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泡桐之恋第二十八章大雪纷飞的时光


  第八章 大雪纷飞的时光
  晨光默默地温润,
  被风吹落的野菊。
  露水在默哀,
  深秋的离去。
  寥落的枯枝,
  散落两三颗,
  被季节遗忘的,
  岭北寒橘。
  炙热的炭火,
  漫漫地熄灭。
  暗夜消失的拂晓,
  蓝色的晨光洒满花圃。
  有蓝色光流动的,
  透明牛奶杯,
  惊醒了,
  饥肠辘辘的猫。
  2月3日 积雪,阴转晴
  这是这个冬天的第三场雪,厘米早早地起来铲雪,将后院的雪堆成一个小山丘。我拉开窗帘,静静地在窗口站了很久。窗台上的梅花开了,红色的花在雪的映照之下更加鲜艳。朝霞布满天空,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中,天色忽明忽暗。
  走过一个陡峭的台阶路,走到街对面,铁门后面是一个小区,小区的花圃里种了几株玫瑰,即便是大雪纷飞的季节,红玫瑰依旧傲立枝头。
  在街头早餐铺拿了一杯豆浆,沿着河岸散步。这个时候河岸边的石头路上有很多晨练的人,老人居多。河岸上的香樟树,枝头挂满了雪。
  河边的集市非常热闹,脚下湿漉漉的。踩着高跟鞋穿梭在人群中。新鲜的莲藕,还带着池塘里的淤泥;青绿色的四季豆,成山地堆在地上;农家自家种的蔬菜,一把一把地码好放在竹篮里;当地产的鱼,捞起来活蹦乱跳……
  身上带的钱并不多,随便买了几样菜往回走。走到院子里的时候,我嗅到了浓郁的香水味,门口还放着一双高跟鞋。突然,我明白了什么,我发疯了似的敲厘米房间的门。敲了很久,里面都没有声音。四周一片寂静,我扔下刚买的鱼,那条鱼在地板上翻腾了几下就再也没有动静。
  静静地坐在沙发里,突然就流下两行冰凉的眼泪。
  不久厘米出来了,手里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如烟也出来了,看到我,一脸的平静。我擦干眼泪,起身走到如烟身边,微笑着打手语说:"如烟,是你啊!你怎么回阑覃了?"
  "我看不懂手语。你跟厘米已经不可能了,你得给我腾房间,否则我只能睡厘米的房间了。"如烟拿出化妆镜,当着我的面补妆。
  "你图他什么?"我轻轻地说话,每个字说得都怪腔怪调,这是我第一次开口说话。
  如烟愣了愣,接着微笑着说:"放着这么一个金龟婿,谁不想倒贴上去啊,我缺钱,他有钱。"
  "你爱他吗?"
  "他喜欢我那就够了,记住,永远不要跟我争。你争不过我,真可笑,他竟然会跟一个哑巴谈感情,你还真是不自量力。"
  "你从前不这样的。"
  如烟愣了愣,厘米从浴室出来了,换上了休闲衣裤,他一边擦头一边说:"好饿啊!阿蘅,做早餐了没有?"他顿了顿又说,"算了,我跟如烟出去吃。"厘米拉过如烟,两个人出去了。
  我是个简单的人,习惯对身边的人好。这种好久而久之就会变成厘米的依赖和不舍,可这,不是爱。我想,是不是我自作多情,原本我是不爱厘米的。可面对如烟,我的心开始尖锐地疼痛。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我来到了咖啡屋吧台后空荡荡的,厘米不在。我穿上工作服,站在吧台后开始做咖啡。
  站了一上午,脚隐隐作痛。中午的时候闲了下来,坐在椅子里似睡非睡,肚子很饿,却没有胃口吃东西。
  下午厘米来了,身边站着如烟。我拿出准备好的信封,在里面装了一叠钱,微笑着递给厘米:"真是抱歉,我这家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厘米静静地看着我,接过我的信封,拉着如烟,转身离开。
  已经深夜了,关了店门,我故作开心地哼着歌去花店买了一束花回公寓。厘米房间还亮着灯,听到开门的声音,厘米开门出来了。
  我将花递给他,他接过去随手放在茶几上。他突然抱住我,将头放在我肩膀上:"杜蘅,不要离开我。"
  "如烟呢?"我艰难地发声。
  "我给了她一笔钱,她走了。"他松开了手,眼神清澈地看着我,"杜蘅,我不会让你离开。"
  "可是,我不爱你。"我很残忍地说了一句,不仅对他残忍,也对自己残忍。说完我就泪流满面,可是我还是冷静地回房间收拾东西。
  厘米静静地站在门口看我一件一件地将我们一起买的东西打包。收着收着,我停下来了。将跟厘米有关的物品拿出来,重新打包。临走的时候,厘米拉着我哽咽地说:"原谅我好不好?"
  "你没错。"我的话都很简短,因为发音很困难,说完我就拖着行李箱走进黑夜里。
  一个人在黑暗里走着,不知道去哪里。走到咖啡屋,打开门,将皓茸曾经住过的房间进行简单地整理。天快亮的时候,疲惫地入睡。
  "如果你不爱我,请早点跟我说,我怕陷进你谎言的漩涡。"
  醒来的时候已经晌午了,光脚丫走在木制地板上,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换好衣服,摇着钥匙去餐厅吃饭。远远地看到了厘米,他依旧穿着熨烫得整齐的衬衣和西装裤,穿一件黑色皮夹克。他站在人群里,静静地看着我。我转身,在人群里跑了起来,再回头,厘米已经不见了。
  回咖啡屋的时候,门口站满了人。我很奇怪,因为店并没有开门。我挤了进去,厘米抱着一束花站在门口,地上摆了一个心形蜡烛,中间有一个纸盒子,是一盒巧克力,上面写着:"原谅我。"
  我抱着他的玫瑰花,拿着巧克力,一脸纠结地站在人群中央。厘米拉住了我的手,一脸干净的微笑。
  可是,在我心中,厘米已经不完美了。人群散去了,我将花和巧克力放在他怀里,打开门进去了。厘米跟着进来了,我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许久,我把他推出了咖啡屋,关上了门。
  厘米每天都在咖啡屋门口守着,我一直在躲他。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后院仰望天空,铅灰色的天空堆积着厚厚的的云,太阳在云层后面,天色依旧忽明忽暗。我不想原谅他,因为我无法面对他的背叛。
  收拾好情绪,打开门,厘米靠在门梁上睡了过去,胡子拉碴,看上去很疲惫。听到开门声,他突然醒来,走了进来。
  他依旧在吧台后忙碌,我依旧坐在窗口的位置看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一切好像没发生,这里人来人往,如烟的痕迹很快就被掩盖。
  我依旧会去河边买新鲜上岸的河鱼,厘米特别喜欢吃小呆鱼,还会去买一些活的,养在金鱼缸里。他说:"杜蘅,小呆鱼呆呆的样子,多像杜蘅坐在窗口发呆的样子。"
  冷战了一个多月,最后,我疲惫了,我给他发微信:"厘米,是你离开我,还是我离开你?"
  厘米看到信息后抬起头,隔着人群看着我。他重新低下头,含着眼泪回微信:"我们要好好的,一直幸福下去。"突然,我看到了如烟,她背着一个浅黄色的包站在街角。她又来了,我静静地看着她走了进来,与厘米拥抱。厘米被她抱着,眼睛却一直往我这边瞟。我放下手机,走了过去,脸带微笑地看着他们。转身,去街口透透气。
  "你在哪儿?"厘米发微信过来了。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我跟她只是朋友。"
  "我是个哑巴,但我不傻。我祝你们幸福。"将手机放进口袋,漫无目的地走着。你走了,心就空了,风灌进来,异常地寒冷。
  暮色四合的时候,我饥肠辘辘地回到了咖啡屋。厘米不在,客人也稀稀拉拉。进卧室,和衣倒了下去。厘米,我不想再想我与你的未来了,如烟一来,就是我的劫难。
  半夜的时候刷朋友圈,看着厘米熟睡的脸庞,泪流满面。突然就想起皓茸,想起米蝶。
  如烟发微信过来:"那张照片是我发的,我趁他睡着的时候拍的,我们在阑覃最贵的酒店里。原来,躺在云端里的感觉是这么地舒适。"
  我默默关掉手机,拉开窗帘,重新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十分安稳。厘米,不是我不珍惜你,是你一次一次让我失望。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诗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