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散文鉴赏的审美过程论析


  黄 兵
  文学鉴赏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心理活动过程,其中牵涉到一系列的心理因素和心理运作形式,它们交融互渗,彼此作用,动态展开,构成一种综合性的审美过程。散文鉴赏是读者在观赏散文作品时特有的审美心理活动,它以散文作品所提供的形象意蕴为根据,主要包含读者主体的感受,体验和认知活动,它是鉴赏者的积极的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活动。换言之,作为一种审美认知活动,散文鉴赏不是盲目被动的,也不是纯感性的。在散文鉴赏的过程中,随着作品艺术形象的展开,读者的认知活动由感性认识逐渐上升到理性认识,由"自由王国"到达"必然王国",直到审美的至高境界。具体而言,散文鉴赏的审美过程包含直观复现共鸣领悟回味等五个层次或者阶段。当然,其中微妙的心理变化很难确定先后分明的阶段,其中各种因素交融互渗,动态展开。本文拟对散文鉴赏的审美过程作一个大致的勾勒与论析,以供文学教育者参考。
  一.直观:鉴赏的起点
  对于散文作品,直观是鉴赏的起点。直观,也可以称为"直面","直感",是指读者直接面对散文作品,以赤裸而真诚的心灵去触碰作品中所隐含的作家的心灵世界,达到一种心与心的交融、情与情的应和。因为,"说真话,叙事实,写实物、实情,这仿佛是散文的传统。古代散文是这样,现代散文也是这样。"[1]P1也就是说,对于抒写真情实感的散文作品,读者要带着自己独有的经验进入阅读,对作品的语言、韵律、节奏、修辞、结构等外部形式作直接真实的反映,然后才能踏上鉴赏、审美的第一台阶。刘勰说:"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沿坡讨源,虽幽必显。"[2]P390具体来说,可以从以下步骤进行:
  首先,熟悉文字,捕捉初感。散文作为一种语言艺术,它以文字为媒介表达作家的审美感受。读者在阅读散文作品后瞬间所得的初步感受是非常可贵的,它虽然质朴、肤浅、表象,但直接影响读者对作品的进一步鉴赏。例如朱自清的《匆匆》,既有诗一样的形象、精练,富于抒情性和节奏感,又有散文那种于自由洒脱之中的饱含哲理、意味丰厚。但是作者并没有给予读者很多的教导,而是通过比拟,把无形的时光具体为"像针上的一滴水滴在大海里",并且说在洗手时、伸手遮拦时、睡觉时、吃饭时、沉默时,无不感觉到时光匆匆的脚步。读后,明显地感受到作者对时光转瞬即逝的叹息,对时光流逝的不平。这就是阅读时的"初感"。获取"初感"是散文鉴赏的第一步。没有"初感",便不能深入散文作品含蓄优美的意境;止于"初感",则不能领略散文作品的蕴藉多彩的姿态。其次,是沿坡探源,把握脉胳。散文的结构脉胳体现了作家的情感过程和思维展现。鉴赏散文时,读者要沿着作者的情感流向和思维轨迹,逐渐把握作品的结构脉络,领会作者的写作意图和丰富意蕴。比如,郁达夫的《故都的秋》是一篇咏秋的散文名作。全文共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第1、2自然段)开门见山,切入正题,叙说不远千里赶赴北平,竟然为的是饱尝故都的秋味,其情之痴、真、深、切,溢于言表。第二部分,包括九个自然段,通过与江南之秋的对比和反衬,抒发对故都之秋的赞美之情。第三部分,作者意犹未尽,又一次赞叹:"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理清作品的结构脉络,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郁达夫赞美故都—北平的自然风情,极抒爱慕眷恋之情;而对于故都之秋的清、静、悲凉,情有独钟,分明透露出作家处于思想苦闷、创作迟滞时期的忧思和冷落之感。
  二.复现:形象的再生
  读者从头至尾把握散文作品的过程,同时也是复现或重建艺术形象的过程。复现,或称重现、再现,是指读者经由直观文字到把握意象的转换,使散文的艺术形象在头脑中重新显现出来,也就是形象的"再生"。"复现"是散文鉴赏的第二步,其主要心理功能是想象和联想。只有通过想象和联想,读者才能把散文的语言文字符号转译为艺术形象,才能身临其境。正如夏丏尊和叶圣陶所说:"文章是无形的东西,只是白纸上的黑字,我们读了这白纸上的黑字,所以会感到悲欢,觉得人物如画者,全是想象的结果。"[3]P218鉴赏者在把握散文作品形式的基础上,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对作品所提供的艺术形象作出合情合理的想象和联想,能够深入地体会、理解、鉴赏作品的内蕴。日本的东山魁夷,是一位崇尚自然和人性的作家和艺术家,散文作品《听泉》表达了他对人类生活的深层思考。现代社会的人们大都陷入忙乱的生活之中,无暇谛听心灵的鸣泉,读到鸟群只顾着魔似的飞翔,竟连"大地改换了模样",也不曾觉察。想从前,"小河在太阳照耀下流淌"、"鲜红的果实在树荫下闪耀";可如今,"到处都是望不到边际的漠漠荒原",联想到忙于追逐生活与名利的人类,复现于眼前是:一代代人就像一群群鸟儿一样消耗着自己的生命,也消耗着自然的灵韵。经过这样的回放和复现,我们也就有了与作者一样的思考和感悟:暂时从烦乱的生活奔波中解脱出来,倾听这自然之泉的清音,让清凉的泉鸣荡涤我们烦乱的心,去感悟宇宙人生的真谛。
  读者从散文作品中获得具体感受,以及由此产生想象和联想等形象思维活动,是散文鉴赏的重要过程。
  三.共鸣:心灵的碰撞
  "共鸣"本来是一种物理现象,引入到文学阅读和接受活动之中,是指读者被作品中的艺术形象所打动,与艺术形象产生美的认同,达到一种主客体相互契合与交融——心灵碰撞和情感交流——的状态。
  散文作品中的具体而鲜活的艺术画面,热烈而深沉的爱憎情感是引起"共鸣"的首要原因。也就是说,共鸣的产生,共鸣的广泛程度和强烈程度与散文作品本身的思想感情、艺术魅力有关。但是,除了作品本身的优秀与精美之外,读者还必须具有一定的艺术鉴赏能力,才能为散文作品所吸引、所感动。否则再好的散文,读者也会无动于衷。鲁迅先生指出:"是弹琴人么,别人的心上也须有弦索,才会出声;是发声器么,别人也必然是发声器,才会共鸣。"[4]P354换言之,读者与作品形象之间的共同点越多,越能引起强烈的共鸣;审美对象所表现的生活际遇、思想感情以及艺术趣味越带着普遍性,越典型,就越能引起更广泛鉴赏者的思想感情上的共鸣。通过共鸣,读者心灵与作家心灵相互沟通,激起鉴赏者更深刻、更强烈的美感。
  著名作家巴金一家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悲惨遭遇,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个知识分子家庭的缩影。巴老把这一过程中的磨难、痛苦、忧愤浓缩于《怀念萧珊》之中,朴实无华的叙述、真挚恳切的诉说,激起了广大读者的共鸣。人们无不痛斥极"左"政治的暴行,同情萧珊的命运,同时也深沉地反思历史。这表明,某些生活现象和思想感情,人们常常能够领悟而不能言说,而经过艺术家的提炼和形象化,就成为一种典型的生活形象和思想感情,使人们在阅读和鉴赏的过程中,心心相印,达到共鸣。
  四.领悟:意蕴的叩探
  产生共鸣之后,散文鉴赏就可以进入更高的层次:领悟。严羽说:"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5]P12诗如此,散文亦如此。这里说的领悟与禅家所说的"直觉"有一点的相似之处,主要指读者在对散文艺术形象的具体感受和鉴赏中,把握作品的内涵和意蕴的心理活动。
  叩探意蕴——领悟,是散文鉴赏过程中的理性认识阶段,是对散文作品进行更深考察的审美认识。建立在"直观"、"复现"、"共鸣"基础上的"领悟",实际上是散文阅读和鉴赏过程中的一种质的飞跃,它利用无意识的功能,大幅度简化常态的认识过程,在一瞬间达到感性直观和理性洞察的高妙融合,与"初感"相似但不相同,有一种豁然贯通之感,超越之感。例如美国作家西奥多·德莱塞的《我的梦中城市》,描绘的大都市的生活。在纽约,有雄伟宏大的建筑、绮丽奢华的生活,这一切都吸引着人们向她聚拢。许多人的心灵被其外表的浮华所吸引,醉生梦死的地方成了千万人向往迷醉的"梦中城市"。人们的灵魂被诱蚀着、腐化着。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资本主义社会的真实写照。而德莱塞年轻时从事过很多艰苦的职业,广泛地了解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在浮华俗艳的社会景象背后,他发现:美、德性、力量、名誉、权力等都可以出卖,浮华掠夺德性,丑恶侵蚀美好,"梦中城市"制造着幻觉,将人们引入歧途。德莱塞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勇气和气质,向人们发出警告,指出他们在这幻觉中的迷失。笔锋所至,大胆犀利,发人深省。读者读完作品之后,自然能领略到作家冷峻而凝重的沉思,浮想联翩,深有感悟。
  五.回味:余兴悠长
  当读者读完一部散文作品之后,有了完整的印象,获得"初感"、产生"共鸣",甚至深有领悟,但鉴赏活动并未结束,还会进入一种持续的回味状态。因此,回味是散文鉴赏活动的最后阶段,回过头去再玩味,再体会,再品尝,反复咀嚼,以至难以释怀。
  散文是很注重抒写真情实感的文学体裁,阅读之后的再回味尤显重要,因为感情的交流,美感的获得,需要反复的体味和强化,这样才能记忆牢固,余兴悠长。回味既是对"初感"的强化和延续,又是对"领悟"的反刍与提升。要想使散文鉴赏活动臻于圆满,读者不但要进入作品,还要善于跳出作品,达到王国维所说的"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的"高致"[6]P15境界。袁枚对亡妹情深意浓的追诉,(《祭妹文》),许地山关于"落花生"的哲思(《落花生》),鲁迅先生幼年的生活经历(《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贾平凹由"丑石"引发的思考……这些典型的散文景致经常浮现在我们的脑海中,引起我们的思索和回味,越回味,越思索,感受越深切,余兴越悠长。
  综上所述,读者对作家精心创作的散文作品要反复品味,细细咀嚼,经过直观—复现—共鸣—领悟—回味的过程,达到感性体会与理性认知的有机统一和高度融合,最后获得心灵的陶冶和审美的愉悦。
  参考文献:
  [1]吴伯箫.散文名作鉴赏·序[M].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1981.
  [2]周振甫.文心雕龙译注·知音[M].济南:齐鲁书社,1982.
  [3]夏丏尊,叶圣陶.文心[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2000.
  [4]鲁迅."圣武",鲁迅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5]严羽语.转引自郭绍虞.沧浪诗话校释[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
  [6]王国维.人间词话[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黄兵,男,华中师范大学文艺学硕士,湖北咸宁学院人文学院讲师,主要从事20世纪中国文学与文化研究。
 
艺术形象领悟直观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寻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