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们去看熊猫吧短篇小说


  1
  在三十层楼的阳台上,能看到动物园,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像散落在地上的一块绿绒布,很多隐于其中的动物看不到。   尹亮抱着女儿点点,给她指着动物园。   点点问:爸爸,什么时候去看熊猫?   点点快三周岁了,说话口齿很清楚,最近可能动画片看多了,一直吵著要去动物园看熊猫。但尹亮工作太忙,总抽不出空来。   尹亮的妻子林雪也是太忙了。   平时孩子都是住家保姆带。保姆是尹亮的二姑,二姑没孩子,尹亮妈照顾到点点半岁,跟林雪吵架了,再不愿意来上海,于是二姑来了。   尹亮说:要不让二姑带点点去?   林雪说:你二姑不识字,公交车都不会坐的。   尹亮说:那打车来回。   林雪说:动物园这么大,要是迷路了怎么办?   这倒是个问题,两人还没结婚的时候,去过一次动物园。虽然只过去了四五年,但尹亮回忆起来,像是上辈子的事。   唯一还记得的是,那天下着小雨,他俩没带伞,手牵着手去熊猫馆,但动物园像个迷宫,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些指示牌走着走着就到头了。   林雪也想起来这件事了:我们一起去看过的,但没找到。   尹亮说:是蛮奇怪的,你说抹布大点儿的地方,怎么就找不到呢?   林雪说:可能再找找就找到了。   尹亮沉默了会儿,说:是啊,我们后来放弃了。   林雪侧过身子,背对着他,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尹亮伸手把灯关了,外面在下雨,昏暗中雨声时大时小,尹亮听着听着,也快睡着了,林雪突然说了句:你从楼上看着小,其实不小的。   2
  第二天一早,点点醒了,又吵着要去看熊猫。   尹亮没办法,说:要不你请一天假,带她去吧?   林雪在吃早餐,头都没抬,说:今天开会,都定好了我主持,不好请假。   尹亮说:要不我们凑个周末?   林雪说:周末动物园人肯定特别多,现在天气凉了,小孩子容易传染病毒。   尹亮不说话了,点点两岁半时,吵着要去公园划船,林雪不让,说周末划船的人太多了,尹亮支持:人多才热闹啊,再说划船是锻炼身体抗病毒的。   结果点点回来当天夜里就发高烧了,他和林雪折腾了一夜,第二天还都给单位请了假。这事林雪从来没骂过他,但尹亮知道,她一直记着的。   林雪说:要不你请一天假自己带她去?   尹亮说:行!   林雪抬头:今天?   尹亮说:今天算了,我得提前一天请假。   点点嘟着嘴不高兴了。   尹亮摸了摸她的头,说:乖,爸爸说话算数,答应去就一定去!   3
  当天下了班,尹亮去找领导请假。   领导说:半天吧?   尹亮说:半天来不及。   领导说:那你这陪孩子去动物园玩的假算病假还是事假?   领导五十九岁了,再过三个月就退休,但他不想退,就算退也想被返聘,因此这一年总是以单位为家,每天都像打了鸡血,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   领导说:尹亮你是八零后吧?   尹亮三十三岁,挂到了八零后的末梢儿上。   领导慢悠悠接着说:现在就业形势很严峻,很多零零后都出来上班了,我这六零后都不敢懈怠啊,平时周末都主动过来加班的。   尹亮咬咬牙:那就半天吧。   领导说:半天去什么动物园?连猴子都看不完的,我听说全世界猴子有二百多个品种,动物园得有一百种吧,每种看一分钟的,就得一个半小时……   尹亮突然想起来,那天和林雪一起去动物园,经过猴园时,他们看到一对金丝猴站在假山上交配,林雪喊:下雨啦!回窝吧!俩猴子浑然忘我,置之不理。   这个事本来尹亮都忘了,现在突然就蹦了出来,像在昏暗的路上开车,突然迎面射过来的远光,照得尹亮目眩神迷。   领导说:还有你说狒狒是猴子吗?还是猩猩?猴子跟猩猩属于同一个物种吗?就像哈巴狗和藏獒,虽然长得不一样,但都是狗……   尹亮说:领导,我就请半天假吧。   4
  临睡前尹亮给林雪说这事,还说狒狒到底属于猴子还是猩猩。   林雪觉得无聊:你搜一下就知道了嘛。   尹亮说:搜过了,网上说有尾巴的属于猴科,没尾巴的属于猿科,再往上就是人科,但我觉得狒狒要比猴子高级,它们尾巴很短,屁股都是红色的。   林雪说:猴子屁股也是红色的啊。   尹亮说:这我倒没注意。   林雪说:你明天去的时候,再看看呗。   尹亮说:就半天时间,恐怕来不及,我们直奔熊猫馆。剩下的等有空了再看。   林雪说:好吧。   说完她又把身子背了过去,两人之间隔着十公分的距离,尹亮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了,但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她枕着尹亮的胳膊睡。   尹亮还不想关灯,他说:你还记得去动物园时看到两只猴子交配的事吗?   林雪说:不记得了。   尹亮说:当时你还叫了声,下雨啦!回窝吧!俩猴子都不理你。   林雪仍背对着他,顿了一会儿说:是吗?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尹亮也顿了会儿说:你知道熊猫为什么是珍惜保护动物吗?   林雪问:为什么?   尹亮说:别看熊猫这么大个儿,但基本上丧失了生殖功能了,很少发情,就算发情了,也很少交配,因为交配对它们来说并不快乐,就算勉强交配了,也不一定生育,就算生育了,一胎也只生一个,像老鼠那么大。   林雪笑了:你听谁说的?   尹亮说:看的资料啊,否则为什么是一级保护动物呢,国家花那么大的物力人力,因为如果不保护,大自然就把它们淘汰掉啦。   林雪说:那既然是大自然淘汰了,人类挽留还有意义吗?   尹亮说:有啊!活化石!   说着尹亮伸手去摸林雪的胸,林雪把他的手打开:累了!关灯!睡觉!   5
  熊猫大黑做了个梦。   它在爬一座山,那座山是倒立着的,光秃秃的寸草不生,且上宽下窄,它身轻如燕,一边爬一边犯迷糊:这到底是往上爬呢,还是在往地下钻?   大黑已经三十三岁了,按照人类的年龄,它差不多九十了。它是动物园里最老的熊猫,从它半岁能记事起,它就在这儿待着。   大黑朦朦胧胧记得是有过另一种生活,充满了各种气味,酸的如柱子上绿漆的气味,苦的如腐烂的竹笋的气味,但确实太遥远了,遥远得不像是真的。   还有明明暗暗、湿湿冷冷的感觉,大黑现在住的地方,四季恒温,只有明和暗,要么明、要么暗,两者从来没有酸酸苦苦交相辉映过,但大黑记忆里明明是有过的,就像在梦里爬山,一直湿湿冷冷、明暗交错。   在没发现那个洞口之前,大黑非常满足于现在的生活,每天醒来都有吃不完的嫩竹笋、水果,还有相伴多年的饲养员老五哄它玩,大黑最喜欢的是玩那个玩具球了,百玩不厌,除了这个球,它住的地方还有河流、瀑布、绳索、假山、假树、假天空、假云彩、假太阳,还有专门搭建的木屋。   大黑常悠閑地倚靠在假山上,嚼着嫩竹叶晒太阳。   在玻璃幕墙外面,有很多纷纷扰扰来看它的人,这些它都习惯了。   幸福熊猫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为什么非得出现个洞呢?   那洞是这么发现的,前几天大黑在木屋里睡觉,一翻身脚一蹬,啪啦!   大黑一下子惊醒了。   是一块砖头被它蹬下来了。   木屋靠里的一侧墙缺了一块儿,像大黑的脚掌那么大。   大黑趴在地上,看那个挨着地面的洞,外面是裸露着泥土的草地,草绿油油湿漉漉的,一道甜甜的凉凉的光照了进来。   大黑觉得那道光直直地照进它脑子里,充满着各种气味的遥远的事稀里哗啦像突然爆裂的玻璃,碎片全砸进来了。   6
  动物园八点开门,六点尹亮就起床了。   尹亮是这么规划的:因为怕早高峰,定好出租车六点半就从家里出发,七点在动物园附近的肯德基或麦当劳吃早餐,等动物园开门了就进去直奔熊猫馆。十点回来,十一点半再去上班。中间留足了一小时的余裕,可灵活周转。   点点心里装着熊猫,没有像往常一样赖床,她早早地就醒了,换上了昨天夜里就准备好的粉红色蓬蓬裙。二姑不去了,她说正好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   林雪说:要不我送你们吧?   林雪平时开车,但上班的方向跟动物园完全相反。   尹亮说:不用,我叫好车了,你别晚了上班。   林雪顿了下:你没生我气吧?   尹亮说:敏感!   林雪笑了,她蹲下来亲了亲点点的小脸蛋儿,说:要听爸爸话哦。   如尹亮所料,出门早了路上并不堵,他们二十分钟就到了动物园,然后去了旁边的肯德基,里面人很少,时间充裕。   尹亮买好了早餐,说:点点,咱们不用急,可以慢慢吃哦。   尹亮从包里掏出本书看,作者是个叫夏目漱石的日本人,他以一只胖猫的视角讲人类社会,嘲讽人类的种种现象。   这书是三个月前单位新来的实习生借给他的,那姑娘在附近大学读大四,是暑假过来实习攒学分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开着辆像玩具的斯玛特,常穿着件破洞牛仔、黑色短衫,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蛮腰,风风火火,笑起来特别好看。尹亮不知道她全名,周围人都叫她朵朵。尹亮看到她笑的时候,就想到了一朵花。   有次朵朵跟着他去开会,他搭车,车停到了地下停车场,等开完会却怎么都找不到了。两人在偌大的地下停车场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满头大汗。   尹亮说:我们去调下监控吧?   朵朵说:不去!太丢人了!   尹亮说:那到底能放哪儿呢?   朵朵说:我看到有个空位就停下来了,也没仔细看,我以为你会记着的。   尹亮说:忽视了。   然后在旁边的路牙子上休息了一会儿,大眼瞪小眼地死命回忆,两人又开始找,一个区域一个区域地排查,还是没找到。后来还是尹亮恍然大悟:有没有可能停在B2层了?   朵朵也恍然大悟,两人直奔B2层,果然,车在那里。   朵朵哈哈大笑,然后警告尹亮,这事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太丢人了!   就这么个简单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暧昧不清,对于朵朵来说,可能也只是她大大咧咧生活中的一个小叶子,很快就掉落了。但尹亮老是会想起来。   朵朵在单位待了一个月,就回去继续读书了,临走的时候她非要请客,还带了男朋友过来,是个挺精神、明朗的小伙子。在介绍尹亮的时候,朵朵说: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和我一起找了三个小时车的尹亮大哥!   小伙子伸出手来:久仰久仰!   尹亮笑着与他握手,其他人在起哄什么找三个小时车?朵朵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遍,小伙子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   朵朵给每个人都精心准备了礼物,送他的就是这本书。   尹亮总觉得朵朵看透了他什么,只是没说而已,也可能只是错觉,就像是她要求找车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尹亮遵守了约定守口如瓶,但她却没有。   但这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呀。   尹亮还想过,这本书上会有什么暗号、密码、夹层,朵朵留下的,他只是没发现,他反复检查了,就是本干干净净的书。每次检查完,尹亮就觉得自己猥琐。   点点说:爸爸,咱们走吧。   点点已经吃好了,尹亮把翻了几页的《我是猫》收起来。   两个多月过去了,他才看了二十页,他看得很慢,常看了前面忘了后面,尹亮发现自己已经看不下去任何书了。   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和林雪刚认识的时候,两人还经常聊一些名著和新出的小说,一起骂实体书越来越贵了,这才几年啊?两人都不看书了。   尹亮牵着点点的手,从咖啡馆出来,林雪的电话打来了,她那边乱哄哄很吵。   林雪:我出了点事,你赶紧过来下。   尹亮问:什么事?   林雪说:车祸!   尹亮说:你发我定位!我们马上过来!   7
  尹亮和点点赶到的时候,出事的地方已经围了一堆人,林雪的车停在路边。   一个老头紧紧拽着林雪的胳膊不让她走,林雪急得掉眼泪。   一个老太太抱着只嘴角流血的狗蹲在地上号啕大哭。   尹亮捂住点点的眼睛,把她放進车里,说:点点,你先在这儿待一会儿。   点点很听话,坐车里怯生生一声不吭。   尹亮把车门关上,赶到老头那里,说:我是她老公,有什么话你对我说!   老头斜了他一眼:没什么好说的,她把我的狗撞死了!   尹亮说:我们赔钱!   老头说:赔钱就了不起了?   林雪说:那你说怎么办?   老头说:赔多少钱?   老头要五千,最后赔了一千,回来的路上尹亮开车,林雪没有坐副驾驶,而是和点点一起坐后排,上车的时候,点点问:妈妈,你没事吧?   林雪笑了笑:没事。   一路上都没说话,到了停车的时候,点点说:我没看到熊猫。   林雪一愣:哦,对不起,今天都是妈妈的错,妈妈就不该出车祸,出车祸了就不该打电话,就应该直接用钱解决。   8
  饲养员老五发现熊猫大黑不是很对劲。   它的饮食变得特别不规律,常常躺在地上,看着天空发呆,一躺一整天。   老五拿平时它最喜欢玩的球逗它,它也没什么兴趣。   动物园的医生过来检查了半天,也没检查出什么毛病,医生说:是老了。   老五听了很难过,他在动物园做了四十年饲养员。大黑刚来的时候,像个毛绒玩具,他抱在怀里用奶嘴喂它。   大黑很聪明,有几年还和老五一起表演节目,是动物园的一大看点,三十多年的相伴,他们默契到老五用手指一指,大黑就知道它要做什么。   现在他们都老了。   有时候老五觉得大黑很可怜,它从几个月大进来那天起,就没离开过这个熊猫馆,虽然吃喝不愁、四季恒温,但它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老五曾给动物园提过申请,给大黑换个地方,哪怕就几天的。这被领导当成了笑话:一个早该被自然淘汰的动物懂什么?再说它能去哪儿?野生动物园吗?   老五想了想,领导没说错,大黑能去哪儿呢?世界是很大,但除了这一百多平方的场地,老了的大黑真的无处可去。   老五想要延迟退休,给大黑养老送终,但现在他还没到退休年龄,这告别的一天就要来临了。像一场酒局,总归要曲终人散。   9
  一个月后。   尹亮、林雪、点点和二姑一起去了动物园,进来后他们直奔熊猫馆,但到了后发现熊猫馆的大门关了,上面写着:内部维修,暂停开放。   尹亮很不安,他看着点点。   点点看着馆旁边立着的大黑的塑像,看了好大一会儿,然后摸了摸它的头,笑了:嗨!熊猫,你好啊!
 
周寻二姑老五大黑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梦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