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幸福的煎熬二十九意外介入


  酒店门口的尚武小桃、所有的宾客都诧异地看向红色的跑车。尚武机警,"没事,没事。可能是喝多了!"他已经看清那是杜小美的车,心底大约猜到杜小美为什么发飙。
  酒店的门童跑向杜小美的车,"小姐,您还好吗,是不是喝多了?酒后开车很危险哦。"
  杜小美这才放开那个喇叭键,以无限诱惑地口气对门童说:"小哥哥,你看我长得好看吗,便宜你了,今晚陪我,你愿意吗?"
  门童脸上一红,招手叫了两个酒店保镖,用英语说:"保安大哥,这位女士喝多了,我们把她安置一下吧。她继续待在车里,万一再鸣笛,扰乱了人家的婚礼就不好了。"
  两个保安将杜小美接了出来,看着门童,问他接下来怎么办?门童答:"我去开房,你们跟着我。"他一溜小跑进了酒店。两个保安在后面跟着。
  杜小美本来要嚷,但是毕竟酒店门口人多,面子上不太好看。她小声对保安说:"没喝多少,快放了我!放了我!"两个保安是印度阿三,听不懂她说什么。杜小美的英语口语还比不上一个门童,此时心里十分郁闷。
  尚武看着两个保安架着杜小美经过,她正口齿不清地嘟囔:"没喝多,我的酒量好得很。"
  小桃在尚武耳边说:"这不是杜小美吗?李牧群去做什么去了,是和阿樱在一起吗?那这个女人怎么办呢?"
  尚武小声说:"没事的,大不了我出钱给她开间房,让她休息一下,醒醒酒。"
  小桃狐疑,"你去开房?"
  尚武转个身,看到大厅里的前台处,"那位门童不是在那里给她开房吗?我的意思是我去给钱,不好麻烦门童出这笔钱吧?"
  "那你快去!"小桃下令。
  尚武疾步到了前台那里,"这位小哥,谢谢你了,我认识她,我来出钱给她开个房。"
  门童一笑,态度殷勤,"那好,那好!我帮您送她进房间。"
  尚武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杜小美在房间里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夜色迷人之时。她看了眼落地窗外,才记起今日尚武结婚,李牧群和木春樱在一起,有个门童过来问话,之后……
  杜小美在卫生间里的镜子之前,整理了一下妆容。
  出了电梯,她远远看到那个门童,忽然记起自己曾对他说的话,一阵冷汗流下来,一手遮住脸,想要躲过去。
  那门童眼尖发现了她,一路小跑过来,递上一把钥匙和一个爱马仕的皮包,"这是您的东西,您点点,看看东西都在吧。"杜小美一把抢过来,打开包看了看,"东西没少。"说完转身就走。
  门童向她鞠了一躬,"欢迎您下次再来!"
  ……
  小桃第一次和尚武的争执发生在婚后的第二个晚上,起因是小桃用洗衣机洗尚武的衣物时,先掏了掏他的口袋,发现一个女人戴的耳环,还显然不是她的。
  尚武也不知道这耳环什么时候进了他的口袋,于是支吾说不清楚,"我真不知道耳环从哪里来的……好吧,我承认,是我买的,想送给你的,有惊喜吧?"
  小桃初时还信,当她在网上查到相同的一件耳环价值不菲,绝对不是尚武的购买力能买的,她终于疑惑起来,首先就怀疑尚武和杜小美还没有断绝关系。婚礼那天尚武不是还出钱给杜小美开房吗?
  "你说吧,婚礼那天你就是给她开了个房而已,她就送你这么贵的耳环……还真有送耳环给男人的,还是女人戴的那种!"小桃说着,话语中已经有些颤音。
  "这个耳环,可能是她酒后迷糊塞错了口袋——一定不是给我的。一来我不收女人用的耳环,二来我们两个已经结婚,她送耳环已经改变不了现实,不可能来中伤我跟你的真感情。酒后吧,她不小心塞到我兜里的。"尚武摊开双手,做出了解释,心里也不痛快,好像吃了只苍蝇。
  "那你还给她去!"小桃头一拧,翻了个白眼。
  尚武讨好地走过去亲了小桃的脸颊一下,"行,我尽快寄还给她。"
  "你不亲自去还吗?"小桃揶揄道。
  "教训我一次得了啊,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婚礼那天给她开房也是你同意的嘛。"
  小桃跳起来,运起"弹指神通"给尚武脑门上来了一下,尚武假装喊疼,这个"过节"才算消弭。因此,男人说起来女人都喜欢"秋后算账",结婚就标志着"秋后"到来。
  ……
  木春樱在网上订了好几本书,收快递的时候,见到快递小哥有些面熟,"哎,我看着你有些面熟啊。"
  "哦?我经常在这一片送快递,您可能见过我几面,不稀奇啊。"快递小哥心情很好,微笑着说。
  "是吗?"木春樱隐约想起自己曾在高中结束后梦见过风筝,梦到他是个邮递员,后来他真的干起了快递。她暗自摇头,心想:怎么能把梦境里发生的事儿同现实联系起来呢,真是太不靠谱了!
  "经常能见到您这么漂亮的人就好了,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您呢!"快递小哥等着签收,又说,"您先签收好吗?"
  木春樱回过神来,连忙给签收了。
  前几天微信群里聊天,木春樱曾看到风筝说的话:班上那几个女神都去了哪里?我每天送快递,见到的人特别多,怎么一个女神也碰不上?
  有位女生答:你指的女神是樱樱吧,我告诉你啊,她在H市呢。
  风筝说:谢了。你也是女神之一。
  那女生说:没事,女神我不是,女神经才是。呵呵。
  ——这女生是孙燃。
  木春樱"@"了孙燃:这些年,你都在哪里,过得好吗?
  风筝插嘴:哦,又一位女神出现了。
  孙燃说:风筝你也算得上男神了,别不自信啊!
  又说:樱樱,我一直在B市,已婚已育,过得还不错。有时候,我也会想起你。你呢?女神驾临,男神开道啊……
  风筝:……
  木春樱:我还在纠结什么时候才能遇见真正的真命天子……都快成女神经了,再不嫁都没有人要了。
  风筝想说话,孙燃拦住:风筝你别作指望啊,樱樱这枚女神,不是你可以迎娶的。
  风筝委屈:……
  孙燃:樱樱,咱们私聊吧,不要让有些人馋着了。
  以下为孙燃和木春樱微信私聊的内容:
  孙:樱樱,好多年没见着你了,做梦时候都在想你。
  木:燃燃,你已经是孩子她妈,别这么矫情行吗?
  孙:呦,以前你没有这么自信的哦。敢说我矫情,呵呵。
  木:我现在还不知道女人结婚生子是怎样经历,你有经验的,分享一下吧。
  孙:婚姻是坟墓,孩子是夫妻感情的维系。你懂了么?
  木:哦,明白。
  孙:你现在喜欢上什么人了?
  木:我喜欢上了一个"富二代",他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孙:这么说他心里有你吧,富二代结婚大都是身不由己的。我说的对吗?
  木:是,他心里有我,他不想娶她。
  孙:且行且珍惜吧。走上这条相思路,比较艰难一点。
  木:……
  孙:孩子他爸找我,以后再聊。
  木:好的。
  ……
  木春樱记得小桃结婚那天,她和李牧群聊天提起尚武曾在婚前出轨杜小美,而小桃也知道,却没有犹豫的嫁给尚武,她问他:"对此有什么看法?"
  "小桃将滚床单这件事看得轻了,不觉得这是背叛爱情的行为。"李牧群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继续小声在木春樱耳边说,"你的这个闺蜜,和别人不同。"
  "怎么说?"木春樱夹起一只基围虾,凑到李牧群耳边问。
  "别的女人知道未婚夫出轨,怎么也要闹一场,然后提出取消婚礼。你看看现在,我们不是还在她的婚礼上吗?"
  "那你呢,会在婚前出轨吗?"木春樱笑了笑,她心里其实已有答案,以她对李牧群的了解,他实在不是一个好色的人,从来对滚床单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
  "滚床单是为了繁衍后代的,将优良的基因传承下去——"
  "行了,不要在这里上生理卫生课。"木春樱促狭地一笑,"说点别的吧。"
  李牧群很听话,马上改口:"你觉得我们以后的婚礼也按照这样办,会不会排场不够大?"
  "我们以后的婚礼?我答应嫁给你了吗?"木春樱吞下剥了壳的基围虾,调侃道。
  "我喜欢将事情考虑在前,避免事出突然毫无准备。"李牧群继续在她耳边说。
  "我突然发现还需要多些了解你。"木春樱又夹起一块东坡肉,送进了嘴里,唇舌之间顿时充盈着肉香。
  ……
  木春樱回忆起小桃结婚那日尚武和小桃过来敬酒,全桌人举杯站起来,恭贺新婚的话不绝于耳。当时小桃走到她身旁,"你和他就这样一直咬耳朵,有什么话不能让别人听到?是在说情话吗?"
  她脸上微微红了点,"祝你和尚武百年好合……"
  "行了,过一阵我抛花给你,接住啊!"小桃叮嘱道。
  那日,婚宴上,李牧群向尚武表示了一下,抿了一小口酒。李牧群将酒杯放回桌上,在尚武耳边小声说:"尚武,阿樱让我警告你,婚后不能再出轨了,不然就叫警察捉你在床。"
  尚武低头,表示他之前确实不该,虽然他和杜小美上床,多半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又是在那特殊的情境下,并不是看中她的美色,"应该不会了,你要看住你的未来‘老婆’,让她不要乱来。不然你这个‘警察’就该换顶帽子了……绿色的。"
  "警察,不就是我吗,倒是你,特种部队的——"
  "过去的身份,不提了。——你真的要娶杜小美?"
  "政治婚姻,避不开的——"李牧群拖长说话的尾音,表示无可奈何。
  "……怎么跟阿樱交代?"
  "她明白我的——"
  尚武拍拍李牧群的肩,"改天来H市,一起喝两杯。"
  "好啊。"
  ……
  小桃的婚礼过去了好几周,李牧群又从G市来H市。咖啡馆里,木春樱用小勺子搅动杯子里的卡布奇诺,"为了不让杜小美乱来,你会不会牺牲色相?"
  "这个问题好难答。说真的,我都不敢保证——"
  "……就是说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木春樱低头,掩饰着内心的不快。
  "如果同她结婚,当日自然是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李牧群抓住木春樱的手,"你不会计较这些吧?"
  "我是在劝自己不要那么介意。"
  "那……我答应你,婚后不碰她。"
  "你做得到再说。算了,反正我见不到。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做?"
  "……"
  本来不那么甜的咖啡,变得更加苦涩。木春樱拿起包,"我先走,公司里还有工作等着我。"
  "别那么辛苦。"李牧群抬眸看她。
  "我知道爱惜自己。"木春樱说着,泪水盈满眼眶,心底里充满了悲伤,说不清是为什么。
  也许,这份恋情真是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她就要失去他了。
  李牧群耳边传来一首英语歌,他一个人哼唱,神色变得落寞,想起和尚武还有约,他叫来侍者,被告知和他一起的女孩已经付过钱了。
  "阿樱,难道我们终究会分离?"他的目光落在侍者的后背上,喃喃地自语。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慕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