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书法爱好者的爱情


  1
  老板派保纯来施工现场,保纯老大的不情愿。为什么呢?他是装修公司的会计,又不是销售经理或工长。老板说,你不是一般人,你是"钦差大臣"呀。这么一说,保纯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了,好像是个很有身份的人了。身份就是实力,保纯的身份,就连销售经理张强这样的"公司明星"都不敢小觑。   张强从一辆货车驾驶室里跳下来,笑嘻嘻地走到保纯面前,主动递上一根烟。保纯不会抽烟,这个张强知道,递烟只是表示一下他的亲热。张强做销售做惯了,迎来送往的,向别人递烟成了他的下意识。   保纯摆摆手,仰起脸看了看楼上。新楼盘"千孔百疮",每个窗口都是一片繁忙景象。保纯收回目光,很认真地对张强说,反正是闲着,还是让我干点什么吧。张强笑了笑,卷着指头,把那支烟夹在耳朵上,刚要说什么,一个纤弱白皙的女孩从他的身后转过来。   女孩叫卢娟,是公司的一个"客户",临时的。真正的"客户"不是她,是她的一个亲戚,她自己则在一家酒店前台做收银员。   见到卢娟,张强显得特别兴奋。"客户"和商家是天敌,那是别人。张强可是把卢娟这个"客户"当成朋友的。   卢娟刚站稳,张强就把一只手搭在卢娟的肩膀上了,还亲热地叫了一声:妹子。   卢娟脸上都是汗,都快哭出来了。卢娟颤着声音说:张哥,我的手机不见啦!   刚才,卢娟去厕所,厕所在地下室,卢娟从九楼沿着楼梯一路往下跑,跑着跑着,就把口袋里的手机跑丢了。   看着卢娟难过的样子,张强上去劝。张强的劝说过于亲昵,他的鼻尖都快蹭到卢娟鼻尖上了。   站在一边的保纯有点难为情,咳嗽了一声,说:要不贴张寻物启事吧,碰见好心人,没准能给你送回来。   卢娟买了来红纸、墨汁和毛笔,然后把红纸摊在一张石凳上,把蘸饱了墨的毛笔递给张强,示意张强写。张强不想放过这次表现的机会,很有把握地拿起笔,想写什么,脑子里边却空了,眼前飘的全是烟。   张强很无奈地放下毛笔,指指保纯说:他是书法家,还是给他吧!   书法这件事,算是撞到保纯的枪口上了。楷书隶书行书,包括狂草,保纯都会,都喜欢。工作之外,保纯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书法上。一句话,就是写。只是写来写去写不出一个模样,结果写的都是"保纯体"。"保纯体"是什么体呢?不好说,就是像保纯吧,不温不火,蔫不拉叽的,一副衰样子。   保纯不管怎样"衰",写一张寻物启事很容易的,几乎一挥而就。寻物启事写好之后贴在了楼房的单元门口,红纸黑字,分外鲜亮。   就是这张寻物启事让卢娟找回了自己丢失的手机,同时,也让卢娟喜欢上了保纯这个人,喜欢上了保纯写的那些字。   说起字,卢娟特别羡慕写字好看的人。比起长相,卢娟自己的字丑得很,歪歪扭扭,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作为酒店前台的收银员,除了收银,卢娟每天还要记录酒店发生的事项,看看笔记上的字,大堂经理经常皱眉,练练你的字吧,弄得卢娟很没面子。   人就是这样,短哪儿,在乎哪儿,没什么,羡慕什么,卢娟就羡慕保纯一笔好字,不简单哪,还是毛笔字呢。现在的人,尤其是年轻人,都被电脑"宠坏了",谁还肯写字?尤其是毛笔字,怕是握笔都不会呢。保纯会,写得很好。保纯写字的时候可以用神采飞扬、帅气十足来形容。   2
  卢娟要保纯教她写字。保纯说,从毛笔字开始吧,毛笔字写好了,别的字就全都能写好。卢娟说,那就先用毛笔"刷一刷"。卢娟不说练字,而说"刷一刷",就像刷墙刷糨糊一样,很俏皮了。   保纯喜欢和卢娟"刷一刷","刷"一回,他就和卢娟"爱"一次,书法给保纯带来了爱情。保纯的日子一下子开阔了、丰富了,可以说点点似桃,撇撇如刀。   保纯分别用篆书、隶书、楷书、行书写了三个字:我爱你。最后,写了四个字:剑胆琴心,用的是狂草。"我爱你"和"剑胆琴心"有什么关系呢?但是,就是这四个字,表达了保纯的全部愉悦。保纯把这四个字裱起来,贴在了自己床铺的正上方。保纯看着,审视着,欣赏着,第一次对自己的字表现出异常的满意。   老板却对保纯不满意,主要是对保纯监督力度不满意。保纯从施工现场回来之后躲三躲四的,老想滑过去。老板严厉的目光逼过来,保纯吞吞吐吐的,还是说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跳单。   什么叫跳单呢?就是业务人员跳过公司,直接和客户联系。当然,张强那么一个精明的人,跳不跳单不会让保纯知道,是卢娟私底下告诉保纯的。卢娟作为一个局外人,她的话自然不会假。老板听完了保纯的话,脸立刻青了。员工打着公司的旗号干私活,这事很下作,任何一个老板都是不能容忍的。   公司会议上,老板把问题摆了出来。老板虎着脸,都拍了桌子,但是,张强没在意。张强脸色该啥样就啥样,还笑嘻嘻的,张强的心思深着呢。张强就是这么一个人,雾朦胧鸟朦胧,谁也看不透他。   会上,保纯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别人。保纯后悔了,万一让张强知道他就是那个告密者,张强还不恨他一个窟窿?   会后,老板表现出了对保纯的器重,放了保纯三天假——真是意外的收获。保纯太兴奋了,他几步窜到院子里,举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嘴巴对着手机,上来就说,腾三天工夫,行不行啊?   像是商量的口气,其实是命令。保纯对自己命令的口气特别不满意,后悔了,后悔依然来不及。声音顺着空气忽忽悠悠在飘,飘到哪里哪里一定会有回音的,保纯坚信这一点。   但是,手机那边沉默了。很久,才只听见一丝悠悠荡荡的气息。保纯听出来了,是哭声。哭声很压抑,抽抽搭搭的。保纯的心一下子抽紧了,手机在手里神经质似的抖动起来。   卢娟病了,躺在床上,偎在被子里,臉色又干又黄。病一上身,人就走样。尤其女孩,娇嫩得很,经不住折腾的。   卢娟看见保纯走进来,脸红了一下,很难为情的样子。她用手拢了拢耳边的头发,说了声来啦,揽住被角低下了头。保纯坐在了床边,看着卢娟,目光从卢娟头顶一格格地往下滑,一直滑到了卢娟的颈部。   保纯发现一脸病容的卢娟并不漂亮,甚至有些丑。这样的丑一点也不叫人懊丧,反而让人特别怜惜,丑妻家中宝啊。保纯上前摸了摸"丑妻"的额头,吓了一跳。   好烫啊,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保纯责怪地说。   卢娟抿着嘴,笑了一下,挺一挺就过去了。   几天了?   三天。   吃药了吗?   吃了。   打针了吗?   没。   光吃药不行,还要打针,打针快。   卢娟细着声音说:不打针,害怕。   保纯动员卢娟:还是去医院吧,几个滴流下来,病就好了。   卢娟不说去,也不说不去,身体挣扎了一下,说:我要去厕所。   保纯把卢娟从床上搀了起来,卢娟很轻,摇摇晃晃的,一点斤两也没有。保纯把摇摇晃晃的卢娟搀到了门口,一开门,冷风像面墙似的扑进来,卢娟身子一收,缩进了保纯的怀里。   卢娟被冷风呛了一口,捂住了嘴巴,抢前抓住了床沿,头杵到了地上,开始咳。咳声尖利而嘶哑,像身体深处的爆炸。   保纯甚至闻到了卢娟身体里散发出来硝烟气息。他在后面一把抱住了卢娟,一只手轻轻地捶着卢娟的后背。终于,卢娟不咳了。保纯在身后抓了一把手纸,在卢娟的嘴角上揩了揩,慢慢把卢娟扶了起来,坐在床上。   平静了一些,卢娟伸出手来指指门外。保纯走过去,从门外拿来了便盆,放到床下,他自己闪身出去要回避,被卢娟拉住了:在这儿吧!   卢娟开始解腰带,保纯僵持地站在那里,总觉得不便,把身子转了过去。卢娟蹲下之后又站起来了,吭哧了几声,脸红了,卢娟说:还是出去吧。   保纯出去了。他转了几个弯,在巷子口雇来了一辆面包车。面包车直接开到出租房门前,保纯下车紧走几步,推门进屋站在了卢娟面前。卢娟看了看保纯,又看了看外面的面包车,明白了,保纯要送她去医院。   卢娟苦笑了一下,摆摆手,不去。   卢娟生病从来没有去过医院。不是不想去,是去不了,去不起。一包药几十,一剂针几百,再躺上几天,一个月就白干了。   卢娟在收银台过手的钱成千上万,对自己却相当地抠。说起开支,卢娟只有两笔:一笔是吃,一笔是穿。其他的,卢娟都要放在手心里抠一抠。卢娟相信,日子是抠出来的。   保纯把卢娟的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都放到面包车上去了。卢娟坐在床上,赌气似的,一动不动。保纯把一件件东西从面包车上拿下来,叹了一口气,挥挥手,把面包车打发走了。   3
  公司在小区里租的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房子做了改造,卧室和客厅被打通,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小房间。小房间放上一组一组的上下床,变成了集体宿舍。   集体宿舍给小区的老人们带来了严重的不适。白天好好的,公司的人上班去了,小区里很安静,老人们出来聊聊天,晒晒太阳,很惬意。   晚上八点,工人们下班回到宿舍,宿舍便沸腾起来,唱歌,打牌,呜哇乱叫。集体宿舍变成了一个大音响。老人们受不了了,提出抗议了。抗议无果,升级为驱逐。   集体宿舍发生"驱逐事件"的时候保纯还在卢娟家里照顾卧病在床的卢娟。"驱逐事件"是他回来后听宿舍的人说的。   当时宿舍的场面十分混乱,宿舍里的人被一群闯入者控制住了,闯入者不是老人,是他们的子孙。子孙们显然比孱弱的老人们强悍,一进集体宿舍就开始扔铺盖。所有员工的铺盖无一幸免,全部扔到了门外。"驱逐事件"被管片的民警出面制止了。   集体宿舍的床位却因此来了一次"大洗牌",有人抢了先机,占了一个"好床位"。通常说的"好床位"靠窗,靠暖气,靠墙角。当然,都是下铺。   张强的还在"好床位"上,张强的小哥们都在"好床位"上。张强手下的小哥们很多,保纯的床位现在躺着的正是张强的一个小哥们。   保纯走过去对他说:这个床位,是我的。   张强的小哥们相当硬气:从前是你的,现在是我的。   保纯去找张强,想叫张强给他的哥们支应一声。张强理都不理,一双眼睛翻到了天花板上。   在张强那里碰了钉子,保纯只好窝在门口的一张破烂的床板上委屈了一宿。   第二天他去找老板,老板的表情同样冷淡。老板说:宿舍的事,我不管,你们自己解决。   过后保纯才知道,张强给老板签了一笔订单,那是很大一个订单,掉在地上能砸出一个坑。张强很快升上去了,升为公司副总,还配了车。   公司的大院每天都能听到张强那辆黑色富康车刺耳的鸣叫声。黑色富康车的鸣叫声提醒着每一个人,公司处于上升期,必须忙碌起来。   保纯顺势而动,清账、入账、报账,每天都要忙到半夜。保纯很累,精神恍惚。他靠在门口的一张烂床板上整宿整宿睡不着觉。这么一种状态,最好把书法爱好放一放。   保纯的想法是,反正睡不着,不如练练书法。保纯搜罗了一大沓废纸,摊到床板上开始练习书法,结果练出了篓子——保纯把张强写好的一份计划书当成了描红帖了。计划书被保纯涂得面目全非,像用过的手纸一样难看。   计划书是张强写的吗?   不知道。   保纯印象里,张强从来就没有写过什么计划书。但是,老板当真了。老板坐在老板椅上,隔着办公桌,保纯看到了老板两只黑洞洞的鼻孔。   老板用他的鼻孔对保纯说,谈谈你的打算吧。   4
  天气不好,刮着风,还飘着细小的雪粒。阴冷的湿气侵钻进衣服里,頂在胸口上,像一块冰。保纯裹着大衣缩着脖子来到卢娟家之后,胸口上冰一样的寒气才渐渐散去。   保纯离了职。离职,是自己情愿的,也是被老板挤对的。老板说,现在公司扩大了,升级了,你的能力有点跟不上节奏啊。保纯一赌气,就递交了辞职书。   保纯知道,老板对自己不好,不是老板的意思,是张强的"意思"。张强现在是老板的"贴心肉",老板对张强几乎言听计从。张强在老板的背后一编排,保纯的职业生涯就走到头了。   保纯离开装饰公司,原本想自己租房子,再慢慢找工作。这个时候卢娟表现得又柔情又仗义,还找什么房子?搬过来吧。   因祸得福,坏事变好事,保纯很高兴。保纯和卢娟的关系因此有了实质性的飞跃,可以一起吃住,做一对名义上的夫妻了。   保纯把自己的东西拢了拢,不多,一个拉杆箱就全部容下。保纯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进了卢娟的"家门",把自己"嫁"出去了。保纯的"嫁"有入赘的意思,又不像。但一个男人进了女人的家门,总有一些随高就低走下势的样子。保纯对自己说,有"家"了,要对卢娟好一些。   卢娟早早就等在门口了。卢娟上身是一件红色羽绒服,下身是一件呢料红裙子,红红火火,喜气洋洋。看样子,卢娟真把自己当新娘了。   保纯进门,把东西放下,转身就出门。被卢娟拉住了:你干什么去?   保纯笑着说:我去买挂鞭炮,好日子,放一放喜庆。   卢娟噘起了嘴,嗔怪了:还当真了,你?   就是彩排一下,真到了那一天,也就熟门熟道了,是不是么——老婆?   老婆都叫了,很顺嘴,没有任何障碍,自然而然就出来了。卢娟那里也有了呼应,开始叫保纯"老公"。称呼就是这样,即便是假的,即便是一个形式,只要叫起来,一遍又一遍,称呼也会具有称呼的全部含义。   晚上,保纯和卢娟做了爱。"夫妻"了吗,做爱必不可少。其实保纯的状况不是很好,被炒了,没了工作,心情难免失落。保纯上床以后还是可以的,动静相当大,还搞出了一身的汗,被窝里弥漫起一股复杂黏稠的气味。   卢娟"闻"出来了,保纯这是在靠身体的欢愉来糟蹋自己,拿自己出气。这哪里是做爱?简直是自戕。卢娟从保纯的身下挣脱出来,拍拍保纯的后背,显出知冷知热的样子,说:老公,你累了,睡吧。   平常卢娟去上班,保纯在家闲着,除了做做饭,就提毛笔练字。更多时候保纯在网上发简历,或奔走于各个人才市场。工作是一块骨头,每时每刻都散发着肉香,可保纯搜肠刮肚就是找不到它。保纯只有疲于奔命,一趟趟地出门,又一趟趟尸体一样把自己拖回来。   卢娟几乎每次回家都问:工作怎么样?保纯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快了。   十几天过去了,保纯不好意思说快了,只好说:还没有。卢娟安慰他:别急,找工作,就是碰运气。说不急,还是急了。有时卢娟一见保纯垂头丧气的样子,就催促:抓紧吧,要抓紧哦!   是"老婆"对"老公"的口气,但保纯还听出来另外的余音。"老婆"似乎有点不耐烦了,有往外推的意思。   保纯在脑子里一遍遍地过,他开始检点自己,是不是哪方面做得不够好?很快想起来了——钱。柴米"夫妻"嘛,过小日子,那一天离得开钱?   来的第一天保纯就掏出了五百块钱,摊到了卢娟的面前,说:这是我的"入伙费"。卢娟眼睛盯着桌上的几张人民币,客气了几句:你现在没工作,没收入,不要那么着急嘛。话虽这么说,卢娟还是把钱敛起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从进门的那一天开始,保纯就把全部的伙食费包了。保纯要做饭,也要去买菜,买菜的时候,都是保纯往里垫。卢娟有时不给,有时丢下仨瓜俩枣的,保纯也不在乎。   好吗,人家一个没出嫁的大姑娘,白天陪著你说话,晚上陪着你睡觉,天大的便宜让你占了,你还在乎啥?   但是,保纯忘记一笔开销,房租费。保纯住集体宿舍住惯了,他把这件事忽略了。当然,也不是保纯完全无心,卢娟不主动说,保纯也是不好意思问。   房租费多少啊,电费多少啊,还有水费,供暖费。这样的话一出口就会变味。好吧,算算吧。一天多少钱,一宿多少钱。还有,一个吻多少钱,一个拥抱多少钱,一斤感情多少钱。保纯是学会计的,账目上来得快,摊开来和卢娟算。账算清楚了,"老公"和"老婆"的关系也就算到头了。   现在处于"婚姻"敏感期,牵一发动全身。最好的方式是默默地做,默默地奉献。"老公"对"老婆",可不就是默默地奉献?   那天中午,保纯买菜回来,被一个中年妇女堵在了门口。保纯很快认出来了,是房东。   房东口气很冷,问:卢娟呢?   保纯反过来问房东:房租到期啦?   房东说:两个月没交了,我找卢娟,她一直推。   保纯说:晚上过来吧,卢娟八点半到家。   房东很不耐烦,一趟趟的,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现在就交。   保纯为难了:哎呀,详细情况我也不知道,还是等卢娟回来吧。   房东说:我知道你们的关系,都住到一块了,谁交不是交?   保纯交了,780元钱,交得很爽气,几乎没有一点犹豫。   保纯的爽气只是一个假象。780元钱,对他,就像瓶口上的塞子堵在他的心口上。   晚上,保纯和卢娟在床上"做了一场"。趁着"热乎"劲,保纯把白天交房租费的事说了。保纯没有开口向卢娟"要",他只是说他交了房租费。   卢娟做爱后激情未消,脸上的潮红涌动。卢娟抱着保纯光溜溜的身子,说谢谢老公,头一歪,闭上了眼睛。保纯愣了愣,显然不甘心,他把卢娟的身子扳起来,对着卢娟的脸又说了一遍。卢娟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保纯,我已经说过谢谢啦。   一转头,睡去了。   5
  保纯找到工作了。不是会计,是在一家酒店做库管。从会计到库管,保纯是自降身价。急着挣钱,自降身价也就认了。   酒店不错,挂星的。下午三点,酒店老总一件紫砂壶要出库。紫砂壶是老总的爱物,保纯警告自己,要小心。不说小心还好,一说小心反倒出了事。   保纯用托盘端着紫砂壶搭乘滚梯时,一步踏空,托盘里的紫砂壶就被甩了出去。紫砂壶从高高的滚梯上滚落下来,摔得"粉身碎骨"。保纯望着一地碎片,吓出一身的汗。趁四下无人,保纯偷偷溜出宾馆,再也没有敢回去。   好好的工作就这样没了,保纯倒霉透了。但保纯不愿让卢娟看出自己的落魄。保纯按部就班,早出晚归,依然做出一副上班的样子。   保纯这方面做得很好,演技相当出色,卢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保纯不是故意欺骗卢娟,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保纯想好了,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再和卢娟亮底。人活一张脸,保纯起码的体面还是要的。   但是,这样的日子很不好过。保纯茫然无措,这里走走,那里逛逛,和大街上一条狗也差不到哪里去。这时候的卢娟却别开生面了,升职了,升为前台领班。从前台收银到前台领班,晋升了一小步,却前进了一大步——卢娟终于从前台走出来,走向宾馆的整个大厅。   还是大堂经理夸了她,首先夸了她的字,说她的字比从前好了,像模像样了。写字和升职有什么关系呢?但写字就是这样和卢娟联系在了一起。说起写字,卢娟当然忘不了保纯。   晚上,卢娟给饭桌上添了菜,还买了酒。卢娟喜滋滋地喝了几小口,保纯的酒喝得却相当寡淡。但保纯不好扫卢娟的兴,也装装样子喝了一杯。   趁着酒兴,卢娟让保纯"刷"两笔。卢娟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保纯潇洒地"刷一刷"了。保纯有点为难,又不好违拗,只好勉强做一做。   保纯摊开了纸,掭好了笔,酝酿了一下情绪,刚想写,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卢娟的。卢娟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身子自觉地转到一边去。卢娟似在回避,嘴巴很快地对着手机咕哝了一句,匆匆挂掉了。   上了床,钻进被窝,卢娟的身体开始扭动。保纯却是可有可无,疲于应付。   保纯这种状况是很少有的。但保纯不想在床上过于消极,他开始忙,只是空忙,忙不出成绩。卢娟咬着下嘴唇,用指甲在保纯的胸口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零,转身睡过去了。   保纯却清醒着,毫无睡意。他悄悄地把手探进卢娟的枕下,摸出了卢娟的手机。保纯在手机屏幕上轻轻划了几下,卢娟刚才挂掉的那个号码显现了出来。   号码很熟悉,是张强的。   张强是保纯最恨的人,保纯不许自己和这个人有任何瓜葛,卢娟也不许。卢娟和他吃在一块了,睡在一块了,根根脉脉是一个人了。张强是保纯的仇人,也应该是卢娟的仇人。卢娟还保持着和张强的亲密联系,这怎么可以?   保纯忍不住要叫醒卢娟,和她谈。他把卢娟的手机放回原处,手刚刚探出去——卢娟突然醒了。莹亮的灯光下,卢娟幽暗的目光吓了保纯一跳。   卢娟看着保纯,没头没脑地问:怎么样了?   保纯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怎么样?   工作,还能是啥?   你知道?   卢娟冷笑了几声:瞒得了我?看看你的手机——就算你没领导,总会有同事吧?   保纯禁不住浑身一抖。说起心机,他不行,只是卢娟的一个零头。   但保纯还是把自己的一张热脸贴了过去。保纯同样没头没脑地说:娟,咱们还是不这样了吧。   卢娟疑惑地看着保纯:不哪样了啊?   保纯闷在了那儿,酝酿了很久才说:娟儿,咱们……订婚吧。   这是第一次把话题扯到婚姻上去。但保纯冒失了,這么大的事怎么好在被窝里说呢。求婚吗,应该选良辰择吉日,手捧玫瑰,跪下来。跪是求婚的最好仪式,完美、浪漫、还隆重。没有哪个女孩不动心,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保纯现在就想跪,光着屁股呢,怎么跪?太滑稽了吧——其实也不用跪,想想和卢娟还差什么?一层窗户纸罢了,轻轻一捅,自然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保纯全身的神经绷得很紧,坐在那里,已经有了十分的期待。卢娟却什么也不说,很妩媚地瞟了一眼保纯,一撂被子,脑袋抽到里面去了。   6
  保纯准备到人才市场碰碰运气,强大的西北风却把他堵在了屋里。保纯在清冷的屋子里闷了一会儿,搓搓手,想不起做什么,还是练习书法吧。   保纯一点也不想练习书法,可除了练书法实在没有什么可做的。书法要心静,要凝思。但是,保纯自己知道他的心有多急,有多躁。   工作到现在还没着落呢。说起工作,保纯特别犟,特别死心眼,除了会计,别的职位他一概不考虑。保纯前前后后想得很透了,找不到体体面面的工作,他是不好意思再和卢娟提订婚这件事的。   保纯闷了一上午,下午一点半,还是出了门。门外风势正酣,一出门保纯就被强烈的西北风包围了。保纯顶着西北风在外面转了一下午,除了灌了一肚子凉气,一无所获。保纯肚子的凉气却叽里咕噜的,一直往下坠。   一下公交车,保纯第一件事就是急着找厕所。厕所找到了,保纯鼓鼓胀胀进去,然后,空空荡荡出来。   保纯就是在出厕所的时候发现卢娟和张强的。张强的黑色富康车停在对面的岔路口,张强从驾驶室的一边下来,接着,卢娟从副驾驶的一边下来。他们关好了车门,双双绕到了车尾。靠在汽车的后备厢上,两个人开始执手凝望。   保纯以为他们会拥抱,没有。张强从后备厢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包,交到了卢娟手里,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上车开走了。   看着张强的车走远,卢娟转过身,一步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保纯吓蒙了,慌乱异常,一颗心在胸腔里疯了似的跳。他四处躲闪,最后躲到了厕所后面,蹲下去了。蹲下去的时候,保纯全身的骨节噼啪乱响,是向着地面坍塌的声音。   责任编辑/董晓晓
 
牟秀林张强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之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