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城里的月光


  1
  过年回老家之后,宋彩虹没有再回南方。   这一年,宋彩虹把日子过得太像日子了——忙碌,平淡,庸常。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可对于宋彩虹,她却心里感到憋屈。起早贪黑,忙忙碌碌。日复一日,永远重复着昨日。疲惫不堪不说,还蓬头垢面,一身油烟味儿。再说住的地方,那间阴冷潮湿的房间让人不堪忍受。夏季雨水多的时候,到处潮乎乎的,洗的衣服永远晾不干,被子甚至能拧出水来。冬天,北风一起,嗖嗖地从门缝钻进来,刺骨的冷。那种冷是带着水汽的湿冷,和北方的干冷完全不一样。   吃点苦受点累,宋彩虹还能容忍,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被人忽视和冷落。作为一个外地人,她处處感到矮人一等。见了那些穿着光鲜亮丽的客人,她打心眼里有一丝丝紧张,生怕哪里做不好惹人家不高兴。有时,客人无意的一声吆喝,都能让她心里大半天不畅快。她在老家也做过早点生意,但乡里乡亲的都熟悉,况且她嘴甜,长相讨喜,大家对她客客气气,热情有加。这让她有种被需要的感觉,或者说一种强烈的自我满足感。在南方的早点铺子里,客人往凳子上一坐,低头看手机的工夫就点好了吃食,头都懒得抬一下。宋彩虹不忙的时候,试着跟客人搭个话,客人也只是淡淡地回一句。宋彩虹心里万分失落,嘀咕道,南方人真是冷漠。   想起在老家开女子养生会所时,那才称得上风光。整日与那些爱美的人打交道,自己都不好意思不捯饬一番。哪怕自己出力气,给她们捏捏肩膀、推推肚子,也是让人愉快的一件事情,更不用说还经常去外地出差。她最喜欢那些出差的日子,听听讲座,看看风景,认识三两朋友,叽叽喳喳,日子热闹又欢快。可惜一切都过去了,如今早已是遥不可及。   宋彩虹需要活在一个能绽放自己的空间里。显然,南方不合适。望着门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宋彩虹想,他们过的才是城里人的生活,而她只是一个打工者。如果她是个真正的城里人,或许一切就不一样了。可若要成为城里人,至少得有一套像样的房子。眼下,她想都不敢想,房子实在是贵,贵到从未进入到她的考虑范围。   当然,宋彩虹回到老家可不是这么说的。她说,在外面一切都挺好,就是什么都得用钱,租房、吃穿用度,样样都比老家贵出许多。两个人忙活一个早点铺子,攒不了几个钱。再者,她也舍不下大儿子。这一年,大儿子跟着老人,个头长了,人也结实了,但养成了不少坏习惯,比如迷恋手机,一有空就拿手机打游戏、看抖音,这导致学习成绩严重下滑。   2
  转眼间,年就跑了。过了正月十五,表哥便和村里的几个打工者一起包车走了。这次是去北京,他们联系了一个大型建筑工地。表哥重操就业,还是干电焊。累了点,危险了点,但是挣钱。   宋彩虹清闲了一段时间,百无聊赖。终于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找了一份在核桃加工厂上班的工作。核桃加工厂在镇上,宋彩虹又开上了那辆面包车。二姨自然有意见,汽油那么贵,还真以为自己是正儿八经上班的?家里有电动车,偏偏不骑,骚包的本性不改啊。这个核桃加工厂小有名气,据说是两个大学生自主创业。市里很重视,在政策和资金上给了很多扶持。大学生们也争气,拉了很多活动做宣传,以至于远在外地的我都略有耳闻。   日子还是在老家过得舒服呀,宋彩虹感慨道。宋彩虹工作蛮轻松,现如今不论你开个什么样的厂子,都有现成的机器。那种完全靠人力、苦力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从核桃的脱青皮、剥内壳、去内皮、烘干,到入味加工、分拣包装,每道工序都有机器,人所做的只需要在那盯着,辅助而已。宋彩虹在分拣包装的线上盯着,一包一包压好线之后,会落到一个筐子里面。然后,宋彩虹把它们打包装进礼盒里面。宋彩虹起初觉得枯燥无聊,常常低头低得脖子疼,肩膀疼,后来想一想在南方的辛劳,便又觉得心安。   每个月挣两千八百块钱,还能接送孩子上下学,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说实话,二姨都很羡慕。她让宋彩虹打听,核桃加工厂要不要年龄大点的老人?宋彩虹口上应着,但肯定没问。她怎么可能想和婆婆一起工作呢?   日子又像往常一样。宋彩虹每天忙忙碌碌,平淡却充实。刚上班那阵子,她还未从早点铺子油腻腻的忙碌中回过神来,从不精心打扮,一副居家过日子的妇女形象。时间长了,受周围年轻姑娘的影响,她又开始打扮起来,烫头、纹眉、化妆,样样不落下。每隔一段时间,带着两孩子去城里逛一圈,回来的时候大包小包拎回一堆东西。二姨有时碰见了,只是多看一眼,并不敢说什么。因为宋彩虹多多少少也会给她捎点东西,吃的穿的用的,哪怕多么不起眼,多么不值钱,也能堵住二姨的嘴。   二姨觉得宋彩虹变了,起码她比原来安分了,没那么能折腾了。可只有宋彩虹自己心里最清楚,她隐隐觉得,这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生活。有时候,宋彩虹一个人走在城里的街头,看着眼花缭乱的市景,忽然之间会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像是双脚离开了地面,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她飞啊,飞啊,愉悦的感觉充盈着整个心间。   3
  镇中心的伏羲社区建好了。紧挨着学校,宋彩虹每天从那里经过。闻着钢筋混凝土的气息,听着机器隆隆的轰鸣声,她总会不经意地瞥一眼。那时,她心如止水。一个建筑工地,可以说跟自己毫不相干。   炎热的暑假过后,宋彩虹送孩子们去上学。远远地,一栋栋崭新的楼房突然之间闯进她的视线。这才多久,仿佛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那么齐整,那么漂亮,那么高档!她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瞄着外面。楼房外墙是干干净净的米色,中间夹着两道棕色,看上去跟城里的某些小区别无二致。大门也气派,两根连门浮雕石柱直插云霄,上方"伏羲社区"四个烫金大字闪闪发光。就连门口站着的保安也神气十足,随时操控着门禁开关。顿时,宋彩虹心里一阵心花怒放,啊,这个小区可真漂亮!   她匆忙把孩子们放到学校,等返回的时候,直接把车停在了伏羲社区的大门口。   她笑吟吟地上前跟保安攀谈起来:"小兄弟,这房子真是不错,多少钱啊?"   保安打量一眼宋彩虹:"三千多一平方米,户型有大有小,看你买多大的。"   宋彩虹一边点头,一边伸着脖子往小区里看。   "那边有售楼办公室,你可以去详细问问,听说最近有活动。"保安指着不远处补充道。   宋彩虹顺着保安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了"售楼处"几个大字。可时间不早了,她谢过保安,便扭头先走了。   实际上,伏羲社区建好后不久,也就是国庆节前后,我回了一趟家。我亲眼目睹了那让人眼前一亮的伏羲社区,在我们小镇上,它绝对堪称是一道漂亮的风景线。我甚至怂恿我妈,赶紧买一套吧,以后我回来住也方便,省得冬天上厕所冻屁股。我妈伸出手,作势要打我,多大年纪了,没点正形?   宋彩虹到了厂子里,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匆忙换上工作服,走进车间。从踏进厂子大门的一瞬间,巴玲玲就看出宋彩虹有些异样。她一会儿眉开眼笑,一会儿呆愣楞地走神。一些压好线的小包核桃呼啦啦全掉在了地上,甚至机器还发出了报警的提示音。   巴玲玲是核桃加工厂的财务出纳,与老板有拐着弯的亲戚关系。年龄和宋彩虹相仿,家里也有孩子,平时和宋彩虹关系走得比较近。一旦轻闲下来,便跑到车间跟宋彩虹聊天。在宋彩虹看来,和巴玲玲打交道算是高攀。巴玲玲却觉得宋彩虹和普通的农村女人不一样,她的思想和活法像城里人。这不简单,能让她们找到共同话题。巴玲玲家住城里,每天开车上下班。她总会把城里新鲜的消息和见闻带给宋彩虹,比如,城里新开了一家连锁商场;电影院上映了一部爱情影片;市一中对面开了一家价格公道的理发店等等。宋彩虹听着巴玲玲欢快地说着,觉得这才叫生活。   巴玲玲今天来得早,恰好和宋彩虹同时跨进大门。看见宋彩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有些怪怪的。等去车间找她的时候,便看到她刚才那副模样。巴玲玲忍不住过来拍拍她,大白天的,你做啥美梦呢?宋彩虹尴尬一笑,什么也没说。她比原来能沉得住气了,要搁以前,肯定一股脑地把心事全部抖落出来。   宋彩虹无心工作,满脑子全是那一栋栋漂亮的房子。如果能住在伏羲社区,那简直跟住在城里一模一样。卧室是卧室,厨房是厨房,卫生间是卫生间,分工明确,干净整洁,哪像现在住的,卫生间不通水,厨房乌烟瘴气,客厅成了杂货间。住在社区最大的好处是冬天有集中供暖,再也不用自己烧炉子。烟雾笼罩,气味呛人不说,取暖效果也甚微。社区环境也好,隔得那么远,她仍看到了里面一排排的矮冬青和一簇簇鲜艳的菊花。吃过晚饭,在小区里散散步该是多惬意啊。   生活肯定也会方便很多。镇上什么都有,农村信用社、邮政储蓄银行、医院、连锁超市,理发店、服装店、美容店等一应俱全,抬抬腿就走到了。孩子上学也方便,再大一点,自己走着去也放心。当然,最重要的是镇上人多,热闹。不像在村子里,空荡荡的,半天看不见个人影。   最重要的是那些亲戚朋友肯定会羡慕她,甚至会高看她一眼。瞧!她可真有本事,去南方赚了一年钱就买上了新房子。那些因女子养生会所赔钱而嘲笑她的人,肯定惊讶又嫉妒。哼!有本事你们再笑。   一整天,宋彩虹神思恍恍惚惚,幻想着将来美好的生活。她觉得,如果住进伏羲社区,生活一定会大有不同,正如——正如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对,像个城里人一样!   4
  几天过去了,宋彩虹买房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每天接送孩子途经伏羲社区,宋彩虹总会情不自禁地把车速降下来。她注视着,欣赏着,仿佛这不是她所熟悉的、整日走过的地方,而是一个全新的从未见过的所在。这里如此美好,门口的广场宽阔敞亮,水泥地面干干净净,正对着的马路笔直地向西延伸……直至一幢幢楼房消失在后视镜里,宋彩虹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   乘周六不上班,宋彩虹专门去了一趟售楼处。售楼处门口停满了电动车,三轮车,当然也有小汽车,无外乎吉利、奇瑞、五菱等。宋彩虹老早就发现,只有农村人才开这几个品牌的车,城里人都开丰田、大众、福特之类。走进售楼处里面一看,人群乌泱乌泱的,这让宋彩虹很吃惊。她盯着人群瞅了半天,看上去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村人,很多人的穿戴还不如她,怎么都那么有钱呢?宋彩虹心里不服气似的,从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   一抬头,一位售楼小姐出现在眼前。一身合体的职业套装,白皙的面孔,头发挽成髻,精神又利落,让人眼前一亮。宋彩虹顿时觉得自己矮人半截,很不自在。好在售楼小姐训练有素,热情又谦和,让宋彩虹渐渐重拾自信。售楼小姐一番介绍之后,宋彩虹相中了一套118平方米的户型。有三个卧室,孩子们一人一间,足够了。售楼小姐叫来另外一位工作人员,陪同宋彩虹去看样板房。   三楼,不高不矮,正正好好。一共六层,没有电梯,太高了,爬楼梯累。宋彩虹对楼层相当满意。推门而进,宋彩虹再一次被惊艳到。房间装饰得温馨又浪漫,深蓝色的布艺沙发上铺着蕾丝罩巾,配套靠垫和布偶整齐地一字排开;沙发旁边是一盏落地台灯,前面是一张浅棕色茶几;对面墙上挂着一臺大电视……宋彩虹应接不暇,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看。说实话,宋彩虹从未踏入过城里人的家,她连个城里的亲戚都没有,自然没机会拜访。"户型也好,南北通透,客厅和主卧都朝阳。"他们来到卧室,工作人员向宋彩虹介绍。宋彩虹盯着那张看上去无比暄软的大床,幻想着自己躺在这张床上该有多自在。此时正值上午,明晃晃的太阳透过玻璃窗射进来,洒满栗色的木地板,宋彩虹感到一切特别梦幻。   售楼小姐报了价格,房价现在是三千八百元一平方米,如果一周内交订金,一平方米还可以便宜一百块钱,也就是三千七百元,宋彩虹看上的这套118平方米的户型算下来是四十四万,首付正好是十三万。十三万块钱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个小数目。她手里只有三万多块钱,如果不是女子养生会所出事,赔进去那么多,她能拿出更多。可是,生活没有那么多如果。   回到家后,宋彩虹茶饭不思,脑子里尽是钱的问题。她拨通了表哥的电话。她没事从不给表哥打电话,多数时候是表哥直接打过微信视频,看看孩子们。这个冷不丁的电话,让电话那头的表哥心里一哆嗦。宋彩虹说话直截了当,告诉表哥她想买伏羲社区的房子,让他问问二姨手里到底有多少钱,能不能拿出来资助买房?表哥对宋彩虹的话向来言听计从,他不敢一下子加以拒绝,缓了一会儿,试着问道,咱家里还有多少钱?买房子可是大事!表哥只知道挣钱,管钱的永远是宋彩虹。宋彩虹隔着电话,跟表哥算了一笔账。表哥听得一蒙一蒙的,只感到买房未必能过上好日子,连首付都得借钱,那今后得多大压力啊。   一整天,表哥迟迟未回话,宋彩虹心里火急火燎。等到晚上她估摸着表哥吃完饭时,便又打过去。她劈头盖脸地说了一顿表哥,嫌他买房不积极。表哥是个实在人,不会花言巧语搪塞。他如实告诉宋彩虹,二姨手里有两万块钱。   但得留着置办蔬菜大棚。他还说,孩子们还小,买房子再等等吧。我听我妈说,这两年镇上开始搞蔬菜种植,二姨看着村里种蔬菜的一个个都发了财,也动心了。表哥这么说,肯定是实情。   宋彩虹一听就来气:"别人干什么她就跟着干什么,前两年能挣钱,明年还不一定呢!"   表哥辩解道:"现在镇上有政策,鼓励大家种植蔬菜,有专门的销售渠道。"   "你不知道现在多少人买房子?因为大家都明白现在买还算便宜,以后只会越来越贵。"宋彩虹打断了表哥,"你想啊,它位置那么好,离学校那么近,不就图个孩子上学方便吗?"   表哥在电话那头点着头,宋彩虹的话不无道理。况且家里两个男孩子,置办房产早晚的事。   "先别着急,要不借钱试试。"表哥弱弱说道。   "嗬!你打算给谁借啊?"宋彩虹语气充满轻蔑。   "亲戚,朋友,都试试呗。"   "能借来算你有本事!"   在宋彩虹眼里,表哥老实巴交,说难听点儿叫窝囊。不抽烟不喝酒,连个狐朋狗友都没有,他上哪儿去借?要说亲戚也不靠谱,压根没几个阔绰的,除了三姨家还好一些。可三姨会借给他们吗?婆婆万一不同意,三姨肯定不借。宋彩虹嘴里的三姨就是我妈。在他们眼里,我们家庭条件还算好的。宋彩虹总感觉,婆婆是故意不给钱,置办大棚不过是个借口。   紧接着,她又给妹妹宋彩霞打过去电话。宋彩霞一听借钱,便支支吾吾起来,说自己说了不算。宋彩虹生气地埋怨道,你先和妹夫商量商量,有多少是多少。随后,宋彩虹又想,妹妹二婚不容易,她不说,她也能感受到她的委屈。   5
  转眼间,距离看房已经快一个周了。售楼小姐不忘打电话提醒宋彩虹,再不交订金就要错过打九折的优惠活动。宋彩虹忧心忡忡,无心工作。她偷偷躲进洗手间,再次给表哥打电话。表哥一听又是买房的事,立马紧张起来。连续几天,宋彩虹没有丝毫动静,他以为她买房的念头打消了。毕竟宋彩虹这个人有时候想一出是一出,想法来得快去得也快。   宋彩虹命令道:"你赶紧再给妈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底给不给钱?然后再给三姨打个电话,问她能不能借给我们?"   表哥很听话,挂了电话就给二姨打电话。二姨很坚定,无论表哥怎么说,她都咬定钱得用来置办大棚。表哥又说,他准备给我家借钱。二姨却说,够呛给你,他们家正准备在城里买房呢。二姨纯粹是撒谎,我们家只是有买房的计划,但还没提上日程。   表哥这个实在人又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宋彩虹。宋彩虹恼了,气得脸红脖子粗,隔着电话骂了一通表哥。她想不明白,婆婆为什么就是不出钱呢?房子又不是她一个人住。以前,宋彩虹从二姨这里要钱要习惯了。她觉得,她买房二姨给钱属于天经地义。可她不知道二姨也是会变的,她不能一直当软柿子。   后来,我听我妈说,二姨不给宋彩虹钱是有原因的。对于那次的赔偿事件,二姨始终耿耿于怀,因为她也拿了不少钱。二姨很生气,说宋彩虹挣钱的时候,一分钱的光都没跟着沾过,赔钱了倒是想起她来了。可宋彩虹并不知道这些。   宋彩虹越想越生氣,干脆请假走人。她开上面包车,猛踩油门,直接开到了二姨家。她想亲自问问,二姨到底出不出钱?   宋彩虹强压着内心的小火苗,好声好气地跟二姨讲了一通买房的必要性。   二姨却笑着说:"孩子们还小,等明年再买也不迟。置办大棚的事情已经联系好了,马上着手弄。"   宋彩虹不甘心:"房价涨得很快,明年肯定不是这个价格了。"   "又不是城里的房子,能涨哪儿去?"二姨铁了心不给钱。   "主要是孩子,不是上学方便吗?"   "嗨,你成天开车接送,不也挺好吗?风吹不着,日晒不着。"   二姨这么说,明显地故意不想给钱。宋彩虹气得火冒三丈,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大声嚷嚷:"又不是给我自己买的,你儿子和两个孙子们不住吗?你有钱不给,有你这样的吗?"   二姨了解宋彩虹的脾气,她不想跟她一般见识,淡淡说道:"随你怎么说吧,反正这钱是不给。"   宋彩虹又嚷嚷半天,二姨起初不接茬。后来实在被她吵死了,说道:"你没钱怨谁?还不是你不正干,把钱都赔进去了。"   宋彩虹顿时哑口无言。转过身子,气呼呼地走了。她没料到,二姨如此决绝。路上,她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地直往下掉。在娘家,她是嫁出去的女儿,跟娘家亲戚几乎没什么来往,突然去向人家借钱,无论如何她开不了口。自己娘家还有个弟弟,年底要定婚,光彩礼钱也吃不消,更别提借钱给她。妹妹宋彩霞答应借她两万,这倒让她意外又欣喜。可这区区两万,离首付还差得远呢。   6
  就那么突然之间,宋彩虹感到,周围一切糟糕极了。所有一切都变了,不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就连呼进体内的空气似乎也有了一股苦涩的味道,身体一下子虚空了。她使劲踩着油门,一回到家里,便倒头躺下。大脑昏昏沉沉,却并无睡意。   眼看着买房的梦想要化为泡影,她一点儿也不甘心。原本,从南方回来之后,她过得踏实而满足,所有一切都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可现在,她被买房的欲念折磨得身心俱疲。她像是着了魔,又像有人逼迫着她,"宋彩虹,你必须买房!你非买房不可!"她试着劝自己,等一等,明年再说吧。但一想要等一年多,又心有不甘。她太渴望住进伏羲社区,过上体面的生活。自从结婚后,想想自己挺不容易的。虽说不用下地干活,但并没少下力气。前几年,为了挣钱补贴家用,什么没干过,可天公不作美,运气差,总是出岔子。去年在南方辛辛苦苦,光想起租住的房子,心就揪在一起。那时候,她就发誓,将来有机会一定要住上楼房,过上城里人的日子。   她羡慕巴玲玲。巴玲玲原来也在村里生活,是后来才搬进了城里。她老公在城里打拼多年,挣了一些钱,便瞅准时机买了一套房子。那时候,房价刚刚开始上涨,远没现在高得离谱。宋彩虹每次和巴玲玲聊天,听她讲周围的人和事,心里总会生出几分羡慕。比如,巴玲玲说,昨晚我叫了个外卖,你不知道,那个送外卖的小哥啊,长得多像何炅!说完,巴玲玲发出咯咯的笑声。宋彩虹却在心里苦笑,她可没机会叫外卖,巴掌大的村儿,哪有什么外卖。   有一次,巴玲玲问她,其实更像是自言自语:"这城里的月光和乡下的月光有什么不同吗?你别说,我还真觉得不一样。这乡下的月光明亮、冷清,城里的月光多了一丝温柔。"   宋彩虹嘴一撇:"你吃错药啦?天上就一个月亮,在哪儿都是一样。"   巴玲玲头一歪,思索着:"真的不一样,要不你去城里看看。昨天不是农历十五吗?晚上我跟着老公出去应酬,结束之后我们散步回的家。途经市里那条有名的法桐街,月光铺满整条街道,路上空无一人,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影子。哈,你不知道那一刻有多么美,简直太浪漫了。"   宋彩虹顿了顿,想象着那幅场景。那哪是月亮的事儿,明明是巴玲玲的一种心境——幸福而甜蜜。宋彩虹盯着巴玲玲看了半天,说道:"你啊,这是拉仇恨呢!"   这不过是一次随意的聊天,却在宋彩虹心里荡来荡去,萦绕了很久。好几个夜晚,她想像着城里的月色,难以入眠。很多年之前,她曾經在城里做过短暂的服装生意,却从未有过机会在那样的夜晚走一走。   此刻,宋彩虹没来由想像着那城里的月光。   7
  思绪飘飘散散,太阳开始西沉,屋子里渐渐暗下来。宋彩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她得去接孩子们。走了几步,险些跌倒,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她停下来,站立一会儿,仍是头晕目眩。两个大拇指紧紧抵住太阳穴,轻揉了几圈,便匆匆走出家门。   驾驶着面包车,宋彩虹感到身上一阵阵发冷。等见了孩子们,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老二习惯性地想让她抱抱,她却没抱起来。老二滑脱下来,悻悻地看着她。宋彩虹身上没有一丝力气,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生病了。她摸摸自己的额头,果然有点烫。   回到家里,翻箱倒柜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退烧药,却发现过期了。孩子们饿得肚子咕咕叫,她只好拖着无力的身体,去给孩子们做饭。孩子们吃得狼吞虎咽,她却一口吃不下。宋彩虹倒了一大杯热水,咕咚咕咚地咽下肚子。她认为自己不是真正的发烧,不过是受心情影响所致。   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宋彩虹不但没有见好,反而愈加严重。她担心夜里烧得厉害,便决定去买药。   宋彩虹骑上电动车,一出门便撞见了一轮圆月。它高高地挂在夜空中,如同一个大玉盘。宋彩虹盯着它,像是头一次见似的,奇怪,今天的月亮分外扎眼。洁白的月光铺满大地,整个村子静谧空旷,给人一种清清冷冷的感觉。宋彩虹情不自禁地裹紧了外套。诊所并不远,眼看着就要到了,宋彩虹却忽然拧了一下车把,朝着伏羲社区骑过去。此刻,她多么想看看伏羲社区的月色,不知那里跟村里的有何不同?   拐过两个路口,便到了。宋彩虹把电动车停在门口,便沿着小区主干道往里走。头还有些眩晕,她走得很慢,走几步,停一下,不时抬头望着夜空中的圆月。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满盘银辉,洒满大地。或许是两旁路灯的原因,月光竟夹杂着一丝暖暖的昏黄,这让小区增添了一些温馨的气息。微风吹过,阵阵花香袭来,宋彩虹吸吸鼻子,大脑顿时清醒了很多,周围的一切似乎也跟着欢快起来。   最后,宋彩虹来到看中的那套房子面前,久久驻足,不愿离去。仰头向上望去,里面一片漆黑,想到将来不知谁会成为它的主人,心里顿时涌上无限悲伤。   抬头再看一眼月亮,宋彩虹不禁一声轻叹。紧接着,泪水模糊了双眼。
 
仲文娜伏羲二姨买房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语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