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论红楼梦中病晴雯的真性情


  方 筠
  晴雯是《红楼梦》里一个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出生极卑微的女奴,而曹雪芹却将她列为"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的第一位,并在判词中将她比为"霁月"、"彩云",赞美她虽然"身为下贱"但"心比天高"、"风流灵巧"。作品第五十一回、五十二回正细致地刻画了一个不失本色的病晴雯形象:纯真可爱、直率洒脱、高洁自尊。一个封建大家族的丫环,可以在主人身边任由自己的性格发展,不做作,不谄媚,做一个真的自己,这是她的福气,也应是她的不幸。
  晴雯是纯真的。晴雯保持她的纯真,在贾府这么一个复杂的、险恶的环境里生活,可以说,这是一种真的纯真,并非演给任何人看的。五十一回中,半夜麝月服侍宝玉吃茶后要到外头走一走,晴雯便开玩笑说:"外头有个鬼等着你呢。"等麝月出去后,懒起来吃茶的晴雯也起来了,只为了吓唬麝月玩。走出门之后,一阵微风而颇觉寒意,知道"利害"时,仍坚持要唬了麝月,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一个童心未泯的晴雯。而麝月回来后一句"一定是要唬我去了"则更说明晴雯是经常做这类小恶作剧的。五十二回中病晴雯"只顾看"鼻烟盒上的画儿而忘了应该先治病,知道宝玉提醒,她才忙用指甲挑了些嗅入鼻中。这病中头疼的晴雯竟因看画而忘病,真是如未涉世的孩子般纯真可爱。
  晴雯是好强而直率洒脱的。在贾府这个大家族中,我们所看到的不少是阿谀奉承、争权夺利,婆子丫头们谨言慎行,唯恐不小心说错话,走错路,面具一戴,内心就全然掩住了。对不少人而言,在这个国公府生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如平儿、袭人这类丫环说话仍要在肚子里绕上三圈,会得罪人的、不得体的话都不可说,甚至受到了委屈,也得往肚子里头咽,再陪出一张笑脸来。但对于晴雯而言,生活不如他们复杂了。五十一回中,一个老嬷嬷回宝玉话说别因她的病"沾带了别人",晴雯便十分不高兴起来,认为别人是在侮辱她,晴雯是任由自己的个性发展的。她不因地、不因人去做与本性相违的事,所以宝玉说她"你素习好生气"。看不顺眼的事,听不顺耳的话她都不会忍气吞声,一根直肠子必把它发泄出来:怡红院里的丫头红玉为凤姐办事,其他人听了也就算了,偏晴雯会说:"怪道呢!原来是爬上高枝儿去了……"(七十二回)晴雯当面羞袭人:"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三十一回)晴雯明白地说即使是王夫人的赏赐,只要是给人挑剩下的她也不要(三十七回)。这样的晴雯在病重会因一句怕她"沾带了别人"而生气也就合理了。这样的辛辣犀利的言辞常使人下不来台。我们在七十七回看到一群婆子闻知晴雯将被赶出贾府时笑道说她们的"趁愿之语":"阿弥陀佛!今日天睁了眼,把这一个祸害妖精退送了,大家清净些。"可见这样的晴雯定是不得人心的,是招人恨的丫环。明知道这样可能会得罪不少人,晴雯也不因此而自贬自己。这一个自尊的人物,因她自尊的语言、行动而真实、生动地跃然纸上。
  晴雯还是个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人。他人做事是要考虑结果的。晴雯做事相比之下急得多,直得多,率性得多。平儿躲着晴雯告诉麝月丫环坠儿偷"虾须镯"的原因是"晴雯那蹄子是块爆炭,要是告诉了他,他是忍不住的。"贾府里的人深知晴雯的性子,这也就说明了晴雯的火爆个性是经常性地显露出来的,他绝非一个会在发脾气前先考虑后果的人,所以即使知道了平儿和麝月躲避自己说话的原因,晴雯还是"果然气的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即时就叫坠儿"。"果然"二字道出了她的反应正如平儿所料, "蛾眉"八字将她生气的程度描写了出来。病中的晴雯尤如此,平时的晴雯就更不用说了。就是和平儿、麝月相比,晴雯更是活得真。虽然她的气暂时由宝玉安抚了。但却如她自己所说的:"这口气如何忍得!""这口气"如何忍不得?因为晴雯是追求诚、真的人,她看不惯怡红院里的丫头做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事。因此,对于晴雯来说,"这口气"是忍不得的,所以才过了一夜,她就将事情捅破。我们看到晴雯对坠儿的那一顿火发得确实不小:
  说着,只见坠儿也蹭了进来。晴雯道:"你瞧瞧这小蹄子,不问他还不来呢。这里人妨月钱了,尤散果子了,你该跑在头里。你往前些,我不是老虎吃了你!"坠儿只得往前凑。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也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
  坠儿是"蹭"进来的,不是晴雯叫近前,她还不往前凑。此时的坠儿还未知镯子事发,却还不敢离晴雯近,可见晴雯的确是个不好惹的火爆脾气,而且还是经常打骂小丫环的人。你看这晴雯,过了一夜还在气头上,对坠儿是毫不留情的又打又骂。这骂的可是淋漓尽致,这打得可也没有手软。晴雯在病中未愈心情已不好,此时又见着做丢脸事情的坠儿,气不打一处来,用丈青戳手可是钻心的疼,那坠儿是"疼的乱哭乱喊"。坠儿这丫头若放在别处不是自己院子里的,晴雯或许骂骂也就算了,偏是自己园子里的。她不愿怡红院蒙羞。这由她对宋嬷嬷说的话可以看出来:
  宝二爷才告诉了我,叫我告诉你们,坠儿很懒,宝二爷当面使他,他拨嘴儿不动,连袭人使他,他背后骂他。今儿务必打法他出去,明儿宝二爷亲自回太太就是了。
  宝玉怜香惜玉的个性,纵容丫环是众所周知的,他如何会说这样的话,"家只在三门外头混"的人都知道宝玉"那一件事不是听姑娘们的调停?他纵依了,姑娘们不依,也未必中用。"晴雯假借宝玉来撵坠儿,说坠儿是懒而未说坠儿偷东西,足可见,晴雯是深爱怡红院的,她既使忍不下"这口气",打骂坠儿,但在和他人说时,她也不愿把坠儿的丢脸事说出来,晴雯是在保护怡红院的名声。
  晴雯的急性子,晴雯的好强难免做事会得罪人,甚至是袭人。所有人都知道打发坠儿的事得由袭人来做才妥,但晴雯完全不管。这样的做法对于在贾府求生存的人来说的确不够稳妥,但她却仍得以在贾府这个环境中保留这一份率真的性格,加上难得的天真,使得晴雯的形象更加招人爱怜。
  如何能有如此一个晴雯?我们看到了晴雯半夜为唬麝月衣衫单薄出门,宝玉说:"倒不为唬坏了他,头一则你冻着也不好"。当晴雯病倒,宝玉守着大夫开完药检查药方,发现有"狼虎药"时说"该死,该死",让人"快打发了他去罢!在请一个熟的来",真到请了王太医,见到里头少了狼虎药,他才放心。宝玉在晴雯生病时记挂着她,不断地交代她"只养病"。宝玉对晴雯是出自真心的关心爱护,晴雯回报宝玉的是一片情愫在心。为了不让宝玉着急,她在"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头晕眼黑,气喘神虚"的病中还是"少不得恨名咬牙捱着"为宝玉补雀金裘,曹雪芹却称她是"勇晴雯"。生病及劳累使晴雯"反虚微浮缩起来"。七十二回中袭人对勇晴雯病补雀金裘的看法是:
  倘或那孔雀褂子再少个窟窿,你去了谁可会补呢。你倒别和我拿三撇四的,我烦你做个什么,把你懒的横针不拈,竖线不动。一般也不是我的私活烦你,横竖都是他的,你就都不肯做。怎么我去了几天,你病的七死八活,一夜连命也不顾给他做了出来,这又是什么原故?
  而面对袭人的问题,平日里伶牙俐齿的晴雯此时确实"佯憨",这就相当于默认了自己对宝玉的一片情愫了。
  这样一个率真的晴雯,敢爱敢恨的晴雯,敢说敢做的晴雯,在她生病时更加鲜明地站到了我们的面前。病晴雯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在告诉人们,率真是她的本性,她是一个表里如一的真的人物。
  方筠,女,汕头职业技术学院助讲,主要从事语文教育工作。
 
晴雯贾府宝玉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书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