教室走去。
  "眠哥,苏珏找你。"
  陆眠闻言,微微偏头看向门口。对上苏珏那双冷淡且不耐的眼神,她勾起一抹邪笑笑,平静而淡然地说:"让他走。"
  "瘦浩"驚了惊,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很快便向苏珏传达了这条消息。
  "我眠哥说了,让你走。"
  苏珏反应一秒,随即很不可思议地看向嚣张的陆眠。
  就这么被毫不客气地拒绝了!苏珏很尴尬。
  他从高三部亲自来高一部找她,她这是什么态度?
  看看那群女生,有多少人做梦都想跟他有联系,陆眠这么做也太狂妄了。
  确实,教室里已经有好几个女孩凑成一堆,攥着拳头替苏珏打抱不平。
  尤其是班长白芳菲,端着一张娇艳明媚的脸,在心里又狠狠地记了陆眠一笔,再回头恋恋不舍地看向教室门口的苏珏。
  苏珏打算问清楚昨天是怎么回事的想法就这么被掐断了。
  苏珏也是一个自尊心较强的人,被人这么拒绝,扭头就走。
  "胖皓"和"瘦浩"有些担忧地凑到陆眠身边。
  "眠哥,苏少不会为难你吧?"
  他們心里担心,陆眠这个当事人却云淡风轻,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她修长的手指轻轻地翻着书页,面不改色,声音中带着狂妄和不羁:"那又怎么样?"
  "胖皓"和"瘦浩"更加崇拜 ,在"眠哥"眼里,那位大名鼎鼎的苏少顶多就是小学鸡水平吧?
  "对了,"陆眠那双好看的杏眼亮了一下,"知不知道图书馆在哪里?"
  "知道,眠哥,等大课间带你去啊。"
  "好。"
  第二节课后的大课间。
  一个瘦子和一个胖子中间夹着一名漫画美少女,朝着校图书馆的方向走去。两个男生说说笑笑,中间的美少女时不时地点头笑一下。
  那画面,让无数男生心里冒出来一个念头——为什么不是我?
  "眠哥,那边是艺术楼,那边是行政楼,那边是后山。""胖皓"一边走,一边指着各处介绍着。
  陆眠没怎么逛过校园,耐心地记下,伸手指着后山那边,偏头问:"后山那边有什么?"
  "说起这个……""瘦浩"压低声音,谨慎地道,"眠哥,后山有个禁地,我们不能去。"
  "哦?"陆眠来了兴趣,清澈的眸子里写着三个字——我要去。
  "瘦浩"无奈,继续解释道:"后山有一处亭子,那亭子特别邪门,进去之后人会不由自主地发抖、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你的脖子一样。学校不允许学生靠近,装了高压电网。听说亭子很邪门,所以……"
  每所学校似乎都有点灵异传闻,鲲鹏中学也不例外。
  陆眠的眼睛更亮了。
  "胖皓"和"瘦浩"怕陆眠出事,连连恳求。
  "之前有学生不死心进去过,才刚进去就觉得不行了。要不是救得及时,恐怕……从那以后学校便装了高压电网,眠哥,你可不要冒险啊。"
  "好的。"陆眠答应得十分痛快。
  她跟别人不一样,她那不叫冒险。
  "胖皓"和"瘦浩"面面相觑,怎么越说"眠哥"越想去了啊……
  两个人正担忧着,抬头一看,办公楼方向停着一辆奢华优雅的车,视线立即被吸引过去。
  "天哪,芜城这种地方还能见到这种限量车?"
  陆眠没多少兴趣,只是懒散地朝那边看,下一秒却眯起了眼睛。
  萧祁墨?
  张校长一路从办公室把萧祁墨送下楼,态度恭敬得不行。
  "萧先生,您真的决定了?"
  窗明几净的行政楼前,萧祁墨挺拔地站在那里,将挽起袖口的左手缓缓放进西裤口袋里,动作优雅又从容。
  他客气疏离地跟校长握手,平静地道:"张校长,请叫我祁主任。"
  张校长冷汗涔涔:"萧先生,您要不再考虑考虑?"
  这么一个大人物到他们学校当一个小小的教导主任,不授课、不开讲座、不领工资,只要求当一个管纪律的教导主任。
  从锦京来的大佬都这么闲吗?
  "张校长,后山凉亭的事你不想解决了?"萧祁墨慢条斯理地收回手,推了一下眼镜。
  张校长秒怂:"祁主任,那您什么时候方便来上班?"
  萧祁墨本想说过两天的,余光扫到不远处的某个少女。少女身材高挑,漂亮精致,即使站在人堆里,他也能第一眼看到她。
  陆眠,又见面了。只是,她身边多余的两个男生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不是亲自来学校,萧祁墨竟然不知道陆眠还有这么平易近人的一面。他那双藏在金丝边框眼镜后的幽深的双眸染上意味不明的情绪,声音低沉又性感,语气平静地开口:"现在就可以上班了。"
  张校长一脸疑惑,随着萧祁墨的视线看向不远处。那里正站着一名少女,也在看着他们这边。
  张校长虽然胆怯萧祁墨,却还是多嘴说了一句:"祁主任,那个女学生比较特殊。若是以后她做了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我们尽量采取温和教育。"
  这话倒是让萧祁墨更加好奇起来。
  "为什么?"
  "跟您说也没事。她是‘726事件的受害者,有人特意嘱咐过,尽量让她自由成长。可能是她家里有关系,所以才会比较照顾吧。"
  萧祁墨嘴角微勾,似乎在冷嘲。陆眠的家人都巴不得她走得远远的,怎么可能帮她做这些。如果不是陆家人,那肯定就是别人授意的了。
  这丫头身上的谜团真是越来越多了。
  陆眠隔着十几米远的距离,远远地看了一眼萧祁墨,然后径自走开。
  两个正痴迷车的胖瘦哥俩回过神来,赶紧跟上。
  "眠哥!眠哥!你走错方向了,图书馆在那边。"
  "你们回去吧,我去后山。"
  她还真去!
  "眠哥,不能去啊,要去也得我们陪你去。"
  陆眠没这个打算,已然走出很远,还朝他们挥了挥手。
  胖瘦哥俩都傻了眼,愣怔地看着陆眠潇洒悠然的背影:"完蛋了……我们闯祸了!"
  陆眠来到后山,没怎么费劲就找到了传说中的诡异凉亭。凉亭四周确实装着高压电网,想来这个凉亭也没办法拆除,于是只能用这种方式将它隔离。
  这个凉亭的确很迷。
  根据苏老爷子给的资料,绑匪最后的消失点就是在鲲鹏中学,具体位置不详。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也不得而知。
  陆眠需要仔细勘察整所学校,不能放过任何有问题的细节,或许这样,才能找到那群人真正的老巢。
  她慢慢地靠近凉亭,闭上眼睛,细细地感受着周围。不过还没等她感受到什么,身后就传来从容的脚步声,以及一道优雅温和的男人的声音。
  对方说:"陆眠,我来了。"
  陆眠听到声音,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脸上染着"你来就来,关我什么事"的厌世情绪,回头看向来人。
  萧祁墨不动声色地朝前走了两步,看着几米开外的凉亭道:"想进去?"
  "與你无关。"
  陆眠知道现在没办法继续探查了,掉头就往高一的教学楼走。她心中还是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偏头问了一句:"萧先生怎么会在我们学校?"
  萧祁墨笑了,挺优雅的,他慢条斯理地挽着衬衫袖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教导主任祁墨。"
  "教导主任?"陆眠不知萧祁墨什么意思,停下脚步,却还是乖巧地喊了一声,"祁老师好。"
  "我不是老师。"
  "祁主任好。"
  萧祁墨满意地笑了笑:"以后你们的纪律就归我管了,你要乖一点。"
  陆眠越来越听不明白萧祁墨的话,她看了对方一眼,他那意味不明的笑意让她愣了一下。
  莫名其妙。
  陆眠摇摇头,并不打算继续纠结。
  "祁主任,我回去上课了。"
  "真乖。"萧祁墨欣慰地夸了陆眠一句,随即缓缓地靠近女孩,很谦虚地讨教,"我对芜城不是很了解,中午帮我介绍一家餐厅吧。"
  "百度比我有用。"
  依旧是怼死人不偿命的画风。
  "我想,你也不希望以后再发生隋愿那样的事情,我这个新上任的教导主任不知有没有荣幸请你为我接风?"
  提到隋愿的名字,陆眠的表情就柔软下来。不就是一顿饭的事嘛,她请了。
  "放学门口见!"
  说完,陆眠踢踏着地上的小石子,悠悠然地走了。
  萧祁墨看了一眼那单薄的背影,再看了一眼被高压电网环绕的凉亭,眼神越发幽深。
  陆眠回到教室,胖瘦前桌急忙回过头来关心她。
  "眠哥,你没事吧?你没有闯进凉亭吧?"
  "眠哥肯定没进去,不然也不会在这儿了。"
  陆眠摆摆手,不欲多谈。正巧班主任丁猜进来了,紧急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热热闹闹的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我们学校聘请了一位新的教导主任,以后他重点抓你们的纪律。平时你们松松散散的,我这个班主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但人家是校方聘请的,他可不会给任何人留面子。你们要是被他抓住了,谁也保不了你们。"丁猜表情严肃地说道。
  讲台下一片哀号,感觉史上最严酷的纪律管理要来了。
  一群上课喜欢说话、开小差的同学默默地看向教室后门。
  这个新上任的教导主任还没露面就拉了一大波仇恨。
  丁猜讲完这件事后,就善良地把课间时间归还给学生。他一路从讲台上下来,走到陆眠桌边时,表情变得柔和又兴奋。
  "陆眠,好好加油啊!"
  丁猜指的是参加物理竞赛的事。
  陆眠朝着单纯的班主任微微一笑,如果老班知道她压根就不去参加竞赛,大概会难过?
  高三(1)班这边也在谈论着新教导主任的事。
  同学们正议论纷纷时,某个男生突然大叫了一声:"苏少,你又赚了钱啊!"
  谢辉阳一脸崇拜地看着苏珏,忍不住高声喊出来。
  "苏少,你真是天才,未来的金融圈之神。"
  这条消息如平地惊雷,炸得整个教室都喧闹起来。一群人迅速围住苏珏,两眼放光。
  苏珏内心也是震撼的,面上却一如往常那般平淡:"这都是小事。"
  在苏珏眼里是小事,但在其他人眼里,这样的能力或许他们追逐一辈子,都只能望其项背。
  "苏少,中午我攒个局,给你庆祝庆祝怎么样?!"谢辉阳仗义地说。
  苏珏赚了钱,心里高兴,连连摆手说道 :"是我该请大家吃饭,中午有时间的,大家一起聚个餐吧。"
  "苏少发话了,要聚餐啦,中午谁去,快来我这儿报个名!"谢辉阳平时跟苏珏关系不错,主动承担了这个活。
  苏珏没理会那些,看着手机上的大笔入账,有些失神。这次爷爷应该能对他另眼相看了吧?
  想到爷爷,苏珏又想起了陆眠。
  那个女孩冷漠而不可一世地拒绝见他,苏珏别提有多郁闷了,他还从来没受到过那种冷遇。
  "心暖女神,你中午应该有时间吧?"
  谢辉阳一边拿着小本子,一边凑到陆心暖的座位旁,目光暧昧地看着她,准备记下她的名字。
  这让班里其他女孩羡慕不已。她们心里跃跃欲试,却不敢报名,因为苏珏不喜欢和女生打交道。他唯一区别对待的就是陆心暖了。
  陆心暖脸上自然是有面子的,可想到早上苏珏对她说的那番话,她抿着嘴唇,矜持而含蓄地看向苏珏,内心不知道有多期盼他过来邀请她。
  可等了她一会儿,苏珏还是没有动静,只得摇了摇头:"你们男生去玩吧。"
  陆心暖这番话相当高明,算不上拒绝,也显示了大度,更表示:这是一场只有男生的聚餐。暗中打压了那些想去参加聚餐的女孩。
  班里很多女孩都黯淡地退了心思。
  陆心暖都不去,她们又有什么资格去呢?
  "心暖,你怎么不去啊?"陆心暖的同桌曾娜兴致勃勃地摇着她的胳膊,"只是吃顿饭而已。"
  "我……"
  "你要是不去,我们玩还有什么意思啊?"谢辉阳摊手。
  曾娜也连连点头,她还指望着沾点陆心暖的光,一起跟着去呢。
  直到苏珏从座位上起身,迎着全班同学瞩目的眼神来到陆心暖的课桌前。
  陆心暖心跳加速,强压着心底的期待。
  "中午过来吧。"苏珏淡淡地说,还没等陆心暖开心一秒,他又补充,"叫上陆眠。"
  陆心暖明媚姣好的脸瞬间僵住。
  "她……"陆心暖放在课桌下的手狠狠地攥着,隐忍地点了点头,"好,我试试。"
  他们的对话别人都听不太懂,只是有些好奇陆眠是谁?
  怎么感觉陆心暖好像只是被"顺便邀请"一样?
  陆心暖若无其事地应下来,又在心底狠狠地给陆眠记了一笔。
  她都把陆眠赶出去了,为什么陆眠还阴魂不散?甚至在她的世界里更加嚣张肆虐?
  既然这样……那好啊,那就让陆眠去好了。
  陆心暖这次要让陆眠彻底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很快,他们就确定了去参加聚会的人。
  陆心暖佯装大度,还特意邀请了几个跟她玩得不错的小姐妹。小姐妹们高兴地夸她,惹得她嗔笑连连。
  苏珏又邀请隋愿,但隋愿拒绝了。
  苏珏也不勉强,当即十分豪气地让家里人帮忙定了"MM记"的包间。
  一群学生兴奋地扔起了课本。
  "MM记"无人不知,餐厅才开业一年,却凭借高超的厨艺一跃成为芜城"排队都预定不上"的高档餐厅。
  众人无不期待。
  陆心暖跑到厕所,偷偷给傅曼发信息。
  "妈妈,苏珏中午请我吃饭,我就不回去了。不过……苏珏好像对姐姐有意见,你能不能让姐姐也过来,让她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给苏珏道个歉?"
  傅曼很快回复信息:"暖暖放心,妈妈这就给你姐打电话。"
  她的女儿能和苏珏这样有能力的年轻人交好,前途一片光明,她可不能让陆眠坏了好事。
  只不过是让陆眠赔罪而已。
  陆心暖收到回复,心里放心多了。她拨通陆眠的电话,仅仅响了一下就挂断了。如此,她就能留下通话记录,证明自己有跟陆眠联系过。
  "教导主任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在厕所里偷偷用手机的陆心暖吓了个激灵,立刻藏起手机,做贼心虚地逃出厕所。然而,外面并没有所谓的教导主任。
  察觉到是谢辉阳在开玩笑,陆心暖气得嗔骂了两句,心里却有了其他念头。也不知道这位新上任的教导主任什么来头,如果能想办法跟他交好就好了。
  陆心暖现在没有孙佳莹护着了,新的班主任看上去又有些铁面无情,她只得另想办法。
  傅曼一边想着苏珏这个孩子真有出息,一边拨通陆眠的电话。她也不管陆眠这个时候是不是在上课,又是不是方便接听电话。
  当然,陆眠即使方便也不愿意接听,一下就摁断了来电。
  她咬着笔管看向窗外,开始认真琢磨——到底请萧祁墨去哪里吃饭呢?
  恰巧赚了点小钱,就去一个差不多的地方吧?
  想到这里,陆眠掏出手机,伸出纤长的手指发了一条短信。
  中午放学后,陆眠慢悠悠地出了校门,懒懒散散地看向对面,就看见了那辆优雅奢华的车。
  陆眠特意挑人少的时候出来,这会儿看看周围没人,才勉为其难地坐上萧祁墨的车。
  车上,叶谨闻负责开车。
  陆眠和萧祁墨坐在后座,打过招呼报上地址后,车内一片死寂。
  萧祁墨放下财经杂志,有一句没一句地找话题 :"你订包间了?"
  陆眠点头:"订了。"
  "好订吗?"
  "好订。"
  前排开车的叶谨闻内心感慨:这尬出天际的对话啊!
  当高冷"墨爷"遇到直女陆眠后,这画风让他只想哈哈哈——
  车子来到"MM记"门口,萧祁墨先进去接电话。
  叶谨闻去停车,陆眠背着书包吊儿郎当地往餐厅里去。她一只脚还沒踏上台阶,身后就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陆眠。"苏珏从后面走来,眯着眼睛叫住她,他挺意外陆眠会来的。
  陆心暖也以为陆眠是来赴约的,心里暗自得意片刻,和几个小姐妹一起站在苏珏身边,完全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几个小姐妹问这个陆眠到底是谁,陆心暖没详细说,只低声解释陆眠得罪过苏珏,这次是来道歉的。
  一众人心下都有些了然,对陆眠的态度也就冷了几分。
  苏珏之前被拒绝的心情好了很多,心想陆眠到底是个女生,估计也是被自己炒股的能力惊到。这是好事,他也找回了身为苏家少爷的尊严。
  苏珏做了个"请"的姿势:"一起进来吧,我预定了包间。"
  陆眠挺茫然的,所谓冤家路窄也不过如此。
  看着一群盯着她的那些学生以及各种不怀好意的眼神,陆眠有些头疼,很不耐烦地揉着太阳穴,勾起嘴角:"你以为你是谁啊?"
  飘来的这六个字让一众学生蒙了,这怎么看都不像是道歉的态度吧?
  上市预告:
  听闻陆眠是个不学无术的小霸王,各路人马暗中看笑话
  学习垃圾?没有才艺?只会败家?
  陆眠冷哼一声——
  拳击高手、围棋职业六段、高考状元、炒股专家了解一下。
  萧祁墨× 陆眠
  腹黑大佬VS马甲少女
  长风万里,哪及我喜欢你的千分之一。
  连载到这里结束了,想知道这几个冤家在餐厅遇见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吗?想知道萧祁墨为什么总是向陆眠打探绑架的事情吗?敬请期待《千分之一喜欢》上市吧!
 
兜兜有铜钱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