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底色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春节刚过,新春就翻开崭新的一页。新建厂承接的3·5万吨南京工程,也顺利制造、吊装完成,工人们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在他们的心中,公司老板,比自己的老婆孩子、比老爸老妈都重要。其他各厂都开门红,生产形势芝麻开花节节高。
  企业的飞速发展,利润快速增长,老板觉得,企业实现"最高目标"的机遇就要到了——说实在的,上市的条件已越来越成熟,应该加快企业上市的步伐。
  此刻,老板的脑子就显得特别好使,他不用怎样苦苦思索,就有了很好的工作方案,其中两点,得着重提一下。一是派出精兵强将,特别是多派年轻漂亮的女性,(公司里多的是美女,老板贴身就有四个西施,他习惯地叫她们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每当有事,诸如接待重要贵客,需要拼酒什么的,老板常常一挥手,叫道:"老大上"或叫"老三上",无有不拿下的)专做对企业上市有话语权的单位领导的"公关"工作。临行前,老板再三关照临阵的美女,"为了完成自己的工作目标,要不择手段。"怕她不懂,老板又补充一句"你要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懂吗?事成后,我不会让你委屈,我会重奖你,决不食言。"二是加强对企业自身的包装工作,特别是要求在短时间内,从省到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申报,必须成功。这样,不但在企业的皇冠上,加了一颗大大的明珠,在经济上也非常得益,有不少项目,因是高新技术企业,可以减税免税。据有关部门告知,可以减税百分之十二,以现在公司的规模,至少可以免税1000多万元。利益所在,因此这个项目,必须拿下。
  鉴于沈鑫同志近些日子来,连日多次,向老板请求:在完成党总支书记、工会主席的职责内的工作,再在行政上多多地分配其他事情做,以满足自己强烈的工作热望。为此,老板决定满足沈鑫急切为公司效力的愿望,专门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名称就叫"发展研究部",沈鑫同志光荣地成为为研究部的第一人主任。并且当场给他布置了近期的工作,就是整理收集资料,先是申报"省高新技术企业",接着申报"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务必想方设法,动用一切人力资源,尽早尽快申报成功。
  这个任命,正合沈鑫的心意,解了他闲得发愁之苦。(其实,老板更喜欢,沈鑫有事忙了,就省得老拿冠冕堂皇的党事、工会事烦他)说实在的,头顶上那么些党和工会崇高的花花绿绿的帽子,都是闲置着的,全部价值,只在于中看,且不中用。
  但是,他一接手这个"申报"之后,立即发现,新的苦又来了,并且,这苦,比黄连还苦。沈老见着我的时候,叹息说,我的命怎么这样苦啊。
  看来,吃苦就是沈老晚年的宿命。
  沈老说,我看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申报条件,对照我们公司的条件,简直是开国际玩笑,我很难看到,我们公司哪一条是合乎申报的条件和要求的。对照起来,每条都是孙悟空翻了个跟斗云,离地有十万八千里。
  我玩笑着说,以老板的话说,有条件要上,没条件,也要争取条件上么。
  沈鑫说,这个"没条件"得太离谱了,我虽然热爱工作,但无中生有制造本领还没有学会呀。这些评审条件里,我是戴着老花眼镜看的,却是越看越眼花,我举最基本的两条说说,我们坦途公司,根本没有研究高新技术的机构,研究人员也鬼影不见一个,我怎么一一有名有姓的填写"研究人员"的名单上报?文件可是规定,研究人员,可是不能少于公司员工总数的百分之十呢。二是文件规定,申报省高新技术企业的研究经费,根据我公司的营业额和研究经费使用的比例,每年不少于2000万,申报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的科研经费,至少要5000万元以上。我去问了公司财务,财务人员感到惊奇,什么科研经费,我们的账目上没有这一项的记载啊。而事实就是这样,我们坦途公司,从没有在高新技术上有过任何投入,连三角三元都没投入过,人员、组织都没有,叫谁去研究呀?
  我笑笑说,沈老,有些事,你可能不熟悉,这个老板心中肯定有数,他既然作出这样的决策,就一定有实现它的思路,你一定要多多请教老板,靠发牢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的话虽然不中听,但也仿佛有些道理,沈老没有其他好办法,只好去找老板求教。
  沈鑫这次找老板,老板没有直接地训他,说话甚至有点温柔,破例地还给沈鑫泡了一杯茶。
  沈鑫见老板今天的心情不错,当然不能立即在老板面前发牢骚了,何况沈鑫清醒得很,与老板硬碰硬,连钉子也要碰弯的。
  沈鑫也"温柔"地开言道:老板,你交给我申报高新技术企业这样重要的工作,我很开心,谢谢老板的信任。说到这里,沈鑫自己也感到有点肉麻,稍稍地格顿了一下,但很快就坦然了,他知道,这个开头话还必须说好。于是继续"肉麻"下去。沈鑫说,我是把你的指示当作头等大事来执行的,我接受任务后,立即认真地研读了有关申报工作的所有文件,为自己的工作理出路线图。可我还有些地方不太理解,我想,申报工作事关重大,因此,不敢盲目地自作主张,今天特来向老板请教。
  老板说,什么问题?你尽管提出来,在我的内心里,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是啊是啊,老板凡事胸有成竹,才智过人,我才来请教么。沈鑫莫名其妙地笑了一声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不能……
  沈鑫赶紧打住,他差点说出内心话:"我不能从空壳鸡蛋里,打出美味的鸡子酱"。沈鑫立即显出无能的歉意来,说:我不能不懂装懂,自作主张呀。申报材料,我已经开始收集,开始书写了,有两个问题,话需要老板明示,一个是我公司高新技术的研究机构名,怎么称呼,研究机构人员有哪一些,该写入我的申报材料里?还有……
  老板的手,向前一挡,意思是叫沈鑫暂停一下,下面是轮到老板说话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是说,我们公司没有高新技术的研究机构,是吧?其实,我们只是没有这个虚名,但实际上,我们在进行多门类多角度科技研究,我公司有数十个国家科技发明专利,没研究,这些发明能从天上掉下来吗?
  那他们叫?沈鑫忐忑地问。
  老板略想了一下,说,这样吧,名称我们给一个不就得了。你掌管的"发展研究部"这个名称就不错么,就这个了。
  沈鑫说,我又不懂技术,而叫我挂上研究部的主任,不是挂羊头卖狗肉了?
  那有什么关系,老板说,又不是叫你去搞研究,只是挂个名称罢了,何况你为他们服务,不是也算研究么。我看在"研究发展部"前面,在加上"科技"两字,对了,这样更切题了,"科技发展研究部",呵呵,这个名称好,今后,你部的名字,就叫"科技发展研究部"。
  沈鑫说,这一改,确实合适了,只是我这个门外汉,当这个研究部的主任,心里有愧,文件规定,参与高新技术核心产品研发的人员,不能少于公司员工总数百分之十,我这样的人,总不能算研发人员吧,嘿嘿。
  老板说,沈叔叔,其实,我们公司不是只有这个空名,我们确实做了大量的有关钢结构方面高新技术的研究。就拿刚不久发明的厚钢板大型圆管柱卷制技术,就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你到各个工厂去走访,会有许多实列,可以写进申报材料的。
  谢谢老板指点,沈鑫说。
  既然被谢,于是老板又施恩指点说,至于科研人员,那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远远超过员工总数的百分之十。所有获得科技发明的研究者都是,还有钢构制造中心的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和各制造厂的技术员,详图设计部的设计师等等,都是堂堂正正的科研人员,够你选择使用的。
  沈鑫说,老板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亮堂了。另外,我还要吵扰老板一下,我去问了财务,他们说,公司没有科研经费一说,因此,财务上没有科研经费使用的记载,而申报高新技术企业,科研经费,要以公司全年的营销额,与研究费用比例计算,文件规定,不少于百分之五,这样的话,我公司申报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至少需要5000万元研发经费。这是硬性规定,没有它,万万不行,我该用什么方法去解决?
  老板说,这个问题简单,我会对谭柳平说,公司财务新建一个科技经费的账页,不就得了。
  沈鑫有所不解:没有具体费用,只建账页有什么用,还不是空页?
  老板笑他太外行:我养了这么多财会人员,都是吃干饭不成,这么一点小小的问题会解决不了?这个事情,我会交给谭柳平他们去解决,何况,我们不是没有使用研发经费,只是没有单独立账而已,你放心,这不会成为问题,到时,你要什么材料、数据,只向他们要就是了。
  说着,老板笑了,沈鑫也跟着老板咧嘴笑,不知自己的内心,是真高兴了,还是莫名的悲哀了。
  经老板这样一点拨,心中的疙瘩确乎被点开,那条申报的路也似乎豁然亮堂了,果然是"办法总比困难多",没有条件,可以创造条件上,就是么,听老板说着话,沈鑫仿佛在看魔术,无中生有是魔术师最惯用简单而拿手的本领。他相信了,谭柳平之辈,受老板教化多年,对制造无中生有的小把戏,确只是小菜一碟,根本不在话下的。在沈鑫面前,已经鲜明地展开了一条无中生有的路,我无须再向人诉说申报无路可走的苦楚了。另一方面,沈鑫又愁情百结,这么多年,自己是不是白活了,在"有路"和"无路"的认知上,自己显得那么无知浅薄,远不及儿孙辈的老板之万一。自己的脑子里,固守这这么一个死板的道理:做人做事,要忠厚诚实;坚守着从"实事"里"求是"的原则。可这样坚守的结果,只能一事无成。看看小字辈的老板,思想多么鲜活,脑子多么活络,没有墨守成规,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沈鑫只能自叹不如。
  沈鑫受教之后做事,果然是一路顺风,只要运用无中生有的法则,申报工作就没有攻不破的难关。沈鑫过五关斩六将,单骑奋进,竟然冲出了困难的重围,申报省级高新技术企业的材料,随心所欲,无有遗漏,很快,全部准备就绪。
  至于申报全国高新技术企业,一旦胜利实现省级申报,一切就好商量,就可用省级高新技术企业的申报材料为蓝本,照章录用,只需改换一些数字,就可以了。
  沈鑫把自己心血凝成申报材料,交给老板审阅,老板竟然通过了,还说了一句:不错,就这样上报吧。
  然而,后来事情的发展,成就坦途公司成为高新技术企业,却没有老板向沈鑫说教那么容易简单快速。许多日过去了,申报材料一直被压在省里某大人物的桌板地下。沈鑫老是拿出那个备份的申报材料看,像老母鸡孵小鸡,不断用眼睛去孵热它,等得沈鑫好生心焦,可就是不见孵化出高新技术企业这个新生儿来。倒是有不少小道消息传来,说什么申报材料"水分太多",拧干了,就只剩下一张皮了;又说,坦途公司自高自大,自以为是,没有向有关部门做公关工作……自是云云,不一而足。
  沈鑫知道,老板一定像自己一样,急不可耐,或许还要猴急百倍。沈老多次动念,想去与老板谈谈自己此刻的心情,问问一直没批下来的原因,可又不敢,此时老板正心焦着,去打扰他,肯定看不到和风细雨,却迎来雷电风暴,必定会自取其辱,沈鑫就不敢轻举妄动。
  再后来,那个高新技术企业的小鸡,终于孵化出来了,可在人们的传说里,沈鑫似乎不是母鸡,他与小鸡的孵化无干。这只"小鸡"的诞生,全靠那个民丰县姓赵的科技局长。这种小道消息,听得沈鑫如坐进冰窖。
  沈鑫最近发现,在他们办公大厅的边角的一个小间里,孤零零地坐着一个小老头,时而在座,时而空位闭户,来去自由。沈鑫在小便时,与这小老头见过一面,面生,没找到说话的由头。沈鑫向人打听此人是谁,有知情者对沈鑫此问,感到费解:你不是替公司在搞高新技术企业的申报工作,他不就是你的合作伙伴,怎么不知道他?知情人告知沈鑫,他就是使公司能顺利成为高新技术企业的大功臣,民丰县的科技局长呀。
  过了些日子,耳朵里传进"科技局长"的消息越来越多,沈鑫自己也终于鼓起勇气,找这个局长交谈了一下,想了解一下,他究竟是哪路神仙。
  局长却是非常爽气地自我介绍,说姓赵,还没退休,但退居二线了。前些日子,你们老板,多次亲临寒舍,邀我帮做坦途公司申报高新技术企业的事。一则,你们童董事长的盛情难却;二则我也是个闲不住的人,趁着还在职,身体还健康,为企业服务,我是很乐意的,能尽量多为企业解决一些难事,也是我应尽的职责和义务。
  说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然站起来,并且伸出手去——你就是沈书记沈主任?公司高新技术企业的申报工作,你具体在搞吧?你写的申报材料,我看了,写得很好,很全面又完备,没有你这样的材料,我最努力、最托人费口舌,也没用,这次申报成功,你的功劳最大。公司有你,老板有你,是最大的荣幸。
  两人热烈地握手
  这种有温度的话和行为,是很能融化人心的。沈鑫的心,暖洋洋,舒坦而熨帖。
  从小道消息里,沈鑫听到的,对自己全是负面的,所有功劳,只在这个局长一人。沈鑫本是带着一肚子气来寻局长的,说真的,心里想过,必要时,他是要与这个局长争斗较量一番,让他明了,这个申报工作,究竟谁在搞,谁的作用大。今天,听了局长这么说话,心里像六月暑天,吹来了凉风,舒服极了,觉得这个局长很明事理,心里除了感动,就是感动,想"理论一番"的念头,早被凉风吹走了。嘴里连连地说:"谢谢局长的理解。"
  姓赵的局长"理解"他了,沈鑫是满怀喜悦温暖之情,离开"局长室"的。
  可公司的其他人,特别是老板,或许并不理解他 ,在别人的嘴里传的,却仍这样在说:沈鑫的材料是一堆废纸,全靠姓赵的局长,各级政府里,他都有人,才批下公司的高新技术企业的。老板可能也是这样想的,或许这就是老板的意思,并且把这个"意思",转化为褒奖行动。
  沈鑫清楚地记得,老板曾对他说过,公司的高新企业批下来,就重奖他。可是,省高新企业的认定证书,已在公司挂了多日:沈鑫与老板也多次照面过,老板再也没提什么"重奖"的话题,哪怕是屁也没放一个,他怕是说过了也就算做过了,过河拆桥了不成?心里不免愤愤不平,但又没有办法。
  但不久,又有消息传来,老板确乎重奖了功臣,当然获"重奖"的不是他沈鑫,而是那个后来者赵局长。老板干脆把局长请到公司里来了,好在赵局长退居二线后,政府那边已没事情干了,办公室里,可在可不在,不会在有人来管束他。这样,赵局长就有了这样的荣幸,一边照拿政府的工资,一边又拿老板的薪金,一张嘴巴里,同时有两股蜜糖水流进来,他只管尽情享受这种惬意和甜美,让多少人羡慕去吧。而且,听说,老板还给了他更重的奖赏,至于奖赏的具体东西事什么,许多人还不知细节详情。
  沈鑫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吐出一口血来,这不是赤脚打鹿,穿靴吃肉么?
  沈鑫觉得,心里吞进一块烙铁,焦躁烫热难耐,他力度抑制自己,想找个平衡点,使内心平静下来,但万万不能,全身就像被沸水滚着的饺子,越滚越难受,那血管,就像饺子皮,马上就要破裂了。
  沈鑫又觉得,自己的身子像是被点燃导火索的炮仗,眼看就要爆发出去,去与老板理论,指责他的言而无信,指责他的主次不明,奖惩不公——连姓赵的自己都说,我是第一功臣,怎么奖励的却不是我?然而,沈鑫凭着最大的毅力,硬生生地将导火索的火星熄灭了。他不敢了,他获受的教训太多了:我沈鑫在他老板面前,没有话语权,我们无法平等地对话,我任何冲动的结果,只能是鸡蛋碰碎在他这块石头面前。何况,自己耳朵里听到的,只是传来言语,并不是有证的从老板嘴里说出来的事实,我怎可冲动冒失呢?
  沈鑫这样自我安抚了一番之后,内心不平,并不见消失,他提起脚,恨恨地在地面上跺了几脚,仿佛就跺在老板胸口上,稍稍地出了口气。沈鑫知道,这么多的消息在流传,空穴不会来风,无风不会起浪,这里面一定有故事。沈鑫心里在想,既然老板这么信任"赵局长",那么,我就将他一军,那个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的申报,就让他去搞吧,我不做他的填脚石了。
  不过,沈鑫的这一军将,对赵局长来说,并不见得有丝毫危险,他这个"赵将军",照样稳坐中军帐,毫不着急、毫无悬念地将为老板创造价值,沈鑫只是空将了一军,其实,他还不明白,是他沈鑫,早已为赵局长铺好路,做上填脚石了。
  照理,他活了这么多年,经历世事无数,应该懂得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这次申报高新企业,最难通过的就是省一级的。坦途集团公司,就在审批主管单位的眼皮底下,稍微动动眉毛,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公司里面的实景,而且还有耳朵的帮助,公司里一有风吹草动,就能传进他们的耳朵里,这个申报材料就难做了。当然,公司有的是实货,公司耕种的是良田,种正苗优,结出的是实打实饱满的谷粒,就不怕别人横挑鼻子竖挑眼,它经得起检验。问题是,我们不能不担忧,个中的因由,你懂得的。
  沈鑫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天,折腾出这个一个详尽完备的申报材料,确实被压了许多月,万分重要的高新技术企业还是没能批下来。那个赵局长出马了,三下五下,不知怎么搞的,申报材料还是沈鑫搞的那一个,但"高新技术企业"就很快地批下来了。你看,这究竟算谁的功劳呢?都说沈鑫做的材料,只是一堆废纸,赵局长出马,就变废为宝了,能不说功在局长吗?
  既然公司已获省级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实打实的分析,靠的就是沈鑫的材料和赵局长的面孔,这就说明,赵的面孔加沈鑫的材料,还能继续发挥作用。就坦途公司而言,申报省级比申报国家级艰难多了,国家的那些审批单位,他们端坐在皇城根下,日夜忙得头脑发昏,天高皇帝远,不像省城里的那些家伙,公司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一举一动,当然得格外小心。省里已经认定,有经过严格审查的申报材料,申报国家级就不在话下。
  沈鑫有所不知,你不是要将赵局长的军吗,你将一万次,他也没有感觉了,老板和赵局长已经不需要你了,他赵局长,已经拿你做的申报材料,稍稍地作了数据上的改动,上报到国家单位审批。接下来要做的,公司和老板,还有你"沈叔叔",只要竖起耳朵,接听传来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被认定的喜讯了。
  向来敏锐的沈鑫,这次却迟钝得无以复加,沈鑫还沉浸在将赵局长一军这个决策的勇敢里,在赵局长和老板,觉察到,没有我沈鑫,会是怎样的寸步难行。因此,沈鑫继续装聋作哑,在省级高新企业申报成功之后,故意不啃声,不主动向老板请缨,趁热打铁,立即向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进军。到时候,老板、还有那个自以为是的局长,等急了,等不及了,老板亲自再次来相请,才显示我沈鑫的金贵,才正式出马。沈鑫这样美美地想着,只能这样,我沈鑫才挽回来一点面子。
  沈鑫的梦还没有做醒,却是传来了公司获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的喜讯,沈鑫这才吃了一惊,噫,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并且,赵局长获重奖的消息,在公司传得越来越真切,在市中心最好的地段,老板给他一套大宅,当时的价值,至少值六七十万。
  沈鑫越想越丧气,自己干了这么多,连屁也没得一个。
 
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含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