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兵味旧事二则


  受  奖
  这天晚点名,连长发表了讲话。他说再过十几天就是"八一",按惯例,老首长可能要回连队看望大家,希望同志们严格要求、严格训练,以良好的军事素质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首长视察。郑四喜一听,内心就有些不平静了。
  郑四喜是我们军港警卫连的一名新兵,下连队时间不长。前些天,炊事班的小范生病住进了医院,老胡又休假了,炊事班长一看自己成了"光杆司令",急得团团转,突然发现郑四喜下岗回来,就跑去找连长要人,这样,郑四喜稀里糊涂就进了炊事班。郑四喜来自农村,当兵时,爹一再叮嘱要努力工作,积极上进,他记住了爹的话,一有空就到伙房帮厨。本来,他下岗后打算回去复习《条例》,不想,被炊事班长看见抓了"公差"。刚到炊事班,郑四喜天不亮就下厨,从早忙到晚也不喊一声累。他想顶多在这里待六七天,再苦再累一眨眼就过去了,谁知一干就干了一个月,就连住院的休假的都回来了,还没有让他回去,不免有些想法。一天,几个外单位的老乡来他这玩,一个说自己参加抢险救灾,由于表现突出,受到了连嘉奖;另一个说参加实弹射击打了49环,被营长表扬了。看他们一个个受了表彰,自己却整天站灶台,都没法写信向爹汇报,郑四喜心里酸溜溜的。恰巧这个晚点名连长说老首长要来视察,他想警卫连的素质是响当当的,如果老首长给予了表扬,那荣誉不是更高一等吗?这么一想,他就更加不淡定了。
  熄灯号快响的时候,郑四喜找到连长,提出要回警卫班。连长一听,觉得很奇怪,说你在炊事班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去?是不是嫌炊事班辛苦,不愿为大家服务?郑四喜忠厚老实,也不会说假话,就吞吞吐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连长一听哭笑不得,就逗他说首长只看军体拳表演,你都一个月不训练,肯定打不好!没想到郑四喜回警卫班的心情迫切,说那我每天练军体拳,如果半个月考核不过关,就老老实实待在炊事班!连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置可否地笑了。
  转眼到了"八一",本来这天除正常值班人员外,部队是放假的。考虑到老首长要来,值班的副连长就通知大家原地待命。就在前一天,郑四喜又去找了连长,还当众表演了军体拳。郑四喜的这个军体拳打得行云流水、刚劲有力,看得围观者掌声雷动。最后,连长不得不宣布郑四喜正式回原岗位。
  此时,郑四喜服装整齐在外面自由活动,副连长从背后一看,发觉他走路有点"外八字",担心会操的时候影响排面整齐,就安排他去换岗。郑四喜一听,就有了抵触情绪,嘴巴翘得老高。副连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怎么?一个月不站岗了,叫你换一下岗还有意见?郑四喜有苦说不出,只好戴上帽子,扎紧腰带,一个人悻悻而去。在路上,他突然想起昨晚的《条例》考试,自己得了全连第一,心想要是首长经过门岗,突然问一些《条例》知识,我一字不漏地回答出来,是不是也要被表扬呢?这么一想,就自信满满,步子迈得也有些飘了。突然,他听到背后有人叫唤,回头一看,原来副连长让他到四号门换岗。郑四喜一听,差点儿晕过去。
  这个四号门是一个战备门,外面通向一个物资仓库,进来可直达军港码头。由于此门不常开,平时很少有人员、车辆通行。郑四喜换了岗,一个人站哨位,见四周冷冷清清,不免产生一种悲凉的感觉。他回头朝码头望了望,只见军舰上彩旗高挂,不时有小车开过去,偶尔还听到舰值班员的长哨声。郑四喜心想老首长可能也到连队了吧,这么一想,心里就空落落的。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戴草帽的人朝哨位走来,样子鬼鬼祟祟的,还不时停下来朝军港观望,一看就不像附近的村民。
  "站住!"郑四喜感到来人可疑,立即发出警告。
  "我发现码头上很热闹,就想过来看一眼。"来人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下站定,随手摘下草帽悠然地扇了起来,原来是一个白发老头。重大节日,舰艇上都挂满彩旗,难道没有见过?郑四喜心里犯嘀咕。突然,他想到"3·14"海战刚打完,连长说最近有敌特分子刺探情报,他不会是特务吧?这么一想,郑四喜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密切注视对方的一举一动。这时,老头朝岗哨迈了一步,打算从口袋掏什么东西,郑四喜一看不对劲,"哗啦"一声拉动枪栓。其实,里面没有子弹,他在吓唬对方:"双手别动,赶紧离开,不然我开枪了!"
  "小同志,我也在这里站过岗呢。"老头掏出一台傻瓜相机,在郑四喜面前晃了晃:"以前想照一张作为纪念,一直没有机会!你能帮这个忙吗?"
  "不行!军事禁区,不准拍照!"郑四喜一口拒绝了。老头望了郑四喜一眼,似乎有些失望,可又无可奈何,只好怏怏离去。
  下岗后,郑四喜回到连部,急忙打听老首长来连队的事情,不料,别人告诉他老首长根本没来。一看大伙失望的表情,郑四喜也跟着露出了一些遗憾。
  晚上,连队集合点名,连长宣布了一项决定:鉴于郑四喜同志上午站岗严守纪律,警惕性强,受到老首长的表扬,特给予连嘉奖一次。郑四喜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突然受到了嘉奖。
  原来上午那个白发老头就是连长口中的老首长。老首长30多年前在警卫连站过岗,去年从支队退休了。
  开  锁
  上午,雷达站的指导员毛江正在翻看花名册,司令部张参谋打来电话,说给你们站调一个兵,要不要?毛江当时正为老兵退伍后部队青黄不接而发愁,一听说调兵过来,高兴得差点拍起巴掌,说你们真是雪中送炭啊,不然,我们拉不开栓了!张参谋呵呵一笑,说实话告诉你,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兵,别的单位都不要。毛江不以为然,说我这里专治"问题兵"!
  张参谋说的这个"问题兵",名叫马小弟,是他的一个小老乡。因为前一阵子与战友闹了矛盾,他感到待在一起别扭,就求张参谋调动工作,这样,张参谋就给毛江打了这个电话。一听毛江牛皮哄哄的,张参谋哼了一声,说丑话放前面,要是出了事,我拿你是问!毛江拍起了胸脯,说请张参谋放心,保证把这个兵带得有模有样!
  第二天,马小弟坐团部的吉普车上了雷达站。在操场接人的时候,毛江心想这小子是否有"救",看一下敬禮就能猜出七八分!他以为马小弟会给自己敬军礼的,因为这是军人基本的礼节。然而这家伙从吉普车后排钻出来,耷拉着脑袋,左手提行李,一手拎背包,跟着通信员直接去了宿舍,毛江看在眼里,不免有些不爽。
  这个雷达站驻扎在一座近千米的山头,由于条件艰苦,兵们大都不愿来。之前分来的兵,一看四周高山耸立,不是哭鼻子,就是躺床铺。可马小弟到了雷达站,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就像没来这个人似的,这让毛江很意外。看他整天耷拉着脑袋,也不与人交流,毛江不免暗暗担心:这小子不会当逃兵吧?接连两周,毛江一直暗中观察,发现马小弟准点起床,按时上班,工作也很积极。若说有什么与众不同,就好像对人有一种戒备心,就连抽屉锁,都是一把大号的。到底怎么回事呢?毛江感到有些不解。
  一天,毛江到上級开会,恰好与熟悉马小弟的干部同住一室。晚上,他们无意中聊起马小弟,这个干部就讲起马小弟的一个笑话,这让毛江很意外。
  马小弟原来在单位表现挺好,爱学习,求上进,工作也出色。他平时有个习惯,每天写日记,写完之后放进抽屉锁起来。刚开始,宿舍的战友没在意,可时间一长,就有些好奇了,这家伙每天写啥呀,神神秘秘的?一天,两个人喝了酒指着马小弟的抽屉锁打赌,一个说只要一使劲,就能拧开锁;一个说只要拧开锁,就敢看日记。结果,一个拧开了锁头,一个偷看了日记!这事若就此打住也就过去了,偏偏偷看日记的家伙嘴不严,有一次竟然当众讥笑人家做梦提了干,还要娶了村长的女儿,有日记为证!本来,马小弟一直在排查谁撬他的锁,没想到案犯自己招供,就当场打了起来。由于马小弟先动手,最后被关了一周"禁闭"。出来后,他感到这事太丢人,就想办法调离了原单位。
  听了这个笑话,想到马小弟抽屉上的大号挂锁,毛江一下明白了八九分。他隐隐感到马小弟的奇怪表现,或许与"撬锁事件"有关。于是,决定寻找启开"心锁"的钥匙。
  一天晚上,毛江夹着几本书进了阅览室,他巡视一圈,发现马小弟躲在一个角落里。毛江与几个兵聊了一会儿,最后走到了马小弟身边。马小弟见了,感到有些拘束不安。毛江装作没有看见,一屁股坐在桌面上,顺手拿起他的资料翻阅,无形中,两个人的距离感消失了。见马小弟的钢笔字写得很好,毛江拿在手里,当众赞扬了一番。突然,他的目光落在另一个日记本上,似乎感到很惊讶:怎么,你喜欢写日记呀?马小弟一手压住本子,似乎有些难为情。毛江呵呵一笑,说其实我也有这个爱好呢!这不,几十年养成的习惯。说着,随手抽出一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笔记本,说这是我当雷达兵时写的,现在偶尔翻翻,觉得蛮有意思。突然,他好像记起了什么:咦,你不是在钻研雷达故障排除吗?这里有我参加专业比武的记录,拿过去看看,或许对你有帮助呢。说完,将发黄的笔记本递了过去。马小弟迟疑了一下,还是拿到手里。
  一晃又过了两周。这天,毛江在阅览室与马小弟"偶遇"了。这次,毛江没有开口,马小弟先打了一声招呼:指导员好,然后将笔记本退还给他。毛江翻了两页,问有没有什么收获?马小弟见周围有不少战友,就抿嘴直笑。毛江似乎有些不解,他紧皱眉头,想了想,突然一拍脑袋,急忙凑近马小弟小声问:是不是里面的一些个人隐私,被你发现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一听说指导员隐私,都叫喊说出来说出来。毛江笑了笑,就说起了过去的"糗事":自己为了"追星",结果没考上大学;自己偷偷给女明星写信,被战友发现遭讥笑;自己知耻而后勇,勤奋学习,成为业务精兵等。其实,这些都是他编的,"日记"也是前几天才写的。没想到,马小弟听了,惊愕得嘴巴大张,半天没有说话。毛江一时间也感慨万分:年少时期,青春萌动,谁不做几件荒唐事啊,关键是要走出迷惘。
  一晃又过了大半年。一天,基地下发通知,准备举办雷达兵大比武,要求雷达站选派三个人参加。站里进行初试,马小弟进入前三名。当时,有的领导觉得专业比武讲究团队协作,马小弟不太合群,缺乏协作精神,难以担当重任等,最后,毛江还是力排众议推荐了马小弟。备考期间,毛江找大家集体谈心,他们很快形成了小团队。期间,马小弟根据毛江的学习笔记,结合自己的积累,整理出了两大本资料与大家分享。由于他们协同配合,共同努力,夺得团体第二名的好成绩,其中,马小弟荣获一个专项第一名。
  比武回来,马小弟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无论战备值班、公差勤务,还是运动场上,他与战友完全打成了一片。而最令毛江惊奇的是,马小弟抽屉上那把大挂锁早不见了!
  责任编辑/文媛
 
陈恒坤雷达站首长小弟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