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江湖行十


  寒冷,边塞的千里雪山,让人望而生畏,恶劣的天气使得这里几乎了无人烟。被冻住的黄土上一辆马车疾驶而去。沿着一条
  偏僻蜿蜒的山路,一座很隐蔽的宅院暗藏在山峰间。
  邱烈云披着厚厚皮衣打着哈欠走下马车:"这雪剑山庄主人肯定有病,居然把这么漂亮的庄园砌在这个冻死鬼的地方。"
  "前几天还杀了我家的人,今天又来拜访主人,江湖上敢如此行事的也只有二位了。"一位看门老者怪笑道。
  夏荀目光盯着老者,问道:"你可是十年前的襄阳一指的——鬼丐?"
  "见笑,那是过去的事,我现在只是个看门人罢了。二位请进吧!"
  两人缓步踏入山庄大门,随后沉重的大门又合上,好像地狱的入口使人一去无回,剩下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漫长的走廊,到处都是水榭假山,奇花异草,让人不得不赞叹山庄主人的手笔,如此之大。
  正当两人行走到尽头时,原先请他们来的:弄琴狂棋癫书三人拱手相迎。
  弄琴银铃般笑道:"两位公子大驾光临,主人备下宴席,还请二位赏脸。"
  "酒席就免了,叫你们庄主出来一叙。":夏荀淡然道。
  "两位莫急,庄主会在宴席上出现的。"
  邱烈云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他们带路。
  来到间富丽的大厅,一张酒桌上摆满了海味佳肴,厅中盎然如春,一片秀色俨然是皇家宴会般气场。待两人坐定后,突然一
  块地表晃动起来,一座铁链悬挂的太师椅从地底升出,一位身穿绿衫,面带脸谱的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
  "拜见主人!":其余人躬身问好
  "嗯,起来吧"绿衣老者示意他们退开。
  "两位少侠远道而来,老朽略备薄酒,还望海涵。"说着,老者抓起酒杯一饮而尽,邱烈云也抓起杯子喝了下去。
  "好酒!"
  "好,不愧是双刀,果然有胆识。只是这孤剑少侠…"
  "我不会饮酒,还望庄主见谅。"
  "原来,哪也无妨。"
  "好了,我两人已到,你该告诉我们有关月儿的事了。":孤剑杀意弥漫开来。
  老者就起酒杯哈哈大笑:"二位既为人中之龙,又何必为一女子而牵连自己的打好前程呢?不过这司马珠月确实在我手中
  。我也想请两位替我办件事!"
  夏荀眼神冰冷:"说"
  "以三年为期,你们二位竭尽全力帮助老夫一统江湖,称霸武林!"
  "喔,如果我们不愿意帮助你呢?"
  "那也没有关系,司马小姐可以在我这里‘常住’,甚至一辈子。来人给我有请司马小姐!!"老人淡笑一声。
  而宴席上两人内心早已风起云涌。只见一位白衣女子从屏风后缓缓走出,一双如秋水浮动的眼眸,纤细修长的身姿,却挡不
  住一种活泼的气韵。
  "这不是司马珠月,又能是谁呢?"
  "月儿":两人同时惊呼,奔向女子,五年了,五年了,让两个痴情男儿为她受了多少折磨,如今见到魂牵梦萦的月
  儿,怎能不让人激动!!!
  但女子却害怕地躲到老者的背后,喃喃道:"阿爹,月儿好怕,他们是谁?"面具老者慈爱的抚抚少女的头。
  "当年老夫也是偶遇到她,只是那时她已经什么都不知了。来人,带月儿下去。"
  "是"女子在下人的搀扶下离去。但那离去的身影却是那么的让人熟悉,然人难忘。
  "好了,铁镖头,别再带着了,正真的幕后黑手应该就是你吧!!李铁仲!!!"
  "什么!!是他"一边的邱烈云吃惊的看着夏荀。
  夏荀冷哼道:"所谓的雪剑山庄主人也就是振兴镖局的总镖头——李铁仲!而且你的第三个身份应该就是云魔教教主
  !!!!对吧,李大教主?"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聪慧孤剑!"老者摘下面具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过,你是如何看出我的呢??"
  "没什么,只是你惟一的破绽就是你把这场戏演的太真,太过于巧合了。五年来,你先发动云魔教对外战争,无数宗门
  被灭,你自己却安坐振兴镖局在背后操控一切。"
  "不错,那问题呢?"
  "很简单,为什么偏偏我们两个人到了,就安排振兴镖局与云魔教开战呢?有碰到三棍与单枪的对决,这是不
  是都太过于巧合?敢问云魔教会因为双刀的一句话,就放弃准备屠灭振兴镖局多年的谋划?呵呵,如果云魔教真的那么
  好说话,估计也不会有那么多门派遭受灭门的悲剧。因此一切都是有人精心算计好的。"
  "嗯,这确实是老夫的疏忽,那么是什么让你怀疑到我身上的呢?"
  "是你的电护法的那次刺杀,能调动云魔四大护法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单枪,另一个就是教主,而单枪应承双
  刀的人情,所以肯定不会是他。所以惟一可能的就是教主,而这个教主在那场战争中扮演恶劣另外一个角色。因此我初步怀疑
  是你和三棍,而真正令我下结论的是那群乞丐!"
  "乞丐?乞丐有什么不对吗?"
  "哈哈哈,你利用电护法的尸体,为了混淆我们的注意,无法做出判断。但那群乞丐是假扮的。正常乞丐由于长期在
  外乞讨,手上都是很脏的,呈黑色。你请的那群乞丐的手却是很粗,有老茧,明显他们是一群长期从事搬运工作的人,而且他
  们的目光很警惕,很注意四周的状况,虽然掩饰不少,但那种老练的目光,只有长期押运货物的镖师才会有!,因此能调来这
  些镖师的也只有你了——李铁仲。
  "好,妙也!不愧是江湖第一的孤剑。你赢了,但你不要忘了,这里是雪剑山庄,这里也都是我的人。你们心爱的"
  月儿"还在我手上!!!哈哈哈哈…"李铁仲狂笑道。
  "呵呵,不得不说,这位"月儿"身上的香味和弄琴姑娘的香味很相似呢。怎么?弄琴姑娘的咽喉处的伤口好了?
  "
  "你…":躲在屏风后的"月儿"跳出,一把撕下带在脸上的人皮面具,正是弄琴!
  "哼,看来,你们一点都不在意怜画的下场!"双刀横刀在手,冷说道。
  李铁仲怒道:"好,又被你看穿了,哪也无妨,你们今天都得死!!!"
  只听"呼"的一声又有三个人冲入厅中,云魔三大护法与单枪齐齐赶到。
  邱烈云展开手中风铃刀,露出了嗜血般的眼神
  夏荀高喊道:"李铁仲我只问你最后一句,三棍呢?"
  "他!本座好意请他一起谋划大事,他却心甘情愿当个江湖第三,因此被我干掉了,他若助我一统江湖,他想要多少第
  一,我都能给他。"
  "那是他有节义,不愿助纣为虐,今日我便替他血洗冤仇!!"夏荀,暴吼一声,一掌探出,只扑其胸口。李铁仲双掌会
  出,却被夏荀这一掌震退,一口鲜血喷出,而夏荀也被冲劲反弹出数米,口角也溢出丝丝血迹。
  "上,给我杀了他们。"
  三大护法齐上,忽然间,雷护法感到颈部一冷,便下意识的挥刀来挡,但一切都在瞬间发生,太快了,一道血际喷洒溅出。
  "背信弃义!你们都该死。":邱烈云缓缓看着倒下的雷护法冷傲道。
  李铁仲笑道:"我们七对你们二,我不会输。"
  "是嘛。":夏荀回了句。
  只见夏荀单脚挑起一柄长剑,舞了起来,一朵朵剑花如雪般飘落,弥散在整个大厅中。剑花越舞越多,让人目不暇接,如真
  如虚。刹那间,夏荀的身影竟消失在了大厅中,整个大厅中只有不断的剑花飘出。
  "这,这,这…是什么?":李铁仲惊恐问道。
  "此乃我自创的招式——花残雪意",声音不知从何处传出。
  众人只觉眼前的漫天雪花骤然爆裂,刺眼的剑芒只刺人双眼,各种惨叫连绵不绝。
  "呼"一声风过,一切又回复原样,只有三人站在地上闭着双眼,挥舞着武器。从空中落下的夏荀手中握着一柄断剑,
  一头散发,面色惨白。
  "什么?怎么可能?剑意入神!!!"单枪惊呼,因为三大护法和琴棋书六人全部丧命于那招之下。无比高超的剑意,让单
  枪着实大吃一惊。
  扔去手中断剑,孤剑淡笑道:"怎么,二对二,你们还有胜算?"
  李铁仲不由感到背后的寒意,一把抽出长刀,单枪见状,也挺枪扑来。双刀手中风铃刀,呤呤作响悄然划过。
  "叮"火花散出,枪刃与刀碰撞,两道身影相互交错。
  单枪肩上一道细口划出,而双刀依旧站立。单枪怒吼一声,横扫过来。又是两者相撞,又是一道细口出现在了身上。
  双刀轻笑:"欺骗我,不会有好下场!"
  "双刀祭——浮光掠影!"双刀主动发起攻击。
  一截短枪落在了地上,单枪面容平静的倒在血泊中,在抽搐着,从身体中流出的鲜血,在大厅的玉石地上散开,一条生命又
  逝去了。"我…我…没有…违背…誓…言…":弥留之际单枪念叨出最后一句。
  一边的李铁仲见单枪又死,再也无法克制内心的恐惧,虚晃一刀后纵身跳到太师椅上,转动把手,随着椅子缓缓沉入地底
  :"哈哈哈…你们两是天下第一又如何,照样杀不了我,等我发出信号,召集教众,让你们全都葬身于此!!哈哈哈…"
  但就在将要沉入地底的一瞬间,李铁仲忽然感到一阵横风吹过,自己的笑声也戛然而止,只觉得一股热的液体缓缓洒出,痛
  苦的捂着自己的伤口出,但最终还是瘫坐在太师椅上,沉入了地底。
  "不…我…"长长的回声不甘心的喊出,回荡在大厅中很久,很久,很久…
 
武侠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巧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