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沧遗珠


  此书以沧遗珠为线索,讲述一个女子从西域到东阳的旅程,一路上惊险重重、危机四伏,看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欺骗、背叛、虚伪、冷漠……但从未放弃希望,选择相信。她一定要阻止她哥哥,"你要万劫不复我便陪你万劫不复。"
  楔子
  已是初秋,却仍是烈日当头。刺眼的阳光厮磨着着片黄土地上的一切,连同那早已干得发黑的血迹和散乱的肢体。
  又是一阵风沙起。
  自然,风沙是不会顾及地上那些黑如蝼蚁的凡人的。他们衣衫褴褛,全身遍布伤痕,其中不少人带着重伤,需要同伴搀扶才能行走。那些伤痕有些已经结痂,又长又黑,如同粗大的水蛭吸食在上面;有些是新伤,裂开的伤口向外翻卷着,就像是被新芽破土而出的泥土,阴森怖然。
  他们缓慢的行走。眸子里没有一丝光芒,仿佛是被抽掉灵魂的木偶被人无情的提线向前拖动着,行尸走肉也不过如此。
  沙地寂静无人,这群人的身体亦无丝毫生机,仿佛只有空气还是活的,还在流动,带着令人窒息的血腥味。偶尔有一两声划破长空,啃噬着这凄凉的寂静。
  "快走!快走!!!"鞭子亦鞭接一鞭地落在这些缓慢前行的人身上。没有人求饶,没有人抗议,没有人愤怒,连被打痛的叫喊声也没有。或许他们无力再为这疼痛叫嚣。
  只有一名少年不满的怒目而视。
  "瞪什么瞪,快走!"说着军官忍不住多望了少年一眼,那双眼睛……军官不可置信的抽回神思,粗暴的踢了少年一脚,少年踉跄了几步,终又回复了之前的步伐,匀速却拖沓。
  "他娘的!走快点!"军官似仍有不满,又似为他刚才的发呆发泄,又抽了几鞭。
  "阿城,算了吧。都是要死的人了,跟他们计较什么。"
  "真他妈矂气,区区俘虏还敢瞪老子!"
  "管这些个要死的做什么,晦气!"
  "哼!"那名叫做阿城的军官又狠狠的抽了几鞭,才骂骂咧咧地往前走。
  仿佛经过了几世的轮回,却又仿佛只是刀落头点地的瞬间,这群人便已到达目的地。俘虏们松散的站在山沟上,与其说是站着,倒不如说是被一种无形的线提着。军官们将俘虏们推下山沟,人填满一层,军官们就铺一层泥土。许多的俘虏忍受不了着令人窒息的绝望。又反抗的,有嚎啕的,有逃跑的,亦有平静接受死亡的。这是他们为生命作的最后一次努力,在死之前的最后一次战斗。可即使这样,那些军官也不会理会,他们只会用刀、用锄、用锨让他们平静。
  俘虏一批一批的被推下,坑里有妄图站起来还未起身,另一批便接踵而至了。顿时,整座山头充斥着死亡的哀鸣,如同修罗地狱里的冤鬼吞吐着千年的怨气向活人索命。死亡的气息就像被点了火的冬日平原,发了疯似的膨胀,侵蚀着周围的生灵,让人不寒而栗。
  四十多万的俘虏啊,四十多万的人啊,都是生灵呵,就这么被活埋了。
 
武侠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从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