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曾槐


  曾槐,祖籍山东菏泽,其祖父于光绪八年迁居元城,住在东门外乔家庄。曾槐祖父家道殷实,孰料到了父亲这一代,虽然以孔子贤徒曾子后裔自居,苦读诗书,却贫困潦倒。到了曾槐,就只有靠乞讨度日了。
  曾槐大约生于民国二年,略有痴呆,人称"傻曾槐"。
  这曾槐虽然傻,却知道孝敬母亲。每天在外面乞讨来的白面馒头,留给母亲吃。有时候遇到婚宴人家,给他一碗肉菜,曾槐捧着碗,闻闻香味儿,用衣衫兜着,一路疾跑回家,双手捧给母亲。冬天冷,晚上睡觉时,他先脱衣为母亲暖被窝。
  人们夸赞曾槐孝道。曾槐说,我是曾子之后,圣贤血统,虽然穷困,不改气节。乡里人听了,大笑。
  曾槐左手拿破碗,右手拿着打狗的棍子,肩上披着褡裢外出乞讨,远走十几华里之外,绝不在三里五乡。他说,好人护三村,好狗护三邻,不能丢乔家庄的人。在十几华里之外的村庄敲门乞讨,遇到熟人,扭脸就跑。有一次乞讨,敲门,待这家主人开门,他便低着头说,大娘大婶,给俺一口吃的吧。这家女主人是从乔家庄嫁到这里的,一看是娘家人,心发善念,想拉他进屋喝口热汤,吃顿饱饭,就说,曾槐啊,快进家里说话。曾槐一听被人认了出来,转身就跑。
  外出乞讨,难免有人问他是哪里人,曾槐沉默不语。问他为什么不说话,曾槐依然沉默。好在大家知道他是元城东门外乔家庄人,并且知道他很孝顺母亲,故意施舍给他饭菜。
  有人逗他,你还要什么面子啊?
  曾槐不语。
  那么多好吃的,你不馋?
  曾槐笑笑,以手挠头,低着头说,再好吃的东西也是过过嗓子眼。
  最好吃的是什么?
  曾槐说,无非就是麦子面,过过油。
  曾槐的母亲是民国三十二年饿死的。这一年先旱后涝,天降大雨,村里人死去过半。曾槐讨不来饭菜,母亲饿得身体浮肿,再加上年老多病,不久便死去。曾槐没钱买棺材,母亲葬身野外又怕被恶狗扒出来,把尸体吃了。曾槐在屋里挖坑,埋葬了母亲,每日戴孝厮守。
  土改那年,曾槐分到两间房,三亩地,却不会耕种,只会乞讨,依然靠乞讨度日。新中国成立后,他在生产队做饲养员,每日里伺候牲口。
  那时候流行一句话:饿不着的饲养员。大牲畜口粮,炒豆子混合在草料中喂牲口,所以从牲口料中夺粮是公开的秘密。曾槐不,曾槐说牲畜通人性,出大力,不会说话,与牲畜争粮吃,不如畜生。曾槐与牲口住在一起,半夜起来填料,飼养的牲口个个皮毛光亮,体格健壮。
  有人看到做饲养员是个肥差,可以贪污牲口口粮,就讨好生产队长,顶替了曾槐。没想到这个人当天晚上就被一头犍牛抵了,肋骨断三根。可是生产队长性子倔,挥起鞭子痛打犍牛,偏不让曾槐再做饲养员。
  曾槐的身体很快就垮了,卧床不起。
  埋葬曾槐的那天晚上,饲养棚的牲口彻夜嘶鸣。那声音凄厉,乔家庄的每个人都听到了,在被窝里长叹一声,唉,这个曾槐。
  责任编辑/何为
 
赵明宇牲口曾子饲养员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