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相见不如怀念


  红酥手,黄滕酒,满园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透过千年的时空,我们仿佛仍能看到幽幽沈园的断壁残垣上,这些字句深深镂刻在青苔间,轻轻抚过,不觉已是满眼的沧桑。
  物是人非事事休,《钗头凤》的词句仍在耳边铿锵有声,可当年的陆游与唐婉早被时光淹没了痕迹。而他们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这里相遇呢——惊讶、愀然、感伤。相别后,豁达的放翁仍是活到了八十高龄,而唐婉竟因此日思成疾,对《钗头凤》须臾无法忘怀,不久就郁郁而终。回首沈园,几多伤心泪。
  倘若陆游与唐婉没有这次相遇,只是各自坚守着自己的生活,对对方持着一份怀念,很难说他们会很快乐,但至少不会有花落人亡的悲剧。
  有时候,远远的怀念远比不期然的遇见更加散发着诗意的清香。
  忆起暑假的时候,初中同学联系我去参加同学聚会,但因了启程去上海的缘故,我并没有赴约,当时感觉是十分惋惜的,因为内心里总藏着那么一点的怀念:怀念从前朋友的音容笑貌,怀念曾经的趣闻趣事,也怀念着,在我们相聚的最后一场谢师宴上,同学们拼酒的豪情万丈,以致于一回武汉,我立马打电话给从前的好友问起这次聚会,想不到她的语气竟是失望的:"你知道吗,大家都变了,阿Queen、小三、二姐……仿佛一夜间成熟,有一点世故的味道……"听着她的叙述,我的满腔热忱似被泼了冷水一般,只能是低声地唯唯诺诺一番。
  原来,藏在我脑海里的回忆总是那些故人故事从前的影子,闲逸时如午休时漫步操场时听广播里放《认真的雪》的畅然,激跃时如与人打赌时听到"输了就把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的赌言后的乐不可支,可殊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都是会变的,这大概也是我既渴望又担心去探寻旧事物的原因了。
  也记起不久前的一天中午,刚从书店出来,迎面碰上了一个人,只向她一望,目光就久久无法移开,很奇妙地,那人也停下脚步,瞪大眼睛看着我,我们就这样彼此地对望了至少有十秒,我屏住呼吸,内心却在呐喊,是她么?心中又滑过一丝酸楚,爆炸头型,萝卜裤,只是依然还有,眼中跳跃的那一丝明澈的色彩一如往昔。"夏源"。我轻轻地叫了一声。她眼眸中仿佛盈起一丝笑意,只是还没来得及回应什么,我们就被身旁的同学催促着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了。
  那个从前的夏源,喜欢弹着电子琴,唱着孙燕姿的《遇见》的几分单纯、活泼、快乐的她就这样悄悄然消失不见了。"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燕姿《遇见》的歌词、旋律多么契合我们相遇的场景,可也是这种遇见,轻轻掩盖起了当初无瑕的回忆,于是我明白,有一种改变叫事过境迁。
  也许相见真的不如怀念吧。相见令人欣喜,可总在不经意间抹掉一些过去认为纯真可爱的面貌,使得之后的怀念翻腾起五味杂陈的感觉。
  远远的怀念,很诗意,很美好,胜过那些相见的讶然。但我心里仍会期待着偶然,想像着遇见,虽现实总无法按着幻想的路线走,但也正是因为现实的刺痛,我们才能品味成长的淡然与释怀。
  孙丹妮,武汉中学学生。
 
孙丹妮钗头凤唐婉沈园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亦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