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我国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工作研究进展


  【摘 要】艾滋病母婴传播儿童感染HIV的主要途径。普通人群HIV抗体检测存在3个月的"窗口期",而母体的HIV-1抗体可通过胎盘进入婴儿体内,并可持续到18个月龄后才逐渐消失,因此,未满18月龄的儿童应用HIV抗体检测就不能准确确定婴儿是否感染了HIV病毒[1]。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以下简称:EID)检测工作将确定婴儿是否感染HIV的时间提前到6月龄,是促进HIV暴露儿童早发现,早治疗,降低HIV感染儿童死亡的有效措施[2],对HIV预防、治疗和控制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对EID工作做一综述,以期促进艾滋病母婴阻断工作的推进,从而实现儿童"0"艾滋的目标。
  【关键词】艾滋病;早期诊断;检测;母婴阻断
  艾滋病全称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acquired  immundeficiency  syndrome,AIDS),主要有三大传播途径,即性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艾滋病母婴传播是15岁以下婴幼儿感染艾滋病病毒(HIV)的主要途径[3],感染HIV的婴儿疾病进展非常迅速,如不接受任何抗病毒治疗,50%以上会在2岁前死亡[4]。尽早明确艾滋病感染孕产妇所生婴儿(以下称HIV暴露儿童)的艾滋病感染狀态,是对其进行治疗和干预的前提。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EID)工作是预防母婴传播(prevention of mother-to-child transmission,PMTCT)工作的一个重要环节,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1 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工作的开展
  传统HIV暴露儿童艾滋病诊断方法是HIV抗体检测,由于HIV感染母亲的HIV抗体可在其所生婴幼儿体内持续存在时间达18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所以,以往诊断HIV暴露儿童是否感染HIV需满18个月,从而导致HIV感染儿童没有得到及时诊断和救治。我国2001年开始开展预防艾滋病母婴传播工作[5],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分布的数据显示,开展预防艾滋病母婴阻断工作后,我国艾滋病母婴传播率已由采取干预措施前的34.8%降至2012年的7.1%[6]。因此EID工作也列入到了我国预防HIV母婴传播工作的重要内容[7-8]。2014年,国家决定建立EID区域实验室,分别设在北京、广东、广西、重庆、云南、新疆、河南等7个省、市、自治区和直辖市的妇幼保健院,区域实验室承担所在省份和周边地区的EID工作,构建起以区域实验室为中心,各级妇幼保健院为基础的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检测网络[9],全面推动EID工作的开展。
  2 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工作方案
  EID工作开展是依据《预防艾滋病、梅毒和乙肝母婴传播工作实施方案(2015年版)》(以下简称母婴阻断方案)[10]和《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方案》[11]。母婴阻断方案要求要求HIV暴露婴儿在出生后6周(42天)和3个月(90天)时采集静脉血,每例HIV暴露婴儿至少需进行两次EID检测[12],如果两次不同时间采集的样本检测结果均出现阳性,则按HIV感染儿童处理,如果检测结果为阴性,儿童则按未感染儿童处理,进行常规儿童保健。
  3 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检测方法
  (1)HIV暴露婴儿体内来自母亲的特异性抗体最迟18个月才能完全消失,因此在前期无法通过常规的抗体检测来诊断婴儿HIV感染。HIV核酸检测是HIV婴儿早期诊断(EID)的主要方法[13-14]。该法以滤纸片为载体采集血样本制备DBS,利用PCR技术进行检测,结果准确性高,是我国HIV-1感染婴儿6个月龄内的主要诊断方法,现已在全国推广使用。
  (2)使用全血样本检测HIV会受到地域、实验室、样本运输和运输条件的限制,而早期诊断滤纸片(DBS)采集血样的优势在于易采血、保存、运输、生物稳定性、生物危险性低等优点,所以在EID领域得到广泛应用[15]。
  (3)杨朝军等[16]通过对286名艾滋病暴露儿童采用滤纸片干血斑采血与罗氏HIVDNA检测技术对HIV感染产妇所生的婴儿进行HIV早期诊断研究,并与18个月时婴儿的HIV抗体结果进行比较,得出抗体检测结果完全一致。结论是滤纸片干血斑HIV-1DNA检测方法可以较好地应用于6周至18个月龄婴儿HIV感染的早期诊断。
  4 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工作面临的问题
  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HIV母婴随访工作直接影响EID工作的开展,母婴阻断方案要求在HIV暴露婴儿出生后6周,3个月,6个月,9个月,12个月和18个月进行随访,监测儿童生长发育情况,并于6周(42天)和3个月(90天)时进行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采血及检测。
  苏敏等[17-18]对我国2010-2013年和2015年艾滋病暴露儿童早期诊断检测情况进行分析时发现,暴露儿童标本采集周期,二次样本采集完成率,转运和结果反馈都明显低于国家方案的要求,说明存在暴露儿童随访工作不及时或暴露儿童失访的状况。同样的情况在张华等[19]对广西2014-2016年婴儿HIV感染早期诊断检测情况分析中也有描述。
  综上所述,婴儿艾滋病早期诊断工作是尽早发现HIV暴露儿童感染状况,及时对儿童进行抗病毒治疗和提高艾滋病感染儿童生存率的重要手段。并且早期诊断工作做为母婴阻断工作的重要环节,需要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抗病毒治疗点,医疗机构和妇幼保健机构之间构建完善的工作机制和转介平台,在HIV感染育龄妇女和孕产妇的抗病毒治疗,孕产妇孕早期HIV的检测和HIV感染孕产妇住院分娩及随访等方面做好健康宣教和依从性咨询的工作,从而提高母婴阻断的效果,提高随访依从性,降低儿童艾滋病感染和死亡,进而达到实现我国儿童"0"艾滋的目标。
  (通讯作者:丘小霞)
  参考文献
  [1]Mbombon N, Bimerew M. Integrating prevention of mother tochild HIV transmission competencies into the lessons from a university-basedundergrauateprogramme [J]. Curationis, 2012,35(1): E1-E10.
  [2]Amin S Hassan, Erick M Sakwa, Helen M Nabwera, etal. Dynamics and constraints of early infant diagnosis of HIV infection in Rural Kenya[J]. AIDS and Behavior, 2012,16(1):5-12.
  [3]赵二江,崔丹,梁淑英,等.艾滋病的流行现状与预防措施[J].现代预防医学,2012,39(7):1597-1599.
  [4]Audureau E, Kahn J G, Besson M H, et al. Scaling up prevention of mother-to-child HIV transmission programs in sub-Saharan African countries: a multilevel assessment of site-, program- and country-level determinants of performance[J]. BMC Public Health, 2013,13(1):283-286.
  [5]宋莉.預防艾滋病、梅毒和乙肝母婴传播成效、挑战与展望[J].中国健康教育,2013,29(8):675.
  [6]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我国艾滋病防控工作背景[R].2013.
  [7]陈君,于佳,邱绣.HIV暴露儿童进行早期诊断的效益与方法[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22):4077.
  [8]卜朴,姚均,张信辉,等.HIV-1母婴传播早期诊断应用[J].微量元素与健康研究,2013,30(3):24-25.
  [9]苏敏,王爱玲,王芳,等.我国婴儿艾滋病感染早期诊断工作管理现状[J].中国妇幼卫生杂志,2015,6(6):69-71.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全面开展预防艾滋病\梅毒和乙肝母婴传播工作的通知[EB/OL].2015-06-16)[2016-04-09].http://www.nhfpc.gov.cn/fys/s3581/201506/4f2123fa955a44afa75a75da2ad35d6e.shtml.
  [1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卫妇幼妇卫便函[2014]27 号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关于印发婴儿艾滋病感染早期诊断工作方案的通知[Z].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4-04-24.
  [12]Bertagnolio S,Penazzato M,Jordan M R,et al.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eneric protocol to assess drug-resistant HIV among children<18 months of age and newly diagnosed with HIV inresource-limited countries [J].Clin Infect Dis,2012,54(Suppl 4):S254-S260.
  [13]赵二江,崔丹,梁淑英,等.艾滋病的流行现状与预防措施[J].现代预防医学,2012,39(7):1597-1599.
  [14]Audureau E, Kahn J G, Besson M H, et al. Scaling up prevention of mother-to-child HIV transmission programs in sub-Saharan African countries: a multilevel assessment of site-, program- and country-level determinants of performance[J]. BMC Public Health, 2013,13(1):283-286.
  [15]SnijdewindIJ, vanKampenJJ, FraaijPL, etal. Current and future applications of dried blood spots in viral disease man-agement [J].Antiviral Res,2012,93(3):309-321.
  [16]杨朝军,陈敏,苏莹珍,等.滤纸片干血斑HIV-1DNA检测技术在婴儿HIV早期诊断中的应用[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2,46(5):440-442.
  [17]苏敏,窦丽霞,乔亚萍,等.我国2010-2013年艾滋病暴露儿童早期诊断检测情况[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6,22(6):433-435.
  [18]苏敏,乔亚萍,姚均,等.中国2015年HIV暴露儿童早期诊断检测情况分析[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7,28(3):223-225.
  [19]张华,丘小霞,韦萍,等.广西2014-2016年婴儿HIV感染早期诊断检测情况分析[J].中国艾滋病性病杂志,2017,23(12):1092-1094.
 
张华早期诊断艾滋病检测家庭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初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