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幸福的煎熬三十一峰回路转


  夜晚还是照往常那样来临,城市的天空不见群星,月亮隐藏在浓浓的云雾里,夜色裹挟着温热的风直接灌进木春樱的领口。她看了看喧嚣的街市,摊贩好似连接着的一条长龙。
  这时,她的手机收到一条微信:"我今晚回G市。"
  木春樱一看是李牧群发的就直接删除掉,心想着李牧群最近都不怎么善待她,好像什么都变了味,以前可是和她整日的腻歪在一起,就算分开一会儿也会不停联络,可是如今呢?
  她在一家烧烤摊贩搭起的帐篷里坐定,扯着嗓子特别不淑女地点了烤串,又要了小瓶白酒。
  酒喝到一半,木春樱的脸色现出酡红,身体也发热,尤其是脸颊、额头,细密的汗珠顺着发髻聚集着,她的手在腮边扇着风,脑子里出现幻境,似乎对面是李牧群坐着,正微笑着跟她开玩笑,他的手从桌子下面伸过来握住她的手……
  可叹这些都是虚幻的,只要摇摇头就会清醒过来,他哪里在对面坐着,对面分明是个空座位,这让木春樱警醒,恐怕自己是已经喝高了,开始胡思乱想了,她恍恍惚惚趴在小桌的一角上,伸出的右臂碰倒了小酒瓶,这酒瓶落地就碎了,只是发出不大的一声脆响,而这声音完全淹没在此起彼伏的行酒令、呼喝声里,没有什么人注意。
  远远看着这个女子趴在酒桌上,红润的嘴唇细微地一动,两颊的酡红色已经消逝,眉如远山的黛色,脖颈却是粉白的,她弓着身体,背部的线条一直延伸到大腿处,没有过膝就露出白腻的腿肉,然后是膝盖处稍微有些淡红,于是,他就在这个女孩子对面坐下了。
  他就这样一直看着她,不清楚是不是应该立刻叫醒她,毕竟,夜色中一个孤单的女孩醉酒熟睡怎么也不太好,可是他正看得仔细,不想立刻就放弃观察她,左右也不是,最后还是想着先叫醒她吧,"喂,美女,醒醒……"只盼她能抬起头来,这样他才能从整张脸上推测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女孩。这个时候,他原本的那桌同伴已经开始起哄,他们之间打了赌,看看他能不能搭讪上一个这么美丽陌生的女子。
  他回头看看同伴们,示意他们不要叫嚣了,因为这女孩已经用右手支撑着下巴醒来,眼睛正慢慢睁开……
  他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喂,你是谁啊,干嘛坐在本小姐对面?"
  他有点吃惊,仔细辨认着这个女孩子的五官,又想了想,似乎回忆起什么,"老同学,木春樱,是不是你?!"
  她已经快要吐出来还未消化的烤串,两腮鼓起,杏目圆瞪着,手已经遮住了口。
  他不慌不忙地从桌边拿出垃圾桶,告诉她:"你吐这里。"
  她吐了几口,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谢谢,你刚才……刚才问我什么?"
  他摇了摇头,暂时不想确认她是谁,只是柔声说:"姑娘,你的朋友呢,难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吗?"
  "是啊,要你管……"她拿起桌上的酒杯,好像眼前还是模糊的,心里不禁也有些急躁了,喝多了些,一会儿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回家。
  他笑了,目光突然变得温情,"你是不是木春樱?你是不是不认识我了?"
  木春樱这次听清了对面这个男子的问题,心里"咯噔"了一下,努力地看向他的脸,要辨别是不是什么熟人。这个男子头发卷曲着,双目炯炯有神,鼻梁挺拔,双唇生的十分迷人,下巴略微向前探。
  "你,你是谁,怎么认识我的?"木春樱还是想不起来,她一看他就开始回忆,想找出记忆里的某某某是不是面前的他。
  "你醉了。我一会儿送你回去吧?"他语气温柔,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见到她说话就会变得柔和,他对别人从来不这样。
  "送我回家?你,可是我不认识你,你究竟是谁?"她的酒气冒出来,连她自己也觉得难闻,自己这次可是醉得大发了,接下来不知道怎么应对。
  "我是风筝,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的头发还是高中时候一样卷曲,我的样貌变化不大,你再好好看看?"风筝终于认定了她就是木春樱,她的模样有些改变,但是大大的眼睛还是和高中时候一样,并且,胸口的扣子没有扣严实。当然,他没有刻意去看她的胸口。
  "风筝?是你吗,你怎么到H市来了?"木春樱有些惊慌,今天晚上是她第一次喝醉,没有想到的是高中同学上前搭讪,这也太巧了,简直不可思议!
  "我和几个朋友在那边,我,就这样过来了,看着你是眼熟,正想着……"他有些话不好说,毕竟是朋友们打赌来看看他怎么"撩妹"的。
  "哦,看来是巧合,"木春樱拿手背碰了碰额头,接着说,"我真是有些醉了。那边都是些什么人?"
  风筝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们是我在这边认识的,大家都是朋友。"
  "你,是不是现在定居在H市了,还是有事才来这边?"木春樱酒醒了大半,说话的口音渐渐变成高中时期那样。
  "我去和他们打个招呼,你愿不愿意过去一下,一起打个招呼?"风筝的目光注视着木春樱的眼睛,发现她的瞳仁里印出了自己的样子。
  "不了,我有点头晕,我……我该回去了。"木春樱觉得这个时候遇见他是件很尴尬的事,或者她内心在躲躲闪闪,她的脑海里想起高中时候的事……
  周末时候,或者平时放学之后,风筝家的租书店,那道卷闸门还是卷着的,里面有不少初、高中生在店里店外阅读漫画或者小说。阳光投射下,清风拂面,青涩的少年郎风筝就那样微笑着向她招手,再微笑,再招手……
  "你,不过去了,那我能送你回家吗?"风筝还在小心地探问她的心意,他浓重的眉毛舒展着,眼睛仍旧注视着她。
  木春樱不说话,继续回忆着……
  那天,似乎下着雨,风筝将卷闸门放下,和她一起待在小店里,他拿出一张卷起的白纸,慢慢铺展开来,纸上是他画的她的样子,那线条勾勒的十分神似,她想不到自己也能那么美,虽然只是在画里……
  "你怎么了,发呆了?"风筝仔细看着她的神情,立刻明白她所处的状态。
  木春樱摇了摇头,好不容易从回忆里解脱出来,她想,原来自己都还记得,算是知道为什么见到风筝觉得尴尬了,"我没事,我能自己回去。"
  这时她的胃里已经开始翻腾,夜风一起,顿时就又想呕吐……她觉得,今天似乎不能自个儿回家了,真是醉的太厉害了,然而嘴上还是说了那话,现在也就是心口不一了。
  风筝离开了她,走到他的朋友那里去了。木春樱在狐疑,他是不是已经放弃她了,或者,早已忘记了她,已经不再喜欢她了,就像,原本充盈的河水也变得干枯了……喜欢一个人,也有个限度吧。她用手敲敲自己的头,她觉得酒精的作用下,她在胡思乱想。
  风筝又走了回来,他应该是向他的朋友们解释了一下这边发生的情况。看着风筝走近,木春樱突然觉得不想一个人回去了,意识当中是想有人送回家,这样应该才是妥当的,毕竟一个女孩子,又喝多了酒……她看起来穿着太性感了,怕会遭遇色狼。
  "樱,咱们走吧,"他说话飘飘忽忽的,或许是听起来是这样(木春樱喝醉了,听到说话有些不真实感),"我送你回家吧。"
  木春樱犹豫着,没有摇头,也没有表示首肯,她觉得今晚太丢脸了,和李牧群怄气,也实在不该灌醉自己。想起了李牧群,她突然觉得就该和风筝一起,这样心里才好过点……李牧群和别的女人订婚了,这口气怎么也难得咽下去。
  木春樱回头的时候,那边风筝的朋友们还在喝酒、撸串、聊天,并不去看向她和风筝,这让她有些疑惑,他们真的不在意这边这个性感的自己吗?她听到风筝说:"我跟他们说你是我的一个客户,"风筝笑着,"他们都不知道你是我的同学。"
  木春樱傻傻地问:"客户?同学……这样两种身份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不同了,客户对我和他们来说是应该敬而远之的,反过来,说你是我的同学嘛,他们就会往那方面想。"风筝似乎低了下头,木春樱看他看得不太真切,酒精的麻痹作用,让她的观察力大打折扣。
  "往哪方面想?"木春樱觉得自己有些大舌头了,说话时嘴里像是有个萝卜。
  风筝没有回答,他把木春樱的一条胳膊架在自己肩上,手扶住她的腰,鼻端闻着微醺的酒精香气,似乎还有另外一种香味,淡淡的,却沁人心脾。
  好不容易,木春樱歪倒在风筝的车里,她背靠着沙发,身体一下子放松了,醉意袭上来,她招架不住了,开始头晕,渐渐入睡……
  风筝一时兴起,把车开起来,却不问木春樱住哪里了,一加速冲上了马路。
  山顶的雾气有些神秘,打开车窗能闻到青草香,山下就是迷人的H市区,点点的灯光,鳞次节比的高楼,汇集起来的车流,还有各种的声音传来……
  风筝打开车门,走下车后看着车里的木春樱,她的长发倾泻在脸庞、肩上,居然穿着短裙,皮肤又白。风筝想,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睡熟了,不好叫醒她了,一开始他就在心里这样计划着,他不想直接送她回去,他想让她在自己身边待一会儿,两个人单独相处在这山顶上,唯一的缺憾就是她睡着,但是她醒着的时候不一定会和自己来到山上。
  风筝为自己点了支烟,其实烟只是他应酬时候的道具,他平时不抽烟,也不怎么喝酒……他看着木春樱的睡相,渐渐想起高中时候的事情。
  "水,我……想喝水。"车里的木春樱喃喃地说着,眉心皱着,似乎快要醒了。
  "唉……"风筝叹息了一声,他不想她这么快就醒来,他只得丢掉烟头去车里拿了瓶水揭开盖子,让她将头枕在他的手臂弯里,给她灌一点水。
  约莫过了一刻钟功夫。
  "这是哪里?你,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木春樱看来是醒了,本能的对陌生环境不适应。
  "别怕,我只是想在这里看看这个城市。"风筝轻柔地说,"我等到你酒醒,问出你的地址,才好送你回家啊。"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雁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