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虚空岁月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想干了
  这要是被英皇知道,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想到这里,刘显金就反问他:"为什么?"
  章俊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大口。斜眼看刘显金说:"还为什么?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这么下去早晚得被搞死。你还没看明白吗?现在勇哥都快明着和琴姐干了!他现在看不上你,而你偏偏又为琴姐出头,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你真的没想过吗?"
  章俊他的确是为了刘显金好,想到这儿,刘显金也不和他隐瞒,就告诉他自己也决定不干了。至于去不去别的地方,等出院后再说吧。
  刘显金又问章俊,他怎么没想过换场子?
  章俊叹了一口气,"我从入这行开始就在英皇,整整五年了,对英皇也算是有感情。再有,我打算再做一年,攒点钱就离开这个城市,彻底告别这行,去过正常人的生活。至于琴姐和勇哥他们的事儿,我也从来不管不问,他们争他们的,我就干我的,别的事我一概不管……"
  刘显金微微点了点头,又问他:"我昨天走后,勇哥说什么了?"
  章俊摇摇头。
  "他再没提你!"
  "那琴姐呢?"
  章俊还是摇头,
  "后来我就没有看见她……"
  章俊说完忽然觉得不对,他走到床前盯着刘显金问:"显金,你不会是看上琴姐了吧?"
  刘显金顿时有些尴尬,马上摇头否认。
  "你可别有这种想法,咱们是干什么的你不知道吗?是鸭子,出来卖的!人家琴姐高高在上的,连正眼都不会瞧咱们一眼的。别忘了她的好友霞姐,其他不说,就这一点,你们也不可能!"
  刘显金"哦"了一声,也没说话,但心里却有一些酸楚。
  "哦,对了!昨天下班时,那个叫小兰的公主找我了,她倒是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儿住院……"
  章俊说的小兰就是丁发兰,听她问到自己,刘显金就有一些紧张。她毕竟和自己伪女友植有芳关系最好,刘显金不想让植有芳知道自己现在做这行,本来在她面前就够丢人的了。要是知道了,以后再见面都无颜以对了。
  章俊见刘显金不说话,他又问:"你俩认识啊?"
  刘显金撒谎说:"不认识!"
  章俊不屑的笑了一下。
  "别骗我了,不认识她怎么知道你叫刘显金?"
  刘显金尴尬的笑了一下,也没回答他。章俊见刘显金不说,他也不追问。他俩又闲聊几句,他见刘显金也没什么事,就说回去补一觉,要不晚上一点精神也没有。
  在医院住了两天,这两天除了章俊来过两次之外,再没人来看过。没人知道才好,这正是刘显金希望的。虽然刘显金已经决定不干了,但心里还是有些酸楚。他不敢奢望琴姐来看他,但哪怕她给他打个电话,或者让章俊带句问候也行啊。
  刘显金办完出院手续后,打算去KTV当面跟贾勇或琴姐辞职,路过一家药店时,他停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走进药店。
  这家药店有中药,他按照从前学过的方子,开了几味药。又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好怎么熬药,一天分几次喝。
  这厮是想发扬刘氏祖传妇科圣手?
  带着这些出门,还没走到KTV,刘显金手机一下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他接起来"喂"了一声,那面传来娇媚的女人声音。
  "我的好弟弟,你还在医院吗?姐才听说,现在去看你……"
  这声音一听就是胡尊霞,她的话让刘显金心里暖暖的,一个自己服侍过的客人而已,这个时候居然还记得自己。
  他马上告诉她说:"霞姐,谢谢你,我已经出院了。也没什么事儿,你不用来看我了……"
  谁知道霞姐一听他出院了,马上问他在哪儿。刘显金只好告诉她自己的位置,她让他等着,说马上过来接他。
  没过多大一会儿,霞姐开车过来了。一上车,她见刘显金脑袋上还缠着纱布,就轻轻的在纱布上摸了摸,竟有一些心疼地说:
  "怎么样,好没好点?姐才知道,要不早就去看你了,你没生姐的气吧?"
  霞姐的话让他哭笑不得,他一个鸭子,她只是他的顾客,他哪有什么资格生她的气呢?
  他俩闲聊几句,霞姐说她中午还没吃饭,就开车带他到了一家中餐厅。
  这餐厅一看就是特别高档,装修的富丽堂皇,地面都是白色实木的地板,棚顶吊着巨大的水晶灯。
  霞姐一看就是常来,她带刘显金上了二楼包房。服务员问他们一共几位,霞姐一边点菜,一边告诉服务员说三位。刘显金楞了一下,心想霞姐怎么还约了别人?
  霞姐点完菜,她见刘显金还拿着中药,就以为是医院给开的,她拿起来闻了一下,问他说医院怎么还给开中药呢?刘显金笑了笑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开始上菜。菜刚上完,包间的门一下开了。刘显金回头一看,一下愣住了。
  进来的人正是琴姐,虽然从章俊那里知道,琴姐和霞姐是朋友,但怎么也没想到来这的第三个人是琴姐。
  琴姐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一双笔直的美腿上,穿着肉色的丝袜。头发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看上去成熟中又带着几分清纯。如果不是知道,就琴姐这身打扮,谁也不会想到她会是夜店的经理。
  但琴姐的脸色却有一些惨白,这一看就不是化妆,而是那种休息不好或营养不良造成的。结果很显然易见,肯定是前者。
  刘显金连忙站了起来,低声叫了一声琴姐。琴姐冲他点点头,也没说话,坐到桌子的对面。
  琴姐一来,房间内的气氛就变得有一些尴尬。但霞姐却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她给刘显金盛了一碗汤,放到他跟前。
  关心的说:"快,趁热喝。这是当归党参土鸡汤,专门补血的……"
  霞姐说着,她居然拿起汤勺要喂他。刘显金马上接过汤勺,低声说:"谢谢霞姐,我自己来……"
  霞姐咯咯笑着,摸了摸他头上的纱布。
  "哎呦,这怎么见你们经理来了,还不好意思呢?"
  刘显金脸一下通红,低头喝汤,也不接话。霞姐又看着琴姐说:"爱琴,你自己动手吧,总不会也让我喂你吧?"
  刘显金偷偷的抬头看着琴姐,琴姐淡淡地笑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见她笑。虽然笑的有些惨淡,但看着却有一种别样的美,这种美有些让人心疼。
  琴姐喝了一口汤,接着就和霞姐闲聊。聊的也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刘显金就在一旁听着,也不插话。
  两人正说着,忽然琴姐转头看着刘显金说:"对了,显金,那天谢谢你!你是为了英皇才受的伤。上班后,你把住院的花销都告诉我,这钱英皇给你报销!"
  琴姐的话如果是当天说,刘显金即使不感动,也一定会谢谢她。但现在不同了,他已经决定了。
  想到这儿,刘显金苦笑一下说:"谢谢琴姐,也没花几个钱,就不用了!还有我本打算上班后再和你说的,今天既然见到你,我就直接告诉你吧!琴姐,我不打算再干了!"
  刘显金话音一落,她们两个同时"啊"了一声,两人都张大嘴巴,互相看了一眼,似乎都有些不相信他的话。
  琴姐看着刘显金,她惊讶的问道:"为什么?不会也是别的场子挖你吧?"
  刘显金心里有些生气,琴姐把他刘显金当成什么人了?难道他是那种因为一点钱就跳槽的人吗?最关键的是也没别的场子找他啊。
  刘显金摇了摇头,对琴姐说:"琴姐,这个真的不是。完全是我个人原因,我不想干了。我虽然在英皇的时间不长,但还是感谢琴姐对我的照顾……"
  他最后这句话有些赌气,说着,他把旁边的中药拿起来,朝琴姐递了过去。
  "琴姐,这是我给你抓的中药!要来月事之前你喝几天,能缓解不少疼痛的……"
  琴姐抬头看着他,她并没有接药,而是问他:"你真的想清楚了?"
  还没等他说话,一旁的霞姐忽然拉着他的胳膊说:"哎呀,行啊。不干就不干吧!这才去你们那几天呀?就把我弟弟脑袋打坏了。这要是再干下去,小命是不是得丢你们那儿啊?"
  霞姐的话却让琴姐有些生气,她转头看着霞姐,语气非常的不满,"胡尊霞,你。.你说什么呢?"
  但霞姐却朝琴姐挤了挤眼睛,意思让她别再继续说了。琴姐果然没再说话,霞姐的动作很明显,他看得清清楚楚。他不知道她这动作是什么意思,他也不想去想了,反正都他妈不干了!
  一顿饭就这么不欢而散,出了餐厅,霞姐也不管琴姐,她把刘显金拽上车,让他陪她逛街。
  他知道今晚肯定得和霞姐去了,他虽然脑袋有点儿小伤,但那都不算事儿。正好这两天也憋得难受,和霞姐温存一下也好。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含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