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龙堡


  元末明初,社会动荡,等到顺帝继位,这种情况更加严重,国库空虚,民不聊生,饿殍遍地。但面对这种情况,有一类人却丝毫不受影响,他们要么是称霸一方的军阀,要么是元朝的官僚贵族。
  龙堡,号称天下第一堡,早年的堡主韩龙本是汉族人,由于跟随忽必烈出生入死,为元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极受世祖的信任,等到元朝建立,大赏功臣,世祖忽必烈破例把龙堡赐给这位汉族的心腹。
  世事变化,世祖和韩龙相继离世,俗话说靠着大树好乘凉,大树一倒,龙堡的声望一天不如一天。等到韩向海出生时,龙堡早已没有昔日的辉煌,尽管如此,经过韩家几代人的精心经营,龙堡的一砖一瓦依旧保持着它原来的风貌,毫无损坏,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它百年前的荣耀。
  韩向海,今年刚八岁,乃是韩龙的重孙,他的父亲由于沉溺于酒色,都说酒色伤身,在韩向海五岁时就去世了。如今韩向海只靠爷爷韩武来抚养。韩武是现在龙堡的堡主,看到如今龙堡一天天衰落,在想想以前父亲韩龙在世时龙堡的辉煌,怎奈岁月催人老,如今的他也感到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也时常想让龙堡在自己的手上重现辉煌,但有心无力,只能时常叹息。唯一使他欣慰的是他那不争气的儿子却给他留下了一个好孙子,看到韩向海一天天长大,他已经下意识地把复兴龙堡的担子放在了仅仅八岁韩向海的身上。龙堡如今的门可罗雀,更让他对这个唯一的孙子寄予了厚望。韩武年轻时也算是个人物,尽管现在年龄大了,使出的力道大不如前,但几十年来的武功依旧没有荒废,韩武每天教授向海文治武功,向海倒也刻苦,日日练武读书,无一天荒废。
  转眼十年过去了,韩向海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稚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与他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这十年来韩相海的武功有了不小的进步,一把黑剑被他使得出神入化。韩武看到孙儿满脸的英气倒是颇有几分当年韩龙的风范,不禁激起了他心中的战意。"向海,敢不敢与爷爷一较高低"韩向海本来也想在爷爷面前露一手,当然是满口答应。
  爷孙二人的战斗在龙堡的练武场上展开,尽管是切磋,但二人脸上没有丝毫的大意,"向海,出招吧。""好,爷爷,看剑"只见韩向海手中的黑剑如一条饥饿的灵蛇,直袭韩武,韩武不敢大意,随即作出反应,提起手中的丈八蛇矛毫不留情的向韩向海的胸口刺去,向海眼见一招不中,急忙回剑护住胸口,说时迟那时快,韩向海这次不敢再有丝毫保留,用尽全力使出一剑,黑剑仿佛读懂了从主人虎口传来的力量,急速向韩武刺去,这次即使是韩武这样的老江湖,也很难全身而退,情急之下,挥手掷出长矛,这招可是死招,没有任何退路。一旦无法阻挡黑剑,那他就只能认输了,好在长矛不偏不倚正中剑脊,剑锋一偏,韩武躲过了一劫,这就是高手之间的过招,韩武是高手,韩向海亦是。
  看到自己的孙儿能够让自己如此狼狈,韩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有一种预感,自己的这个孙儿韩向海日后的成就必定在父亲韩龙之上。"看来是到了让向海出去闯荡的时候了",谁又能想到,正是他这个决定,使韩向海离复兴龙堡的使命越来越远,但是却让他离皇位一步之遥。
  第二天一早,韩武就把向海叫到跟前对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年轻人总有一股热血,韩向海也不例外,如今元廷腐败,起义军揭竿而起,正是一个男人建功立业的时候,就在这一天,韩向海踏上了他人生的新征程。
  出堡之后,韩向海的内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触动,他第一次想到了要为这些受苦的百姓做些什么,他迫切的想建立自己的军队,加入推翻元廷的起义队伍,为了不连累龙堡中的爷爷,他隐姓埋名,取名陈友谅,一代英雄就此诞生。
  经过多年的征战,陈友谅凭借自己出色的指挥才能,逐渐成为义军中最强大的存在。除了朱元璋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英雄往往是悲剧的,鄱阳湖一战,全军覆没的惨败令他无地自容,昔年力拔山兮的西楚霸王的结局,降临在了他的头上。同样是面对水,项羽面对乌江,选择了自刎,面朝江东,以热血来向江东父老谢罪;韩向海面对鄱阳湖,选择了纵身一跃,想着爷爷,想着龙堡,纵身一跳,回馈了他敬重的万物生灵,龙堡没有因他而辉煌,却因为他而留名……
  元末明初,社会动荡,等到顺帝继位,这种情况更加严重,国库空虚,民不聊生,饿殍遍地。但面对这种情况,有一类人却丝毫不受影响,他们要么是称霸一方的军阀,要么是元朝的官僚贵族。
  龙堡,号称天下第一堡,早年的堡主韩龙本是汉族人,由于跟随忽必烈出生入死,为元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极受世祖的信任,等到元朝建立,大赏功臣,世祖忽必烈破例把龙堡赐给这位汉族的心腹。
  世事变化,世祖和韩龙相继离世,俗话说靠着大树好乘凉,大树一倒,龙堡的声望一天不如一天。等到韩向海出生时,龙堡早已没有昔日的辉煌,尽管如此,经过韩家几代人的精心经营,龙堡的一砖一瓦依旧保持着它原来的风貌,毫无损坏,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它百年前的荣耀。
  韩向海,今年刚八岁,乃是韩龙的重孙,他的父亲由于沉溺于酒色,都说酒色伤身,在韩向海五岁时就去世了。如今韩向海只靠爷爷韩武来抚养。韩武是现在龙堡的堡主,看到如今龙堡一天天衰落,在想想以前父亲韩龙在世时龙堡的辉煌,怎奈岁月催人老,如今的他也感到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也时常想让龙堡在自己的手上重现辉煌,但有心无力,只能时常叹息。唯一使他欣慰的是他那不争气的儿子却给他留下了一个好孙子,看到韩向海一天天长大,他已经下意识地把复兴龙堡的担子放在了仅仅八岁韩向海的身上。龙堡如今的门可罗雀,更让他对这个唯一的孙子寄予了厚望。韩武年轻时也算是个人物,尽管现在年龄大了,使出的力道大不如前,但几十年来的武功依旧没有荒废,韩武每天教授向海文治武功,向海倒也刻苦,日日练武读书,无一天荒废。
  转眼十年过去了,韩向海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稚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与他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这十年来韩相海的武功有了不小的进步,一把黑剑被他使得出神入化。韩武看到孙儿满脸的英气倒是颇有几分当年韩龙的风范,不禁激起了他心中的战意。"向海,敢不敢与爷爷一较高低"韩向海本来也想在爷爷面前露一手,当然是满口答应。
  爷孙二人的战斗在龙堡的练武场上展开,尽管是切磋,但二人脸上没有丝毫的大意,"向海,出招吧。""好,爷爷,看剑"只见韩向海手中的黑剑如一条饥饿的灵蛇,直袭韩武,韩武不敢大意,随即作出反应,提起手中的丈八蛇矛毫不留情的向韩向海的胸口刺去,向海眼见一招不中,急忙回剑护住胸口,说时迟那时快,韩向海这次不敢再有丝毫保留,用尽全力使出一剑,黑剑仿佛读懂了从主人虎口传来的力量,急速向韩武刺去,这次即使是韩武这样的老江湖,也很难全身而退,情急之下,挥手掷出长矛,这招可是死招,没有任何退路。一旦无法阻挡黑剑,那他就只能认输了,好在长矛不偏不倚正中剑脊,剑锋一偏,韩武躲过了一劫,这就是高手之间的过招,韩武是高手,韩向海亦是。
  看到自己的孙儿能够让自己如此狼狈,韩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有一种预感,自己的这个孙儿韩向海日后的成就必定在父亲韩龙之上。"看来是到了让向海出去闯荡的时候了",谁又能想到,正是他这个决定,使韩向海离复兴龙堡的使命越来越远,但是却让他离皇位一步之遥。
  第二天一早,韩武就把向海叫到跟前对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年轻人总有一股热血,韩向海也不例外,如今元廷腐败,起义军揭竿而起,正是一个男人建功立业的时候,就在这一天,韩向海踏上了他人生的新征程。
  出堡之后,韩向海的内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触动,他第一次想到了要为这些受苦的百姓做些什么,他迫切的想建立自己的军队,加入推翻元廷的起义队伍,为了不连累龙堡中的爷爷,他隐姓埋名,取名陈友谅,一代英雄就此诞生。
  经过多年的征战,陈友谅凭借自己出色的指挥才能,逐渐成为义军中最强大的存在。除了朱元璋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英雄往往是悲剧的,鄱阳湖一战,全军覆没的惨败令他无地自容,昔年力拔山兮的西楚霸王的结局,降临在了他的头上。同样是面对水,项羽面对乌江,选择了自刎,面朝江东,以热血来向江东父老谢罪;韩向海面对鄱阳湖,选择了纵身一跃,想着爷爷,想着龙堡,纵身一跳,回馈了他敬重的万物生灵,龙堡没有因他而辉煌,却因为他而留名……
  元末明初,社会动荡,等到顺帝继位,这种情况更加严重,国库空虚,民不聊生,饿殍遍地。但面对这种情况,有一类人却丝毫不受影响,他们要么是称霸一方的军阀,要么是元朝的官僚贵族。
  龙堡,号称天下第一堡,早年的堡主韩龙本是汉族人,由于跟随忽必烈出生入死,为元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极受世祖的信任,等到元朝建立,大赏功臣,世祖忽必烈破例把龙堡赐给这位汉族的心腹。
  世事变化,世祖和韩龙相继离世,俗话说靠着大树好乘凉,大树一倒,龙堡的声望一天不如一天。等到韩向海出生时,龙堡早已没有昔日的辉煌,尽管如此,经过韩家几代人的精心经营,龙堡的一砖一瓦依旧保持着它原来的风貌,毫无损坏,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它百年前的荣耀。
  韩向海,今年刚八岁,乃是韩龙的重孙,他的父亲由于沉溺于酒色,都说酒色伤身,在韩向海五岁时就去世了。如今韩向海只靠爷爷韩武来抚养。韩武是现在龙堡的堡主,看到如今龙堡一天天衰落,在想想以前父亲韩龙在世时龙堡的辉煌,怎奈岁月催人老,如今的他也感到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也时常想让龙堡在自己的手上重现辉煌,但有心无力,只能时常叹息。唯一使他欣慰的是他那不争气的儿子却给他留下了一个好孙子,看到韩向海一天天长大,他已经下意识地把复兴龙堡的担子放在了仅仅八岁韩向海的身上。龙堡如今的门可罗雀,更让他对这个唯一的孙子寄予了厚望。韩武年轻时也算是个人物,尽管现在年龄大了,使出的力道大不如前,但几十年来的武功依旧没有荒废,韩武每天教授向海文治武功,向海倒也刻苦,日日练武读书,无一天荒废。
  转眼十年过去了,韩向海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稚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与他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这十年来韩相海的武功有了不小的进步,一把黑剑被他使得出神入化。韩武看到孙儿满脸的英气倒是颇有几分当年韩龙的风范,不禁激起了他心中的战意。"向海,敢不敢与爷爷一较高低"韩向海本来也想在爷爷面前露一手,当然是满口答应。
  爷孙二人的战斗在龙堡的练武场上展开,尽管是切磋,但二人脸上没有丝毫的大意,"向海,出招吧。""好,爷爷,看剑"只见韩向海手中的黑剑如一条饥饿的灵蛇,直袭韩武,韩武不敢大意,随即作出反应,提起手中的丈八蛇矛毫不留情的向韩向海的胸口刺去,向海眼见一招不中,急忙回剑护住胸口,说时迟那时快,韩向海这次不敢再有丝毫保留,用尽全力使出一剑,黑剑仿佛读懂了从主人虎口传来的力量,急速向韩武刺去,这次即使是韩武这样的老江湖,也很难全身而退,情急之下,挥手掷出长矛,这招可是死招,没有任何退路。一旦无法阻挡黑剑,那他就只能认输了,好在长矛不偏不倚正中剑脊,剑锋一偏,韩武躲过了一劫,这就是高手之间的过招,韩武是高手,韩向海亦是。
  看到自己的孙儿能够让自己如此狼狈,韩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有一种预感,自己的这个孙儿韩向海日后的成就必定在父亲韩龙之上。"看来是到了让向海出去闯荡的时候了",谁又能想到,正是他这个决定,使韩向海离复兴龙堡的使命越来越远,但是却让他离皇位一步之遥。
  第二天一早,韩武就把向海叫到跟前对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年轻人总有一股热血,韩向海也不例外,如今元廷腐败,起义军揭竿而起,正是一个男人建功立业的时候,就在这一天,韩向海踏上了他人生的新征程。
  出堡之后,韩向海的内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触动,他第一次想到了要为这些受苦的百姓做些什么,他迫切的想建立自己的军队,加入推翻元廷的起义队伍,为了不连累龙堡中的爷爷,他隐姓埋名,取名陈友谅,一代英雄就此诞生。
  经过多年的征战,陈友谅凭借自己出色的指挥才能,逐渐成为义军中最强大的存在。除了朱元璋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英雄往往是悲剧的,鄱阳湖一战,全军覆没的惨败令他无地自容,昔年力拔山兮的西楚霸王的结局,降临在了他的头上。同样是面对水,项羽面对乌江,选择了自刎,面朝江东,以热血来向江东父老谢罪;韩向海面对鄱阳湖,选择了纵身一跃,想着爷爷,想着龙堡,纵身一跳,回馈了他敬重的万物生灵,龙堡没有因他而辉煌,却因为他而留名……
  元末明初,社会动荡,等到顺帝继位,这种情况更加严重,国库空虚,民不聊生,饿殍遍地。但面对这种情况,有一类人却丝毫不受影响,他们要么是称霸一方的军阀,要么是元朝的官僚贵族。
  龙堡,号称天下第一堡,早年的堡主韩龙本是汉族人,由于跟随忽必烈出生入死,为元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极受世祖的信任,等到元朝建立,大赏功臣,世祖忽必烈破例把龙堡赐给这位汉族的心腹。
  世事变化,世祖和韩龙相继离世,俗话说靠着大树好乘凉,大树一倒,龙堡的声望一天不如一天。等到韩向海出生时,龙堡早已没有昔日的辉煌,尽管如此,经过韩家几代人的精心经营,龙堡的一砖一瓦依旧保持着它原来的风貌,毫无损坏,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它百年前的荣耀。
  韩向海,今年刚八岁,乃是韩龙的重孙,他的父亲由于沉溺于酒色,都说酒色伤身,在韩向海五岁时就去世了。如今韩向海只靠爷爷韩武来抚养。韩武是现在龙堡的堡主,看到如今龙堡一天天衰落,在想想以前父亲韩龙在世时龙堡的辉煌,怎奈岁月催人老,如今的他也感到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也时常想让龙堡在自己的手上重现辉煌,但有心无力,只能时常叹息。唯一使他欣慰的是他那不争气的儿子却给他留下了一个好孙子,看到韩向海一天天长大,他已经下意识地把复兴龙堡的担子放在了仅仅八岁韩向海的身上。龙堡如今的门可罗雀,更让他对这个唯一的孙子寄予了厚望。韩武年轻时也算是个人物,尽管现在年龄大了,使出的力道大不如前,但几十年来的武功依旧没有荒废,韩武每天教授向海文治武功,向海倒也刻苦,日日练武读书,无一天荒废。
  转眼十年过去了,韩向海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稚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与他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这十年来韩相海的武功有了不小的进步,一把黑剑被他使得出神入化。韩武看到孙儿满脸的英气倒是颇有几分当年韩龙的风范,不禁激起了他心中的战意。"向海,敢不敢与爷爷一较高低"韩向海本来也想在爷爷面前露一手,当然是满口答应。
  爷孙二人的战斗在龙堡的练武场上展开,尽管是切磋,但二人脸上没有丝毫的大意,"向海,出招吧。""好,爷爷,看剑"只见韩向海手中的黑剑如一条饥饿的灵蛇,直袭韩武,韩武不敢大意,随即作出反应,提起手中的丈八蛇矛毫不留情的向韩向海的胸口刺去,向海眼见一招不中,急忙回剑护住胸口,说时迟那时快,韩向海这次不敢再有丝毫保留,用尽全力使出一剑,黑剑仿佛读懂了从主人虎口传来的力量,急速向韩武刺去,这次即使是韩武这样的老江湖,也很难全身而退,情急之下,挥手掷出长矛,这招可是死招,没有任何退路。一旦无法阻挡黑剑,那他就只能认输了,好在长矛不偏不倚正中剑脊,剑锋一偏,韩武躲过了一劫,这就是高手之间的过招,韩武是高手,韩向海亦是。
  看到自己的孙儿能够让自己如此狼狈,韩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有一种预感,自己的这个孙儿韩向海日后的成就必定在父亲韩龙之上。"看来是到了让向海出去闯荡的时候了",谁又能想到,正是他这个决定,使韩向海离复兴龙堡的使命越来越远,但是却让他离皇位一步之遥。
  第二天一早,韩武就把向海叫到跟前对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年轻人总有一股热血,韩向海也不例外,如今元廷腐败,起义军揭竿而起,正是一个男人建功立业的时候,就在这一天,韩向海踏上了他人生的新征程。
  出堡之后,韩向海的内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触动,他第一次想到了要为这些受苦的百姓做些什么,他迫切的想建立自己的军队,加入推翻元廷的起义队伍,为了不连累龙堡中的爷爷,他隐姓埋名,取名陈友谅,一代英雄就此诞生。
  经过多年的征战,陈友谅凭借自己出色的指挥才能,逐渐成为义军中最强大的存在。除了朱元璋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英雄往往是悲剧的,鄱阳湖一战,全军覆没的惨败令他无地自容,昔年力拔山兮的西楚霸王的结局,降临在了他的头上。同样是面对水,项羽面对乌江,选择了自刎,面朝江东,以热血来向江东父老谢罪;韩向海面对鄱阳湖,选择了纵身一跃,想着爷爷,想着龙堡,纵身一跳,回馈了他敬重的万物生灵,龙堡没有因他而辉煌,却因为他而留名……
 
武侠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友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