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中国好人缪小福第一章


  江南水乡,长荡湖畔,纵横交错的河流,象血脉一样在大地上流动。流进村庄和田野,流进人们热血的胸膛。它象一条纽带随着人们的歌声飘荡,汇成一条条欢溪奔向江河大海, 唱着一首不朽的丰歌。
  但它又是隔断的,没有桥梁连接,村与村之间、田野与田野之间,面对面的距离,转一个圈才能过去。窄窄的泥巴路,风一吹,灰尘满面。一到下雨天,双脚陷进泥泞中,稍不当心就会滑倒。在绸缪乡东马村的几十户人家,都是土坯墙、毛草屋,杂乱无章,低矮简陋。门前屋后的几棵树显得格外的苍老、光秃秃的失去了生机,人们穿着破旧的衣服,打着补丁,萎缩着、面黄肌瘦,似乎也显得无精打采。
  缪小福用手按着流血的头,不敢松手。这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北风呼呼地刮着,天气非常的寒冷,时间一长,手指缝里的血全部结成块,松也松不开。他倔强地咬紧牙关,使劲地剥开血块,摔到了地上,无奈和痛苦中缪小福忍不住哭了起来。
  想起自己贫苦的身世,他越哭越伤心。缪小福七岁时父亲病故,由母亲带着兄弟姐妹六个人一起生活。那是解放初期,老百姓生活十分艰苦,母亲实在无力抚养五个子女,就将缪小福五岁的大妹领养给人家,又将十一岁的姐姐领养给人家做童养媳,她自已带着未满三岁的小妹妹就改嫁了。家中就剩下他和十五岁的哥哥,兄弟俩一起生活,哥哥没有能力养活年幼的弟弟,就将缪小福送到金坛市指前标镇钟段村钟于民家做儿子。
  在钟家不到2年,由于实在过不了钟家人的生活,缪小福只好返回老家。回家不到2个月,在1955年秋,缪小福又被领养到竹箦村东边一位孤寡老人陈木庚家。
  陈木庚身材高大,患有肺病,整天喘,驼着个背,有气无力的样子。己经六十多岁了,一个人生活,膝下没有儿女,他希望找一位孩子作伴,也好帮他干些零碎的活。可他没想到缘小福不但调皮,而且不听话,常常跑出去半天不见人影。他恨得咬牙切齿,回来就拿起一根木棍,朝他头顶飞去。缪小福赶紧向一旁躲过,还是刮伤了头,心里不免愤怒,这老头脾气古怪,自已又没做错什么,无缘无故地打人,他实在受不了。在他内心当中又有了一种回家的愿望,这种愿望一旦在心中生存,就产生了一股力量,让他变得坚强,他擦干眼泪,到厨房清洗血迹。
  伤口稍有好转,他就拿起一圈绳子到外面拾干柴。外面的风很大,雪还在纷纷扬扬。他身上的棉衣因为太小、穿了多年,开始变硬,常年不洗,污渍发亮,己没原先暖和,刮在身上冰凉冰凉。
  不过一会儿就好了,他钻进了一片树林,那里面有很多枯枝,又干又脆。他使劲地拉着,脸憋得通红,身上直冒汗,已不感到寒冷。他拾了一大捆,拼命地往肩上扛,朝家走去。因为人小力薄,没走多远就累得喘不过气来,索性把柴放下,在雪地上拖,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孤老头站在门口看见了,本来微笑的脸一下子冷若冰霜。他快步走上前,双手用力地接过了干柴,嘴里不停地骂道:"我就知道你会偷懒, 大半天才拾到这么点干柴, 我断定你将来不会有出息!"
  缪小福对养父既敬畏又恨,心里想: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的,只要肯吃苦,我不信自己长大了没出息!
  他揉着背疼的肩和手上拉红的痕迹,不想作任何争辩,看到家里水壶空了,默默地来到厨房,开始烧水。
  天晴了,阳光铺满了整个大地,雪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农家的屋顶看不到茅草,白白的一层,就象童话中的美妙世界充满了温馨,雪渐渐溶化,又露出了本来的颜色。
  鸡喔喔地打鸣!鸭啪闪着翅膀在路上欢腾,狗在村上自由地溜哒。一大早,小福就到村上拾粪, 鸡鸭狗拉下的粪便, 还蒸腾着热气。 一会儿工夫就硬邦邦的, 他用铲子铲起放进粪箕,直到满满一畚箕为止。整个冬天,他就储好了春耕时自家所需要的肥料。
  除了烧、洗等家务事以外,缪小福还要帮陈木庚干农活。施肥的时候,他要用手往粪箕里扒,然后递给他,阵阵的恶臭让他一阵晕眩,常常要吐,很是难受。但他还不能怠慢,怠慢了让养父看见,他就用粪便块砸他,砸得他满身臭味。……
  1959年,也就是缪小福在陈木庚家的第四个年头,他呆不下去了,决定要走。5月的天气开始转暖,田野里一簇簇蚕豆长势喜人,开出的花瓣引来蝴蝶翩翩起舞。一天缪小福趁老头不在家,就偷偷地跑了出来。在路上走走停停,还回头看看,饿了就到路边田里,摘点蚕豆充饥,渴了到水塘里,捧点冷水解解渴。不知家乡在何处,有多远,他边走边问,困了就在路旁的草垛里钻一夜。到处是乱丛岗,荆刺和藤蔓牵满了树林。一到晩上摇动着魅影,伴着动物凄婉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他迷迷糊糊地挨到了天明,爬起来继续赶路。终于在第三天傍晚时,回到了当初的家。
 
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