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底色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省总工会来我们坦途公司授牌授奖之后不久,H市也举行抗震救灾总结表彰会,全市有许多企事业单位,对这次汶川抗震救灾作出了贡献。在这次表彰会上,我们老板和公司另一位副总,获得了全国抗震救灾先进个人。但老板没有参加会议,获奖证书,也是叫坦途公司的代表代领的。
  在抗震救灾中的出色表现,坦途公司名声大振,老板也连连得利。到这年底止,老板被评为省劳模,并报请国家,批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接着,又成了省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当然可以肯定,坦途公司万把员工,唯老板享有此殊荣。这也是中国劳动史上的伟大创新,从此,企业主成了中国社会主义劳动者和建设者的代表。
  这一系列的荣誉地位,也有助于公司的业务扩张。各营销员都觉得,生意好谈多了。特别是玻璃钢瓦、夹芯板的建筑材料,更是热销,坦途公司的这类生产工厂,连日连夜加班加点,仍然是供不应求。这就有一个迫切需要生产规模扩大、厂房扩建的问题。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慧眼独具,发现了新大陆——就在我们公司隔壁有家国营企业,叫建工集团的,与我公司同是搞建筑的,有个建筑材料厂,确实整年的没活干,工厂做做停停,停停做做,生产的的时间还是停产的时间长。听说,近来生意更是冷落,工厂几乎是关闭状态。我对老板说,我们公司可不可以与建工集团合作,或租用他们的厂房场地,供我们扩大再生产;或双方合作投资,资源共享,互利双赢。
  老板听了,笑起来说,你也想到了?很好呀,不过,我早已付之行动了。我已与建工集团老总接触过了,并基本谈妥,租用他们场地,供我们使用,肯定没问题了,并且答应,对工厂两条生产线的机械设备,他们会再完善更新一下。还有一些小细节,还待商讨。我正想找你呢。这样,你与贾老一道去,代表坦途公司,再具体细细地与建工集团谈一下,把这个合同签下来。他们有一个问题,缠得很紧,他们建材厂的五十多个员工,已处于失业状态,说租他们厂房之后,这五十多万员工,一定要给安排工作。
  我插嘴说,这个事,好像不难处理吧,既然我们公司扩大再生产,就需要工人,何况他们都是熟练工人,生产线一旦运转起来,他们立即可投入使用。
  老板听我这样说,又笑了,他说,恰恰是这个事,我心里有纠结。你想想,国营企业的职工,工资普遍比民营企业职工高许多,
  如果给他们原工资,我们公司的职工心里怎么能平衡?如果把他们的工资减下来,他们肯定不能接受,说不定还会闹事。这样带着情绪工作,怎么能把工作搞好?我的内心是不准备接受他们,但又怕由此毁了整个谈判,因此,你们去谈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策略,在书写合同时,文字上不能写得过死,过满,比如可以采用"原则上同意建工集团意见,尽可能安排建工集团员工上班",这样的语气词,我们承诺的是"尽可能",不是"必须安排"呀,这样,为未来可能发生矛盾纠葛留有说话的余地。这班员工,都是从国营企业出来,骨子里已经变松变懒,我实在很难喜欢他们。
  我听着,不得不佩服他另类而成熟的思考,我实在很难想象,曾经有点调皮捣蛋的学生,已经无师自通地长成办事细密周到,无与伦比的天才商人。在如何得益盈利方面,总能抢先一步,捷足先登;且言辞之慎密,行事老到至完满无漏,国之大,有几人可与之并肩?我这个昔日的所谓"老师",实在羞愧难挡,无地自容,只能专心的小小心心地做"学生"的员工,以接受他天才的教诲。
  我与贾能旺受老板之托,照老板的指令,与建工集团谈判,果然非常顺利,厂房租赁合同很快就签订下来,有关建工集团员工就业的条文,完全按照老板预先设计的措辞写成,就是老谋深算的建工集团老总,也没有看出破绽,而加以反对。
  我和贾能旺把合同交到老板手里之后,老板笑嘻嘻地还给我们透了点底。他说,租赁他们的厂房,只是第一步,我的意思是要把建工建筑材料厂,彻底地收购过来。集团就更上一层楼了。并且,我换瞄准了整个建工集团,我们要等待机会,把整个建工集团都并购过来,这样,我们坦途集团公司,就能一步登天。
  我和贾能旺都惊得突出了舌头:这有可能吗,建工集团是国营大企业,他们财大气粗,建制规模远比我们公司大,蛇能吞下大象吗?
  老板说,这下你们不知道了吧,建工集团连年亏损,市政府已不堪重负,据内部透露,市政府确有想摔包袱的想法,只是还没有正式下决心而已。何况,蛇吞象的现象,不是没有先例,不要说全国各地,几乎每月每天都在发生,我们H市也有这样的实例。我们一定要盯住不放,一旦机会成熟有信息传出,我们一定要捷足先登。我们要动用一切手段,挖掘一切可用资源,像冯处,沈叔叔这些人,就要出力。我现在养着六七个市委市府退下来的干部,县局长级以上的干部也有三四个,我这样做为什么,就是要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就是将钢用在刀刃上,在关键时刻,他们必须发挥作用。这确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的投资,如果投资成功,这将成为我这一生最成功的运作,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单就建工集团有国家总承包一级、安装制造特级资质而言,如果我们并购成功,这个总承包一级资质和安装制造特级资质就是我们的了。这样我们坦途集团,就有了在国内承包任何高大全难的所有工程,我们的业务面就大大地拓展,你们想,这样的坦途集团,就会所向披靡,势不可挡,光明在即,前途无量了。
  老板的这一点拨,我和贾能旺的心都敞亮了,正是不在其位,不明其心啊。我们在坦途公司,只是看着自己的脚背,认认真真做自己分内的事,老板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哪里会像老板那样深谋远虑,有见斑窥全豹的能力,有从沟沟渠渠中,看到汇成的大河,从而提纲挈领,精准地领统率大局的本领。我们领教了,老板的思想、学识、地位,在特飞猛进,而我们还在原地踏步,甚至向后退,自知与老板已不在同一个水准,同一境界,只能自惭形秽,自叹不如。
  因为所租赁的厂房,所有生产设备都是现成的,老板从自己的老厂里,分了一半工人过来,给工人们一点奖励,以封住工人们因加重了劳动量而可能发生不满的嘴巴。这样,几乎不添人手,老厂新厂就都转动起来。
  有这果敢而成功的决策,得益于老板新近的研究成果。老板从鸬鹚捕鱼里,得到启发。鸬鹚要下水捕鱼前,渔夫会在鸬鹚的脖子上勒一根绳,这样的妙处在于,鸬鹚不损伤捕鱼能力,脚嘴翅膀等仍能运用自如,捕鱼功能不受丝毫影响,但就是不能把捕到的劳动果实,鲜活的鱼吞进肚里。渔夫的行为果然高妙,只准劳者勤付出,莫让劳者同享受。当然,也得为渔夫说句公道话,对鸬鹚也多多少少有付出的唷,他至少要让鸬鹚活着,使身体还有下水捕鱼的力气,千万不能让鸬鹚下水前,就倒毙呵。
  老板对渔夫在鸬鹚脖子上勒绳这一招,赞叹不已。
  老板也从牛的生存态中,也获得教益。牛吃的是草,吐出来的是血——它干的是人类难以承受的耕田拉车最繁重的活,饲养者,以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收益。养牛,最合乎商业规则。
  这两种禽兽现象,能不能应用到人身上,也同样有效?毋庸置疑!
  聪明如老板者,无需多琢磨,就畅快地得出的结论,完全可以仿效。据相关研究表明,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在人类还没有普及应用智能机器人之前,完全可以把人培训成近似牛和机器人。懒,能毁坏人正常的机能,人的潜质被闲置,潜能不能发挥作用,而勤劳,又不断地加鞭,人的潜能就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就能为自身,也为社会创造最大的价值。于是,老板想出了以一当二的新设想。他决定不招收建工集团因工厂被坦途公司租用,而完全失业的五十多个员工,只聘用了三四个原建工集团两条生产线的机修工,其余全部不用,末了,老板俏皮地说了一句:自由了,先生们,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由地区支配自己吧,再见。
  老板本人呢,即欣欣然实施"以一挡二"的新思路,他把自己工厂两条生产线的工人,一分为二,分出的二分之一工人,去经营建工集团处租来的那两条生产线。实验的结果表明,创新思路十分成功,四条生产线都运转正常,开足了马力。歌唱吧,欢呼吧,新思路,让工人们吃鲜嫩的草,干耕地拉车的活,带来生产成本大降低,利润成倍增长。企业成功了,政府也高兴,(企业盈利多了,政府税收就丰,能不高兴吗)皆大欢喜。
  这充分说明,企业的发展,管理就是一切。人么,只要措施得当,如牛吃得少,做得多,付出多;如鸬鹚勒脖,只讲奉献,不计享受的工作境界,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并且,这皆大欢喜的经验,有可能载入经营管理史册。
  不过,稍稍有点遗憾的是,这种创新性管理方式,也被一些人不理解,譬如,建工集团那五十几个失业工人。
  他们焦急地等着,几个月过去了,并没等到坦途公司叫他们去上班的通知。不得已,就一起去找建工集团自己的老领导。建工的老总当然吃惊了,合同写明的,应当聘用这五十几个工人。就不顾拉下面子,去坦途公司,直接找了我们的老板说理。
  尽管建工老总显得很激动,一开口,就有兴师问罪的味道,还把带去的合同,拍在老板的桌子上:"童总啊,你怎么能言而无信,不照合同办事呢?"
  我们的老板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应付起来就显得不慌不忙,没有丁点生气的表情,他知道,发怒,是无能的表现。老板的语气也是破天荒的冷静,比与自己的员工说话,口气平和柔软多了。他抬起头,有点轻蔑地看了建工老总一眼,平静地说:"怎么啦,胡总,我哪里做错了?请指教。"
  胡总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失态,就缓和了语气说,"童总,不是说好的,我们租给你们的两条生产线开工后,安排我们建工集团的老员工上班的吗,怎么那么长时间过去了,不见安排?"
  我们老板说:"安排了呀,不是全部,是根据工作需要,安排了部分员工。"
  胡总听着,又有点急躁起来,"我们要求是全部安排上班的呀,合同上也是这样写的。"
  "这是你们的想法,并不是我们的意见。何况,合同上也写着‘尽可能’安排上班,没有说‘必须安排’上班呀。你自己看看清楚,胡总。"老板说着,把合同推到胡总面前。
  胡总看了半天,看清了合同的文字,果然不够"坚决""必须",自己明显被耍了花枪,脸不禁一阵阵发烧。但毕竟还有话说:"即使没写明必须安排,可你们‘尽可能’地安排了吗,安排了十分之一的人员都不到,实在说不过去。"
  老板说,"我们是尽可能地安排了呀,从现在的生产现状看,我们已经不缺人手了,如果硬是安排下去,对我们公司,对安排的工人,都是一种浪费。"
  胡总说,"童总,你不要这样敷衍我好不好?你就算帮帮我,给我安排掉这些下岗工人。现在这个样子,我压力实在太大,我无法面对他们呀。"
  "胡总,你也是搞企业的,安排人员,是要根据生产需要,现在,我们这些工厂的生产线,都已经满员了,叫我怎么安排?总不能让他们闲坐着,我去养他们呀。"老板摊开双手,显得好无奈。过了一会,老板又说,"胡总,这样好不好,过一段时间,我公司生产形势好了,我会扩大再生产,我招收工人时,首先考虑这五十多位工人,一定说到做到,怎么样,胡总?"
  胡总也没有办法,只好回去。
  然而,那五十多位下岗工人却不管你"没办法",他们更没办法了呀,一家老小张着口,需要粮食去填饱肚子。他们围在胡总家门口,定要他解决问题。一连好几个昼夜,闹得胡总根本无法工作。第三天晚上,只好偷偷从窗口翻墙出去,躲了起来。
  工人们不见了胡总,越发恼怒,他们砸破了胡总家的门窗,还不解恨,就索性打起横幅,集体到市政府游行请愿。他们围在市政府门口,高喊口号,惊动了在高楼里办公的所有大小官员,也惊动了周围市民,冲出家门,围着看热闹。这本是一件小小的劳动纠纷,却马上要酿成了一起大大的政治事件。
  看看事件有点闹大了,我看着,心里有点难受,我仿佛看见,哪五十几位高举着拳头,激愤的脸上,将要丧失理智……是呀,我也看到了他们背后的无奈:嗷嗷待哺的孩子,缺少奶粉钱;年迈的父母,卧病在床,没钱送医院;还有,读小学、中学、大学的孩子,可怜巴巴地瞪着双眼,他们在等,父母给他们上学的钱……
  我忍受不住了,有钱有势的人哪,请你们高抬贵手,行行好吧,为什么不能都下一个台阶,让可怜的工人们上一级台阶?
  我我急急地跑到老板那里,私密而切切地对老板说,"这个事,我们能不能退一步,安排几个人上班,对我公司来说,可能不是大问题,这样,事件不是就平息了?,你动动嘴巴,就救了数十个家庭,老板,你还积了德,何乐不为?"
  老板一听,立即皱起眉头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谢老师,我对你说,紧要关头,你可不能"做内奸",坏了我的好事。虽然,我没想到,这事会闹到市委市府,但对这事,我自有考虑,绝不能退让。我还正巴不得工人闹,闹得越凶越好。一个企业,连五十多人的安置这样的小事都解决不了,离倒台就不远了,我高兴着呢。我就是希望,市委市政府因此事,痛下决心,我们就有希望,有可能并购建工集团,我大事成矣。
  原来如此,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年轻轻的老板,城府却如此之深,眼光是如此之远。如此看来,撼山易,撼老板难哪,我再怎么大费口舌,也只是放屁。我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我轻如鸿毛。
  接下来,市委市府派了工作组,召集了两方的负责人,协商解决闹事工人的安置问题。
  在谈判协商的面上,双方唇枪舌剑,斗智斗勇;面下,老板派得力干将,做工作组的工作,包括送人人喜欢的那个东西。很快,调解有了倾向性的结果。
  市委市府工作组,对建工集团很是不满,工作组负责人发言说,坦途集团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即使按照合同条文看,坦途集团也没有违约呀。一线职工的安排,确实是要根据生产岗位的需要,去安排人员的,哪有满员了,定要超员安排的道理?坦途公司已为建工集团安排了部分员工上班,这不是已经"尽可能"了?因此,我们要在这里批评建工集团领导,没有把事情处理好。本来么,安置自己的员工,是你们建工集团的天职,哪能把自己的分内事,寄托别人来完成的道理?这个事,我们已经请示了市委市府领导,责成建工集团领导层,立即在近期内,妥然处理好这五十多人的就业问题。如果再发现工人到市委市府闹事,你们没有能力处理,那么,市委市府,将要采取坚决而强有力的措施,只能请你们靠边,让有能力的人来解决问题。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胡总一班人,只能将打落的牙齿咽进肚里。
  不过,话要说回来,老板也开心不了多长时间,他也没心思去打听建工集团怎么安置这五十多个职工。在职工闹事事件结束没多久,倒是有消息传出,建工集团的几个主要领导被换了班。接下去,有关建工集团的消息越来越少,到后来,再也没听到过建工集团可能被并购之类的任何消息,使老板渐渐地死了想并购建工集团的心,一个伟大的梦想,就胎死腹中,这确实是很遗憾的。
  亏得公司和他本人的荣誉和威望,还在持续地发酵,大大地有助于企业的发展。不但钢结构的辅助产品——就是刚才说到的玻璃钢瓦、夹芯板之类的建筑材料,空前的畅销,空前的发展,而且钢结构主件生产形势也非常看好,一年内,老板一口气复制扩建了六七家钢结构制造厂。而这几家新厂,刚接了个3。5万吨十万火急的南京项目,现已近年关,几个厂务必通力合作,完成这个工程的制造、吊装任务。
  为了使这些新建厂,也像其他老厂一样,能多多生产,快速盈利,特别是完成这个非常紧急的工程,老板专门召集了这些新建厂厂长,车间主任等负责人会议,对他们进行培训,发表了一些激励性谈话。老板的话,向来是很有鼓动性、煽情力的。今天,他正激情彭拜,话到激动时,理当唾沫星子乱飞,精彩绝伦,撼动人心的话,自然地飞溅出来,现将这字字玑珠的话,实录于此:"我要告诉你们一件特别激动人心的事。今天,是1月18日,南京工程的第一根柱子开始吊装了。而这个工程的合同,就在12月25日才正式敲定,2月8日是春节,2月18日将全部完工。现在起,你们各厂要日夜奋战,在30天内,将圆管柱、箱型柱、管桁架等钢结构件,全部制造完成,以供工程安装队顺利完工。现在想想,今年春节多么幸福,年三十不放假,初一到初十,你们都旅行在工厂,各厂的兄弟姐妹都在一起,热气腾腾,日夜奋战,好开心啊。我热烈祝贺你们。"
  老板略微停顿了一会,让与会者的激动情绪平静下来,老板又补充了几句更精彩的话:"我相信,你们都明白,为我做事,是你最重要的,什么都要放下,休息要放下,春节要放下,就是老婆、老爸、老妈都要放下,都没有我的事重要,因为你现在的一切,都是因我而存在,因我而生存,还有比这更重要吗?"
  言罢,他期待的热烈鼓掌却没有当即发生,他就长时间地盯着这些受教的人群,看看有多少人已感激涕零,产生了想顶礼膜拜的冲动。当然有一点可以肯定,老板可以放心,经过他这般训导的职工,一旦天灾人祸到来,有个不二选择,就是在家庭和老板中,只能选一个的话,老天有眼,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老婆,放弃老爸老妈,跑到老板和他的企业这边去的,为之奋战。不是吗?何况小小的春节加班事,有什么大不了,春节不要了,不过了就是。
 
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访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