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九里山下石头村


  站在九里山顶北望,触目即是曾经卧鹿藏雉的鹿鸣山,杏花山猿人遗址也在岚烟隐约处。而当我把目光从远处收回,不经意间掠过林木葳茂石舍半隐的山下小村,又是一阵惊诧随风袭来,历史的卷宗里未曾绽开的那枚小花蕾,也终被阳光雨露千年不倦地浸润感动,石头上终于开出精美的花来。
  当年的那个小村庄,在先辈人的记忆里,就是一片高粱地尽头连接着杂石山路的荒野小村,沿山路向山顶攀爬便是韩信山寨及楚长城遗址,如今乱石丛中虽然难觅当年的藏兵洞等完整的防御工事,但一段充满火药味的历史画面依然在空旷苍凉的断垣残壁间闪着寒光。古朴的小桥流水山坳人家,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虽然远离街市却又近靠山寨,村民自然就多了隐忍警惕的本能。村庄藏于繁华之外,自给自足靠山吃山,生活围着山林山石及大自然的赠予转,石桌石椅,石砌房舍石围墙,石磨石碾石农具。日子相对安逸,邻里和睦的乡情多年绵延,民风纯朴,天蓝林绿。
  多年以前,我为了参加单位的摄影比赛,和一个画家朋友一起,从九里山北,即原来的豫02线旧址,自西向东拍摄影作品《四小龙》,拍完之后又沿着一条山脊爬到山顶去拍《蜥蜴坡》。被美景吸引的画家朋友渐渐落在后面,山野无人林静处,窄窄的山道上偏偏迎面走来一巡山大汉,在这里和他狭路相逢,我需要有多大的胆量啊?对面的山民看出了我的惊恐,他苦笑着晃了一下手中的砍山镰,"小妮你别怕,我从下面绕过去。"说完,他趟着荆棘丛把路留给我,目光对视,我真的是哭笑不得,站在距我十米的荆棘之外,进退都挺别扭。他憨厚的外表藏着宽厚,出于感激,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向他问路以缓解尴尬,并壮着胆子打探此地古老的民间传说。没想到他居然博古通今侃侃而谈,并且聊来聊去聊成了乡邻聊进了老乡圈。他被我的好奇心缠着,直到我的画家朋友出现,我们上山他才向山下走去。临了他留下话,让我们下次再进山一定去石窝坑他家做客,他叫王富臣。
  真是山路弯弯山不转路转,没想到幾天后就又和南阳的文保人士一起,从南坡再上九里山。俯瞰东风桥下热闹非凡的三月三庙会,忽然就想起了老乡们说的夜晚坐在九里山顶,可以听到远处云阳豫剧团夜场的敲锣打鼓声,中间还偶尔夹杂有"卤鸡蛋咸香烧鸡子哟"那拖了很长的叫卖声。我就想起曾被老爷子的叫卖声诱惑得口水满襟的童年,以及山顶的士兵们在元宵夜悄悄地摸下山去,到云阳看花灯而差点贻误军情的传说。
  山顶的楚长城遗址在杂草丛中叙说着古代文明国度的战争与悲壮,风中的花香似乎也走了很远的路,弱弱地依附于战旗与刀剑的历史光晕里,一代兵仙韩信的战神故事也都已藏入历史的烟云里。青山依旧,偶见乌鸦盘旋三鸦路上,西面太子山与九里山隔河相望,"北扼汝洛,南控荆襄"的襄洛大道就是从此穿越而过。遥想当年,那些驻守云阳关的三军将士们曾是何等的威风凛凛。忽闻水声潜流,一条细细的山涧潜草绕石一路下山北去,专家们指着石头村的方向说,此水流经之处必是依山傍仙龙脉福地。
  建设美好家园的风从山外吹来,村主任与支部书记一起共谋长远发展规划,致富带头人王福臣还多次外出参观取经,在带领村民一起奔小康的路上,他们重任在肩百折不挠,困难和挫折,在石头村的硬汉面前都成了致富路上的台阶基石。山窝窝里的石头村,坐拥古朴自然原生态的环境,同时,往日的闭塞清贫已被青山秀水冲刷殆尽。
  走过风雨坎坷,山与水的故事在勤劳的石头村人面前,已成了一卷秀美的画屏,中央电视台已引领了大批的外地人走进这远方的家园,山外的文明早已融入山村,韩信时代的兵书、战术、帝王术都早已随风而去,致富的路上,石头村人正在书写着的是点石成金术。
  美丽的玉兰小镇,花香已飘洋过海,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如果你来云阳,穿过一片玉兰花林,在林木葱郁石舍古藤处停车,沿石阶小径,就到了这个世外的村落,上苍遗落在凡间的金屋藏娇处。你会怀疑古诗词中的"清泉石上流"、"桃花一簇开无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些诗句是否都是出自此处。你可以去体味推磨拉碾打谷晒场的农耕苦乐,更别忘了去"咱家的小院"品尝野蘑菇、山韮菜、葛花、槐花、臭娘叶这些应季的山野菜肴,或者去"小丽江"的浪漫坊邂逅一场友谊或爱情。清新的空气,古朴的民俗,优雅的慢生活一定会让你乐不思归。
  石头村,玉兰小镇的一朵奇葩,早已是花香袭人,听泉韵,踏竹影,读诗作画伴鸟鸣。金石之盟,正等待着远方的你前来挥笔续写。
 
张晓玲山顶石头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