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左雀斑的兄弟姐妹下


  左雀斑把曹熊领到一个贴满各种文字的招贴栏跟前。
  左雀斑一边在这些纸片间寻找着,一边嘟哝:"那张租房启事哪去了?"
  曹熊问:"你要租房吗?"
  "哈!"左雀斑伸手撕掉一张刚贴上去的假药广告,底下露出她要找的租房启事。
  "曹熊啊,"左雀斑说,"你看这个‘房字,它上半部是什么?"
  曹熊说:"是个‘户。"
  "‘户是什么意思?"
  "是门的意思。"
  "对,你朝‘户的方框里看,眼睛不要眨,把这个方框看大了,你就可以进门了。"
  曹熊就目不转睛地盯着"方框"……
  果然,方框渐渐扩大……
  左雀斑拉住曹熊的手,两人朝方框里一跳!
  曹熊只觉得眼前像被黑布蒙住了。
  黑暗消失后,曹熊发现自己站在一间屋子里。
  奇怪的是,这屋里空空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他问身旁的左雀斑:"这不是你家吧?"
  左雀斑说:"这就是我家。"
  曹熊挺吃惊:"你家这么穷啊。"
  左雀斑说:"我家并不穷,人家有的东西我家都有。"
  "我怎么连把椅子连张床也没看到?"
  "我家所有的东西,只有在需要它们的时候才会出现。比如,当你需要坐下时,椅子就出现了。"
  左雀斑叫曹熊别怕摔倒,尽管往下坐。
  曹熊试着往下坐,果然屁股下面忽然塞进一把椅子。
  曹熊站起来,椅子又不见了。
  "好玩!"
  曹熊向后一躺——
  这次出现的就不是椅子了,而是一张舒适的大床。
  曹熊称赞道:"你家的空间利用率很高,因为所有的家具可以不占地方。"
  "是啊,"左雀斑说,"这间屋子既可以做卧室,又可以做厨房,也可以做我的家庭学堂。"
  "对了,"曹熊问,"你说你在家里上学,有老师吗?有课本吗?"
  左雀斑说:"我爸爸妈妈就是我的老师,我的课本是我爸爸编的。"
  曹熊疑惑道:"你爸爸妈妈只会念些魔法咒语吧?他们也能当老师?"
  左雀斑说:"我爸爸编的课文确实很像咒语,但别的孩子该学的东西,这些课文里都有。"
  左雀斑两手一摊,在她需要课本的时候,那课本就出现在她手里了。
  曹熊接过左雀斑的课本,翻到其中一页,读道:
  一二三四五,
  金木水火土。
  天狗吃太阳,
  瞎猫捉老鼠。
  瞎猫摔一跤,
  摔到了蒙古。
  蒙古刮大风,
  瞎猫好痛苦。
  曹熊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也算课文?"
  左雀斑解释道:"‘一二
  三四五是数学,‘金木水火土是化学。"
  "那‘天狗吃太阳呢?"
  "天文学。"
  "‘瞎猫捉老鼠?"
  "生物学。"
  "我知道了。"曹熊说,"‘瞎猫摔一跤算是物理学吧。‘摔到了蒙古,地理学。‘蒙古刮大风,气象学。但我猜不出,‘瞎猫好痛苦是什么学?"
  左雀斑说:"这都猜不出?心理学呀。"
  曹熊又问:"你在家庭学堂里写不写作文?"
  左雀斑说:"也写的。"
  她又两手一摊,拿到了作文簿。
  曹熊在作文簿上读到了四篇作文——
  我的哥哥
  我的哥哥名叫左伤疤,是一位常胜将军。如果没有左脸上的这道可怕的伤疤,我哥一定帅呆了。听爸爸说,哥哥小时候很顽皮。邻居养了条龙,一次在遛龙的时候,哥哥去逗那龙,结果被龙角划伤了脸。
  今年我送哥哥一件新年礼物。我请来整形魔法师华螺,在哥哥睡着以后,把他脸上的伤疤除去了。
  没想到,变帅了的哥哥在战场上却开始打败仗了。原来,他的对手们就是因为害怕那道疤才被夺去斗志的。我只好再请华螺来给哥哥补上那道疤。
  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脸上长了许多小痘痘,所以她叫左痘痘。
  青春风采大赛开始报名了。我知道姐姐很想当大赛冠军,但不敢报名,我就替她报了名。
  姐姐登台参赛那天,我帮姐姐化妆——我在她的每一颗小痘痘上都画了一朵梅花。
  姐姐得了冠军。街上立即流行我发明的"梅花妆",很多没有痘痘的女孩也在脸上画上了一朵朵梅花。
  我的妹妹
  我妹妹叫左小辫儿。她的小辫儿总是妈妈给她梳的。
  有一次,妈妈要去外地参加魔法师培训活动(不是别人培训她,是她培训别人),她对我说:"妹妹的小辫儿就交给你了。"妈妈教我怎样梳小辫儿,还叮嘱我一定要把发带系紧。
  妈妈走后,我对妹妹说:"来,姐姐给你梳小辫儿。"我梳的小辫儿跟妈妈梳的一模一样,我很能干的。
  梳好小辫儿,妹妹出门玩去了,但没过一会儿她就跑回来。糟糕,系着小辫儿的黄色发带不见了,妹妹的头发本来不到一尺长,现在却拖到了地上,还在不停地长啊长。原来,系上发带是为了不让头发疯长!
  我赶紧跑出去找发带,可到现在还没找着。妈妈要十天后才能回来,那时妹妹的头发会长出门外,整条大街上都是妹妹的头发了……
  我的弟弟
  我的弟弟叫左耳朵。并不是因为他左边有耳朵,右边没有耳朵,而是因为他左边的耳朵比较神奇,可以听懂树木的语言。
  有一次,弟弟对爸爸说:"爸爸,那个木头凳子对我抱怨,说你老是不尊重他。"
  爸爸说:"我又没踢他,又没摔他,怎么不尊重他了?"
  弟弟说:"你坐在他上面的时候,老是放臭气。"
  为了尊重凳子,爸爸以后要放臭气的时候,就站起来。
  曹熊对左雀斑说:"我真羡慕你。我们家虽然有兄弟四个,但不如你们这么好玩。"
  左雀斑说:"应该我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有兄弟四个呀。"
  "咦,"曹熊觉得奇怪,"你家兄弟姐妹比我家多,有五个呢。"
  左雀斑摇摇头:"我父母就生我一个,孤零零的。"
  "可你在作文里写的左伤疤、左痘痘、左小辫儿和左耳朵?"
  "我写的是幻想作文。"
 
周锐雀斑痘痘方框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友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