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海上得丘


  1
  时间会不会从烟囱底部开始松动   拔地而起的海岸线遗迹   以考古学眼光看,曾是阔视的大海   人间被石头垒砌到天上时   烟云供养已是盘根错节   坐一念一,精神将蒙恩于尘土2   古人星罗棋布地坐在天上   撒下天网:鱼群,煽动着鸟群   有如北极浮冰,焚烧金属般的鳞片   高像素头发丝,使重力悬空   但古人身上的纯棉日子   被谁,过成了浮尘静电3   时间本身会不会已经过期   工地上,有人打开一听鱼罐头   配黄酒猪肝(酒的时间不添加防腐剂)   工程师的手,掏出一支炭笔   在动态建筑上画了一个同心圆   众人身上,出现了共时性黑洞4   哲学把此洞塞进柏拉图的大脑   但此洞非洞,本地皮影戏的三代传人   取出它,弄成笛孔,嵌入蛇身   吹奏前世今生的余音袅袅5   听戏人,你一直在听的是什么   方盒子里住着一个大上海   当你推开暗网的落地窗   能否听见花好月圆的唱腔   能否把手机蓝牙的风吹草动   吹得焚香袅袅,如心碎,如玉碎6   蝴蝶走丢了鞋子   地质层的鸟爪和鸟叫声,   从考据学头脑里深挖出来   系紧在蝶翅轻飞的鞋带上   千里寻夫的孟姜女途经松江府   沙石路上,沉积亿年的海生物碎壳   怀着海龙王的不忍之心倾洒而下   观世音的天空,静水深流7   暗夜里,一道斜射过来的手电光   突然直立起来:得丘人,你会不会   沿着这无限延伸的光的解体   穿越自身的时间黑洞,步入星空8   天空永远使人心动,   永远是空气和水的净化   听命于心灵的久远净化   煤,听命于人之初的心动   一个男孩用重山复水的老报纸   层层包裹起这颗初心   从高耸的烟囱升了起来9   神会不会把扫烟囱的男孩   像时间火箭一样发射出去   发射到时空大爆炸之前   以便获得光感,重新定义起源10   扫烟囱的男孩对威廉·布莱克说   大地上,人活得真低,羊群和牛群   反而被春风吹得比鸟群还高   量子男孩则对庄子说:   一念去一念来   没任何顾望是重复的、同一道理的11   一个伦敦人和一个上海人   两个人的小时候一样小   两颗铃铛般的童心碰在一起   发出清远的、薄荷的声音   但父辈一代的听觉已烂醉如酒12   抽烟的得丘人将肺里的矽雾抽出来,   以宁波接骨木制作成透雕的、宇宙观的   模型   又以乾坤挪移大法,将五十米烟囱   安装在烟嘴上:对那些戒了烟的人   这意味着什么,得去问邓公13   秦皇驰道上已无驷马战车   合纵连横,构成了大历史的十字   如今吴淞江以南三条古冈身   和石马湾一带的晚明古墓群   被水稻、口罩、大数据所环绕14   六垒桥边,小关帝庙的赤兔马   夜里会挣脱刘漆匠的壁画   以双倍光速奔突到肉身之外   然后,睜开带晨露的马眼睛   也不知这些露珠是泪滴,还是水晶石15   乾隆年的秘密,被明信片制造局   制作成三百年后的某一天   从火星上,逆时空投递到得丘园   少了这一天,所有时间   都不是万古:不如坐进此刻16   一大群时装女孩的侧影和重影   在烟囱下行走,一齐走向   对折如纸的同一个陌生人   要想引领时尚,就得把观念   穿在身上,让纸慢慢长出布料   慢慢变得骨感和贴身17   一根光秃秃的烟囱,升空再高   也无法触摸天空本身的极限   雾中之人,眼前既是天涯   一件没了扣子的衣裳随白云起雾   一些不是水的东西在天上流动18   出现在热供站上空的白云苍狗   无论穿谁的制服,都遵循着   老上海的那份垂范:人在俯仰之上   竖立起一座口碑与史实的方尖碑   冰的手,火的手,相握顿成灰烬19   词的顿首,付与一个梦的修理工   人类思维的某些零件坏了   得移魂到非物质的灵异声音中   去细听,去分拆,去换一个去处   新人梦,就是在该深挖煤炭的地方   不挖了,改挖神秘的比特币20   时间银行意味着:   所有存进去是钱的东西,   取出来已是山高月小   大月亮,小猫咪   嘴对嘴待在屋顶上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没听见   一个海豚音的花腔女人   路过猫耳朵,按下了静音键21   在热供站人工智能中心   在光影交错的深焦镜头里   一只纯属直觉的大鸟   是唯一真实的3D上帝   未来考古学,并无时间入口   天使逡巡,进化与开化   在天空深处两相闭环   形成千金散尽的一个浑圆22   把看似遥不可及的火星风景   造得如在眼前,把光的模型   造得如此之高,如此炫目   得丘人,口吐莲花与星象之时   暗含着丝绸的钢筋铁骨   且看根深蒂固的地心引力   借吹灰之力,如何拔地而起23   在山水之间,得丘人遇见孔丘   敬他为水,且将水的签名刻成金石   古琴一曲,弹得天下归心   不如明月洗手,不如把手机界面   那些秒逝的、流水哗哗的字节跳动   写成秋风狂草:但谁是高僧怀素   谁又是赵之谦的悠哉父亲?
 
欧阳江河烟囱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亦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