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小人物五题


  王富贵
  一大早,王富贵就去了趟村口的小卖部,回来后当院摆了张桌子,让老伴把几样时令水果洗干净,分别装盘摆上桌。王富贵换了身干净衣服,还刮了胡子,一下子就精神多了。
  王富贵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来,打开了随身听,院里便飘出了精彩的秦腔唱段。王富贵今天要干一件大事。什么事呢?且听慢慢道来。
  王富贵的儿子26岁了,大学毕业后在城里上班,谈了女朋友。去年,王富贵按揭贷款给儿子买了住房。今年,未过门的儿媳又要买车。儿子上班时间短,手头没存款,王富贵老两口种着几亩地,养着十来只羊,供儿子上了大学,又买了房,手里也没多少钱。可是,女方家说了,不买车就不让结婚。王富贵先前听到这话心里很窝火,可静下心来仔细一想,不就是一辆车吗,别人家的孩子结婚能买车,我的儿子结婚怎能没有车?可是,话说起来容易,想要落到实处难度却很大。
  王富贵想出了一个法子——借钱。向谁借?王富贵共有兄弟姐妹六个,王富贵是老大。父母去世早,王富贵成家后,没少帮衬弟弟妹妹,如今,大弟在城里做生意,一年收入一二十万。小弟和小妹都在城里有工作,条件也很好。大妹和二妹虽说在农村种地,但家里没有供大学生,也没在城里买房,手头应该不紧。
  王富贵觉得,凭自己那些年对弟弟妹妹的照顾,现在自己遇到困难,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王富贵挨个给五个弟妹打电话,请他们星期天来家里坐坐。弟弟妹妹们接到王富贵的电话,问他是不是有事。王富贵说没啥事,时间长没见,想他们了。弟弟妹妹们都说,自家兄弟姐妹,有話尽管说。王富贵只好拐弯抹角说了借钱的事,弟弟妹妹们都说,孩子成家是大事,一定帮他凑钱。
  太阳很快晒到桌子了,王富贵朝院门外看看,不见一个人来,再看时间,离吃午饭还早。王富贵把桌子移到院里的一棵苹果树下,苹果已经长到鸡蛋大,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老伴从厨房里探出头,问王富贵几点了。王富贵说,还早呢。
  几只麻雀落在苹果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吵得人心烦。王富贵站起来,拍了几下巴掌,麻雀呼啦一下就飞走了。
  门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王富贵赶紧迎出门。外孙子从车上下来后,一头扎进了王富贵怀里。王富贵抱起外孙,在小脸上狠狠亲了几口。女儿和女婿从车上取下几个大塑料袋,里面装着吃的、喝的。进门后,女儿到厨房里帮她妈张罗午饭,女婿和王富贵坐在院子里,边聊天边等人。
  依王富贵判断,大弟条件最好,借他5万元不在话下。大妹家里条件差,王富贵没指望能借多少。另外三个弟妹,两三万应该拿得出手。
  太阳一点点移过来,眼看又晒到桌子了,可是门口再没有听到动静。女儿来问王富贵,要不要给叔叔姑姑们再打电话催一下。王富贵皱了下眉头,看看时间,确实不早了。以往,遇到给父母上坟,或者小长假,王富贵只要打一个电话,弟弟妹妹们一定会早早赶来,老伴也会早早备下饭菜。老伴饭菜做得好,弟妹们每次回来,放开肚皮吃个够,走时老伴还会每人装一份。
  王富贵先拨通了大弟的电话,大弟说他前几天刚进了几十万的货,这两天手头实在紧。王富贵还要说什么,电话里已经传来大弟招呼顾客的声音。给小弟打电话,小弟说他在公司加班,回不来,他丈母娘昨天又住院了,实在没钱,便挂了电话。给二妹、三妹打电话,一个说婆婆摔断腿,在医院陪护,另一个说孩子感冒发烧,也在医院打吊针。
  王富贵垂头丧气,吩咐女儿开饭。女儿和老伴先后从厨房里端出来几个大盘,有鱼有肉,有鸡有鸭,都是专门为今天请客准备的。看着桌上的饭菜,王富贵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这时,门外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是大妹和大妹夫。王富贵的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招呼大妹和妹夫入座。大妹有些矜持,从身上背的包里拿出一个用报纸包得方方正正的包裹,说家里就这么多存款,全都拿来了。大妹打开包裹,三摞崭新的百元大钞展现在众人面前。
  王富贵鼻子里酸酸的,吩咐老伴把钱收起来。
  闫胖子
  闫胖子出现在我们眼前时,肩上斜挎着一把吉他,左手拉着一个拉杆箱,右手拎着一瓶矿泉水,腆着一副傲人的大肚腩,过肩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活脱脱一个流浪艺人。
  闫胖子性格开朗,脾气好,还有点小幽默,只要他在场,便不时有笑声传出。熟悉后,他成了我们的开心果,更是调味剂。
  闫胖子的宿舍里从来不缺零食,锅巴薯片方便面什么的,应有尽有。每次去他宿舍,总能看到他手里拿着零食袋,嘴里吧唧吧唧嚼得津津有味,室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小食品香味。"哥们儿,喜欢吃哪个,自己拿。"这是认识闫胖子后,听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我原本不怎么吃零食,受闫胖子影响,渐渐喜欢上了那些香味浓郁的小食品。
  其实,闫胖子最大的爱好不是吃,是唱歌。他在宿舍的时候,窗户里便常常飘出或欢快或忧郁的歌声。闫胖子唱流行歌曲,也唱零点、唐朝的歌,嗓音时而浑厚,时而粗犷,时而沙哑,婉转如百灵,低沉似梦魇。闫胖子拥有500多盘各类歌碟,有些是花重金淘来的绝版。他的手指又粗又短,好似镶嵌在手掌上的几根肉棒,看起来很笨拙,但拨弄起吉他琴弦来,却灵动自如。闫胖子弹着吉他唱歌的时候,脸上满是陶醉的表情。不光他自己,我们也无数次被他的歌声所陶醉。
  别看闫胖子平时乐呵呵的,其实也有心事。那个周末,正好是闫胖子的生日,大家一齐动手张罗了一桌饭菜为他庆生。闫胖子喝了很多酒,说要给我们唱一首自己写的歌,闫胖子陆续写过几十首歌。在欢快的吉他声中,闫胖子唱得很投入,也很抒情。突然,琴声戛然而止,歌声也毫无悬念地断了。我们看到闫胖子泪流满面。
  闫胖子是个富二代,我们无不感到吃惊。这家伙,藏得可真够深的!
  闫胖子家在三百公里外的县城,父母经营着一家上百人的工厂,一年赚的钱,全家人几辈子都花不完。闫胖子大学毕业后,父母千方百计要把厂子交给他管理,但他一点兴趣也没有,在家没待几天就跑出来了。
  闫胖子说,他不会接父母的班,更不想当老板,他要当歌手。闫胖子从小就有个歌星梦,但父母却认为那是不务正业。高考报志愿的时候,闫胖子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报了工商管理专业。大学四年,闫胖子除了吃饭睡觉,课余时间都用在了音乐梦上,他跟着吉他大师弹吉他,还加入了校乐团。
  元旦前,厂里举办联欢晚会,闫胖子上台唱了一首《卓玛》,粗犷的嗓音让晚会的气氛瞬间达到高潮,人们似乎随着他的歌声一下子从深冬走入盛夏,到了广袤无垠的草原。一曲歌毕,掌声久久不息,闫胖子一夜间成了厂里的明星。此后,厂里再有文艺活动,闫胖子的歌声便成了大家共同的期待。
  闫胖子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清晨,离开我们去了北京。如同来时一样,肩上斜挎着一把吉他,左手拉着一个拉杆箱,右手拎着一瓶矿泉水。因为胖,闫胖子好像总是缺水,他的手里时常拎着一瓶水。
  我们一起去车站送闫胖子,等车的时候,他给我们唱了一首歌,唱得我们个个泪水肆流。临上车前,闫胖子给了我们每人一个熊抱。他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论啥时候,不管混成什么样,他都会记得我们。
  闫胖子去北京后,在天桥下当了一名流浪歌手,挣的钱虽然仅够一日三餐,但他感觉实现了自己的价值,闫胖子在北京过得很充实。
  那年冬天,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了闫胖子,他瘦多了,也显得精神了。闫胖子在天桥下唱歌时被电视台编导发现,了解了他的经历后,专门给他录制了一期节目。闫胖子弹着那把跟随了他多年的吉他,深情演绎了一首首歌曲,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就连主持人,也被閆胖子的歌喉深深打动。
  节目播出当晚,闫胖子接到了唱片公司的签约电话。闫胖子一夜成名,多家演出公司跟他签约。自此,闫胖子正式开启了他的演艺人生,每天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他不在演出现场,就在去演出的路上。
  闫胖子录制过好多MV,他把光盘寄给我们。看着视频里意气风发的闫胖子,我们为他实现理想,有了自己的事业而高兴。闫胖子常在电话里喊累,但听他的口气,却是幸福和自豪的。闫胖子多次邀我们去北京玩,但我们都忙着各自的事情,一直没有去。
  方比尔
  方应龙是我的大学同学,但他们那儿的人却叫他方比尔。
  大学毕业后,方应龙回家乡县城做了一名银行职员。按说,银行的待遇不差,方应龙却不喜欢那种按部就班、程式化的生活。没上两年班,他就辞职了。方应龙辞职,不光家人反对,同学朋友也不理解。多好的工作呀,别人挤破头都进不去,你却要辞职,是脑袋进水了,还是被蜜蜂蜇了?
  方应龙只笑不答,他有自己的打算。方应龙在小城开了一家电脑公司,做起了电脑生意。
  那时候,电脑还不怎么普及,不光私人家里用得少,许多单位都还没用上电脑,方应龙认定这是一个前景广阔的行业,但要让人们认识到电脑的方便快捷和优越性,才能打开市场。
  为了卖电脑,方应龙可谓煞费苦心,他甚至不嫌麻烦,背着一台笨重的电脑上门推销,不厌其烦给人家讲电脑的好处。刚开始,许多人因为没接触过电脑,认为那是一个神秘的东西,也有人觉得那玩意儿太先进,怕自己学不会。方应龙无数次碰壁,被撞得鼻青脸肿。但方应龙有一股子百折不挠的精神,他认定的事不会轻易放手。终于,市场局面被打开,一台台电脑如流水般从方应龙的公司走出去,摆到了客户的桌子上。方应龙不光卖电脑,也负责传授技术。许多人一开始以为有多难,结果不出半天就学会了用电脑,很快又发现了电脑的好处。
  一传十,十传百,方应龙卖电脑便没那么难了。有的单位派人来找方应龙买电脑,一些私人也上门来咨询。方应龙上大学时就是个电脑迷,如今专门卖电脑,技术更是日臻完善,不论谁遇到电脑方面的问题,第一个自然会想到他,方应龙有求必应,三两下就能解决问题。方应龙成了县城里赫赫有名的电脑专家,一天到晚忙得一塌糊涂,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有人说他是县城里的比尔·盖茨,方比尔的名号由此而来。
  生意越来越好,赚的钱就多,方应龙越干越有劲了。许多人看好电脑生意,短短几年,县城里又陆续开了几家卖电脑的店,但是没过多久就纷纷关门了,因为人们只认方比尔。方比尔的电脑生意,独霸县城好多年。大家提起方比尔,无不竖起大拇指,仿佛他是自己的家人或者亲戚。他的本名方应龙,知道的人却渐渐少了。
  一次,我去方应龙所在的县城出差,办完手头的事后,突然想去看看他。向人打听他的公司位置,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不知道方应龙这个人。我觉得奇怪,县城也不大呀,况且早就听说他因为卖电脑,是县城里家喻户晓的人物,难道有假?我灵机一动,说就是你们县最早卖电脑的那个人。哦,你说的是方比尔吧?方比尔?难道这家伙改名字了,我有些纳闷。对方见我一脸茫然,说美国有个比尔·盖茨你听说过吧?我点了点头。对方说,比尔·盖茨是世界级的电脑大王,方应龙可是我们县的电脑大王,所以大家都叫他方比尔。我恍然大悟。对方告诉我,方比尔的公司在城西,而我在城东,步行比较远,还是打车比较方便。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方比尔的电脑公司。司机二话没说,就把我送到了。当我出现在方比尔面前时,他正在给员工培训电脑知识,一抬头看见我特别吃惊。说他的公司不好找,怎么不打个电话,他好开车去接我。我说你方比尔的大名县城里无人不知,哪有找不到的。方比尔奇怪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称呼的。我讲了刚刚听到的有关方比尔的来历。方比尔淡然一笑,你听他们瞎说。
  方应龙的公司规模挺大的,业务遍布城乡。我在他公司里待了一个多小时,不时有人打来电话,或者上门咨询电脑方面的问题,他都一一解答,让对方心服口服。
  方比尔这个称号,他受之无愧。
  张大海
  张大海是我一哥们儿。
  上学的时候,张大海是个淘气包,他不爱学习,还变着法子影响别人。就因为这,张大海在班上几乎没有朋友。不过,张大海始终对我友好,又因为跟我家是邻居,我俩走得比较近。
  张大海最大的特点是爱打抱不平。
  那时候,校园里流行玩自制火柴枪。把火柴头放进枪膛,按下撞针后,"啪"一声,火柴杆就射出去了。课间,我们常在一起玩火柴枪,比谁的枪射得远。
  一次,比我高两级的一个外号叫"大头"的男生,非说我偷了他的火柴枪,逼我把自己的火柴枪给他。张大海知道后,站出来替我理论。大头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不把我俩放在眼里。上课铃响后,大头仍死死拽着我的火柴枪不放。张大海气不过,在大头的肚子上狠狠给了一拳。大头痛得捂住肚子蹲下了身,我俩趁机跑回教室。
  张大海跟大头从此结下了梁子,大头有事没事就找张大海挑衅。那天上体育课,体育老师让我们自由活动。我们几个玩了一阵单杠觉得没意思,就去看大头他们班打篮球。大头那天大概预谋好要报复张大海,他传球的时候,篮球没往队友手里扔,却扔到场外,不偏不倚砸在了张大海的头上。张大海被砸得眼冒金星,大头却跑过来嬉皮笑脸地问张大海滋味如何。张大海二话不说,抢过篮球照大头砸了过去,篮球砸在了大头的眼镜上。大头的眼镜当场碎裂,碎玻璃扎进眼球,大头的一只眼睛报废了。张大海家人赔了大头一笔钱,张大海也被学校记大过处分。背了处分的张大海,对学习更没兴趣,小学毕业就辍学了。
  几年后,张大海进城打工,在工地上搬砖。那时候,我正好在县城上高中。张大海领了工钱,来学校找我,带我去街上下馆子。看我穿得干干净净,张大海说,他真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习,这辈子只能受苦了。我安慰他,条条大路通罗马,不上学不见得就没有好出路。
  后来,我到外地上大学,放假回来没见到张大海。听家人说,张大海在工地喜欢上一个叫芳芳的女孩,工头有天晚上叫芳芳帮他洗衣服,趁机奸污了芳芳。张大海知道后,找工头评理,工头威胁张大海敢多管闲事就让他滚蛋,还要把他的工钱扣下。张大海气不过,操起一根钢筋照工头头上就是一下,工头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后来成了半身不遂。张大海被判了5年。
  张大海出狱后找不到工作,刚好一个药企老板需要人,我把张大海介绍给他。老板不介意张大海坐过牢,聘用了他。张大海酒量好,每次老板有应酬,都少不了张大海作陪。老板对张大海很器重,给他开的工资也高。
  两年后,张大海却辞职了。他在跟老板干的两年里,熟练掌握了药品市场,想自己干。张大海从此当起了药贩子,天南海北到处跑。
  几年时间,张大海就发达了。买了楼房,还开上了价值二20多万的小轿车,出入的尽是高档会所。
  張大海经常跟我联系,偶尔来我家里坐坐,有时候也一起吃饭喝酒。过年的时候,张大海说看着我们一家三口亲亲热热很羡慕。我和妻子劝他趁年轻抓紧成家,生个孩子。张大海也说该有个家了。
  一年后,张大海结婚了,妻子玲玲是个大学生,在医院上班。张大海因为自己没什么文化,对玲玲一向很尊重。玲玲怀孕后反应强烈,尤其闻不惯医院的气味,只好三天两头请假。张大海便动员玲玲辞职,说他挣的钱完全够他们花了。玲玲本来不想辞职,考虑再三,最终接受了张大海的建议。那段时间,张大海基本上没有外出,每天在家陪玲玲,直到玲玲生下儿子。张大海当爹后特别开心,为了让玲玲和儿子过得幸福,他更加努力赚钱。
  去年秋天,有一天半夜,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玲玲打来的,说张大海出事了。我问她是怎么回事,玲玲哭着告诉我,张大海帮医院进了一批药,没想到是假药,不但没效果,还治死了人。张大海是被警察从被窝里带走了。
  张大海贩卖假药,被判了5年。
  我去监狱探望张大海。张大海叹着气说,这都是命啊,本想能赚一笔,谁知王八蛋卖的是假药。我劝他不要灰心,为了玲玲和儿子,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张大海哭得稀里哗啦,说要跟玲玲离婚,财产全归玲玲,他不希望玲玲和儿子因为自己被人戳脊梁骨。
  从监狱回来后,我见了玲玲。玲玲正在陪儿子玩,她说等他回来。
  蒋小强
  蒋小强有句口头禅:等我有钱了,一定要……
  等你有钱了要咋样?听到蒋小强说这句话,旁边的人就会问他。
  我要在城里买楼房,再买辆车,每天睡到自然醒,爱吃啥就吃啥,想咋玩就咋玩……蒋小强通常会罗列出一大堆梦想来。
  除了这些,还有吗?
  蒋小强一时答不上来,便眯起了眼睛,用手抠后脑勺。
  你就不想找个漂亮媳妇,每天搂着睡觉,多美啊!
  嘿嘿,媳妇嘛,迟早会有的。蒋小强依然眯着双眼,脸色却越来越红了。
  蒋小强的妈去世好几年了,家里就他和他爹。蒋小强家在城郊,家里有三亩地,除了一小块地种粮食,剩下的都种了菜,茄子、葫芦、辣椒、萝卜、韭菜、大葱、香菜……一年四季,蒋小强和他爹都在菜地里忙碌。
  每天天不亮,蒋小强就被他爹叫醒,开上三轮车,拉着头一天摘下洗干净的菜到市场里卖。菜少的时候,蒋小强一个人去,菜多的时候,他和他爹都去。遇上行情好,不出个把小时菜就能出手,要是行情不好,半天也卖不了多少。父子两个,看着一筐筐鲜嫩欲滴的菜,眉头皱得能拧出水来。
  蒋小强总感觉睡不醒,每回被他爹从睡梦中叫醒,蒋小强就会想起他妈。蒋小强他妈活着的时候特别疼他,蒋小强十三岁那年,他妈得了癌症,临死前拉着蒋小强的手说,小强啊,妈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蒋小强哭得泪眼婆娑。
  蒋小强初中毕业后,便跟着他爹种菜、卖菜。日子一天天过去,蒋小强也长成了壮小伙。
  等我有了钱,我就……
  蒋小强,怎么样才能有钱?
  这个……反正种菜成不了有钱人,蒋小强嘿嘿笑着。
  蒋小强也有快乐的时候,干完菜地里的活,吃过晚饭,他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骑自行车进了城,他们在城里的歌厅K歌,歌厅里五颜六色的灯光让蒋小强迷醉。
  等有钱了,我要天天去歌厅……蒋小强时常发出这样的感慨。
  蒋小强还真成了有钱人。
  城里的开发商看中了蒋小强他们村的地皮,以高价买了下来。村里的每个人都领了补助,每家还分了楼房和门面房,
  住上楼房,手里有了钱,蒋小强不用天天半夜起来去卖菜了,他也开始学有钱人,过起了睡到自然醒的日子。蒋小强买了一辆小轿车,每天都把车擦得锃光瓦亮,没事的时候,就开着车在大街上闲逛。
  其实,蒋小强也是有心事的,他想媳妇了。
  这天,蒋小强刚停下车,就遇到了一个女孩。蒋小强跟女孩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李小梅!
  蒋小强!
  李小梅,你要干啥去?李小梅是蒋小强的中学同学。
  李小梅看了一眼蒋小强,又看了一眼他的车,眼神里满是羡慕,蒋小强,你可真行啊,都开上小轿车了。
  嘿嘿,刚买没几天。蒋小强抠着后脑勺,两眼盯着李小梅漂亮的脸蛋。
  我要去上班,你在这里干吗?李小梅步履匆匆。
  我——没事干,瞎转悠呢!蒋小强嗫嚅着。
  以后常联系啊,记得给我打电话,李小梅留下电话号码后匆匆走了。看着李小梅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蒋小强心头有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夜里,蒋小强做了一个梦,梦见李小梅成了他的媳妇。蒋小强迟迟不愿醒来,他怕一醒来李小梅就不见了。可是,梦终归是要醒的。
  从那以后,蒋小强天天都想上街,天天都想见李小梅。
  几天后,蒋小强拨通了李小梅的电话,约她晚上一起吃饭。李小梅没有拒绝。
  吃饭的时候,李小梅问蒋小强在哪里上班,还是自己当老板。蒋小强说他既没有上班,也没有当老板。李小梅瞪大了眼睛,那你怎么有钱买车?蒋小强告诉了她实情,李小梅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李小梅,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蔣小强红着脸说。
  李小梅没有答应,却低下了头。蒋小强试探着靠近李小梅,摸了摸她洁白细腻的手,心咚咚咚跳个不停。李小梅没有反对,却说,我家的情况,你听说过吧?
  李小梅的爹一条腿残疾,她妈是个哑巴,因为家庭的缘故,李小梅上学的时候很少跟同学来往。
  我知道,没事的,我们……他们……蒋小强突然紧张起来,变得语无伦次了。
  李小梅真的做了蒋小强的女朋友,但李小梅给蒋小强提出了要求。她说,蒋小强,你不能当闲人,要么找份工作,要么去干个体。
  蒋小强听了李小梅的话,很快便找了一份工作。每天下班后,他就开上车带着李小梅去兜风。
  等我结了婚……现在,蒋小强说得最多的是这句。
  结了婚要怎样?
  嘿嘿,生孩子呗!蒋小强一脸的灿烂。
  责任编辑/董晓晓
 
马学全大头小强胖子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如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