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班主任就是班妈


  班主任就是"班妈",这是我刚踏上讲台时听一位老教师说的。说得一点也没有错,班主任总是像妈妈一样爱护着孩子们,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渐渐地,我也喜欢上了这个工作。早自修我带领孩子们诵读古诗和名人名言,教育他们要好学:中年领着孩子们去食堂,教育他们要爱惜粮食,把碗中饭菜吃光:放学前教育孩子们保持教室的整洁,让他们把地上的纸捡起来再排队回家。我无时无刻不在照看着他们,孩子们整天见得多的人也是班主任,所以他们对我也是特别亲。
  在每天的学习和生活中,我时时刻刻关注着孩子们的表现,出现一点点退步我就担心,赶紧沟通谈心或想办法:学生有些微小的进步我就喜不自禁,感到非常快慰。一转眼,自己也已经当了三年的班主任,真的觉得一个学生交到了我的手上那就是我的一个孩子了,只有付出爱才可能收获到他们的爱。特别是在他们需要爱的时候。
  小希是个聪明的孩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里面充满着聪颖和好奇。他上课勤于思考,举手积极,回答完老师的问题之后就变成了他的自由提问的时间:"《给老师的一封信》里的顾老师到底有多少岁了?她养的小兔子吃了青草会不会拉肚子?""我们国家到底有多少个世界冠军?老师,你说我能不能成为世界冠军?""造葛洲坝用了多少水泥和砖头?现在我们国家最大的水电站是不是葛洲坝?""为什么落花生叫落花生而不简单点叫花生呢?""为什么三五九旅要去开垦南泥湾?"他简直就像是有十万个为什么。
  小希提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有时与上课内容有关,更多的时候是随意发问,离题万里,只要他感兴趣,就会围着你问个没完。虽然有时觉得他很招人烦,但是他聪明机灵,做作业速度很快,而且正确率很高,我还是从心底喜欢这个有灵气的男孩子。
  但是不知怎么回事,这几天小希特别沉默,上课不喜欢举手,课后也不愿意和好朋友一起活动了。早自修大家都在整齐地朗读课文,他却把课外书夹在语文书里,然后把语文书竖起来旁若无人地看:上课时他的头一直往课桌里钻,根本不抬头看老师或板书,我也不知道桌子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家庭作业经常不做完,东空一题西漏一道。甚至全空着就把作业交了上来,每次都被我批评一顿。
  我感觉很不对劲,就把他请进办公室。想好好地和他谈谈心。我问他为什么上课不认真听讲,为什么不能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他却一声不吭,要么低着头,死死地盯着地面,要么就漠然地把视线投向窗户外面。我什么也没问出来,他就像个核桃,用厚厚的外壳把自己包起来,不愿和别人交流。接着我们两个人就陷入了沉默。
  让他回到教室后,我马上打电话给他妈妈。和她说了小希的情况。他的妈妈十分为难地说儿子年纪大了,心也变大了,有时候他任性不懂事请老师多照顾多教育。我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就对小希更加关注了。
  今天,我听别的老师说他又没有做作业,上课神游八方,不知在想些什么。我非常生气,第二节课后,我又把小希叫到办公室,劈头盖脸地批评了他一顿,他依然什么也没有说,红着眼睛默默地出去了。上语文课,我出了一个填空题:革命者四海为家。我是革命者。所以(我的家在全世界)。同学们很快就填了出来。我一边讲解"三段论"的含义,一边观察小希的表现,他仍然无动于衷。慢慢地,我看见他嘴巴瘪了一瘪,眼眶里的泪水差点流了下来,这次他又把头埋了下去,埋得更深了。我还观察到他的肩膀在轻轻抽动,他肯定在哭吧,我想。
  幸好马上就下课了,我赶紧把小希带进办公室,先把他的眼泪擦干,再向他道个歉。然后。柔声细语地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是像块冰似的一言不发。我没有办法,只好又打电话给他的爸爸妈妈。他爸爸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他妈妈的手机接通了,但是她和我,匆忙地说上几句就挂断了。我很奇怪平时很关心孩子的父母怎么会变得这样不耐烦?
  我打算晚上去家访,四点半收拾好东西打算走时,小希的妈妈却神情慌张地走进了办公室。赶紧给她搬了一把椅子,我们两个就促膝谈起心来。她声泪俱下地讲述了近一个月家里发生的事情。
  我听了之后异常地愤怒和担心,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正当我想对他妈妈说些安慰的话时,她又非常焦虑地对我说:"这几天家里实在是太乱了,也不知道今后怎么样。可能那些放高利贷的人还会到学校门口晃悠,他们想要接走小希,请老师一定要等到我来了之后才能让孩子走。"我一口答应,我还想和他妈妈聊些小希学习的情况,可是他妈妈说家里还有一摊子的事情,起身就走了。
  我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到了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小希总是默默无言,眼睛里却含着泪水?为什么他总是完不成作业而不为自己辩解?为什么他妈妈接到我的电话时显得那样轻描淡写?为什么他爸爸的电话总也打不通?原来小希一直生活在恐惧和失望之中。每当他想好好做作业时,家里就出现了一大群乱砸东西的大人,他和妈妈只好躲到屋子的另一边,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怎么可能完成作业:每当他想上课认真听讲时,耳边就传来爸妈那大吵大闹的声音,他只好让自己沉溺在玩具和漫画书中。想到这里。我对自己用"三段论"去批评小希的做法感到十分后悔。我能为他们母子做些什么呢?
  第二天,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告诉小希,他的爸爸只是发生一些问题,等他自己解决了就会回来的,不必过多地担心;大人有大人的事,不要因为大人的乱子而自卑消沉。我让他明白学生有学生自己的事情。学生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现在的学习是为将来的成长打基础的,千万不能放弃。然后我鼓励小希变成一个勇敢坚强的男子汉,走出家庭变故的阴影。
  我特地指派了几名成绩好、性格好的孩子和他一起学习、活动,和朋友在一起,他就比较活泼开朗了。小希本来就比较聪明,听了我的话后,他自己想学了,再加上朋友的帮助,落下的成绩马上就上来了。几个星期里,我连续不断地鼓励他各个方面的进步。我仔细地观察他的字是否写工整了,上课是否认真听讲了,是不是做好事了,是不是帮妈妈做事了……多方面的鼓励和表扬,成为正面的积极引导,温暖和快乐滋润了他的心田。他感受到来自老师和同学的关怀,重拾对生活的信心,迸发出积极向上的力量。
  班主任就是"班妈",班主任老师就是孩子们的另一个"妈妈"。要时常爱护他们,关心他们,指导他们。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关注学生的成长,什么对孩子有益我们就应该努力去做什么,让孩子得到快乐充实的教育。我当这个"班妈"当得甘之如饴,而且我会一直当下去的,因为让我们的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是每一个"班妈"的小小而坚定的愿望。
 
吴凤波作业班主任妈妈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寻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