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虚空岁月


  第一百四十六章 卖肉被坑
  丹姐那尖尖的声音一响,刘显金心里凉了半截,但还是马上抬起了头。丹姐还没等再说话,勇哥在一边就奉承的说,"丹姐,你好眼光啊!他叫显金,是我们这儿最年轻的,刚来的,才十九,还一个客人都没接过呢!"
  听着勇哥的话,刘显金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幻想,希望丹姐没看上他。
  但事与愿违,丹姐一句,"嗯,就他了。"把刘显金最后的希望也打破了。那两个女的也选了两个,贾勇带着其他人走出了包房。
  刘显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到丹姐旁边的,近距离看她时,他心里有些恶心。她脸上涂着厚厚的一层,就像墙上刷的白灰,但还是掩盖不了那些皱纹。嘴唇抹的通红,一张大嘴像刚喝过血一样。
  但丹姐却有一些得意,她拿手指勾着刘显金的下巴,又在他脸上掐着,转身对那两个女的显摆说,"你们看看,这细皮嫩肉,还挺帅的嘛!"
  那一瞬间,刘显金感觉自己下贱到了极点,连个站街的都不如。那两个女的奉承着说,丹姐今天要吃小鲜肉了,说完她们全都哄笑。而刘显金却像个傻叉一样,手足无措的坐在那儿。
  丹姐给刘显金倒了一杯酒,让他陪她喝一杯。刘显金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酒杯,和她干了。
  丹姐好像挺高兴,她从皮包里拿出五百块钱,直接伸到刘显金的衬衫中。把钱往里一塞,顺便在他胸肌上用力的掐了一下。这老女人好像有一些变态,掐的很用力,疼得刘显金差点喊了出来。
  刘显金越是这样,这个老变态好像就越高兴。她哈哈笑着,脸上那层妆都跟着往下掉。她夸刘显金不错,让他好好表现着,今天晚上肯定发他一个大红包。
  丹姐可能觉得刘显金有些放不开,她站了起来冲他说,让他跟她出去,去客房。
  听着她的话,刘显金脑袋嗡的一下。刘显金实在是不敢想象他和她搞在一起的样子。
  刘显金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也不敢看丹姐。就低声和她说,"姐,我陪你在这儿喝会儿酒吧!"
  这话刘显金一说完就后悔了,他们培训的时候就有一条,绝对不能拒绝客人提出的要求。客人的要求越多,也就意味着你的小费越多。
  刘显金话音刚落,丹姐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她知道刘显金那话的意思是不想和她做。她似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嗷"的一声大骂,"你这个贱货,真他妈是不知好歹了?"
  说着就晃荡着她那肥肥的身子,冲上来就给了刘显金一耳光。这耳光很响,他们几个也立刻停了下来。那两个女的跟着站了起来,最年轻,也是刘显金对她印象最好的那个,她马上走了过来,拿起桌上的一杯酒,直接扬到刘显金的脸上。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丹姐看上你,那是你的造化,你他妈还这么多事儿,马上给丹姐道歉!"
  冰凉的酒带着冰块从刘显金的脸上滴落,而他完全傻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丹姐见刘显金还没动,她更怒了。她忽然一步上前,跳起来朝刘显金的脸上挠去,刘显金马上伸出胳膊,想挡住脸,可还是没挡住。脸上被她挠了一下,火辣辣的疼,一定是被这老变态给挠坏了。
  老变态开始像疯了一样开始挠他,边挠边骂,"你个卖肉的鸭子,这回你他妈想卖老娘还不买呢……"
  丹姐一动手,那两个女的居然也一起涌了过来,冲着刘显金又挠又打。刘显金也不敢还手,只能护着脸拼命地挡着,那一刻刘显金他妈憋屈的要死!
  而那两个同事就傻呵呵的坐在那儿,连一个来拉拉架的都没有。好半天了,其中一个才跑出去叫人。
  不一会儿,贾勇进来了。他一进门,忙把这三个女的拉开。他一边小心的赔着不是,一边问说,"不好意思啊,丹姐,他刚来不懂事,有什么事儿你和我说,不用你动手,我马上收拾他!你和他生气犯不上,别再气坏了您!"
  这老变态立刻就像个泼妇一样,两手叉着腰,张着血盆大口大声叫骂着:"你他妈的让他马上给我滚,从今天起,我不想在英皇看到这个人!不然以后你别想我带人来你们这儿消费!"
  勇哥回头瞪着刘显金,慢慢走到他身边。一扬手,"啪"的一下,重重的扇了刘显金一个耳光。
  贾勇一双眼睛盯着刘显金,手却指着门口,"滚!马上给我滚出去,一会儿再他妈和你算账!"
  刘显金强忍着傻呵呵的出了门,低头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走廊里不时的有人走过,都好奇的看着他。他沮丧到了极点,甚至有些后悔得罪了那个老变态。
  好半天,勇哥才从包房出来,也不知他怎么稳住那几个泼妇的。
  贾勇也不看刘显金,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跟我走!"
  刘显金胆战心惊的跟在贾勇后面,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置自己。心里开始有一些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不如刚才就答应了那个老变态。反正也TM出来卖了,还挑什么买家啊。她虽然又老又难看,但怎么也比母猪强啊!汗。.。
  贾勇带刘显金到了二楼的经理室,他们的经理居然是个女的,叫袁爱琴。大家都叫她琴姐,刘显金只见过她一次,感觉冷冷的,特高傲。
  敲门进去,就见琴姐正坐在沙发上。她用手捂着肚子,皱着眉头,看着好像挺难受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琴姐长的确实漂亮。她还不单是漂亮,关键是她有一种熟女特有的媚,那种媚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就像她的穿着也和一般的女人不同,盘着头发,穿了一件白色的抹胸小衫。下身是一条短裙。她个子本来就高,还穿了高跟鞋,整个人更显得挺拔。
  刘显金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琴姐。正偷看着,忽然"啪"的一下,感觉后脖子一疼。贾勇在刘显金的脖子上重重的打了一下,接着他就对琴姐说刘显金得罪了客人,客人现在很不满意,让袁爱琴把刘显金开除了。
  琴姐只是冷冷的看了刘显金一眼,问贾勇到底怎么回事。贾勇就把刚才刘显金和蒋红丹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那个老变态全名叫蒋红丹。贾勇说的时候还添油加醋,说什么刘显金一进门就和丹姐拉着长脸,不但不配合丹姐,还和丹姐发脾气。
  这些根本都是没有的事儿,真TM搞不懂刘显金到底哪儿得罪了贾勇,贾勇好像就是故意针对刘显金。
  但刘显金也不敢辩驳,贾勇说完,琴姐也没说话。她皱着眉头,弯着腰,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小腹,能看出来她现在特别的难受。
  好半天,她才抬头看了贾勇一眼说,"他刚来,你怎么就让他去上丹姐的钟?"
  刘显金没明白琴姐的话,难道上丹姐的钟还分人啊?
  贾勇一听,连忙解释说,是丹姐要找岁数小的,他才让刘显金过去的。
  琴姐也不说话,但她似乎更难受了,脸色惨白,捂着小腹,弯着腰,整个上身几乎要贴到大腿上了。鼻孔里还不时的发出难受的低吟"嗯,啊"声。
  刘显金猜到琴姐肯定是那位亲戚来月巡来了,他之前虚空女友一堆,也有痛经的,一来事儿的时候疼得死去活来的。
  刘显金正瞎猜之时,琴姐似乎疼得更厉害了。她整个人已经完全蜷缩到一块儿了,而贾勇在一旁一句关心的话也没说。反而还追问她,到底怎么处理刘显金。
  贾勇的话让刘显金有一些担心,怕琴姐真的把自己给开除了。刘显金小心翼翼的看着琴姐,而琴姐疼得始终低着头,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汗珠。她一边轻哼着,一边冲贾勇摆了摆手,只说了三个字,"开了吧!"
  刘显金一下傻了,这才刚上班,接的第一个客人,挨一顿打不说,居然还被开除了。
  刘显金正傻站着,贾勇忽然走到他身边,冲他就是一脚,嘴里骂着,"没听到琴姐说的话吗?快给我滚蛋!"
  刘显金被贾勇踹的退后一步,但也不敢犟嘴,只好灰溜溜的转身往外走去。
  刚一开门,还没等出去,忽然就听琴姐"哎呀"一声。刘显金一回头,就见琴姐疼得从沙发上下来,整个人蹲在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贾勇在一旁想要扶她,但琴姐却连连摆手,她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琴姐痛不欲生的样子,刘显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说,"琴姐,你这是痛经吧?要不我给你针灸试试吧?"
  刘显金话一出口,琴姐抬头看了看他,眼神中既有肯定,又有一些不敢相信。
  贾勇马上瞪了他一眼,不耐烦的冲他嚷叫,"滚,别他妈在这儿添乱……"
  刘显金连忙解释说:"琴姐,我真的会针灸的!我祖上就是中医,到我爷爷一直是中医。我从小就跟他学,并且之前我还治好过我一个同学……"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之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