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四门塔我无法拒绝你的美


  四门塔是山东济南重要的风景名胜,也是一座城市的灵魂皈依。我的每一次近距离的走进,都是一场美的朝圣。无论是遥遥相望的龙虎塔、小龙虎塔,还是庄严光华的四方佛像、千佛崖摩崖造像、墓塔林以及残留的碑刻,其圆润的面孔、细腻的线条、斑驳的墨迹都着实引人驻足。我无法拒绝这种神圣之美、高洁之美和永恒之美,正如我无法拒绝乡野间一朵野菊花的乍然绽放,山崖里一丛白百合的淡淡清香。
  北宋文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第八卷记载:"济水又东北,右会玉水。水导源泰山朗公谷,旧名琨瑞溪。有沙门竺僧朗,少事佛图澄,硕学渊通,尤明气纬,隐于此谷,因谓之朗公谷。故车频《秦书》云:符坚时,沙门竺僧朗,尝从隐士张巨和游,巨和常穴居,而朗居琨瑞山,大起殿舍,连楼累阁,虽素饰不同,并以静外致称。即此谷也。水亦谓之琨瑞水也,其水西北流经玉符山,又曰玉水。又西北径猎山东,又西北枕祝阿县故城东,野井亭西。"四门塔,最古老的见证人当属那个叫朗公的和尚,他选择这块风水宝地建寺兴佛、作法弘愿,受到朝廷和皇帝的资助供养,引来海内外人士前来交流文化,冥冥中他用心力无边为这块土地开光赐福。历经朝代更迭,几经劫难动荡,神通寺毁圮后四门塔成为重要历史文物遗存。我冥冥中觉得,是历史这双无形的大手选择了四门塔,四门塔最终以它的独特和永恒,庄严和刚毅,坐实了济南这座城市的美学江山和精神重心。
  走进四门塔,我沉溺于四方佛的慈祥面孔。四尊佛像,走过了千百年,辉煌了千百年,它们究竟是从何而来,怎样诞生的?它们又是经过了哪些工匠之手日夜不息的凿刻和打磨?那些脱落的碎片,那些细微的残损,那些凹凸的残痕,就是历史的细节,我好像再往前走一步,就踏入长长的时空隧道,与那段历史拱手承接。每一尊佛像都是供养,不知不觉,那些供养者也成为了雕像的一部分,余温犹在,令人敬畏。我痴缠地想到,倘若能够穿越回到当年香火旺盛的时期,我多么想当一个健步如飞的小侍童,每天端茶倒水看流云,研墨诵经听钟声,在佛光普照中尽享安详的时光。
  走进四门塔,我沉醉于龙虎塔和小龙虎塔的艺术光华。佛塔的深邃和神秘永远要超出人类的想象力,当我远望龙虎塔,当我仰望小龙虎塔,陡然徒生精神飞升的轻盈,佛影神韵,飞天漂浮,令人逸兴遄飞,如梦如幻。就像敦煌"守护神"常书鸿先生曾说过的:"在面对敦煌的四百九十二个洞窟、两千座彩塑、四万五千平方米壁画时,你无法不感受到心灵的震颤,除非心似坚冰。"
  当年,从山东大学考古专业走出的考古学家郑岩,就曾参与过龙虎塔和小龙虎塔的测绘发掘和文化保护。四门塔寺前院后,苍柏竹林,留下他劳作的足迹和探索的心路。与他一起合作的还有恩师刘敦愿的儿子刘善沂。他们一定仰望过四门塔的月亮和繁星,目睹过神通寺遗址上最黑的夜空;他们也一定欣赏过被雪花装点一新的龙虎塔与小龙虎塔,就在或高处测绘或低头画图的时候,他们已经浑然不觉地进驻到了那段历史。短暂的浸润也是永恒,也是幸福。倘若写一部昔日四门塔的"十二时辰",他们毫无例外就是最美"守夜人"。
  佛塔是艺术形式载体,也是灵魂重生载体,铺展细节对比会发现,龙虎塔、小龙虎塔自带四门塔的精神DNA,很多雕刻图像与四门塔一脉传承,遥相呼应,而美国哈佛大学艺术史与建筑学教授汪悦进,从龙虎塔浮雕净土变相分布情况展开研究,得出两种信仰的矛盾与冲突:"龙虎塔的雕刻包含两个时空连续统一体,由此构成了沿两条轴线的运动,一种是从释迦牟尼云山净土变到兜率天宫的弥勒净土变;另一种是从降魔变到阿弥陀佛净土变。如此说来,这一设计将兜率天宫和阿弥陀佛净土都看作令人神往的目的地。"可见,两者之间并行不悖,但是内部也存在矛盾,这与供养者的身份不同有关,有贵族、有僧众、有平民,自然存在文化差异和迥异追求,所谓的差异不仅是价值观的不同,今天来看这也是精神归属的实质问题。然而,佛塔背后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呢?小龙虎塔最早是由谁来给命名的?两座佛塔的浮雕图像与四门塔又有哪些相似之处?这些,都是历史隔空抛掷给我们的"潘多拉魔盒",等待后人伸手接住,一一打开后去解开谜底。
  走进四门塔,我迷恋于那些被人忽略的边边角角,那些犄角旮旯处的民间讯息。四门塔前大步流星走过的长袍僧人,墓塔林里屈腿半蹲静静凝视的背包大学生,涌泉竹林之间嬉戏打闹的孩童,九顶松上安家筑巢的鸟儿,拾级而上放慢脚步的老年夫妇,九塔寺里山水相映的迷幻景色……还有,寺院前后的泉流、飞瀑、草木、石狮、塔影、碑刻,我都颇感兴趣,用目光一次次漂洗,内心有说不出的欢喜和安详。我甚至觉得,一石一砖,一梁一榫,一泉一竹,一花一木,都蕴藉禅心佛香,凡是经过之人,都无形中蒙恩受福,远离杂念,成为美的布道者。
  从四门塔回来伏案书写,我觉得不是自己在执笔,而是四门塔本身就是长在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从前没有唤醒,一旦启动心底那个叫"乡愁"的按钮,它立马竖起耳朵,如家乡的泉子一般汩汩冒出,從腕端缓缓流淌到纸上,汇聚成一条闪着光芒的大江大河。作家祝勇在书中写道:"故宫让我沉静——在这座宫殿里,我度过了生命中最沉实和安静的岁月,甚至听得见自己每分每秒的脉搏跳动;但另一方面,故宫又让我躁动,因为那些逝去的人与事,又都凝结在这宫殿的每一个细节里,挑动我表达的欲望。"面向四门塔,我深有同感。或许,当人们阅读我的文章时,我内心深处的躁动会有所平复,因为阅读本身也是生命的对话,也是心灵的敞开。当越来越多的游客和读者走进四门塔,聆听千年古塔的历史回响,追寻朗公和尚的创业足迹,探索艺术世界的奇异景观,重新定义我们这座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古城,有所感动,有所发现,有所改变时,我想,四门塔一定会大放光彩,文物保护工作也会更上一层楼。
  四门塔,我无法拒绝你的美,正如我无法拒绝老街巷里一眼无名泉的洗濯,正如我无法拒绝大明湖畔一茎残荷的倩影。这种美万种表达,只有一种意义,那就是抵达永恒,与日月同辉,同天地共枕,令我深深眷恋,又无限惆怅。
 
钟倩净土小龙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依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