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铁路故事


  不透明的梦
  我把看见和畅想叫做造梦。
  绿皮火车会载着一些不愿醒来的、大胆的梦——像线路旁的一排铁轨,它们安静地等着尖轨锋芒磨尽。然后如力士一般,扛起机车壮硕的轮子,将它们引向熙熙攘攘的下一站。
  记不清是早先哪个冬夜,儿时的我,和爸爸一起在上海新路桥洞下看火车。湿冷的气流冲刷斑驳的灯光,一切企图取暖的事物都染上了茫然。乳白的水汽弥散,和我呼出的气息一起,不再透明。
  只是这些梦有点急迫,总是在不经意间长大一些。
  百年的对视
  第一次去北京,印象最深的却不是故宫和长城,是铁道博物馆东郊馆。过于欢欣的原因也许在于,它们仿佛一个个凝成实质的梦,可以被我触摸。
  棚外,我坐在两个机车头之间的道砟上,棱角分明的石块轻戳着我的腿,让我不至于在钢铁巨兽环抱的幸福感中过于沉浸。
  阳光照着努力伸向远方的铁轨。
  "0号"蒸汽机、"毛泽东"号、韶山型内燃机车,它们就静静地卧伏在那里,在东郊馆宽阔的车棚中跨过了百年,在默默对视中热泪盈眶。
  清澈的想象
  借道南宁。我是通过铁路认识这个城市的,我想。
  站在邕江宽阔的江面上,一条废弃铁路的起端。踮起脚,并小心避开墙上缠卷的铁丝,我努力看向钢桥对岸,仿佛能因此真正实践一场冒险。薄雾中,忽然有明亮的头灯射来,蓦然打破了沉寂,动车,从我侧上方的桥上呼啸而过。
  一个新的梦由此展开:它也许会蹿入远处的隧道,在嶙峋的山间扑打林间光影。我仿佛听到隱秘的龙吟透过山体,如同安神的笛声拂过。另一边,火车经过布央被茶树覆盖的山坡,侗族姑娘温婉的笑容,让人感觉安定欢愉、土地赤诚。
  在茶树的褶皱中,我突然明白,今后的山,将不再孤单。
  荣休者的话
  2018年夏末,肃南支教结束。在张掖赶回上海的硬卧上,我看着对床的一对爷孙一起趴在窗口,望着远处。
  经过一处高铁铁路桥群时,老人如数家珍地向孩子介绍着那三层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可以走哪些车。偷听虽说略显狼狈,但孩子问出了我心中最好奇的一个问题:"爷爷,爷爷,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呀?"老人摩挲着孩子的衣领,告诉他,这一路的桥他都修过,地图就刻在他心里。
  他的表情很平静,但是,我从他衣服上佩戴着的党徽和闪着精光的眸子中,看到了一个往复不息的梦。我深知,这对爷孙熟稔一切快乐的秘诀。伴着游戏的欢闹和撒娇的跺脚,他们拥有滚烫火热的生活。
  我把劳动者带来的崭新时代,叫做圆梦。
 
周一木爷孙党徽铁轨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向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