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感谢与敬意


  一名文学写作者,最高兴的事情莫如作品发表。我每当将作品创作出来,立刻就会投寄到那些期刊编辑部去。稿件投寄出去,就盼着编辑的回复,就盼着作品的发表,因此,打开邮箱看邮件,成了每日必做的事情。
  收到《短篇小说》杂志发来的邮件时,我正在创作一部中篇小说完成当天的创作任务后,我在第一时间里打开了邮箱。马上,编辑部的来信就出现在我面前。来信的内容是通知我一个短篇小说要被采用,还要我写一篇创作谈。此前,我是写过几篇创作谈的,但那都是为中篇作品而写的。为一个短篇写创作谈,并非不能写,只是,我似乎更想利用这一难得的机会,写写我与《短篇小说》的交往,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与敬意。
  我是20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创作的,当时每完成一篇作品,除了向本省的几家文学期刊投寄外,就是向远在吉林的《短篇小说》投稿。那是文学的黄金时代,有更多的大刊名刊我不去投,为什么偏偏选择《短篇小说》呢?因为在我的心目中,此刊物更贴近于初学写作者,他们发的那些精短别致的小说作品,更让我感到亲切。
  第一次在《短篇小说》发表作品时,已是20世纪90年代,是一组小小说,接着我的一个短篇小说又在此刊發出。记得收到稿费的时候,我非常高兴,就利用这笔钱请几位文友撮了一顿。其后,我将精力转向了写剧本,因此,在十余年的时间里,没有再向《短篇小说》投稿。当时间到了新世纪的第十年,我重新开始创作短篇小说时,完成的第一个作品,便毫不犹豫地投给了《短篇小说》。不久,那篇叫《埋伏》的短篇小说就刊发了出来。随之,我接连在此刊发表了《小咸菜》《露出水面的祖坟》等数篇。我有一部中篇小说,是由五个独立成章又相互关联的短篇组成,自己比较喜欢,但是在寻求发表的过程中却屡屡碰壁。有一天我突发灵感,将作品一分为二,当成短篇投寄了出去。结果其中的三篇,同期发表在了《短篇小说》上,另外两篇也很快发表在另一家刊物上。
  身为写作者,是离不开刊物这个平台的,更离不开编辑的辛劳与无私的奉献。在三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我曾在近四十余家期刊上发表一百余部中短篇小说,认识和有联系的编辑不在少数,但是一直到现在,我还不曾认识《短篇小说》编辑部的任何一位编辑。我发表的那些稿件,全是编辑从公共邮箱中淘出来的。据我所知,《短篇小说》是国内唯一一家只从公共邮箱中选稿的纯文学期刊。他们不追逐名家大家,甘为无名之辈做嫁衣的办刊理念,正是我写下上述文字的理由。
  责任编辑/董晓晓
 
彭兴凯文学期刊投寄短篇小说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