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汾水悠悠门板情


  1 ▲ 子夜,一块块门板拔脚疾驰,能否在一颗启明星上,屹立万里长城的雄姿?
  一个灶口,能否驱动大地的微笑?
  那一天,17万块门板汩汩涌冒,在大雪降临前,一棵毛毛草,能否衔住万重峰岭后的春风?
  鼻息绵长的盐池,在一个深秋的水纹下苏醒,往昔苦难深重的鹽花,永远镌刻下了"1947年"。
  天隙驶下的九曲黄河,以最深情的臂弯,紧紧拥抱了一片被称为金三角的土地。
  第二次运城攻坚战,宣布打响。
  堡垒,乌云密布;堑壕,灰暗不绝。坚固异常的盐运之城,防御纵深达十余里。然而,再阴森的墙,也阻挡不了一支队伍向太阳。
  牢记父老乡亲的苦楚,唯有向前,向前!奇迹出现了——周边百姓,为亲人解放军竟送去17万块门板。
  没有了门板,还能叫家吗?
  倾听夜风嗖嗖穿屋,战略转移的指战员下定决心,要解放史上有名的古城凤凰。
  中央与晋冀鲁豫军区发来的电报,极大地鼓舞了斗志。
  风搅雪龙的日子,第三次运城攻坚战,唱响壮烈歌行。
  车元路,这个钢铁英雄,中了五处伤,忍巨痛爬回报告,战友正以门板支撑,拼死挖坑道。
  冰水刺骨,寒逼黄浆。难以忍受的奇冷、苦累与危险。
  永不放弃的战士们,为了隐蔽,双手亲刨。
  指甲掉了,鲜血淋淋的手,仍在不停地抠着坚硬的冻土。
  终于,一个破晓,回荡人民欢庆的锣鼓。一座胜利的门,永远敞开,向着黄土高原千沟万壑里埋藏的滚滚热浪。
  2 ▲ 棉桃白于雪,在汾水的另一端,等候纺成馨香的慰问品。
  中国解放战争中,一场耗时最长、伤亡最大的城市攻坚战,令浑圆的苍穹,记住了1948年春。
  一场难以想象的艰苦搏击。晋南著名的军事重镇临汾,依自然地形耸立在黄土地上的城墙,仅基座就厚达30米,倾斜的城墙高15米,顶部三辆大车能并行浩荡。
  登城,唯见四野,尘土飞扬。
  在地下,寝食难安的敌人,倒插水缸监听,火星四溅的挖掘声竟虚虚实实,无处不在。
  智斗,勇行。
  黑雾迷天,浓烟匝地。堑壕,地堡,我军顽强构筑坑道工事,与敌方争夺激烈。
  门板!还是十万火急的门板!
  临汾城附近数十里的百姓,不仅昼夜抬担架、护伤员、运弹药、筹军粮,春寒风雨里,还敞开着屋宇。门板送亲人。黄河,洪涛一般奔流向前线。
  在火舌的狂噬下,我们的战士,一个连阵亡了,一个连又猛冲上去。雄鹰翱翔。
  一簇簇石榴花燃红的五月黄昏,改天换地的巨大爆炸声中,八纵突击队疾奔入城。
  又一个拂晓,红旗飞上汾水的明珠。
  麦子,快要露出柔软的金草帽檐了。
  一支队伍,向着太阳。
  历史,在一组数字前也将行静穆的注目礼:解放临汾我军伤亡15000余人,一腔热忱支前的民众200000人,运送门板260000块,木檩条100000根,麻袋60000个,食粮数百万斤。
 
卢静门板临汾运城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念梦