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风铃


  屋檐下,风铃在飘,无风,黄昏,远处的悬崖。
  传说,迎着黄昏,迎着落日,两个曾经至死相交的朋友,即便变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敌,就算失去曾经的回忆。在这样的黄昏,如此的夕阳。总是能够唤回曾经的友情,可惜有一种败,就是死。
  地点在狼山,传说,曾经绝迹江湖的月神邓玉如和孔雀庄主秋天在这里出现过一次。第一快剑路小佳和少年名侠白梦佳在这里失踪。
  屋檐下,风铃在飘。一个头戴蓑帽身穿蓑衣的人带着他的影子掠过。影子?那不是影子,是人?却又好似影子,蓑衣人的影子。
  蓑衣人,那是最普通的平凡人才会有的装束,可他不一样,他与生俱来的气质一定是不平凡的。仿佛是来自遥远西方的贵族,神态举止,淡然优雅。
  影子,黑衣如影,飘忽魅影。一袭黑色紧身服,仿佛只露出那一对空洞无神,好似傀儡木偶的眼睛。他的神态举止竟与蓑衣人一模一样,无论是手的动作还是脚的动作。他仿佛就是影子,他仿佛甘愿成为影子。
  蓑衣人和影子就这样掠过,掠过屋檐,掠过风铃。
  人问影子:"若是想到风铃,你会想到什么"
  影子回答:"我会想到秋天,童年,小孩子的手,欢快愉悦的生活和笑声,甚至还有冰糖葫芦。"
  蓑衣人停下脚步:"可惜我却想到了,无风的黄昏,屋檐下,风铃在飘,离去的浪子,空阁独守的依人,刀声,至死相交的伙伴沦为不死不休的敌人,血开始流,还有远处的悬崖。"
  "为什么你的世界总是有那么多的别绪离伤,流血纷争"
  "不是我的世界如此,而是每一个世界都是如此,都会拥有风铃一样的开端,故事,结局。"
  "难道这些就当真无法改变吗"
  "改变?当然可以改变。要改变就要牺牲,牺牲自己,抑制自己的愤怒,容忍别人的过失,忘记别人对自己的伤害,培养自己对别人的爱心,等等,诸如此类"
  影子看着人,他的眼睛,他的神情一定严肃又沉痛:"我明白了,想要牺牲任何都可以做到,但要牺牲自己却千难万难。"
  人转过身,看着影子,他的容颜是同样的严肃和沉痛,他用一种仿佛风铃的声音,他说:"的确如此,不过……如果因此你就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人了,那么你就错了,大错特错。"
  影子笑了,大笑。
  人也笑了,大笑。
  或许是的,血腥和暴力应该让人学会爱,宽恕,和平。可惜只是让人学会了,仇恨,憎恶,报复。不过我相信,总归会有一部分的人可以做到牺牲自己,去学会真正的善良。
  这里是狼山,我记得曾经的第一快剑路小佳和少年名侠白梦家就是在这里失踪。
  屋檐下,风铃在飘,无风,黄昏,远处的悬崖。
  这世界,在很多很多最平凡的角落一定会有很多最不平凡的人物和事迹,他们比这世界上最有名的人都要厉害的多。
  这世界,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比这世上最另人感动的神话还要动人。
  尊贵如水慕容秋水,他总是温柔如水,高傲如水,冷如水,静如水。
  尽管他平淡如水,却是唯一一个被誉为可以直追昔年天上白玉京的人。
  他从不杀人,他从来只用影子杀人,影子?就是利用别人,至于方法,钱就是其中之一。他只对连影子都对付不了的人才会亲自动手,他动手的时候从来没有活口,只有一个人逃了出来,他说慕容秋水用剑,错了,对于慕容秋水而言任何东西到了他的手中就是绝对杀人的神兵,能够做到学尽天下武学的或许只有曾经的少年名侠白梦家做到过。所以他创立了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杀人组织"人间鬼狱"更胜曾经的"漆夜"
  可从来没有人知道,慕容秋水他败过,他败了一次,他败给了丁宁,他的容颜本来在淡白色中泛着苍蓝,那是只有最尊贵的人才配有的容颜,可那一刻,他的容颜苍白的可悲,他的眼睛忧伤如水。
  韦好客,待人入雅座的韦好客。他从来都是在"人间鬼狱"最平凡的角色,就像一个扫地的仆从,没人会去在意,却是慕容秋水最得意的影子。慕容秋水对他的评价,"形如魅影,飘忽若神"一但入了韦好客的雅座,不管是多可怕的人,即便是神,都会生不如死,并且求死不得,谁都逃不过,所以即便是丁宁都忍受了非人的折磨,失去说话,行动和五觉的能力,不过丁宁不一样,不论环境多残酷,他都想活下去,所以他胜了,胜了慕容秋水。慕容秋水对雅座的评价,即便是昔年天上白玉京和月神邓玉如都无法逃脱生不如死,求死不得的命运,所以慕容秋水从不入雅座。不过韦好客也败了,最后他败给了奇女子因梦,失去了一条左腿。
  丁宁,快刀丁宁,有一点和曾经的第一快剑路小佳很像,他是第一的快刀,还有一点和慕容秋水很像,他从来只杀名人,轰动天下的名人,一十三场全胜。不过却输给了女人,输给了因梦,被因梦送入雅座。
  柳伴伴,江南雨淋阁的名妓,不过慕容秋水喜欢她,慕容秋水只有过柳伴伴一个女人所以将她买回了家。柳伴伴也喜欢慕容秋水,犹其是慕容秋水那温柔如水的笑。不过她听到雅座中的丁宁,快要处死的丁宁。她想起了她的往事,十三岁,在湖边,她差点被一个流氓呸子羞辱,不过那时候丁宁出现了,她没有看到丁宁的脸,丁宁也没用正眼看过她。丁宁从不杀人,所以他只留下一句话,如果要找麻烦的话,别找这个姑娘,我叫丁宁,然后走了,给柳伴伴留下了一个背影,对丁宁微不足道却足够柳伴伴记住一辈子。所以柳伴伴离开了慕容秋水,她受了太多太多的折磨,或许不是雅座却一定是炼狱。被矮小肮脏的牧羊儿每天羞辱,折磨,吃的比麻雀少,穿的也比麻雀少,为了救丁宁忍受了太多,一次次从地狱逃脱,然后进入新的地狱,不过最后她在酒楼拥抱住丁宁那一刻,她一定觉得值了。
  花错,浪子花错,去过北方的漫天飘雪,见过江南的繁花绿柳,去过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他有一个女人叫因梦,可他对因梦不好,他总是离别,他是浪子,因梦总是独守空阁。花错觉得他这一生都在犯错,出生是错,杀人是错救人也是错,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大小战轶四十七场,败了五场,他的细雨针如暴雨中的梨花。不过他最错就是不知道有一种败就是死,他想见识丁宁的断弦三刀,不过还好他至少见识了断弦一刀,即便送了命,他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毅力还是爱情,他去见了因梦,然后他的身体从中间断开,空中在回响,明年今日你若不死在给你一次机会赴约。然后丁宁赴约了,见到了因梦,他们开始交往,丁宁做梦也想不到因梦会害他。
  因梦,东方景家的公主,不过她逃了出来,她不喜欢她的家。她有时候很婊,很骚,那简直就像一个妓女,她有时候又很静,很静很静,静的就像一个处女。她有时候像慕容秋水一样冷淡如水,又像柳伴伴一样红如烈火,有着无双的智慧,被誉为奇女子景因梦。她和慕容秋水交往过,他们很好,可因梦最后却跟了花错,慕容秋水找了柳伴伴。最后因梦拜托慕容秋水折磨丁宁,慕容秋水答应了,可他败了,韦好客也败给了因梦左腿。因梦也死了,自杀。她傻,她爱花错,爱极了就生恨,可花错死了又变成了爱,这就是浪子和女人的关系吧。恨极了丁宁居然生了爱,所以死了。
  这个故事好听吧,还可以的开头,精彩悲伤的剧情,惨不忍睹的结局,这就是风铃,像风铃一样平淡,忧伤,飘。和人的生命一样,到了二十岁,每个人都有故事,到了五十岁,每个人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这就是风铃,每个人逃不了的风铃,风铃一样的故事。有些人出了名想要变得更有名,比如花错。有些人很平凡却又不平凡,比如说江玉郎。有些出了名的人开始想要变得平凡,比如说蓑衣人。有些平凡的人开始变得有名,比如说柳伴伴。
  无论是谁,都逃脱不了风铃,清高如玉的白玉京,尊贵如水的慕容秋水。
  可是……可是……难道因为这个原因就要心甘情愿的失败吗,为什么就不想改变,至少修正结局。为什么一定要像因梦一样死,花错一样败,为什么不可以像丁宁和柳伴伴一样,有情人终成眷属。
  白玉京和邓玉如,白梦家和路小佳,真的会有人希望有那种结局吗。为什么不去想想江玉郎和海小怜,平凡一点不好吗,丁宁和柳伴伴经历了那么多不是还是有了那么美好的结局了吗。日子还长,以后就无法后悔了,前面的二十年或许无法改变,那么后面的五十年呢,想要无怨无悔,快快乐乐的生活,还是如曾经的雅座般,生不如死,求死不得。总是会有人进步的,失败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觉得自己注定失败。
  蓑衣人和影子离开了风铃,蓑衣人仿佛有一种尊贵如水的气质,影子仿佛左腿并不灵敏,那或许是假腿。
  屋檐下,风铃在飘,无风,黄昏,远处的悬崖。
 
武侠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