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幸福的煎熬三十二峰回路转


  山顶雾气飘移。
  木春樱睡眼惺忪,仰头看向车窗外半明半暗的星星。
  风筝一根烟抽完,最后吐出的烟还在头顶袅娜地漂浮着,他没有回头看向木春樱,似乎在自言自语:"这几年来,我竟没有一日不想着见到你,可你毕竟是人家的女友……今晚得以相见,不知道是悲是喜。"他长叹一声,又说,"我不懂得什么爱情,我只是知道我这心里在见到你的时候,竟是激动不已,又兴奋又感怀。"说着,竟是痴痴地望着天空,眼睛一眨不眨。
  木春樱心里"咯噔"一下,她素来知道风筝是喜欢自己的,可那是高中时代,她不能确定风筝此时的感慨对象是不是自己,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时有感而发,还是内心里一直以来就有这样的想法。
  已是深夜,在这寂寞的山顶,两个人可以说是孤男寡女,木春樱虽然对风筝完全放心,却觉得和他这样单独相处,似乎会对不起某个人。她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立刻催促风筝送她回家。
  不曾想风筝低下了头,似乎在喃喃自语:"在高考之后,我曾认识过别的女孩子,也有个女孩……她总是在我身边帮我,每次周末我开门营业时,她都来我的店里,有时候像店员,不,像我的女朋友一样,向来到店里的客户介绍哪部电影、电视剧好看。我实在是对不起她,她等了两年,只是想等我亲口承认她就是我的女友……"
  木春樱听到这里已经闭上了眼睛,她不想让风筝觉得她正在听,那样就是一层窗户纸揭穿了,彼此面对会很尴尬。她想知道风筝接下来会说什么,只是闭了眼,耳朵却等待着他接着说下去。
  "我娘她走了许久,从来不来看我,她寄过明信片给我,呵呵。我觉得那个时候没有人寄这种东西,可是每年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她都会寄明信片给我。她说,抱歉风筝,我只是忘不了你爹,虽然他走了那么久……"
  周围并不十分寂静,虫鸣凄凄,也不影响木春樱在车里听到风筝说得那么真切的一些话。她突然想起刚才朦胧中注意过风筝,他看起来就是那种第一眼不觉得特别帅气,但是很有男人味的那种;他个子并非特别高,一米七五差不多,身材属于健硕的那种,但是也不是肌肉男,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所以,让人不禁想听他多说几句。
  "这一次能够见到你,完全是巧合。我的几个合作伙伴,也是兄弟们,都说我们很相称……我明知道你有男朋友,我知道他是李氏集团未来的CEO,我还是对我的兄弟们说,我上去试试,说不定能和她搭讪……他们说这样就对了,这样才是一个男人勇敢追求女孩的方式,呵呵。我曾以为我没有爹,失去了娘,我心里只有你……可是除了你之外,我还有这帮兄弟,呵呵。"
  木春樱听到这里不禁想:风筝是不是一个人孤独惯了,习惯了一个人自说自话。不,他分明有几句话是在说给她听的。这个风筝,这么些年都没有和她联系,见了面就说出了一些暧昧的话,让人无所适从。
  "我打听过了,你所谓男朋友,他恐怕还属于另外一个女孩子,杜氏的千金……"风筝说了前面,后面不急于说,一时无声无息。
  夜里的风来的蹊跷,仿佛在四周无意识地游走,一时送来凉意,一时又消散了一般。
  "我还是送你回去吧,我很感谢你能陪我到山上来……我以后会经常来这里,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有没有可能和你一起。"
  风筝转了个身,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樱,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家?"
  他说完就开始等,木春樱只得睁开眼,看着他偏转头看着自己,"……兴中道何翠亭,劳驾送我回去。"
  "嗯,这个地址我知道。"风筝莞尔一笑,"你还是听完了我说的话是不是?"
  "啊?"木春樱似乎是受了点惊吓,表情有些乖张,其实她知道风筝的意思——实际上,她确实听完了风筝说的话,一字不落的。
  第二天,木春樱看着下班的时间快到,放下了手里的活,低下头默默地回忆着:风筝一直送她到楼底下,转身走到车子旁,临走还是等待着什么。木春樱自己也觉得还该说点什么话,"谢谢你,谢谢你送我回来。"
  风筝没有再说什么话,向她摆了摆手,就进了车里。
  风筝这些年有了不小的变化,除了彻底从一个男孩发育成了一个男子汉,还在情感上变得成熟稳重起来,木春樱想,其实他想说的话就是一句:我想和你在一起!意识到他说的话已经让人心旌神摇,木春樱心里打了个突,他说这样的话让她动摇了,如果让李牧群知道了会怎么想?不行,不行,千万不能做感情的叛徒。她下意识的看了看总裁办公室,虽然她收到过李牧群的微信,他应该还在G市,现在不在办公室里。
  ……
  "相信电视机前的各位观众都清楚李氏和杜氏企业联姻意味着什么……像李氏和杜氏这样的企业集团,发展出多元化的经济实体,又通过接下来的一系列合并业务,必将增加双方的实力,正像李氏集团的发言人说的,强强联合,……必将成为国内知名企业集团,而且还是一加一大于二的……"
  "你才二!脑残吧,这记者。"杜小美双臂交叉在胸前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眼光扫过父亲杜云天的面孔。
  "你就待在家里,"杜云天拿起手机,"迟一点订个位置,我们晚上和李家的人一起吃个饭。"
  "又一起吃饭……"杜小美赌气似的说,"还要我亲自订位。"
  杜云天见状摇摇头,开始对手机说话。
  杜小美走到豪宅的大厅外,这里有一个小小的花园,种着各色的花卉、盆景,她没有丝毫兴趣欣赏艳丽的花朵和具备艺术气息的盆景,而是拿起手机拨了号,等待的时候,她的脚踢向花卉的嫩叶,一朵正开放的未知名花朵被震落下来,她上前踩住,同时说:"牧群,晚上我们订哪里吃饭好,我爸说我们两家一起吃个饭——"
  最近,李牧群在人力资源部的工作变得了无生趣,他很想向父亲提出辞呈,可是又知道父亲一定不会首肯,母亲那边也会极力劝阻。他沮丧间拿起笔来,在桌上无意识地画了几笔,写的是"木春樱"这三个字。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你自己不会做主吗?"李牧群在听到杜小美的意思后,不耐烦地说,"要不就上次那家,反正我无所谓!"
  "你无所谓?你,还是惦记着那个狐狸精是吧?"杜小美不知为什么一时间又有了妒意。
  正巧杜云天走到大厅外,看向天边的一抹淡云,他当然没有心思欣赏落日余晖,他只是听到女儿说的话觉得反感,就像当初小美的母亲说过的话,那什么……
  惦记着那个狐狸精?
  ……
  杜云天做生意的第一笔资金来路并不正,虽然是头一桶金,但是在人前却从来不敢提,而且,那个时候也是他的妻子病重撒手人寰的时候。他其实是很伤心的,有了钱的时候,糟糠之妻却走了,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女儿,他惭愧就是没有好好教育这个女儿,总觉得她有些"匪气",不像个大家闺秀!杜云天最欣赏的就是富贵人家行为举止得体的女子,他去世的老婆就是这样的女人,可惜女儿却不像她妈。
  "你们一起订好了位置吧,在哪里,哪家?"杜云天回过神来就问。
  "还不是上次那家!"杜小美头也没有回,愤愤不平地说。
  "越来越不像话!和我说话也不注意一下语气。"杜云天想起,这个时候该去律师那里听听他们对以后两个姓氏企业合并在法律方面的意见,他大踏步走到车子旁,拉开了门,回头看了看女儿,不禁摇了摇头。
  这次是李、杜两家一般性的见面聚餐,私底下他们联络得也很多,不用说杜小美和李牧群从小就认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然而爱情没有眷顾他们两个……
  宴席上的菜肴都是这家五星级酒店餐厅的招牌菜。对于这两家颇具盛名的国内企业,不知道的人以为只是涉足到化工生产、工业机械领域,其实这家酒店也是他们共同参股的,最近的杜氏企业刚完成了对一家商业连锁企业的收购。李氏在商业方面还不太内行,所以工业企业管理方面做得更加宽泛一些。
  在宴席上两家人没有谈到他们管理的企业,话题只是围绕着上次两家的儿女订婚的情况。杜小美看了看李牧群,见到他神情郁郁,心不在焉地用筷子夹了菜摆放在盘子里,却不去吃它,心知他又是神不守舍地想着什么。
  "该不是还在挂念那个女人吧?"杜小美小声地说了句。她一旁的杜云天听见了,向她使了个眼色,叫她不要说话。
  "牧群哥哥,我们碰个杯……"杜小美很快转了脸不看父亲严肃的神情,端起红酒杯敬酒。
  李牧群还在恍惚地想着什么,他的母亲宫月飞的手在桌子下轻轻碰了碰他,"亲家,你看我们两家都走得这样近了,是不是好事快点儿成,尽快让儿女成婚呢?"
  "对啊,我也是这样想的。呵呵,来吧,云天,我们碰个杯。"
  李国青知道杜云天这个人非常自私,所谓两家联姻本来就是商业化的运作,儿女的婚事只是个幌子,他一早知道李牧群和杜小美这两个人虽然从小长到大都是在一起,可是两个人之间并没有感情,至少,让他的儿子选,他是不会娶小美的。可是,整个企业在发展了这么些年后,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各种迹象表明,不和杜氏企业合并李氏企业就有性命之忧,别看一株参天大树一般的家族企业,倒起来却比什么都快。他经常忧虑这一点,几乎每晚都会失眠。对于他这样的企业家,白手起家已经创了个商界奇迹,钱虽然不缺,可是多年经营的心血,要放弃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两年来赔本赚吆喝,给外面的人看来还是蓬勃向上的发展,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是快要过气了。
  杜云天何尝不清楚李氏企业这两年在走下坡路,他经营的企业由黑洗白是得到过李氏的帮助了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他也许不会和李国青碰杯,根本都不会给他面子!
  了解丈夫苦衷的宫月飞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儿子,也觉得要他娶一个并不爱的女孩子,也是委屈了他,可是现实就是这样,外表风光的有钱人,谁又知道要经过怎样的煎熬,有怎样的无奈?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芷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