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虚空岁月


  第一百五十章 帮她出头
  她低着头,慢慢的走了过来。
  当她走到跟前,略一抬头时,刘显金一下傻了。这女人他认识,她是刘显金技校的同学丁发兰,她也是刘显金伪女友植有芳最好的朋友。
  刘显金没想到她居然来英皇做了公主,但之前他没见过她,估计是章俊说的,这两天刚招上来的。
  一见是她,刘显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他实在不想让她看到自己,以她和植有芳的关系,一定会把他在这儿当鸭子的事情告诉植有芳。要是那样,刘显金在植有芳面前真就更没法做人了。
  丁发兰一到跟前,琴姐立刻对黄毛说:"不好意思,她是刚来的,只是一个包房公主。有些事情她们是不做的,我还是给你们换个美女吧,保证让你们满意……"
  琴姐说着又回头对服务生说:"再给这几位先生上两个果盘,拿两瓶好酒过来,算我的账上……"
  琴姐虽然冷冰冰的,但她安排的合情合理。黄毛似乎还算满意,但坐在沙发中间的男人忽然站了起来。
  这人二十多岁,个子不高,但挺健壮的。剃着卡尺,穿了一件紧身的背心。脖子上挂了一条小手指粗的金项链,胳膊上花里胡哨的纹着两条龙。
  他一站起来就歪头看着琴姐,冷笑了一声。
  "你也不用给我上酒上果盘的,哥不稀罕,也不差你这两个钱!"
  琴姐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盯着纹身男问:"那你想怎么办呢?"
  纹身男指了指丁发兰,又回头看着琴姐,不怀好意的笑着说:"怎么办?这还不好办吗?要么她下跪道歉,要么你陪我……"
  谁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能提出这种要求,他们明明知道琴姐是经理,还故意这么做,一个个看着还都不像喝多的样子,这明显就是来闹事的。
  琴姐也楞了,她还没等说话,一旁的黄毛竟过去要拉她的胳膊。琴姐急了,她猛的一甩,把黄毛的手甩开。接着回头对贾勇说道:"叫保安!"
  他们KTV是有专职的保安部的,就是为了应付一些突发事件。贾勇身上明明有对讲机,直接在对讲里喊就可以,但他却对身后的一个公关说:"去,叫保安过来!"
  这是进房间后贾勇说的第一句话,琴姐让他来是想安抚客人的,谁知他来完全就只是看热闹。
  黄毛一听要叫保安,他往前一步,伸手拉住琴姐的胳膊就往里面拽,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靠,保安来了能怎么的?告诉你,你今天不把我大哥安排乐呵了,你这KTV都给你砸了!"
  琴姐被黄毛拽得往前一步,而贾勇在一旁一动不动。其他的人也像没看见一样,就眼睁睁的看着琴姐被黄毛拽了过去。
  琴姐气得脸涨的通红,她肯定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嚣张。她想甩开黄毛的手,但黄毛死死的抓着她的胳膊,她根本挣不开。
  刘显金看着有些着急,见保安迟迟还没上来,脑袋一热,也不管那么多了,一步跨向前,冲着黄毛就是一脚。
  黄毛显然没想到刘显金会忽然动手,他没防备。这一脚正踹在他肚子上,黄毛一个趔趄,直接后仰倒地。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琴姐,他们谁也没想到刘显金会动手。
  刘显金踹倒黄毛之后,一把把琴姐拽到身后。瞪着他们骂道:"狗日的,你们欺负个女的算什么本事?"
  他话音一落,纹身男挥拳就奔他过来,"我他妈不欺负她,我今天就欺负你!"
  刘显金并不怕打架,虽说以前被张红杰轻易制服,可也算是练过的,三五个人他还是不惧怕。刘显金见他拳头一过来,忙一后退。可刘显金忘了,身后就是琴姐。这一退,一下踩到了琴姐的脚,他俩险些都摔倒了。
  而纹身男的拳头已经过来了,刘显金只好抬起胳膊挡在脸前,同时伸脚朝他腿上踹去。
  还没等踹到他,就听"啪"的一声。刘显金感觉脑袋嗡的一下,接着一股冰凉的液体从脑袋上流了下来。
  原来是坐在沙发上那两人已经起来了,其中一个趁着这瞬间拿着罐型酒杯给了刘显金一下。
  刘显金被打的晃悠一下,回身冲了过去。这人后面就是沙发,他来不及后退,刘显金一抬手,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猛的向下一拽,同时抬起膝盖,冲着他的脸上就猛撞了一下
  这人妈呀一声,刘显金刚要继续再打,就听"咣当"一声,一人拿着酒瓶照刘显金脑袋给了一下。眼前一黑,险些跌倒。刘显金强忍着回头,还没等伸手,酒瓶子啪的一下又砸了过来。这下酒瓶碎了,而刘显金眼前全是金星,腿一软,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在倒地的那一瞬间,刘显金心里无比的郁闷。本以为他一动手,贾勇他们肯定都会帮忙。但他错了,他们不但没帮忙,就连架都没拉。
  刘显金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耳边传来琴姐的嘶喊声。
  "叫保安!保安呢?你们都是死人啊!"
  黄毛已经爬了起来,他照着刘显金的脑袋就是几脚,刘显金一动不动,任凭他踹着。
  倒是纹身男拉住了黄毛,纹身男也不搭理刘显金,歪头看着琴姐说:"琴姐,今天就先到这儿。这几天我还来,你什么时候答应陪我,咱们这事儿就算完……"
  他说完带着另外三人直接走了,而保安直到他们走也还没来。
  丁发兰和章俊把刘显金扶了起来,刘显金感觉脑袋上火烧火燎的疼。丁发兰显然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他,她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
  刘显金的脑袋上都是血,丁发兰给他递过几张纸巾。他捂着脑袋,偷偷的看了琴姐一眼。琴姐的脸已经拉得老长,眼眶中似乎还含着眼泪。
  章俊见刘显金受伤,就在一旁小声的问琴姐:"琴姐,我送显金去医院吧?"
  琴姐还没等说话,贾勇却忽然插嘴。
  "也没什么大事,让他自己去吧!你晚上还得上钟呢!"
  刘显金感到一阵恼火,真想上去给贾勇两拳。其实他更想听到琴姐发话,但琴姐却一言未发,她只是看了刘显金一眼,竟转身走了。
  刘显金心里一阵凄凉,老子是想来当鸭子赚钱的,可他妈现在搞成这样,居然没一个人管老子。
  他把章俊的手推开,也不看他们,自己一个人出了门。
  走出KTV的这一路,服务生、小姐们都惊讶的看着他。刘显金知道他现在一定特难看,血早就流得满脸都是。
  这点伤倒无所谓,主要是刘显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还他妈逞英雄,到头来,连管自己的人都没有。他越想越憋屈,暗自下了决定,去他妈的吧,老子不干了!
  到了医院,刘显金本想包扎完就走,但医生却死活不干。他说住院观察两天,没有别的事才能出院。
  他本来没当回事,但让医生一说就严重了。说脑袋这是被硬物击打,万一留下后遗症就完了。我去!又是硬物击打,还后遗症。刘显金似乎回到了主时空那次手机砸头,如今被大夫一说,吓得乖乖的去住了院。
  这间病房就刘显金一个人,他躺在那儿也睡不着,脑子里想的都是KTV的事儿。开始时他心里还有一些埋怨琴姐,帮她出头,她却一句话都没有,就他妈的冷酷到底。
  但想来想去,总觉得这事儿不对。今晚的包房应该老苗负责,这人却不知去哪儿了。再有就是贾勇和老苗手下的妈咪乱搞,看来贾勇和老苗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贾勇倒是跟琴姐去了包房,但他不管不问的,就是一副看热闹的状态。还有那屁保安部,等大家都出了包房,保安才上去。
  擦,难道他们之前商量好的?这要是商量好的,那几个惹事的肯定就和他们认识。
  这么一想,刘显金就又开始为琴姐担心。看来琴姐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手下的这几个人就没有人听她的,那这工作还怎么干呀?
  不过刘显金转念一想,又觉得琴姐有些太软弱了。她是经理,这些人都是她手下,不听话就都开除了不就得了,怎么也不能让他们这么为所欲为啊。
  刘显金想了一会儿又开始恨自己,都他妈准备不干了,还想这些干什么?以后这些烂事儿和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本来就是想赚点钱而已,别他妈钱没赚到,再让这帮人给收拾了。
  第二天一早,护士刚给刘显金输液,章俊就开门进来了,他脸色还是那样惨白,眼睛也有些浮肿,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章俊问刘显金怎么样了,刘显金告诉他没事,但医生让观察两天再出院。章俊哦了一声,坐在一旁不说话。
  好半天他忽然盯着刘显金说:"显金,你还是别在英皇做了,如果你还想继续干这行,我在别的场子也有一些朋友,我介绍你过去吧?"
  章俊说的虽然和刘显金想的一样,但刘显金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不会是帮别的场子挖人吧?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千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