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在羊皮筏子上说出热爱


  引子:1949年8月4日,第一野战军彭德怀司令员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发布了解放兰州,进军青海的命令。第一兵团司令员王震将军率领由一军、二军和六十二军组成的近10万大军,发起兰州战役的左翼进攻。部队沿渭河北上,取道天水、陇西、临洮,直指临夏。历时20多天,近10万人马及武器弹药在黄河汛期安全渡过黄河,挥戈西进。1949年8月26日,甘肃省会兰州解放。
  羊皮筏子
  水车,木船,羊皮筏子,在黄河胸口上起伏跳跃,如丛丛金鲤虹鳟,合着黄河筋脉里流淌的节奏和心跳。
  黄河娃,在一呼一吸间绵延不绝,遵循泥腿子大禹的教导,有着麦子一样颜色的皮肤。
  太爷爷辈的哈脑渡口,须发间落满雪花,披身月光站在昨天的黄河上,清点调拨木船和羊皮筏子,偶尔抬眼望一眼对岸的渔火。
  门扇、木料在小岔河搭起便桥,从对岸颤颤地晃过来,又荡过去,荡得古渡湿了眼角,荡得东方发红,太阳升起。
  低吼的风,嘶叫的马,咆哮的黄河,羊皮筏子是浪尖上吼出的"花儿"①。战马嘶声越长空,冲锋号响震山岳,黄河没有理由不放行——放行这支革命的队伍。
  "羊皮筏子赛军舰,渡过大军十多万"。哈脑古渡长长的胡须,写满王震大军的容颜和身姿,以及捐躯者的灵魂和骨头里的不屈。
  东乡、保安、撒拉、回、汉、土各民族——临夏的父老乡亲,用肩膀铸就一座座桥,举起人民解放军,咱老百姓的队伍一一渡河。
  长城,烽火台,照亮历史的铜镜;羊皮筏子,军民,黄河上隆起的珠穆朗玛。黄河不息,豪气长存。
  说 出
  诉说,生命的另一条通道,最简单的记住;传播,随时随地地提醒。
  须发雪白的姥爷,常年躺在炕上,吃喝很少,他闭眼对着纸糊的窗户,说话却很多。
  那年汛期的黄河,像个十七八岁的黄河娃,和大人们杠上了。这龟孙子,把我们用船磨和木船架设的浮桥踢翻,却在一边呲牙咧嘴,看我们的笑话。嘿,还真不信管服不住你!喝黄河水长大的男人们,甩掉衣服,就钻进水里。
  接过首长送上的大碗酒,咕咚咕咚将刺骨的冰凉赶走;递过来的卷烟,賽过一桌子的宴席哩。浪尖上出没的人,拼的是心底的那团火气。
  军用物资、战马、部队官兵,一样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少,一定要安全渡过黄河。扛也要扛过去;背,也得背过去。
  只有人民的军队过了黄河,咱筏子客才有脸面在黄河上闯荡,才敢在人前承当一声筏子客。哎,说实话,庄子上的大人、娃娃,都没给咱脸上抹黑,拖后腿。这辈子,为党和人民流过血、出过力,总算没白活。将来,也不害怕去见先人啰。
  党和军队,如同骨肉,长到一起;军队和人民,恰似鱼水,一刻也不能离分。
  为什么红旗上是五角星?那是东西南北中啊!东西南北中不就是咱中国吗?少一个,断乎不成。
  注:①"花儿",流行于甘肃省临夏、甘南、岷县等地的独具风格的民歌,具有高亢嘹亮、激越动听的特色。
 
孔令莲浪尖临夏羊皮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雨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