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一杯好茶


  您好,我是张三,对对对,在这里工作三十年了,就没动过地方。所以您找我谈话就找对人了。好好好,您別客气,我站着就行。啊,要平等,好好好,那我坐下慢慢说。不过说来话长,我肚子里可是存着不少货,单位的人,单位的事儿,不敢说前知五百年,后晓五百年,总之,打我来报到第一天起之后的事儿找我就对了。哎哟,您别客气,这辈子就没人给我端过茶,倒过水,您这样我可就受宠若惊了。嗯,好茶啊!闻着就香,这味儿直往鼻子里钻,真是好。多问一句,这是铁观音吧?这茶好,十大名茶之一,历史悠久。啧啧啧,您这茶还是"砂绿起霜"呢,好茶啊!真好真好,没想到我这半辈子了还喝了这么好的一回茶。闲话少说,您叫我来可不是听我啰嗦茶经的,这我都知道。还是说说您这次来要了解的情况吧。
  干部调整的事儿吗?这次调整干部,我是参与了的,从开始酝酿到投票,再到任命,每一个程序我都参与了。您要了解哪方面?哦,谈谈个人看法啊。那好,我就竹筒倒豆子了,有啥就说啥,实事求是嘛,对吧?邱主任这个人吧,你看看他的外表,似乎和存在感画不上等号,要说存在感,他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工作五年之后,我才第一次见到他。记得那是一个下雨天,电闪雷鸣,雨如瓢泼,大热天的还得穿上件薄外套。我去办公室拿一本书,《百年孤独》,对,您知道,这本书很有名气,获过诺贝尔文学奖嘛。就是这本书,我拿了要走,就听见在走廊的尽头好像有什么动静。当时天也很暗,走廊里灯一明一暗的,我还吓了一跳,心想别是来了贼什么的。我回办公室拿了根扫帚,横卧在胸前,像是拿了一把宝剑,能够斩妖除魔,武侠小说看多了,见谅见谅。我拿着破扫帚慢慢走到走廊尽头,就是现在的五楼拐角那里,原来的资料室,平日里清净得很,没有人会想到要去那里,好像根本不存在这个屋子以及屋子里的同事。那天我走了过去,轻手轻脚,准备给这个"贼"致命一击,没想到,他却突然露出头来,对着我诡异一笑,哎呀呀,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我先喝口水压压惊。真是好茶啊!不好意思,我接着说,有点啰嗦,但还是要说,因为这会对您判断这个人产生极重要的影响,您不能绕过去。邱主任现在完全变了个人一样,走路轻快,步幅很大,你得一溜小跑才能跟上他,面色红润,记忆中的眼镜也不戴了,说话就像钢炮发射,声音会在你耳边三天才慢慢消失。可那天绝不是这样的,他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就好像长时间不见太阳,一个高度近视的眼镜重重地压在鼻梁上,小鼻子都压垮了,说话细声细气,如同三五只蚊子围绕在耳朵边,不竖起耳朵听,压根儿听不见声音。后来听同事讲,平时他走路贴着墙根儿,连头都不好意思抬呢。嗨,你说,一个小小的处长职务能让人产生如此大的变化吗?您听我刚才讲的外表的变化,真是意想不到啊。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得见的变化,自从当上了处长。别小瞧我们这个处啊,美差啊,既美又肥啊,多少双眼睛盯着呢,谁能想到轮到他干这个处长。好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也罢。不过当时可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啊,大家议论纷纷了好长时间才慢慢不再谈论这个事了。大家都说什么啊,哦,您想想,还能说什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几乎是快要被遗忘的一个人,却如此一飞冲天,平步青云,飞黄腾达,嘿嘿,多少人羡慕,多少人嫉恨,多少人不甘啊!有的人说啊,他有背景,平日里不显山不漏水的,关键时刻就站出来了,上面有人啊。有人说不是这样的,他确实有点本事,原来就是名牌大学毕业,一直兢兢业业,一辈子朝着一件事努力,你说这位置不给他给谁,没有金刚钻,哪能揽瓷器活?还有人说得不痛不痒,知道自己没戏,只是冷眼旁观,看别人斗来斗去,但是,有一小撮人啊,他们就是属狗的,乱咬乱跳,唯恐天下不乱,说什么领导糊涂,任命谁也不能选他,又说什么大家拭目以待,看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您瞧瞧,闻一多先生的诗都用上了,说这话的人也配用这么好的诗?好好好,我说我自己的想法,其实啊,以我的理解,我觉得这个邱主任肚子还是有点料的,不是说他肚子大啊。好的,严肃点严肃点,我是赞成组织的意见的,既然组织选中了这个人,肯定有组织的考虑,他肯定是有哪一点我们没有的特长或者优势,否则的话,那可真就是现了眼,丢了人,还辜负了组织的期望了。行,说点心里话,不要说冠冕堂皇的大路边上的话。您可真是火眼金睛啊,一眼看出来我不够坦诚,我检讨,我深刻检讨,我以为您和以往的干部一样,就是听听记记,写写画画,回去能够交差就完事儿呢。下面我就给您说实话,掏心窝子的话,和别人都没说过的话吧。
  关于邱主任这个人,其实,我进了单位就分到了他办公室,他对我很热情,很诚恳,说他出口成章一点不为过,咱单位的图书馆,当然了,顶多是个图书室吧,但也存了不少的书啊,他一去就借五十本,不出半个月就换了新的五十本书回来。没事的时候就是看书,偶尔还记点笔记。他也会和我说说话,告诉我工作和生活的关系,等等等等吧。我年轻啊,不能领会这么多,嘻嘻哈哈转头就忘了个一干二净。后来有机会就调开了,不再和他一个办公室共事,时间长了都忘了还有这么个同事在研究课题,并且二十年如一日地研究,还真出了成果。说心里话,我真是打心眼里佩服他,真的,这是真心话,我服啊!甭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是接触过他的时间最长的一个人了,前前后后整三年哪!朝夕相处,低头不见抬头见,虽然话不多,却字字珠玑,含金量高啊!都怪我年少轻狂,听不进去,说到底,这次干部调整,我看到他的名字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这个处长职务非他莫属,非他莫属啊!还是那句话,我赞同组织决定。
  好好好,水不凉,谢谢。您要知道,您这茶,绝对的"绿叶红镶边,七泡有余香"啊!不好意思,有点卖弄了。除了这个事儿,您还想了解什么?您放心,我嘴严,这个是职业病了,自从干了机要,回家睡觉我都不和媳妇一张床了,就怕说梦话说漏了嘴。行,除了干部调整,还有职称评审。您别说,干部调整我说我全知道,那是有点吹牛了,但是职称这个事儿,您就问吧,无论是政策还是评委会情况,我答不上来我是您孙子。好好好,不说粗话,我答不上来我对不起我的工资,行了吧。您想知道去年的事儿啊。去年的事儿好说,我带了个徒弟,手把手传帮带,一步步程序走下来的嘛。咱们呢,正好赶上好时候了,这两年啊,年年扩大评审范围,只要你有一技之长,都可以到我们这里评职称,我们就是一技之长系列嘛。对对对,新批复的职称系列,但是确实有效啊,把各行各业都纳入范围了,说句不客气的话,你吃的穿的用的玩的,都在咱们这个系列里了。好好,还是说去年的职称评审。您想了解哪个子门类,好,吃的,那最有名的就是包子郑了。就是要了解包子郑?好的,我给您细说。
  去年,包子郑要来评职称嘛,其实,前年,大前年,大大前年就要来的,但是呢,他们当地不让报,说是包子裹得是面皮不是职称这个脸面,要他好好包包子,别瞎寻思,职称那是给有头有脸的人准备的,体制内的还排长队等着呢,哪能轮到你这个包子郑?包子郑,您想想,那是多么有名气的包子铺啊,远的不说,就是在老东门那家老店,用现在的话讲,绝对的旗舰店。包子郑凌晨三点钟,开始净手,烧香,拜祖师爷。凌晨四点,开始正儿八经纯手工和面,这面得是当年的新麦在七月初七磨出来的,这水得是西山山石缝里六月初六流出来的。那家伙,真是讲究极了。水和面的比例不能多也不能少,面和出来得留在手面上,看着要稀得流下来,看得心都提到嗓子眼。这面得揉上一千八百次,压上一千八百下,摔上一千八百回,这样的面才是包子郑老店的纯正口感。您别说,切面团用的刀也是放在冰水里浸过的,不多不少六个时辰,从头到柄全部没在水里。擀面皮用的擀面杖是初春的枣木,从下往上数第六枝,大小粗细因人而异。包子郑用的是五寸长、胳膊粗的老根,他老婆用的是枝梢上三寸长的新枝。讲究啊!您甭小瞧了这些个家伙什,更别小看了手底的功夫,包子郑擀出来的面皮无一不是一样的大小,同样的薄厚,圆的就像是圆规标好了画出来的。好了,这些还是前期的准备,您再看这馅儿。这么些年来,包子郑能够占据咱们省城美食的一席之地,走向全国市场,靠面靠皮更靠馅儿。包子郑从祖上到现在,已经传了七代人。早年间,生活节奏慢,做一个包子花整个后半夜的时间,慢活出巧匠,出美食匠,没毛病。可是现在这社会,您想想,节奏多快啊,百里地一个小时就到了,每天眼一睁那就是在轮子上转来转去,直到晚上熄灯睡觉,睡了觉做梦都是在跑步。但是包子郑能够不减步骤,不偷工料,不降水准,那本身就是一绝了。
  抱歉了,我还是回过头来说说馅儿吧。包子郑的馅儿啊,印象中只有一种,那就是三鲜。您别笑啊,真的是这样,木耳、韭菜、鸡蛋,亘古不变包子郑的三鲜馅儿大包子。按说三鲜馅儿水饺更好吃,一口下去连皮带馅儿,满嘴留香吃到肚里,可包子郑不,就把它包到包子里,让人吃出水饺的感觉来,赶明儿您去尝尝,不过得早去排队,晚了就得等第二天了。这也得插一句,夸夸人家包子郑了,从不多做一屉的包子,一天十八屉,卖光了就回去睡个回笼觉,天天都是新鲜包子,不像有些来评职称的,哎呀呀,真是一言难尽哪!哎哟,说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还是接着说馅儿。鸡蛋,这鸡蛋就有讲究。包子郑在南山有一片地,就在半山腰,养的鸡全都撒着,现在的话叫散养。这些鸡没事就是东逛逛西刨刨,找着虫子吃虫子,逮着蚂蚱吃蚂蚱,活得滋润啊。下出来的蛋一个个像白玉似的,对着太阳看,皮上能看到血丝,里面能看到蛋黄,这就是血丝蛋。更绝的是,每月初一十五的头蛋,单独做个包子,一个屉就这一个包子,蒸熟了就供起来,要是碰巧有个要饭的,那就直接给了要饭的。听说啊,有个要饭的因此改变了命运,后来开着劳斯莱斯专程回来感谢包子郑呢。这是道听途说,不足为信。但也说明包子郑的绝活儿不是一两天才练出来的。这是蛋,再说韭菜。当季的就不用说了,还要带着露水去割,来回甩上三下,洗净,再甩三下,晾干,切小薄片,寸寸段段绿得晶莹欲滴。木耳嘛,这个是他们的保密配方,咱不清楚不能乱讲,否则对不起包子郑这块牌子啊!
  说了这么多,转过头来说说职称评审吧。什么?不用说了,那哪行啊,包子郑评职称的事儿还没汇报呢!您知道了?您知道什么,哦,包子郑必须得评上,不评上就真的没有说服力了!您这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了,早遇到您这么个领导同志该多好啊。我都为包子郑冤得慌,当然,现在我是真为他高兴啊!终于能够评上一级包子了,太不容易了。我得替包子郑以及像包子郑这样的老字号给您鞠个躬,万分感谢啊。别的不说,明儿早餐一定让您吃上包子郑的三鲜馅儿大包子。
  好好,吃的事儿先放放,还有个事儿您要搞清楚?您说,还是那句老话,有事儿您说话,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们这里信访的事儿啊。真是巧了,您说您,是不是算了一卦才来的,找我谈的全是我知道的啊!好好好,党员不信鬼神算卦那一套,子不语怪力乱神嘛。是是是,我先喝口茶,水不凉,谢谢!您请讲,我听着。对,是有这个姓易的,我们都叫他易先生。他呀,还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平时上班哪里见过他西装革履,运动服也没见过啊,都是一身汉服,风一吹,那家伙,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可是您别说,就属他的信访事件多。咱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啊,大概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吧。易先生早年的时候,好像是办了停薪留职,用他自己的话就是云游四方,求仙得道去了,什么峨眉山、武当山,哦哦,峨眉山是佛教名山,不是道家圣地,不好意思,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吧,到处拜师学艺,炼丹念咒的,我看跟孙悟空不相上下了。后来呢,政策变了,易先生到底没能摆脱世俗的这一切纷纷扰扰啊,老老实实回来朝九晚五了。但是呢,即便这样,易先生还是没能完全融入,再后来,单位大洗牌,所有人都得考试,又是笔试,又是面试,易先生也不知道怎么操作的,反正是比他干得好的、干得差的都有洗出去的,唯独这么个特立独行的人反倒留了下来,真是很奇怪。一时间,又是流言四起,说什么易先生自己在终南山就已经占了一卦,所有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都不足为奇;还有的连易先生在哪座山住哪座观拜哪座神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好像他亲眼看见似的。我啊,我是不信这一套的。我的看法啊?我还是那句话,存在即合理。你看他平日里白衣飘飘,走路帶风,说话做事透着一股子不合时宜,事后你再看,好多事情八九不离十地都被他点中了。您别说,我还真是觉得他有两把刷子。所以,洗牌的时候他留下了也不足为怪,那些不了解的人才会觉得事有蹊跷。嗯,信访嘛,大多是匿名,很多事也是捕风捉影,您应该也清楚。是是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要本着对组织负责的态度去调查,对对,您说得都对,我要提高认识,我检讨,我反思,我在组织面前是坦诚的,您继续说,还要知道易先生什么事情?好,来单位之前的事,这个和信访有关系吗?好好,不该问的不问,我记住了。我再喝口茶吧。我得好好想想,易先生是有几个挺好的朋友,平日里还经常来往,一起爬爬山啊,喝喝茶啊。我去过一次,窥一斑而知全豹,我觉得和什么人交往,能反映出他的部分品质和性格吧。您别夸我,我不经夸。我还是说说那一次我们去喝茶的事儿吧,也许对您有点用。
  那次还是个下雨天呢。您看,我和下雨挺有缘分的,见邱主任,见包子郑,见您都下雨。好好好,不扯远了,说正事。那天下午,有点阴,云彩压得很低,看起来要下雨,易先生到我屋里,很诚恳地邀请我一起去万佛峰下新开的茶馆喝茶。我正好手头无事,书也看不进去,那就去吧。易先生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到了茶馆之后,我们挑了个户外的座位,依山傍水,脚底下就是一片湖水,荷花荡漾,锦鲤潜游,山风迎面吹来,非常舒服,全身上下毛孔好像全部打开了,现在想来,还是舒服得很。正当我准备点一壶茶的时候,来了一位女子,个子高挑,瓜子脸,细眉,大眼,挺鼻,厚唇,当然也不是那么厚,面容姣好,皮肤白皙,身材匀称,看过一眼竟不能把眼睛从她身上挪开,旁边演示茶道的姑娘也张大了嘴巴,忘记了手里的茶壶,茶水倾倒出来,打湿了汉服裙衫,这才慌忙起身离开。不好意思,记忆太深刻了,不过说得详细点也没什么。易先生站起来,说笑了几句,易先生牙很白,牙白的人心肠一般不会很坏,他转身向我介绍。没想到竟是易夫人,刚才真是太失礼了。易先生说不要紧,他已经习以为常,今天大家约出来,一起喝茶,看看山,戏戏水,纯属放松身心,不必拘谨。我说我真是没有思想准备啊。就这样我们一个下午竟然都没说一句话,一壶茶喝了又添水,喝了又添水,也不觉得尴尬,一直坐到新月初升。易先生说,走吧。我们彼此就起身,轻轻地握了握手,他们二人向东,我向西,大家慢慢走开了。您是不是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您细细品,就像品茶,这也是很有意思。现在说出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反正事关他的信访,我一直抱着存疑的态度,不置可否。说起来有点不负责任了,但这是我的心里话,希望您能够理解吧。我们单位的人和事儿还是极有意思的,您能来单位是单位的荣幸,能听我说一个下午是我的荣幸,希望能够帮上您的忙,也希望您能做出自己的客观判断。
  再喝口茶,这茶真好。
 
张骞馅儿职称事儿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惜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