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驴殇


  李山山上干活。出门时还是晴朗的天,刚锄了两畦地,突然半空就撂下几个雷来,乌云立时遮了头顶,眼看大雨就要劈头而下。李山看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野,连块避雨的大石头都没有,便着起急来,扛着锄头在地里打转。
  这时,突然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飞快地从山下赶来,他以为是老婆给自己送雨具的,转念一想,老婆去镇上侍候儿媳生孩子去了,再说,老婆矮身短腿的,也不会跑得这么利索。转眼,那黑影已到近前。原来是自家的那头驴子,嘴里叼着他平时穿的一件油布雨衣,气喘吁吁。李山刚把雨衣穿好,倾盆大雨就铺天盖地浇下。
  风雨交加中,李山攀附着毛驴,刚蹚过一道山溪,山洪就狰狞而下;刚过了一道山坡,泥石流就汹涌而来。李山被惊出一身身冷汗,抱着毛驴的脖子念叨:"伙计,多亏了你呀。要不,今天我这小命就丢了!"
  李山一路牵挂着院子晾晒的粮食和几捆青草,回到家一看,垛在院子里的几袋玉米已经被搬到粮食棚下了,还在棚子檐下放了一堆挡雨的碎草。
  羊栏旁边,他一直想搬而没有搬的两捆晒干的青草也给移到灶屋里,那是他给就要下崽的两只母羊准备的好饲料,如果让雨淋湿了,羊吃了会生病的。李山又开了屋门,查看了屋子里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少,就放了心,只是一个劲儿地猜测:这是哪位好心的邻居干的呢?
  不几天,李山的老婆从儿子家回来了。李山给老婆说了前几天下雨时家里出现的蹊跷事,并把驴子上山给他送雨衣的事也说了。老婆大吃一惊,对李山说:"可能都是驴子干的吧,你说,一个牲畜怎么知道给人送雨衣呢?"让老婆这么一说,李山高兴起来,拍着老婆的肩膀说:"如果真是驴子干的,就实在太好了。我正担心你到儿子家看孙子,没人在家里看户守院呢。要是驴子能干这些事,就不光是一个拉车犁地的好劳动力,还能当一个人用了。"
  李山看看槽上正一心一意嚼着饲料的驴子,又看看老婆,就开玩笑地说:"如果它能烧茶煮饭,那连你也不用回家了。"看着李山得意的样子,老婆狠狠地瞪了李山一眼。
  夜半,李山听到院子里传出有一阵没一阵的碎步声,以为是进了小偷,就俯在窗下窥看:皎洁的月光把院子照得一清二楚,只见驴子正轻步小跑,一趟一趟地用嘴衔了鲜草,均匀地撒在院子里。
  那是李山当天下午从山上刚割下来的青草,准备第二天晒干了给驴子和羊过冬的。李山看了一会儿,觉得奇怪,就喊醒了老婆,他们趴在窗下一同观看。老婆看了一会儿,拉着李山的胳膊说:"我怎么觉得瘆得慌呀?这驴子怕是成精了,太吓人了。"
  李山说:"好事呀。谁家能养出这么好的驴子,偷偷摸摸地给主人干活?这是头宝驴呢!"李山想起经常用鞭子抽打驴子的事,有一回在山上拉翻了车,还打断了一根棍子。李山就有些后悔。
  李山跟老婆一直看到驴子把一堆鲜草晾晒完,然后又叼起一件掉在地上的衣服,搭在晾桿上。那是老婆傍晚给李山洗晾的褂子,可能被夜风一吹,从晾杆上落到了地下。
  然后,驴子朝李山睡觉的屋子看看,转头进了驴棚,在槽子上吃起草来。
  老婆对李山说:"这驴真的成精了,咱不能再养着了。万一哪一天它害了咱们怎么办?"
  李山说:"胡说,驴子怎么会害它的主人呢?"
  老婆说:"你听说过狼狗把主人吃了的事吧?"
  李山说:"俗话说,狼心狗肺,驴子不会。"
  老婆越想越害怕,抱着李山的胳膊不放,李山就顺便跟老婆做了一把,拍着老婆的后背说:"这得感谢驴子呢!"
  第二天,李山到儿子家看孙子,回到家时不见了驴子,就问老婆驴子哪里去了。老婆正在洗菜,连头也没回地说:"上午正好遇到个做驴肉的,让我把驴子卖了,钱还放在桌子上呢。"李山一听就火了,一脚踢翻了老婆手上的一筐菜,气愤地说:"你个驴日的,卖驴子这么大的事为嘛不给我提前说一声?明年春天我还指望它犁地呢。"
  老婆说:"卖驴子又不是卖你爹。这个家也有我一份,为嘛什么事都必须给你说?再说,这驴子都成精了,看着都瘆人,留在家里别成了祸害。"
  李山揣了卖驴子的钱,向钱村跑去。他知道钱村的钱老大杀驴子,老婆一准把驴子卖给了他。
  李山跑到钱老大驴肉店时,钱老大正蹲在门口的石台上剥一头驴子的皮,已经剥了一半。他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家的驴子,马上就哭了,一把夺下钱老大手上的刀子,要跟钱老大拼命。
  钱老大身手利落,一个扫堂腿就把李山打倒了。钱老大拿过刀子,指着躺在地下的李山说:"找死?"李山说:"你杀了我吧,我跟驴子抵命。"钱老大踢了一脚李山,说:"我只杀驴子。"李山就躺在地下,把驴子怎样救他的命、帮他晾晒青草的事给钱老大说了。
  钱老大拉起李山,又递给他一支烟,陪着李山叹息一番,说:"你说,一头驴子快赶上人的聪明了,这不就是找死吗?"然后,便拿起刀子,开始剥驴皮。
  责任编辑/董晓晓
 
孙成凤刀子驴子雨衣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寄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