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心脏骤停短篇小说


  1
  林教授现年五十八岁,在南京某大学讲授美术史,由于治学严谨,不苟言笑,所以大部分学生都不太喜欢他。譬如,其他老师经常会和学生们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对学生们走神、打瞌睡、玩手机之类的事情,也都基本是不在乎。只有林教授,他会用手指使劲地敲讲台,提醒那些正在走神或者打瞌睡的学生会被扣学分,甚至是直接没收了他们的手机。于是,只要是上林教授的课,同学们往往就会产生再次重返高中课堂的错觉,而那些吃过亏的学生更会在私底下骂他是老古板,老顽固,是旧时代的守墓人,甚至有人还会骂一些更难听的话,不一而足。   林教授还有一句令人诟病的名言:"照相这东西,是非常可怕的,你们都晓得吧?"   每次讲这句话,林教授都会使得教室里先是刹那间静谧一片,随后则会接二连三地冒出一阵阵隐约可闻的窃笑声,那情形简直就像有一股股幽灵正游荡在教室里。而接下来,那些吃过亏的学生就会千方百计地想整他,并还戏称为"整蛊",都是周星驰的电影看多了。   譬如五年前,16届03班的张横山一听林教授那么说,就立马一举手并直嚷嚷,"林老师,你说照相非常可怕,那是不是像我们古人所说的,你是害怕照相会摄走你的魂魄、吸走你的血啊?"   仅此一言,同学们就都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林教授先是皱了皱眉,然后就解释起来,"哦,那倒不是,所谓照相会摄人魂魄、吸走人血之说,那都是极其愚昧也极不科学的。当然了,照相机刚刚兴起时,并不是只有我们古人会担心被摄走魂魄,吸走人血,其实就连很多外国人也一样,也将其视之为妖术……"   很快,一向喜欢卖萌的秦佳就萌萌地问起来,"林老师,既然是这样,那你干嘛要说照相非常可怕呢?"   林教授这时站在讲台上,眉毛依旧笔直,嘴角却慢慢地翘了起来。他又整了整白衬衣的袖子,就挺直略微有些弯曲的脊背,然后转身龙飞凤舞地在黑板上写下一个词:"真实"。他再倏地转身面向同学们,那半白的鬓发则在灯管人造光的映照下,陡然凸显出一种钢铁般的光泽。   林教授铿锵有力地说,"同学们,我之所以说照相非常可怕,那是因为我们通常所谓的真实,其实是一个你根本不可能达到的概念!"   同学们都被林教授的气势给镇住了。   林教授的目光又以匀速扫过整个教室后,才接着说:"有一句话叫眼见为实,但是人的眼睛并不够准确,经常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影响,所以你通过眼睛所得到的认知往往是朦胧的,而一旦转化成记忆,那则肯定更加地模糊。现在有了照相机,它是比人肉眼更精确,而且善于保存,可是照片就真实吗?错!"   林教授使劲一敲讲台,把重音压在了"错"上面。然后,他又摸了一下眼镜框,才继续往下讲,"正因为人的肉眼是不够精确的,所以人类在认识事物的时候,就会动用全身的感官去认识和记忆它。比如花朵,我们可以先去摸一摸,这是触感;再去闻一闻,这是嗅觉。由此,我们对花朵所形成的印象则是立体的,鲜活的。可是,照片却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平面,可以说是死的,即使不P图,你也会觉得照片里的景象和现实大不一样……"   这时,一个名叫白天明的学生也突然举手问,"林老师,既然人的肉眼并不准确,那你依靠眼睛所画出来的人物是不是就更不真实啦?应该更不如可怕的照相机吧?"   这个问题可就刁钻了。因为熟悉林教授的人都知道,他主要是热衷于画人物像。在空闲时,他喜欢画自画像或者给妻子和别人画,那是他最热衷的一种消遣活动。因此,白天明这句话也就属于大不敬了,显然具有极恶毒的讥讽意味,使得若干隱晦的窃笑声再度蔓延了起来。   林教授的表情则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先是冷冷地瞥了一眼白天明,然后他就将右手握成拳头,以宣誓一般的姿态砸向自己的胸口说:"我的画里面包含着我的感情,包含我对事物的认知,是我内心的真实,因为我画的其实是心相!"   这时,一个名叫苏哲的学生也举手问,"林老师,您所说的心相,指的是感知之心吗?"   林教授使劲一点头,"对,我指的就是感知之心,宋人吴处厚在《青箱杂记》中曰: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这句话就是说人应该以心相为上也……"   就这样,林教授就被张横山给起了一个"心相怪人"的绰号。   2
  林教授在成为"心相怪人"前,他就已经以实际行动,多次诋毁、甚至是抵制过照相了。譬如,他从来不照相,哪怕是单位里组织旅游,或者是去外地学习,甚至是同学们的毕业典礼,他都坚决不肯拍集体照。而且,就连那些必不可少的证件照,包括第二代居民身份证,他都是用二十年前的照片办理的,简直是不可理喻。   事实上,就因为林教授从来不照相,所以单位就渐渐地排挤他了,起初是同事们开始疏远他,然后是单位组织旅游、学习的名单上也不再出现他的名字,而他本身则是始终故我。   林教授出生于苏北农村,世代务农,家境贫寒,本来以他的条件,他是同样要一辈子务农的。可是谁也想不到,1982年高考时,他却"呱唧"就考到了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更是来南京某大学当起了教授,简直是太顺太传奇了。   据说,林教授从三岁就开始学画画了,而他的启蒙老师则是村子里一个喜欢画石头的大傻子。那个大傻子整日整夜就知道盯着各种石头画画,早就受尽了大家的白眼,就连小孩子都喜欢拿石头子去砸他,唯有林教授却觉得他格外亲。起初,林教授是学着大傻子的手法,用树枝在地上学,用石头片在砖块上学,结果久而久之,他也就画得有模有样了。再后来,有一个南京知青来到他们村,他则又跟着这个酷爱美术的知青学,最终还不等这个知青返城回南京,他就一鸣惊人地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   林教授在北京攻读时,由于生活拮据,经常会饿肚子,于是后来他就去路边摆起了摊子,既靠给人画像赚到了不少钱,同时也进一步磨炼了自己的技艺。当时,由于很多人买不起照相机,照相很不便宜,所以愿意出点小钱而给自己画像的人非常多。而现在,街头画像则纯粹是在追求艺术,估计就是倒贴,那都未必有人乐意让你画。   事实上,林教授虽然屡遭学生们诋毁,但是有一小部分学生,却还是对他很感兴趣的。譬如大二那年,苏哲为了看林教授画画,就曾在冰天雪地里站了一个多小时,差点没把自己给冻死。   那天早晨,苏哲起来晨练时,刚刚小跑一会儿,他就突然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当时,由于头天晚上下了一场雪,而且雪花还仍在纷纷扬扬着,于是天地之间就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使得整个校园、尤其是小花园里就像是铺着一块莹白的地毯,并把那些长椅、花坛、树枝、灌木丛也都装点起来,恍如新娘出嫁时的婚纱。   而那时候,林教授则就站在小花园的长廊外,手里握着画笔,身前支着画架,正在屏气凝神地描绘着他面前的景物和林夫人。当时,林夫人就坐在花廊里一个石凳上,仪态端庄,举止婉约,极像古典美人,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静谧之美。   苏哲悄然来到林教授身后时,他的画作已经完成了一多半,主要是已经画好了林夫人,但还没画四周的景物。于是,苏哲就也同样屏气凝神,压下心中小小的惊讶,紧盯着林教授的画笔和那幅画。而这时候,林夫人与整个花廊,似乎正被一种能够撕裂时空的伟力从现实世界里剪裁出来,然后放置到了这幅狭小而绵薄的画布里:微微起伏的积雪、积雪覆盖灌木丛所形成的凹陷、被雪水打湿的树枝、银毯上面尚未融化的雪粒,所有这一切,连同林夫人因为寒冷而悄然蹙起的眉头都被截取出来了,几乎与现实中的景象别无二致,甚至在油彩与曦光的混合中,这幅画比现实更要美。   但是,林教授卻仍然紧握画笔,审视着这幅画。   于是,时间仿佛一下子就停顿了,苏哲和林夫人、林教授都像雕塑一样伫立在冰天雪地里,唯有微寒的晨风在这个场景中来去自如。后来,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久,林教授才重新拾起笔,再次行云流水地勾勒起来。   结果,苏哲仅是一恍神,就见画中的林夫人的发间多出了一朵花。那朵玫瑰花极精巧,花瓣重重叠叠,末端还氤氲着淡淡的嫣红,而在深藏的花蕊之间则夹杂着一些零星的雪粒,使得林夫人陡然之间就多了一种楚楚动人的风韵。而那时候,林夫人则突然就对林教授、或者是对苏哲微笑起来,并还露出两个迷人的酒窝。结果,苏哲也不知道究竟是咋回事,好像仅是轻微地颤栗了一下,他就立马联想到了"蒙娜丽莎的微笑"。   3
  从那天起,苏哲就更留意起了林教授,并打听到这样一些事:一是他和林夫人生有一个儿子,现在他们儿子是在美国华盛顿某研究所工作,并娶了一个美国媳妇,已经很少会回来看望他们了。二是林夫人是北方人,现在是在南京某中学教音乐,由于林教授的缘故,她也同样不太爱照相。三是他们并不住在大学校园里,而是住在仙林大学城管委会附近,至于他们的房子大不大,那则不得而知。   苏哲实在想不到,虽然他越来越羡慕林教授夫妇,甚至还把他们当成了现代版的神仙眷侣,可是仅仅两年后,就在他即将毕业时,他却突然看到林教授的胸前戴了一枚孝徽,原来是林夫人病逝了。据说,林夫人是因乳腺癌去世的,从发病到去世,前后仅不过三个月,简直是猝不及防。   如此一来,林教授就更不可能参加苏哲他们毕业班的集体合影了,因为他现在实在太悲伤、太颓废了,好像整个人一下子就垮掉了,整天总是痴痴呆呆的。而这一次,别说是苏哲了,包括张横山、秦佳和白天明在内,大家则都没有再来奚落林教授,而是全都感叹不已。   大学毕业后,苏哲因和张横山、秦佳、白天明等人全都留在南京,所以他们也就时常会聚一聚,基本是一个季度聚一次,而每次聚会时,大家则都会不可避免地聊到林教授,并继续拿林教授开玩笑。   第一次聚会时,大家重点是聊林教授会不会很快就再恋爱再结婚,因为他毕竟是一个有车有房的教授,想要再婚肯定并不难。结果讨论下来,除了苏哲外,大家都是认定林教授肯定很快就会展开新恋情的,至于再婚还是不再婚,那则谁也说不好。   第二次再聚会时,由于大家都没掌握林教授已经恋爱的任何信息,于是秦佳为了调节气氛,就给大家爆了一个料。据秦佳说,三年前,为了确认林教授给人画画时是不是真的要先摸一摸,闻一闻,她就以身犯险而一再央求林教授给她画像了。结果有一天黄昏,就像传说中那样,当林教授在办公室里给秦佳画像时,他还真就摸了她,闻了她。当然所谓"摸",他仅是摸了摸秦佳的发丝,而"闻"则主要是闻了她的发丝和脸蛋,并没有太多出格的地方。   苏哲第三次参加聚会时,他就突然听到了一个既很令人振奋、却又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信息。据秦佳说,林教授现在不仅喜欢拍照了,而且与我们普通人不同的是,他从来不会用自己的iPhone8去拍照,而是特意买了一台价值五万多元的佳能胶片相机。   秦佳是听一个学妹得知这些情况的,由于有图有真相,甚至连视频都有好几个,于是有关林教授的这些情况也就千真万确了。首先是上课,林教授现在总喜欢带着照相机去上课,每次走进教室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则是给教室和同学们拍两张照片。起初,学生们还以为这是林教授按捺不住拍照的新鲜劲,所以才会拍教室、宿舍、食堂、办公室这些平常无奇的地方,可是好多天过去后,他却依然天天如此,这可就令人啧啧称奇了。于是,很快就有学生想问原因,而林教授则回答说,"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到吗?它们每天都是不一样的!"   结果,这句话就又成了林教授的另一句名言。   从这天起,苏哲还又听到更多有关林教授的事情。   譬如,林教授现在已经迷恋上了旅游,只要是他还没去过的地方,无论是自驾游、跟团游、短途一日游、长途七天游或者是驴友组队的穷游,他都肯定会去的。其实,林教授的旅游目的主要是拍照,除了自己拍风景,他也会请别人给他拍照片。但是,林教授却有一个令人诟病的怪癖:就像一个有洁癖的女人那样,他不仅从来不用自己相机给别人拍照,而且他也从来不让别人触碰他的相机,你充其量只能替他按一下快门而已。   有一次,林教授跟团旅游时,他和一个名叫柳卉的女子熟识了,经常会请柳卉替他拍照片,而他也会礼尚往来替她拍几张。柳卉四十来岁,她不仅同样是一个仪态端庄、举止婉约的女子,气质颇像林夫人,而且她还明显是对林教授有点意思的,而林教授则也显然对她颇有好感,倘若照此情形发展下去,没准他们很快就能双宿双飞了。可是,任谁也想不到,有一天,柳卉因为自己的相机坏了,就想跟林教授共用一台相机,结果她才刚刚笑盈盈地提出来,就遭到了林教授的断然拒绝,差点没把她给气死。   4
  某次聚会,苏哲还听到了这样一件事。   校长看到林教授丧妻后性情大变,很同情他,于是当学校举办某场学术研讨会时,就把他加进了名单。会议期间,林教授倒也发挥得很到位,尤其是他的发言更是受到了某泰斗的青睐,可以说是替学校出了彩。然而,还是任谁也想不到,当泰斗后来兴致勃勃地想要跟林教授合影时,他却遭到了林教授的断然拒绝,使得他的老脸一下子就鼓成了红鲤鱼。当时,林教授还对这场学术研讨会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声称"像这类附庸风雅、互相拍马屁的研讨会,以后最好不要搞,否则是很可怕的……"   那天晚上,众人听到这个故事后,就都纷纷议论起来。   张横山津津有味地嚼着红烧肉说,"唉,这个老顽固,我本以为他喜欢照相了,就与时俱进了,没想到他却还是食古不化……"   白天明则是慢悠悠地剥着小龙虾说,"唉,可不是咋的,看来他这辈子算是完蛋啦……"   秦佳已经喝多了,脸颊红扑扑的,她很快就嘟嘟囔囔地说,"哎,我说同学们,要不然下次聚会时,咱们把老林也叫来吧,要是他能来,那可就有意思啦!"   众人立马就都振奋起来了。   张横山更是手舞足蹈的,"对对,下次就请他一起来,到时候咱们好好整整他,看看他这脑袋瓜子里到底装了多少水?……"   白天明却很快就泼起了冷水,"行了,你们就别吵吵了,咱们又没办法把他叫过来,瞎吵吵有鸟用啊?"   秦佳抬腿就踢了白天明一脚,"滚,你这个二货,啥叫瞎吵吵啊?事在人为嘛!"   张横山一把搂住秦佳肩膀说,"对对,事在人为,佳佳,那这事就由你来组织吧,如果你真能把老林叫过来,那我保证送你一个LV!"   秦佳顿时就乐坏了,"行,横山,那咱们就说定了哈……"   聚会刚结束,秦佳就缠住了苏哲,先是卖了一番萌,然后则嗲声嗲气地约他一起去拜访林教授。因为她知道,在他们这届学生中,林教授最欣赏的人就是苏哲,譬如那次她请林教授替她画画时,她就曾听林教授这样评价过苏哲,"其实,你们这帮同学中最有思想的人还是苏哲,假以时日,我相信他肯定会有大出息的!"   林教授虽然不是金口玉言,但是因为他惜字如金,平时极少夸人,于是他这句话也就有意义了。至少在秦佳看来,只要苏哲肯出马,她就肯定可以收获到那个LV的。只可惜,可能是苏哲太有思想或者是太没思想了,反正无论秦佳怎么卖萌怎么嗲,他都始终是无动于衷,因为他可从来没觉得自己跟林教授关系匪浅啊。   最终,秦佳则又恼火地踢了苏哲一屁股,"滚你大爷的,难道没你这个张屠夫,姐还真得吃混毛猪呀?"   两个月后,苏哲就接到了再次聚会的通知,本来他已经不想再参加这种聚会了,因为聚会老是吃吃喝喝的,根本就没什么意思。况且,他现在已经跟女友同居了,与其去跟别人吃吃喝喝,那还不如在家陪女友呢。   可是,白天明却立马就打消了苏哲"不去"的念头,因为他说秦佳已经联系好林教授了,今天林教授铁定去,倘若"你这个最有思想的家伙"都不参加,那你岂不是要让林教授失望吗?   如此一来,苏哲也就不得不去了,因为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挺想见见林教授的,想要看看林教授现在的精神状态。而这时候,由于一场秋雨正在跳探戈,节奏感很强烈,已经从昨晚跳到了现在,甚至一直跳到了黄昏,直把天地之间全给弄得烟雨蒙蒙,因此当他后来不得不去赴宴时,他还很难得地叫了一辆滴滴,并在雨中观察了小半个南京城。   这次聚会已经提高了档次,是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大包间里举办的,人也来得更多。以前聚会基本上就十几人,可是今天却来了四十几个,已经达到一个班级的规模。其实,这些人是由当年几个班学生凑到一起的,因为大家都曾选修过林教授的美术课,所以被秦佳等人一忽悠,就都来了。   张横山一看到苏哲,就咋咋呼呼地迎了过来,"来来,苏哲,你快说你今天赌啥啊?"   苏哲一下子就愣住了,"赌,赌啥?"   秦佳赶紧眉飞色舞地说,"苏哲,咱们现在已经分成两拨人马了,我们这边是赌老林今天肯定会给大家拍照的,而张横山他们则是赌不会,你就说你究竟赌啥吧?"   白天明则进一步解释说,"至于赌注,除了横山和秦佳外,我们都是赌谁输谁出一百块钱的!"   苏哲忍不住问,"他俩赌的是啥?"   众人立马就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白天明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哦,他俩赌得狠,如果秦佳输了,她就会跟老张当众接吻的;反之如果是老张输了,那他就得给一万大洋啦!"   秦佳竟然又直嚷嚷,"苏哲,要不然这样,只要你肯站到我这边,那我今天就免费让你亲一亲!"   苏哲虽然一向很温和,可他这时却恶毒起来了,"行了,秦佳,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我才不稀罕你的嘴哩!"   5
  苏哲说完那句话,就赶紧从大包间里逃出来,想要回家陪女友了。可他万想不到,他才刚刚来到大厅里,他就看到了已经鬓发半白的林教授,并被林教授给叫住了。当时,林教授正用相机对着大厅正中央的凤凰雕塑,显然是在取景,结果苏哲刚一进入取景框,他就声音洪亮地叫起来。   林教授说,"来来,苏哲,你来得正好,快替我拍张照!"   苏哲赶紧叫了一声"林老师"。   林教授又比比划划地安顿着苏哲说,"你看啊,蘇哲,一会儿你别管我站在哪,你只要将镜头对着这个方向,直接按这个快门就行啦!"   苏哲再替林教授拍照片,他就不禁犯起了迷糊,因为林教授并没有站在正中间的位置上,而是一会儿偏左,一会儿偏右,看上去很不协调,就好像特意在给某个人留着一个位置似的。   拍完照,林教授就将苏哲拉到一旁说,"哎,苏哲,你最近咋样?我咋听说你失恋了、还把自己给弄得失魂落魄啦?"   直到这时,苏哲才知道这样一些事。原来,秦佳为了能让林教授来参加聚会,曾经找过各种各样的理由,但是林教授却都拒绝了。而这一次,秦佳则是谎称苏哲因为失恋而一直失魂落魄、甚至还得了抑郁症等等,最终因为林教授毕竟是很欣赏苏哲的,所以才答应了,想来劝导一下苏哲。   有鉴于此,苏哲也就赶紧想要拉走林教授,想要另外找个地方,单独请林教授坐坐了。可是,林教授这时却表现得很豁达,很大度,而且还劝苏哲一定要"随遇而安"、"既来之则安之"等等,最终他和苏哲就都昂首挺胸地出现在了秦佳等人的面前。   接下来,这场聚会就成了"整蛊会"。   刚开始,张横山和秦佳、白天明等人对林教授还都比较有礼貌,也比较克制,可是等大家全都酒酣耳热后,他们也就不再受师生关系约束了,而是不停地向林教授敬酒,并都找了各种五花八门的理由。譬如,张横山是说他马上就要结婚了、要和林教授同喜一下,秦佳是打的感情牌、讲她如何怀念林教授当年的那些教导,而白天明的理由则是他失恋了、要跟林教授"一醉解千愁",等等。   起初,林教授是很诚惶诚恐的,那情形颇像那些正被狂风暴雨所侵袭的残花败柳,可是当酒越喝越多后,他却还是放松了下来,甚至就连一直抱着相机的手也松开了。结果,林教授刚一放松,他就重新威严起来了,于是就像在课堂上那样,他很快就给大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二十年前的某个黄昏,林老师骑着一辆凤凰自行车,想去接他正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时,骑着骑着,就听左前方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原来是出车祸了,一辆皮卡车先是把一个骑摩托的红衣女给撞飞了,而当皮卡车赶紧急刹车时,那个刚刚抛落下来的红衣女则被压在了皮卡车下。   当时,林老师和若干路人纷纷跑过去后,他们就都赶紧想把红衣女给救出来。而那时候,红衣女则还没有死,而是一直痛苦不堪地呻吟着,一直汩汩汩汩地流着血。可是那时候,有个记者模样的家伙却一直不停地在他们旁边拍照片,拍了一张又一张,拍了一张又一张,甚至还直接对着红衣女的头部、面部拍了好几张。   林老师简直快要气疯了,他很快就狠狠地踢了那家伙一脚,"你他妈的拍什么拍?快来救人啊!"   那家伙果然是记者,他不仅亮明了自己的记者身份,而且还说,"看她伤得这么重,就是救出来也肯定不行了,你们继续救,我来多拍一些珍贵的资料哈!"   后来,红衣女终于被救出来后,果然就不行了。   那天晚上,林老师几乎做了一整夜的噩梦,甚至梦着梦着,那个红衣女还陡然就变成了他妻子,还是一直痛苦不堪地呻吟着,还是一直汩汩汩汩地流着血。林老师更是万万想不到,第二天上午,他不仅在晚报上看到了昨天那起车祸的新闻,而且还同时看到了两张大照片。结果,由于那两张大照片实在太血腥、太清晰、太栩栩如生了,甚至可以看到混杂在深红血液当中的脑浆,他则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立马就"哇哇"地呕吐起来。   事实上,就在林老师撕心裂肺地呕吐时,一幅混杂着鲜血、脑浆、哀嚎与凄绝的画面就永久地定格到了他的脑海里,而这恰恰也是他后来一再拒绝照相的根本原因。因为在他看来,任何一位画家都绝不可能去画这种凄绝而血淋淋的画面,而这种貌似真实的画面其实也同样不真实:它仅仅是捕捉了某种事物的某一个点,某一个层面,而且因为它特意把这个点、这个层面给无限放大了,所以它还是极其可怕的,就像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彼此洞察到对方的阴暗面那样。   起初,秦佳也是和众人一样,一直沉默了好久,可她终究还是无法抵挡自己的好奇心,于是她很快就问起来,"那,那,林老师,既然你一直恐惧拍照片,你现在咋又迷上照相啦?"   6
  林教授现在是很平和的,他又自己抿了一口酒后,就讲起来,"我妻子突然去世后,有一段时间,我的脑子整天都是乱糟糟的,简直比一团浆糊还要乱,弄得我根本就没办法再画画了。而那时候,我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我还有很多事必须做,譬如有很多旅游景点,我妻子一直想去看一看,但是她却始终都没有去成,所以我必须把那些地方画出来,并把她也画进那些山山水水中……"   现在众人又沉默起来了,都在认真聆听着。   林教授则又缓缓地抿了一口酒,"后来,还是我小侄女提醒了我,她说你还是应该学学照相的,因为画画实在太慢了,而拍照则显然快得多,假如你在拍照时特意空出一个位置来,然后再把我婶子画进去,那样你岂不是就能如愿以偿啦?而且,我小侄女还对我说,现在视频技术很强大,等你把你以前所画的那些画全都拍成照片后,你还可以用电脑将那些照片做成视频并配上美妙音乐的,倘若那样一来,那你和我婶子也就可以永远在视频中朝朝暮暮啦……"   林教授显然还想说下去,却被张横山给打断了。   张横山还一把就搂住了林教授,"哎哟,行了,行了,老林,你的意思我们全都懂了,你就别说了,咱们现在该进行下一个项目啦……"   林教授很快就呆住了,他实在没想到,自己不仅被学生给骗来了,而且还被学生们拿来打赌了。而实际上,就像一个任人宰割、任人玩弄的大傻子那样,无论他现在怎么做,无论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他都是无法改变这场赌局的,   林教授更想不到,由于他立马就义正辞严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甚至还怒不可遏地教训起了张横山等人,他还导致事情很快就升级了。譬如,秦佳很快就急眼了,开始疯疯癫癫地央求他,或是卖萌,或是发嗲,或是把自己给整得可怜兮兮的,那情形就跟有人想要逼良为娼差不多。而这时候,除了苏哲想制止这种局面外,其他人则都在瞎起哄,欢天喜地,手舞足蹈,反正看热闹是不嫌事儿大的。   其实,苏哲现在早就无能为力了,因为他一旦想替林教授解围,他就会被人给拉走了。尤其是他最好的朋友白天明,甚至都差点跟他翻脸了,你说大家玩得这么嗨,你在旁边瞎捣什么乱啊?   再后来,秦佳越玩越疯,她则干脆一屁股坐到林教授的大腿上,并搂住他的脖子说,"哎哟,老师,你就别磨唧了,你就从了奴家吧,啊?"   林教授这时已经窘得脸色酱紫了,"我我我……"   张横山竟然一把就抢走了林教授的照相机,"哎,佳佳,我现在可是要加码啦,只要你敢跟老林接个吻,那我就再给你一万大洋啊!"   林教授则在这时突然发威了,他不仅一把就推开了秦佳,而且他还立马扑向张横山,想要抢回他的照相机。只可惜,纵然他是一头豹子,那也显然是老豹子了,加之他现在又已经喝了不少酒,所以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抢回照相机时,他竟然脚下一滑就"呱唧"摔倒了,并还贴着地板而"刺溜"了好几米。   苏哲一把甩开白天明,就扑向了林教授,"老师,你没事吧?"   林教授虽然已经蹭破了胳膊,但他还是苦笑着说,"没事,没事,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苏哲赶紧扶起林教授说,"走,老师,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啊!"   秦佳却又陡然堵住林教授说,"不行,老师,你不能走,我现在很需要这笔钱,所以我今天必须要赢的!"   话音一落,秦佳的眼泪就"唰"地淌了下來。   林教授虽然已经颤抖起来,可是仅仅颤抖没几下,他就赶紧使劲地点了点头,"好吧,秦佳,既然你们非想跟我照一张相,那就照吧,反正照相又死不了人!"   接下来,林教授就果真和大家合影了,并还特意请来了服务员,主要是让服务员来按快门。而实际上,现在有关林教授的赌局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除了苏哲和林教授外,大家现在全都很开心,嘻嘻哈哈,哈哈嘻嘻,就好像他们人人全都征服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强敌。   苏哲现在也没有想太多,他只是让自己更紧地紧挨着林教授,并用自己眼睛的余光打量着林教授的侧面。苏哲很快就吓坏了,因为他看到林教授的脸颊突然就变形了,先是一痉一挛,然后则是不停地抽搐和扭曲起来,结果他才刚刚听到服务员按快门的"咔咔"声,林教授就突然身体一歪而倒在了他的怀里。   据法医说,林教授是因心脏骤停而突然死亡的。
 
苏赢聚会教授老师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雁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