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查尼皮


  莫独[哈尼族]
  莫独,哈尼族,1965年生于云南绿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守望村庄》《雕刻大地》等10余种著作。获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骏马奖、在"纪念中国散文诗90年系列评奖"中荣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奖、曾获"古贝春杯"河北省第二届散文大赛一等奖、第四届"中国·曹植"诗歌奖一等奖、云南作家协会"滇东文学奖·散文奖"等奖项。
  瞻仰烈士陵园
  仿佛,还在聆听,隆隆的炮声;
  仿佛,还在回味,浓浓的硝烟。
  一张张青春的面庞,定格在鸟语花香的春天。
  鸟声、鲜花、松柏……
  蓝天、大地、阳光……
  18岁的名字,是祖国;20岁的名字,是祖国。兄弟,年轻的臂膀,托起一个共同的名字:
  ——祖国!
  风,吹着;雨,下着。
  一座座山脊,横亘边陲。
  为母亲的安宁;
  为沙滩、海水、阳光,洒满孩子们灿烂的笑声;
  为蝴蝶,在旷野里,用爱情浪漫春光……
  此方有山;
  此方有水;
  此方有林;
  此方有白云和小鸟,因为——
  此方有不散的魂魄。
  倒下躯体。
  英灵,竖起一把钢枪!
  朴实称呼
  有一个称呼,朴实如地里的荞麦,出自哈尼父老的心坎。
  无论是5岁儿童,还是80岁老翁,那个称呼啊,都出自朴实和诚挚的内心。
  很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那个山冲里农民的儿子,以躬耕者的姿态,毋庸置疑地宣告:
  ——农民与土地的血缘。
  他高举着一面红旗,穿着农民熟悉的草鞋。
  哈尼农民也如别的农民一样,把他当成自家的一员。
  每当风狂雨骤的日子,更容易想起那个称呼。
  没有什么,比那个称呼,更使人懂得,血缘的亲密;
  更使人懂得,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人,都是同胞,都是兄弟姐妹。
  这个朴实的称呼,就是一句哈尼话:
  ——阿波*毛主席
  注:阿波,哈尼语,即阿爷。
  查尼皮——访中共云南一大会址
  一架犁铧,在门外,首先映入眼帘。
  然后是:挂在室内墙上的蓑衣、斗笠、刀把、锄头,和挂在正梁上的马灯,还有搁在墙角的磨盘、大篾箩,等等,分明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农户。
  而正壁上,那面鲜红的镰刀锤头旗,却是如此的醒目。
  1928年10月13日。
  滇南,蒙自,查尼皮。
  一间草屋。
  中共云南第一次代表大会,鲜活在一面红旗上!
  就这样——
  一颗火种,被革命的先驱,点播。
  一面旗帜,被先烈的青春和热血,染红。
  那天,相信也像今天这个早晨一样,明媚的阳光,铺满凹地前长满青草的坡地。
  近百年过去,仿佛昨日。
  是谁,把这一天,记住。
  记住查尼皮。
  记住一座简陋的茅草房。
  记住一张张年轻而朴实的面孔。
  房中央,那张日常的八仙桌上,土土的水碗,还摆着。而匆匆的身影,随着匆匆的脚步声,已消失在门外。
  在那张桌前,我安立、静穆、默想,然后,悄然在那只条凳上——坐下。
  壁上的旗帜,在我凝视的目光里,高高飘扬!
  太 阳
  百年前,那暗黑冗长的长夜,一轮新升的太阳,穿透黎明前的阵痛,在家国迫切需要温暖的时分,分娩了,时代的一道曙光——
  从此,晨曦的微光,一层层,剥去枯黄的面纱,炎黄子孙以崭新的姿态,重拾文明古国失落的体面。
  一把镰刀,收割朴实的真理。
  一把铁锤,锻打自强的道路。
  把三座大山的黑影,定格在历史的底片上。
  五星红旗饱蘸先烈的鲜血,在天安门城楼迎风招展。这是中国最动人的风景,是中華民族千百年来,一张骄傲的笑脸。
  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是对马克思主义更完善的探索,把理论和实践编织,使中国走出贫穷,追赶上游。
  尽管探索是艰辛的,风和雨,雕塑道路的坎坷,可你还是照耀人民,跨过贫血的年代,宣告中华民族,已重整风流,站在崭新的地平线上,抚摸——
  时代的额头。
 
莫独哈尼云南农民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白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